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颠倒英雄”-----复荆楚]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颠倒英雄”-----复荆楚

   “颠倒英雄”-----复荆楚

   

   一

   东海之道出入传统,融贯中西,其宗旨是“在个体生命的层面提供安身立命之方,在社会政治的层面开辟太平大同之路。” 关于中华文化的很多问题我已谈得颇透了。但有些人是故意装不懂,有些人是真的听不懂,有些人摆出一付想讲点理的架式,却往往只有求胜之念,毫无求真之诚。

   

   最近荆楚对我有所批评,我高叫投降。原话是:“投降投降投降!反儒派中除了刘晓波,余子碌碌,实在不值得我浪费时间了。”云云(之所以垂青刘晓波,是因为他思想虽有糊涂,作文颇为实在,不乱造。本来,刘晓波于中华文化所知无多,反旗高举,有点“妄”,但比起荆楚们却又很实诚了)。谁都看得懂这里“投降”的意思,荆楚却故作真降解,并无线上纲:

   

   “老枭与我辩论既然已经服输,且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宣布投降了,又在其他地方自说自话地瞎嚷嚷,这就是言而无信啦!大违“仁义理智信”之“信”字嘛!在我这个无名小卒面前,老枭都理屈词穷、丢盔弃甲,反而又去向刘晓波挑战了。这不是胡闹嘛!”

   

   这样牛头马嘴的误读太肆无忌惮了。“不知”可恕,不诚难饶!

   

   二

   荆楚说,“老枭屡屡向我点名挑战”,这牛吹得太没意思。首先,是荆楚要我对其反儒观点表态,并曾发来短消息相邀;其次,荆楚一再高唱反儒反枭的调子(什么“老枭与于丹之流大搞崇儒大合唱,掉进了当局精心设置的讴歌专制的陷阱之中而不自知,太可悲了。” 什么“东海整天为了崇儒喧嚷不休,实在没有多大的意思的。批驳起来都感到浪费精力和笔墨。就以朋友这篇小文来回应东海一枭的崇儒言论吧!但愿崇儒这场闹剧早点结束!”诸如此类,录不胜录)。

   

   一直未予理睬,不是客气(在“道”的层面我是从来不客气的,甚至对苦寻的某恩师我也先在诗里“打预防针”:“唯余一事求师恕,援佛归儒恕我狂。”大本确立,天下无人可移矣。)而是觉得此人肤浅颠倒,没有批驳的价值。

   

   前不久,荆楚把“人们心之中充满了罪恶和邪念,也没有一点信任感”归咎于“民族的劣根性”,有些大而无当、无的放矢,认为这个现象或结果正是性恶论、利己说、反儒主义的逻辑之必然。乃重发这篇旧作《一言性恶真成谬!-----性恶论的肤浅和流弊》,供荆楚及广大同道参考;后又重贴《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一文附言曰:荆楚君大言惊世,先倒“黄旗” 如何?原是出于一番指误启昧的好意。荆楚的回答是:

   

   “老枭对不同主体条件下的话语都分不清,还整天这样闹嚷不休,我感到很搞笑的。按老枭的逻辑,胡锦涛的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漂亮言辞,比孟子的民本思想如何?这更是民主思想了嘛!恰恰相反,这是专制者的专制心态的充分表露也!在老枭的词典里,民主就是等于为民作主嘛!真让人苦笑不得!”

   

   这样错乱的批判才“真让人苦笑不得”,于是大叫投降!特别让我惊讶的是,荆楚这个回答是贴在枭文《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第三节“儒家人本思想与现代价值观之间义理相通”及《春风著物原平等,那得工夫有浅深-----“东海之道”的平等观》第三节之后的。在这两篇文章的两大节中,我对民本、民主的关系及儒家的经权、“时中”思想都作了阐析,并指出:“在民主自由已成为普世价值的时代,再坚持“据乱世”的制度,那就是逆时代大潮、开历史倒车了。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民本与民主、民主思想与民主制度之间,当然有一定距离,但不是不可逾越乃至“相互悖反”的。理当要求胡锦涛做到“权为民所授”,却不能苛求两千多年前的孟子设置和推行民主制度。在儒学界,这些都是早已解决了的问题,枭文也早有深入的阐述,本没必要一再重复。我拨冗重发,荆楚仍然把“把朴素的民本思想与现代民主思想一锅端”、“民主就是等于为民作主”等观点栽进“老枭的词典”。是看不懂枭文还是故意栽赃?前者不智后者不诚,不论何故都让我“苦笑不得”!

   

   三

   不仅此也,荆楚让我“苦笑不得”的地方多呢。例如,我曾在某论坛贴旧作一段:

   

   东海之道遥承儒家大义尤其是易理。在仁字大原则之下,一切“唯变所适是其常典也”,“神无方而易无体(神妙而没有固定规则,变化而没有固定模式)”,主张“顺万物之情,通天下之志”(《系辞上注》)。易有《随卦》与《鼎革》二卦。《随卦》曰:“随时之义大矣哉”;《杂卦》曰:“革,去故也,鼎,取新也”,说的都是随时革故鼎新之义。《礼运篇》曰:“变而从时”;《礼器篇》曰:“礼时为大。尧授舜、舜授禹、汤放桀、武王伐纣,时也。”可见礼经是以改制为随时之宜的。

   

   荆楚跟帖一句话就叫我目瞪口呆。他说:民主思想也不等于你喧嚷的玄学的。原来在荆眼里,儒典中的仁义礼法和变革精神竟是属于玄学的!

