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矛盾,二律悖反的矛盾,东海一枭几百万字的文章,在我眼中几乎是垃圾,但透过这些垃圾,却看到了一束金色的光芒。这是一个奇异的现象,本来,从乾坤元初揭示的道的体相用来看,相是体的体现,语言是人心的体现,文章是一个人良知的体现,东海一枭的文章体现的是迷惘和混乱,但从这些迷惘和混乱中却彰显着一个伟大人物襟怀坦荡的勇气和济世救人的情怀。

   

    东海一枭人是正的,但文章是邪的。心正,语言和行为的邪亦正;心邪,语言和行为的正亦邪。所以,我对东海一枭的态度是:你办事,我放心;你说话,我担心。

   

    为什么担心?就以他今天的文章《枭灭性恶论》谈起。

   

    东海一枭始终举着一杆破旗,他称这杆破旗为“东海之道”,这个“东海之道”的骨髓是“儒”。“儒”是什么东西?“儒”就是没有“道”和“德”的小把戏“仁义礼智信,”就是维护集权和传统而扼杀人性的“吃人”文化,就是封建社会女子的“三寸金莲小脚+裹脚布”和男子的“长辫子”,就是不要脑子只把头发侍弄得乌黑发亮油关光的“头油”。

    “儒”透过其表面温情脉脉的华丽说教教导人们稳稳当当做奴隶,永远承认自己是被豢养的“猪”。

   

    老枭大概从小记住了《三字经》,所以对“人之初,性本善”情有独钟,所以,在其文《枭灭性恶论》中下“结论”说:“只有认同并接受性善论的指导,在承认本性至善的前提下论性恶,才不会出偏失误,才不至于误己误世。”

   

    老枭错了。错在哪里?

   

    错在不知“性”。什么是“性”?“性”就是如来,就是佛,就是元初。“性”本身不分善恶,也没有善恶,若一旦给“性”加上“性善”“性恶”的标签,就误入了争斗的歧途。

   

    “善”和“恶”不是“性”的属性,而是由“物质逻辑来决定的,”也就是说,当“用意识的内容去实现物质内容”时才出现善恶之分。生命禅院的乾坤元初告诉我们:“在意识层面上不存在对错与善恶,意识只是如实地放映了物质逻辑所实现的结果,对错与善恶是由物质逻辑来决定的。满足创造整体性的物质逻辑就是对与善,破坏创造整体性的物质逻辑就是错与恶。所以,若从纯意识的角度而言,意识层面没有是非。但是,如果意识“显相”了,用意识的内容去实现物质内容,意识就有了对错与善恶,而该对错与善恶是由实现该内容的物质逻辑所决定的。比如,电脑存储的信息无论好坏都是同样的二进制,本身不分是非与善恶。是非与善恶是人对该信息的应用在物质层面上导致的,同样的科学原理可以改善人类生活也可制造武器破坏人类的生活。同理,在宇宙的意识层面上,即阿赖耶识也是不分是非与善恶的,宇宙的意识只是如实地记录宇宙内的物质运行数据与生命的意识及活动数据,宇宙的是非与善恶是由生命的个体意识所决定的,而判断生命的个体意识的善恶是由生命的意识对物质逻辑的应用所决定的,而体现物质逻辑应用的是非与善恶是由物质运动的整体性所决定的。”

   

    所以,不论是“性恶论”,还是“性善论”,都是错误的论调。

   

    三岁小孩子性善,还是性恶?一个成人性善,还是性恶?我们无法判定,也不能判定,只有当他有了动机,有了行为时,我们才能依据他的动机和行为判定他是善,还是恶。动机和行为消失了,善和恶也消失了。至于导致的结果,另当别论。

   

    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乾坤元初告诉我们,“满足创造整体性的物质逻辑就是对与善,破坏创造整体性的物质逻辑就是错与恶。”我再补充说明一下,凡敬畏上帝、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走上帝之道的思想、动机、言论、行为都是善;凡无视上帝的存在、虐待和滥杀生命、破坏大自然、自私自利的思想、动机、言论、行为都是恶。

