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不是家!]
东海一枭(余樟法)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不是家!

   儒家不是家!

   -----与儒家同道们共勉

   

   一

   我一向坚决反对论坛封名删贴行为,特别反对删除批枭反儒贴。荆楚因几篇批枭文章在儒学论坛被删提出抗议并牵怒于老枭,令我甚为尴尬,不得不为此向荆楚道歉。儒家同道真是“帮倒忙”矣。故我对他们说:

   

   封杀别人,伤不了别人一丝一毫,其实不过自杀而已。真正知“道”之后就知道,正道不畏歪道、真道不畏伪道、高道不畏低道、善道不畏恶道。这个“不畏”,包括不畏嘲辱,不畏孤独,不畏辩论…等等。

   

   象《儒学之虚伪——请老枭回答这几个问题》这样的文章,歪解儒典,臆测孔子,反儒反得只有文革水平,批枭批得毫无思想含量,对国学有一定了解皆能知其肤浅错谬,完全不值得认真。驳之,体现的是诲人不倦的精神;不驳,任它挂着,露的是作者的拙,丢的是作者的丑!何必多事删之呢?

   

   有些反儒者喜欢瓜言瓜语。荆楚声称:“跟老枭谈人性观,他常常陷入自相矛盾之中而不自知,真是高山打鼓——不通、不通!”我笑道:老枭常常陷入自相矛盾之中?惊天动地大发现啊,何时公布?期待中。他的回答令我大牙松动。他说:“孔孟不是秉持中庸之道吗?那么在人性观中为何有偏执于性本善之一端?老枭如何解释?”此君不知中庸之道非折衷主义,不知善作为人之本性,就是仁道和中道。

   

   倘删去这类反儒文字,不仅示人以不广,为世人提供了攻儒的口实,而且客观上等于为对方藏拙掩丑呢,何苦来哉。

   

   儒学论坛斑主云尘子说“本论坛不排斥任何持不同意见的人,但不能容忍侮辱圣贤的人。”此言差矣!岂有圣贤怕侮辱?侮圣者侮辱的恰恰是他们自己!在全球文明化的时代,以“不能容忍侮辱圣贤的人”而封人之口,恰令先圣和儒家蒙受更大的羞辱(我的一些言论就曾被一些儒家同道视为“侮辱圣贤”而遭到删除)。卫道不是这么卫的,尊圣不是这么尊的。卫道尊圣,不能违反现代文明的一些基本原则。

   

   二

   荆文《儒学之虚伪——请老枭回答这几个问题》在儒学论坛被删后又“恢复”了,云尘君还逐段予以驳斥,这就做得很对。有的驳得完全正确,有的部分正确。如下面这一段,原文全部错,驳文大半错。

   

   荆楚原文曰:孔子的一生,一直标榜自己“求道、求圣、求仁”,一直标榜自己“克己复礼”,一直标榜自己“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当少正卯开门讲学,使孔子之门“三盈三虚”的时候。孔子不是反思自己的教学方法的僵化呆板,不是思考别人在学术文化上胜过自己的原因,而是用屠刀来“讲理”。他当上鲁国司寇才几天,就挟公权而报私仇,以“邪说干世”的罪名,将少正卯砍下了头颅……

   

   云尘子驳文曰:诛少正卯之事,是否可信,尚在两可。即使真有其事,阁下又凭什么臆测出孔子是“挟公权而报私仇”?又凭什么证明少正卯不是“以邪说干世”?假如阁下当政,会容许一个人大张旗鼓而且坚定地去到处宣讲歪理邪说?当歪理邪说扰乱了是非、造成了危害之后莫非阁下还有办法挽回所造成的危害吗?