   

   荆文《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写道:“从表面上看,中国共产党确实发起过批林批孔的运动,那仅仅是出于其内部权利争夺白热化的一种影射之术。在这种愚昧自负的驱动之下,他们只知道挖开孔子庐墓,把各地孔庙捣毁铲平,把各种文物古迹毁坏,以便将他们的兽性发作出来。因此,中国共产党批儒是假,崇儒才是真。”

   

   根据上面这段话“推”一下:如果一批“土豹子”挖开荆家祖坟,把荆家房子捣毁铲平,把各种器物家具毁坏,在荆家将他们的兽性发作出来。荆楚想必不会说:“土豹子”毁家是假,崇荆才是真吧?

   

   荆楚批枭文都是不值一驳的戏论!戏论滔滔不自知啊。老枭再不济,东海再肤浅,也不可能向这样水准的人物挑战吧。但荆楚主动请问在先,又口口声声为了“接近真理”,倘一直不予理睬,似乎过于傲慢,有违夫子“诲人不倦”的精神,故略予指点几招。怎么反成了“弱智的闹嚷”呢?其实所谓指点,也不过是翻出两篇旧作、摘录几段老文而已。并未就思想问题专门对荆楚“发”过什么新言。

   

   荆君表示不想争论:“罢战吧!孔孟之道的精髓是三纲五常,是君君臣臣,很难与现代民主思想沟通的。就像将法家的法治管理理解成现代法治观念那样。”象这样简单一句话,又犯了三大常识性错误。要反驳,得用百十倍的文字才能驳透,驳透又没什么学术含量。这样的驳斥文章,纵有刊物能用,我自己也不好意思投稿。“罢战”二字有趣,似乎真交过手似的。

   

   要求“罢战”,却不对自己到处张帖的荆文《总的回复东海一枭》一文不诚不实有辱“斯文”之言作出解释(寻找自我《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一文,对荆文已作了实事求是的驳斥。旁观者清,信然)。“罢战”声言犹在耳,又连发两篇即不知儒亦不知基、毫无反驳价值的《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冲突》、《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另外还在跟帖中说了大量很没意思的话。

   

   我说过,东海之道,立足于儒,旁通佛道(援佛援道以入儒),融摄西学,举凡人生、社会、政治、宇宙之道,无不包罗,通天达人,理一分殊,可谓极形上之高明、形下之广大、内圣之精微、外王之宽阔。我一再表示,欢迎质疑、请教、问难。但我同时也说过,希望别问得太肤浅、“难”得太幼稚,不然我只好如孟子“不答”、学释氏“置答”了。

   

   不仅具体圣王之道,包括形上本体,我在不少枭文中都已经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了。读者能否明白和知“道”,就要看自已的所具悟性和所下功夫如何。如果喻“本体”为路为月,枭文是最好的照路之灯、指月之指。之所以强调语言文字有其局限性,并非如荆楚所说“不能表达出其自己内心深处的复杂思想”、“理屈词穷”之类意思,而是就形上本体的层面提醒世人:灯毕竟不是路,指毕竟不是月!

   

   当持六经炼为药,尽疗天下苍生瘳。这是我的文化理想,但具体到某个“历史时段”,总有些人----甚至可能大多数人是不可救药的。佛亦不度无缘之人哪。

   

   四

   人一反儒,往往就会颠三倒四,傻起来或坏起来没个底,御用文奴如此, 一些所谓的自由派也不例外,理争不过,就胡言乱语谎言谣语狂言妄语满口胡柴!很多人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尊重“道理”,尊重事实,才是尊重自已,才能树立和维护自己的形象;很多人不知道,文字这东西它着有某种魔,往往会反噬主人。如果缺乏道德内功,笔下发出的侮蔑诬辱之言皆会落回自身!

   

   古诗云:听我歌,奉君酒,颠倒英雄古来有。追求自由,自然可敬;反儒,而且反得如此颠倒,未免可笑。称之为“颠倒英雄”,不亦宜乎?。最后,不论有没有效,警告一下荆楚这类“颠倒英雄”:

   

   中华文化不怕反,东海之道欢迎反。但不能靠卖弄小聪明来反,更不能用虚言妄语来。这不仅毫无力量,而且对你们自己、对你们所信仰的宗教、对民主事业都只有负面的作用。东海之道斗道斗理不斗气,你们也要注意为文以诚,以免自取其咎。提醒一下,不要以为自由人士就享有“道德豁免权”,就可以不诚不实。其次,批判时先多少了解一下儒家人物的“内功”及东海之道的份量再出手,以免老出洋相(其实一些反儒文章根本不用反驳,只要贴出来,就会自我显丑)。

   

   作为儒家学说的全方位继承和跨越性发展的东海之道是面向天下后世的,它至精至广、大圆大满、唯真唯实,当今世界任何人士,但能在根柢本源处发现其略有所偏,能指出其义理錯误或不够圆融之处,那是非常了不起的。倘真能发现有“自相矛盾”处,真能让我“理屈词穷丢盔弃甲”,我当惊叹“这个荆楚不是人,九天神人下凡尘”矣。但如果是自己一厢情愿蹬了几下后腿就高奏凯歌得胜还朝,就没劲了。

    2007-5-28东海一枭

    2007-6-1改

   附言:听说荆楚是广西人氏兼自由人士,想给他略留薄面,愿其有所省悟。故本文写定多日,一直“留中不发”。奈此君见我不作声,竟变本加厉起来,妄语胡言不断。前几天有网民逗他曰:只要批倒老枭,你就扬名了。看来这只南瓜可能当真了,哈哈。

   中华文化虽一阳来复,仍慧命衰微,尚需加意呵护。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时世艰难如此,责任所在,道之所在,我已经没有客气的资格!

   2007-6-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