   

    仅仅从太极思维来讲,世界是阴阳对称的,是对立统一的,佛魔同体,善恶共居,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善恶成分,并不存在绝对的“善人”和“恶人”。

   

    有些局部的善,从全局看,是恶;有些局部的恶,从全局看,却是善。从生物链的生态平衡看,谁能判定哪个动物是善,哪个动物是恶?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政党主义、宗教主义,从局部看,是善,从全局看,却是恶。老枭为了孩子杀鸡,站在孩子的角度看,是善;站在鸡的角度看,却是恶。

   

    老枭说:“不少人包括一些知名学者认为,争论本性善恶没有什么意义,实乃严重的学术近视和思想盲眼。”相反,老枭争论性善恶,实乃严重的认识局限和人性盲目。不透过现象认识性的本质,给你老枭十万年寿命,你也弄不清人性到底是善,还是恶。

   

    老枭说:“如果善不是“性”,人生的一切理想,人类的一切文明、个体的圣贤道德、社会的大同理想,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要说,如果善是性,那么,圣贤的一切教导,人类为文明付出的一切努力,个体的道德追求,社会制定的一切文明法则和守则,都毫无价值和意义。如果善就是性,大家都善,还用得着老枭写文章“教导”人“行善”吗?

   

    老枭批评“性恶论”是错误的,是的,“性恶论”就是错误的。但是,“性善论”同样是错误的,都是走了极端。

   

    老枭议论的总方向已经是错误的,其他细枝末节也必然是错误的,不值得一段一段地分析批驳。就像背向大海却跑到沙漠里汲水,不论你的水桶如何结实漂亮,不论你如何辛苦,都是徒劳的,是毫无价值的。

   

    总之,东海一枭的《本体三论》和《枭灭性恶论》都是错误的,毫无价值。尽管你辛辛苦苦费灯耗油熬红了眼睛累酸了腰腿,都是小孩子在沙滩上建筑的城堡。

   

    2007-5-15

   

   

   雪峰驳了半天,空对空。请看两段枭文:

   东海一枭:

   首先要指出的是,东海之道认同孟子性善论,但认为其论仍有所“偏”。孟子以仁义礼智之“四端”言性,将耳目口鼻的生理欲望即食色之性归类为“命”,从人性中划出去,既大可不必也很不“科学”。

   

   性字由心和生组成,仁义礼智等道德之性与自然生命的耳目食色之欲皆人之本性也。人的自然本能、生理欲望禀承“天”之健德和生德而来,与仁义之性一样,都是本然原初之性。食色作为人之大欲,自私作为人之本能,是人类生命存在、延续和持续发展的内在保障,广义而言,都是一种至善。与道德之性不同的是,生理之性食色之欲,如果缺乏有效制约,很容易泛滥过度,以致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欲不可纵,纵之成恶,私不宜过,过度便错。

   ----------《本体三论》

   

   东海一枭:

   客难:阳明晚年四句教首句“无善无恶心之体”,以“无善无恶”形容心体,岂非与人性善矛盾?

   枭答:非也非也。阳明之意,心体是绝对至善的,相对的善恶概念不足以名之,超越一切正负相对价值的限制,所谓“无善无恶,是为至善”是也。

   王阳明《大学问》说“至善”就是吾心之“良知”,他说:“至善者,明德、亲民之极则也。天命之性,粹然至善,其灵昭不昧者,此其至善之发见,是乃明德之本体,而即所谓良知也”;民国大儒段正元在论《大学》中曰:“至善二字,亦有先后天之分。先天至善,心性相通,保合太和,纯然粹然,毫无渣滓。”

   同时心体活泼自由,并不执着于具体善恶观念,不执着于善的作用形式,“心之本体原无一物,一向着意去好善恶恶,便又多了这分意思,便不是那廓然大公”(《传习录》上)。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