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不是家!]
东海一枭(余樟法)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不是家!

   儒家不是家!

   -----与儒家同道们共勉

   

   一

   我一向坚决反对论坛封名删贴行为,特别反对删除批枭反儒贴。荆楚因几篇批枭文章在儒学论坛被删提出抗议并牵怒于老枭,令我甚为尴尬,不得不为此向荆楚道歉。儒家同道真是“帮倒忙”矣。故我对他们说:

   

   封杀别人,伤不了别人一丝一毫,其实不过自杀而已。真正知“道”之后就知道,正道不畏歪道、真道不畏伪道、高道不畏低道、善道不畏恶道。这个“不畏”,包括不畏嘲辱,不畏孤独,不畏辩论…等等。

   

   象《儒学之虚伪——请老枭回答这几个问题》这样的文章,歪解儒典,臆测孔子,反儒反得只有文革水平,批枭批得毫无思想含量,对国学有一定了解皆能知其肤浅错谬,完全不值得认真。驳之,体现的是诲人不倦的精神;不驳,任它挂着,露的是作者的拙,丢的是作者的丑!何必多事删之呢?

   

   有些反儒者喜欢瓜言瓜语。荆楚声称:“跟老枭谈人性观,他常常陷入自相矛盾之中而不自知,真是高山打鼓——不通、不通!”我笑道:老枭常常陷入自相矛盾之中?惊天动地大发现啊,何时公布?期待中。他的回答令我大牙松动。他说:“孔孟不是秉持中庸之道吗?那么在人性观中为何有偏执于性本善之一端?老枭如何解释?”此君不知中庸之道非折衷主义,不知善作为人之本性,就是仁道和中道。

   

   倘删去这类反儒文字,不仅示人以不广,为世人提供了攻儒的口实,而且客观上等于为对方藏拙掩丑呢,何苦来哉。

   

   儒学论坛斑主云尘子说“本论坛不排斥任何持不同意见的人,但不能容忍侮辱圣贤的人。”此言差矣!岂有圣贤怕侮辱?侮圣者侮辱的恰恰是他们自己!在全球文明化的时代,以“不能容忍侮辱圣贤的人”而封人之口,恰令先圣和儒家蒙受更大的羞辱(我的一些言论就曾被一些儒家同道视为“侮辱圣贤”而遭到删除)。卫道不是这么卫的,尊圣不是这么尊的。卫道尊圣,不能违反现代文明的一些基本原则。

   

   二

   荆文《儒学之虚伪——请老枭回答这几个问题》在儒学论坛被删后又“恢复”了,云尘君还逐段予以驳斥,这就做得很对。有的驳得完全正确,有的部分正确。如下面这一段,原文全部错,驳文大半错。

   

   荆楚原文曰:孔子的一生,一直标榜自己“求道、求圣、求仁”,一直标榜自己“克己复礼”,一直标榜自己“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当少正卯开门讲学,使孔子之门“三盈三虚”的时候。孔子不是反思自己的教学方法的僵化呆板,不是思考别人在学术文化上胜过自己的原因,而是用屠刀来“讲理”。他当上鲁国司寇才几天,就挟公权而报私仇,以“邪说干世”的罪名,将少正卯砍下了头颅……

   

   云尘子驳文曰:诛少正卯之事,是否可信,尚在两可。即使真有其事,阁下又凭什么臆测出孔子是“挟公权而报私仇”?又凭什么证明少正卯不是“以邪说干世”?假如阁下当政,会容许一个人大张旗鼓而且坚定地去到处宣讲歪理邪说?当歪理邪说扰乱了是非、造成了危害之后莫非阁下还有办法挽回所造成的危害吗?