   

   关于诛少正卯一事,我在2005-12-21《自扇耳光笑煞人!》短文中已说过,此事尊孔者证其伪,贬儒者证其真,学术界尚无定论。梁涛《孔子行年考》论之有理:

   

   【考辨】孔子杀少正卯事,后代儒家学者多怀疑有误,其所举理由有以下几点:一,春秋时未有杀士的记录,诛一大夫更非易事。二,其事不见于《左传》、《国语》、《论语》、《子思》、《孟子》诸书,而仅见于《荀子》。三,此事可能出于韩非、李斯的虚构,为以后“坑儒”的先声。四,孔子指责少正卯“人有恶者五”与《荀子•非十二子》相近,少正卯或可能为十二子的化身。五,孔子主张“为政焉用杀”,而此举与其主张明显不符(见崔述《为鲁司寇下》,《洙泗考信录》卷二;钱穆《孔子行摄相事诛鲁大夫乱政者少正卯辨》,《系年》第25页)。

   

   按,以上理由第五点最有说服力,不过实际生活中的人物显然要更为复杂,且儒家有所谓“义刑义杀”之说,故此事真伪仍难以遽定。我当然宁愿相信孔子“没有以细故杀大臣”,但却不敢坚决咬定“就是没有”。我以为,即使万一有这回事,我们“也需以历史的眼光作具体分析”,不宜用现代人的眼光苛责古人,同时,我们不仅“不能把孔子的原教旨和孔教的具体实践混为一谈”,也要把孔子本人的政治原则、理想和具体政治实践适当区分开来。

   

   我赞成云尘子所言“诛少正卯之事,是否可信,尚在两可。”但认为云尘子“假如阁下当政会容许一个人大张旗鼓而且坚定地去到处宣讲歪理邪说?”这句话,严重违悖言论自由原则。

   

   现代文明社会,任何人当政,都必须“容许一个人大张旗鼓而且坚定地去到处宣讲歪理邪说。”因为“侮辱圣贤”、“宣讲歪理邪说”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对于 “歪理邪说”,政府要处理,只能根据“以言论对治言论”的原则予以批驳。只有“歪理邪说”会造成“即时而重大的危险”时,政府才有权力予以一定限度的强制,但这种强制必须在维护基本人权的法律的范围内实施,西方国家在这方面极为慎重,纵予控制,也是极为“轻微”的(详见有关枭文)。

   

   三

   强制封口的行为,不仅违悖了言论自由这一普世价值,也是违反原儒精神的。鲁昭公时,郑人游于乡校,议执政善否,有人劝子产毁乡校,子产不听,曰:“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孔子后来对子产尊重民意、尊重异议、保护言论自由的做法这种开明的做法给予高度评价,认为这就是仁的表现(详见《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另外,在《孝经》里,孔子认为,儿女和臣子应该拥有独立的道德判断力,应该根据道的标准,表达独立的思想和意见。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原儒对言论的态度。

   

   可见,孔子对学术批评和言论自由是倾向于支持和保护的----尽管他未能提出言论自由的概念,未能明确提出言论自由的,但那不是他的错,而是历史的局限。对于言论自由的态度,现代儒家比起两千多年前的原儒更为落后和“反动”,这无论如何是可耻的!为此我要敬告广大儒家同道:

   

   义理争鸣,儒者以理服人,不能以力(封删行为)服人。以力只能树敌-----当然不怕树敌,但自己务必要在理上站住脚。一时服不了人,没关系,“理”放在那儿。当事人不服,旁观者服,一时间不服,以后会服,一时代不服(这种可能性太微小了),后世会服。天下大着呢。无知之徒的区区侮辱攻击算得了什么!只要真正坐得正、站得正、行得正、说得正,只要是真正地“不违仁”的仁者,真正地践行着儒家道德原则,连鬼神都不敢欺你,连黑道人物都会敬你三分!

   

   儒家境界是非常宽大的,儒者待人以仁,仁爱之心有序而无限。儒家不是小家庭。如果说是家,它属于世界每一个人。外王方面它是天下主义的“大家庭”,内圣方面它是供每一个人安身立命的心灵之家。有的儒者把儒家当作一个小家庭、小圈子、小坛子,甚至把儒家与耶教论坛比较,说什么“如果儒生跑到耶教论坛去诋毁基督,难道就不会被赶出来吗?”这都是一种自狭、自贬、自闭、自小。大不宜也。

   

   希望儒家同道早日长大成人,希望儒家论坛大人辈出。希望有大人与我一起,把高贵纯正的孔孟之学、精微广大的圣王之道发扬光大!

   2007-6-3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6-4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