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六十七:关于金庸及其它
·枭眼看世之六十八: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枭眼看世之八十五:放过苍蝇问老虎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xsharp:

   驳“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一帖

   的确,一切能够推动中国人民进步、推动社会进步的事情都是值得支持的。甚至在特殊情况下,连敌人也是要支持的!

   因此,判定一件事情是否值得关注、值得支持的条件是:是否真的推动社会进步了?是否真的推动人民进步了!

   当今中国GCD的行为是否在推动人民进步、推动社会进步?

   我们就来分析一下!

   邓小平是推动人民和社会进步的!尽管有错误,但中国还是进步了!这表现在——学术的兴起:各种学术都发展了,包括现在的民主思想、哲学思想、科学思想、对过去的反思文学.....都是在80年代涌现出来的。人民的思维开阔了,思想进步了,更可贵的是经济更是高速发展!

   80年代是中国20世纪的“黄金年代”,可这是谁的伟大呢?是中国人民的伟大。而邓小平呢,他只是促使这个“黄金年代”出现的一个动力而已。尽管他是伟大的,可一个人的力量是永远不可能和一个国家的力量来比较的。

   而邓小平错误的“黑猫白猫”论就证明了一件事:以他哲学水平决不可能建立一个能引导中国“黄金年代”出现的思维体系。中国80年代思维的辉煌是广大知识份子自觉奉献的结晶。

   从80年代,我们可以看出,用一党的思维是无法造就思想的辉煌。就像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思想辉煌的时期——“春秋战国”时期。只有民众思维自由、言论自由才能真正造就出思维辉煌的时代,这是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被历史证明了的。

   既然80年代如此,那么90年代的“洗闹运动”和今天的一党提出的“和谐社会”能真正的创造出思维的辉煌吗?当然是不可能的。既然不能创造出思维的辉煌,那么中国如何能够前进?人民如何能够进步?

   社会的进步,人民的进步,首先必须是思想的进步。在今天这样一个思维扼杀的时代,在根本没有生存自由的时代,根本不能奢谈什么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没有生存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思想自由、根本没有思想的进步,那人和社会如何进步呢?

   对于“洗闹运动”和“和谐社会”,偶们不能用“是否能推动社会和人民的进步”来衡量,只能衡量它们是否在阻挠社会和人民的进步。

   “洗闹运动”那就根本不必说的。那偶们就重点谈谈“和谐社会”吧!

   “和谐社会”的关键是——儒家思想。那偶们先必须讨论儒家思想的优劣,再来谈谈中共又用了哪些儒家思想。

   儒家思想是中国的宝库,是的的确如此。没有儒家思想,中国几乎就没什么思想了。(就算有,在人类思想宝库中也是“无足轻重”的。)但儒家思想也不是“铁板一块”。儒家思想的前后两个阶段可以说是“仇俅敌国”。当年的孔老夫子,为了社稷和民生,向当时的国君们屈膝,以求得他们能采纳孔夫子的观点,从而让天下百姓生活至少好一些。可是,这种“委曲求全”的方法在——以利益为主导的——春秋社会里是根本不受重视的。而孟子改进了方法,他同样采取了“以利益为主导”的方法来促使国君们接纳自己的谋略,结果效果就斐然了。这样孟子就当之无愧的座上了儒家学术的“头把交椅”。

   可后期的“程朱理学”呢,他们则加入了道家的玄学,以及佛学,这样儒家学术就“蔚为大观”起来了。真的是这样的吗?不是,这是儒家学术的衰落。可以这样说,这是彻底反“孔孟学术”的学术,却在今天成为比“孔孟理论”更为优越的“儒家理论”了。

   为什么说“程朱理学”是[b:8365a29059]反“孔孟学术”[/b:8365a29059]呢?

   第一,“孔孟学术”的出发点是保护中国民众,虽然孔子是用“屈膝”的方式,孟子是用“恐吓、威胁”的方式,但出发点是绝对一致的。而“程朱理学”呢?他们的出发点是——“保证皇权的至高无上”。

   第二,在国家策略上,“孔孟学术”是坚决的推行“仁政”,而“程朱理学”却强调民众对皇权的“绝对服从”。孔孟认为,君主只有“律己宽民”才能得民心,才能得天下;朱熹认为,民众只有“律己宽上级”,才能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第三,“程朱理学”的核心是“玄学”,空洞无物;而“孔孟学术”是研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政治学术”。因此,“玄学”在宋代以前的儒学眼里是“祸国殃民”的左道,研究“玄学”是会受到儒生们的反对的。

   出发点、国家政策和学术核心的相互矛盾决定了,“程朱理学”是根本的反“孔孟学术”的。

   “程朱理学”的发扬光大全部是皇帝支持的结果。在历史上,朱熹是个很不得志的人,他的学说根本就没人理会,而且还受到其他儒生的排斥。只有宋神宗坚定支持朱熹,以及后面的皇帝一个又一个的支持,经过几百年的政府操纵行为,“程朱理学”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可历史证明,自宋代以后,中国人民越来越愚昧,越来越受人宰割,而中国也越来越容易被外族所奴役。没有人民的国家,注定成为了一个没有力量的国家。

   今天的“和谐社会”又说了什么呢?

   提倡孔孟的“民为贵,君为轻”?还是在提倡“皇统”?(可惜,当今没有皇帝,想树一个也是被全中国人民所唾弃。)今天的“和谐社会”既不提倡“孔孟之道”,也不能提倡“皇统”,是提倡“个人崇拜”和“绝对服从”。这些理论也叫“儒家理论”?难道就像“程朱理学”也是“儒家学术”一样?