   

   关于诛少正卯一事,我在2005-12-21《自扇耳光笑煞人!》短文中已说过,此事尊孔者证其伪,贬儒者证其真,学术界尚无定论。梁涛《孔子行年考》论之有理:

   

   【考辨】孔子杀少正卯事,后代儒家学者多怀疑有误,其所举理由有以下几点:一,春秋时未有杀士的记录,诛一大夫更非易事。二,其事不见于《左传》、《国语》、《论语》、《子思》、《孟子》诸书,而仅见于《荀子》。三,此事可能出于韩非、李斯的虚构,为以后“坑儒”的先声。四,孔子指责少正卯“人有恶者五”与《荀子•非十二子》相近,少正卯或可能为十二子的化身。五,孔子主张“为政焉用杀”,而此举与其主张明显不符(见崔述《为鲁司寇下》,《洙泗考信录》卷二;钱穆《孔子行摄相事诛鲁大夫乱政者少正卯辨》,《系年》第25页)。

   

   按,以上理由第五点最有说服力,不过实际生活中的人物显然要更为复杂,且儒家有所谓“义刑义杀”之说,故此事真伪仍难以遽定。我当然宁愿相信孔子“没有以细故杀大臣”,但却不敢坚决咬定“就是没有”。我以为,即使万一有这回事,我们“也需以历史的眼光作具体分析”,不宜用现代人的眼光苛责古人,同时,我们不仅“不能把孔子的原教旨和孔教的具体实践混为一谈”,也要把孔子本人的政治原则、理想和具体政治实践适当区分开来。

   

   我赞成云尘子所言“诛少正卯之事,是否可信,尚在两可。”但认为云尘子“假如阁下当政会容许一个人大张旗鼓而且坚定地去到处宣讲歪理邪说?”这句话,严重违悖言论自由原则。

   

   现代文明社会,任何人当政,都必须“容许一个人大张旗鼓而且坚定地去到处宣讲歪理邪说。”因为“侮辱圣贤”、“宣讲歪理邪说”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对于 “歪理邪说”,政府要处理,只能根据“以言论对治言论”的原则予以批驳。只有“歪理邪说”会造成“即时而重大的危险”时,政府才有权力予以一定限度的强制,但这种强制必须在维护基本人权的法律的范围内实施,西方国家在这方面极为慎重,纵予控制,也是极为“轻微”的(详见有关枭文)。

   

   三

   强制封口的行为,不仅违悖了言论自由这一普世价值,也是违反原儒精神的。鲁昭公时,郑人游于乡校,议执政善否,有人劝子产毁乡校,子产不听,曰:“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孔子后来对子产尊重民意、尊重异议、保护言论自由的做法这种开明的做法给予高度评价,认为这就是仁的表现(详见《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另外,在《孝经》里,孔子认为,儿女和臣子应该拥有独立的道德判断力,应该根据道的标准,表达独立的思想和意见。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原儒对言论的态度。

   

   可见,孔子对学术批评和言论自由是倾向于支持和保护的----尽管他未能提出言论自由的概念,未能明确提出言论自由的,但那不是他的错,而是历史的局限。对于言论自由的态度,现代儒家比起两千多年前的原儒更为落后和“反动”,这无论如何是可耻的!为此我要敬告广大儒家同道:

   

   义理争鸣,儒者以理服人,不能以力(封删行为)服人。以力只能树敌-----当然不怕树敌,但自己务必要在理上站住脚。一时服不了人,没关系,“理”放在那儿。当事人不服,旁观者服,一时间不服,以后会服,一时代不服(这种可能性太微小了),后世会服。天下大着呢。无知之徒的区区侮辱攻击算得了什么!只要真正坐得正、站得正、行得正、说得正,只要是真正地“不违仁”的仁者,真正地践行着儒家道德原则,连鬼神都不敢欺你,连黑道人物都会敬你三分!

   

   儒家境界是非常宽大的,儒者待人以仁,仁爱之心有序而无限。儒家不是小家庭。如果说是家,它属于世界每一个人。外王方面它是天下主义的“大家庭”,内圣方面它是供每一个人安身立命的心灵之家。有的儒者把儒家当作一个小家庭、小圈子、小坛子,甚至把儒家与耶教论坛比较,说什么“如果儒生跑到耶教论坛去诋毁基督,难道就不会被赶出来吗?”这都是一种自狭、自贬、自闭、自小。大不宜也。

   

   希望儒家同道早日长大成人,希望儒家论坛大人辈出。希望有大人与我一起,把高贵纯正的孔孟之学、精微广大的圣王之道发扬光大!

   2007-6-3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6-4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