[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老枭有时很老玩童,但生平绝不玩弄感情、思想和文字(正式文章。网上跟帖中偶有调戏嘲谑则在所难免。当然那种“玩”也不属于玩弄)。至于出言不严谨之处,则在所多有。想起有两次枭言牵涉两位,有必要说明一下。

   

   一次是致草庵居士电邮中有这么一句话:“论坛上那些儿戏之言,我从未当真过。你也未必相信吧?” 我自己的任何发言是绝对“当真”的,所谓的儿戏之言,是有特指的,不是指枭言。枭文《圣人最爱说家常》中说过:

   

   我提醒过海内外多位友人,论坛上许多发言颇为儿戏,不值得重视不宜太当真。这些儿戏之言,有“军中人土”的豪言,有自由人士的宣言,有各色名家的发言,也包括江湖各派人士对我的誉言。我知道,它们很多都是不着调、不靠谱、非衷心的。

   

   这里重申一下:我为自己网上网下所有文字、言论负责!

   

   一次是去年(或前年?)刘刚来电,似是要我参与当地基层人民代表选举并搞个相关论坛之类(大概意思),我嫌烦,就回绝了,并说“象选网络总统之类玩玩可以,对于具体事务和现实政治,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你们对我不了解,这一点还不如中共”云云。似乎刘刚颇不高兴,反问过“原来你是玩玩的?”之类话吧,电话有杂音,我没听清,加上当时与枭婆口角,气哼哼的,也没心情多解释,就搁电话了。这里向刘刚说个明,道个歉。

   

   竞选网络总统,尽管不无风险,但不用付出什么时间精力,不用出门,不用见俗人伧物,故不妨参与;竞选人民代表,尽管毫无风险,但需要付出大量时间精力,需要出门见大量俗人伧物,故不可能参与!

   

   我多年来致力于反专(制)弘儒并开辟“东海之道”,可谓忙他人之所闲,闲他人之所忙,的确是很厌烦琐碎俗事的。2005-10-10我在《就理事提名一事致笔会诸位同道》说过:“我是个不拘小节、不爱琐碎、浑浑噩噩、两眼朝天的人,许多事,无可无不可,没啥主见,不爱多管。诸君提名我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理事,我一再谢绝----不是矫情,清高,更非客气。我早已是客气尽消真气足,世缘渐淡道缘深的人了----只因为怕繁琐,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这个事不少人都会理得比我好。”

   

   近来反思自己以前的一些言行,越来越发现颇有幼稚粗躁之处,甚至不乏暴躁轻浮之态(当然,内心一直是真诚的,这不矛盾),同时也越来越感到江湖险恶、人心阴险(很多人本心不明、习心用事)!一言不谨,便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往死里整(例如与某人网战多年,其人一再表示“我和老枭没事,是闹着玩,别误会,这小子器量大着呢。”之类,不料我偶尔“闹着玩”时对方却趁机真的翻脸。虽显此人过于阴毒,也是自己幼稚轻浮所致。咎由自取啊,今后当吸收教训,引以为戒)。

   

   两位当然不会整我而只有关爱,但我有些话对两位没讲清楚或表达失谨,内心一直耿耿,还是说明一下好。两位似乎常来这里,反正没啥机密,就借此地盘一用吧。

   2007-6-19东海一枭

   

   注一:与草庵居士、刘刚两位久无联系了。三日前寄草庵君一函,未蒙赐复,疑电邮已变或有故障,刘刚君电邮找不到了(或者本就没有)。非机密,公开说吧。

   

   注二:关于“一次是去年(或前年?)刘刚来电,似是要我参与当地基层人民代表选举并搞个相关论坛之类(大概意思)”当时心不在焉,没听得很仔细,如有误,请刘君更正并以刘君之言为准。

   

   注三:已与两位说明并承蒙谅解,何幸如之。留此备案。

   

   [独评] 老枭何必在意。 草庵居士 [0 b] 2007-06-21 01:10:04 [点击: 56] (708129)

   谢谢草庵君。再为刘刚君提上来 东海一枭 [1808 b] 2007-06-21 00:07:54 [点击: 129] (708106)

   老枭一向洒脱。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刘刚 [290 b] 2007-06-21 18:08:26 [点击: 70] (708273)

   我虽不象老枭那般洒脱,但还不至于如此小鸡肚肠。我原本也就是玩玩的,也希望带老枭一道玩玩。希望老枭玩好,今后若有好戏好节目,也带老兄一道玩玩。

   多日未曾到此一游,回晚了。道两个歉。

   望老枭再洒脱些,大可不必为些支言片语鸡毛蒜皮之事反复道歉。如此道歉,岂不是让我又无端地歉了你一堆的歉?

   刘兄 东海一枭 [348 b] 2007-06-21 20:04:22 [点击: 56] (708301)

    刘兄:当时确我不恭,意思又未能表达清楚(我平时说话很直,且简略,反不象写文章周到。),本来完全可以委婉些。后来又没及时解释。现在忆及,内心有些不安。所以罗嗦一下。我生平交友不少,得罪人也不少,世俗之人,一向是随他去。您老前辈,有大功于吾民,若有误会,我会心痛的。见你多日不复,故提上来激一下。如再不复,我就会误会老兄不肯原谅了。见上述话,甚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