   [b:8365a29059]仅仅一个名词的替换,魔鬼就成为了上帝![/b:8365a29059]这只能说是中国哲学的悲哀!

   “和谐社会”的本质不是“儒家理论”。这不过是新型“一党专政的理论”罢了!

   在今天这个新型理论指导下,新闻高唱“民主、和谐”,现实中赤裸裸的连人民最基本的生存权都剥夺掉,动用军警连无辜的妇女、儿童都镇压。这就是新型理论及其在社会生活中的体现。这不是在阻挠社会和人民的进步吗?

   在这个新型理论的指导下,不仅大肆鲸吞国家的公共基金,还大规模的用行政手段掠夺人民拥有的合法资产。而且还不允许人民用法律和自卫的手段来维护,否则就用军警来镇压。这不是在阻挠社会和人民的进步吗?

   在这个新型理论下,用中国人民的血汗钱来巴结外国势力,企图取得更大的打压中国人民的资本,这不是在阻挠社会和人民的进步吗?

   而这些都是用中国人民的血汗写出来的历史,现在却有人闭着眼睛,用中共单方面提供的证据,就高唱“中国人民在前进”,这不是在诬蔑吗?污蔑历史,污蔑中国人民的血泪!决不容姑息!

   

   所跟帖: 东海一枭 :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2007-06-14 20:13:30

   作者: 根源 怼于尊儒和反儒,我的看法是—→ 2007-06-15 00:49:38 [点击:1]

   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说得是站在⑧同的角度上怼抗极权暴政~~~~

   尊儒者,某种程度上是在还原民族的传统道德观,跟有过从意识形态上激烈反儒历史的极权暴政唱怼台戏;

   反儒者,则是担心儒家那套中庸的传统道德观,会弱化民众怼极权暴政反抗的决心和力度,客观上帮助了极权暴政苟延残喘~~~~

   总之,极权暴政在这个问题上比较尴尬,无论是尊儒还是反儒,都可能怼它们⑧利。

   故此,无论是提倡尊儒还是反儒,我都木油什么意见,都乐观其成菂~~~~

   所跟帖: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 东海一枭 - 617 byte 2007-6-14 23:07:44 ( 11 reads)

   作者:虚怀若谷 标题:胡锦涛为何开始崇儒?(儒家开不出民主政治,相反,它总是被专制统治者利用) - 2007-6-15 01:07 (3 reads)

    儒家思想不利于夺天下,利于保天下,此所以历代统治者打天下的时候,都排儒,一打下天下,就利用儒家的原因。

   秦朝时间太短,否则,迟早也要利用儒家。到汉武帝就开始利用了嘛。

   金元清,关外杀儒生,入关拜孔子。

   共匪从毛泽东的反儒到胡匪首锦涛的尊儒,也不过是这一循环的重复而已。所以说“共产党的变化是“更加阴险、狡猾””,我是同意这一结论的。

   所以历史证明了,儒家开不出民主政治,相反,它总是被专制统治者利用。倒是只有实行了民主政治,才能保护儒家能有所发展,不再被专制统治者利用。(海纳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jiang898:

   支持老枭的灵活观点,符合“中庸”,对不对?

   

   东海一枭:

   中道至广。在当前局势下,以“对话取代对抗”的建议,符合“中庸”,以“抗争面对压迫”的坚持,也符合“中庸”。

   只有以“抗争面对压迫”的坚持,才有以“对话取代对抗”的选择。

   作者: 越南人

   尊儒就尊吧。但老枭去论证“儒教” 约等于“民主” 2007-06-15 01:13:55 [点击:16]

   可就让本来就没有什么清晰概念中国人更加稀里糊涂了。

   法轮功也反共,但可能效果是负的。

   负就负吧,反正是他们的权利;

   但把别人发明的“民主”和“科学”硬说成是“自己喜欢的教主首先提出来的”

   是违法知识产权的行为。

   东海一枭:

   我愿同仁重抖擞,普天同展大旗仁!道援也好手援也好,间接救济也好“亲自来救济”也好,是儒者,都应该站在正义的立场,走在时代的前列,致良知,弘大仁,成为黑铁时代里、黑铁种族中的青铜白银乃至黄金!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作者:皮介行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跟帖

     東海的善根浩大啊.只是人能吃的飯是有天命的.人能管的事也是有天命的.人應知天命.知道自己的能耐.知道整體心性.利害與體制環境。許多事要做也要見機.不能亂做亂來.所以知止而後有定.止乎不可不止。東海自許有大智慧.何以於知止一道.不相契如此?

   东海一枭:

   儒者岂能亂做亂來?皮君一读此文便知:

     最新枭文《你是流氓谁怕你?我是仁者我怕谁!》

   首发《自由圣火》6.14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

   国内阅览室:

   琴台论道

   http://www.qintai.net/read.php?tid-3533.html

   传统与现代

   http://www.frchina.net/forumnew/viewthread.php?tid=84994&sid=0UDBuv

   东海草堂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donhai5

   辛人泪:

   刚才在《题一行字,撒一泡尿》的8楼看到语思兄的一首禅诗,很是欣赏(千年释道儒同存,万法归宗择一门。若得一盏明灯在,世间何处不高人。);现在又瞧见东兄的“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妙句,深有同感!

   现在监狱、劳教队关着的良心犯人最多的是XX功,其次是基督教徒,再有一些维权人士,儒家的几乎没有;如果东兄以上提供的关于郑家栋的情况属实,那粗下真想去拥抱家栋兄,而不是急急忙忙作切割 !

   不管身上披的是什么服装:汉服、道袍、袈裟、西装,如果没有良知,缺乏同情心,连人的称号都未必配的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