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一枭附言:第壹共和君反儒健将,对儒家误会重重,不知老枭的写作原则是“下笔严防一字虚”,更不儒家天下至诚的道德要求,这是他在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后的跟帖,才真是“信口开河瞎说”,几乎每一行每一句都大错特错,而且都是常识性错误!我太累了,哪个儒家同道驳以一文、开其茅塞?

   

   

   

   所跟帖: 东海一枭 :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

   

   作者: 第壹共和 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这很不好,但也不能怪你,因为这是

   儒教的风格。

   

   儒家诞生,基督没有出世。什么天不天的说法,都在瞎扯!

   

   董仲舒的天人合一,连刚刚出世的基督在哪里,他还根本无法知道!

   

   宋明的大儒,经过二次儒教改革,都是模仿佛教的。

   

   宋朝的二程和朱熹,它们模仿佛教的理学。成为理学派的儒教。被后人称为吃人的理教。

   

   之后南宋大儒陆九渊,模仿佛教的禅宗,至明朝,被王阳明发展,成为心学的儒教,被后人称为吃心的心教。

   

   二程弟兄和朱熹,做了“存天理、灭人欲”的丑事和恶事,请问还少吗?

   

   王阳明要求他的弟子们“杀心贼”,却自己二次操刀,带病镇压农民起义;甚至屠杀已经投向的叛军。由此可见。他的心贼可大、可恶了。

   

   宋末时代和明末时代,投向元蒙和满清的主要汉子好汉,都是那些重量级的儒徒,而帮助元蒙和满清,进行多次屠杀自己人反抗的汉子好汉,无一不是那些重量级的儒官和儒将。我在这里骂一声,操他妈的!!

   

   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都是捍卫满清异族统治的著名儒徒。它们的伟大功绩,不但镇压太平天国;而且屠杀已经大批投向的叛军,并且在洋人中保下,而之后背信弃义的大屠杀。

   

   董仲舒的‘天人合一’之说,是非常的荒唐和谬误。如果按照枭兄所说的儒家之天,就是上帝;那么上帝是有罡的,但人是有罪的。神罡和人罪,怎么可能会‘天人合一’呢?这是起码的逻辑推理好分析;在儒徒那里,就成了“雄赳赳、气昂昂”的东方真理。太白痴了。所以中国人因儒教缺乏逻辑的原因,而习惯牛逼烘烘、天玄地妙的乱侃。害人哪!

   

   所以历代的儒徒,就喜欢大吹特吹那些夸夸其谈而不现实的空谈牛比。所以被四十六岁清醒后的汉武帝,大骂“迂儒,扰人也”。之后其改信道——静坐慎虑。

   

   董仲舒之后的儒徒,更是装疯卖傻的狂喊乱叫,要“外王内圣”。王者,掌权者也,统治者也;圣者,出世者也,超脱者也。内圣的人,象老子、庄子、任子、墨子、佛陀、耶稣、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等人。它们怎么会去追求地上人间的——“王”的身份和“权”的统治呢?这明明属于不存在的事实,也明明属于没有根据的可能,它们颠三倒四的对之吹嘘,而且长达二千年,却无人出来责疑。直到今天。我们华夏复国人士,才破了它的迷信胡说。所以大家要清醒啊!

   

   由于“天人合一”的空口白话,导致之后的支那汉人,喜欢吹牛乱侃。

   由于“外王内圣”的胡说八道,导致之后搞政治的汉子好汉,炼成精神分裂的政治傻鄙和政治白痴。

   

   现在大家都明白,神与人是不可能合一的,即是天使和大天使,也只能归向神爱的统治。而人“若要与神重新修好”,只能靠“因信称义”的奉献,或“肉身成道”的修行。即是成功了,也永远不可能与创造天地万物与人的上帝——二者合一;从而让自己也成为上帝。这是 痴心妄想的白日做梦;属于神经病、二百五、十三点、白痴加傻鄙的并发症。

   

   现在大家才明白,即要做入世掌权的君王,又要做出世成道的圣人,这是永远不可能做到的难事。如果谁相信了这一龙的迷人诱惑,那么谁就被炼成精神分裂的政治傻鄙和政治白痴。民运中这类既要扮演上帝、又要扮演法官的恶搞人士,无一不是政治傻鄙和政治白痴。

   

   儒教讲的天,就是上帝创造的天,而不是神!道教和佛教讲的道,就是上帝创造宇宙天地中——让之能有效而神奇运行的程序大道。基督教讲的道,是“与上帝修好”、“因信称义”的救恩真理之道。

   

   被造的天道,不如被造的宇宙大道;被造的宇宙大道,不如来自于神的救恩真理。

   

   神即是全知全能。如果没有博爱,我们传他的救恩之道,有什么意义?。

   

   如果我大能,能说万国的语言,精通所有的科技,却没有爱心,专门恶搞他人;那么谁来把我当回事。我在大家的心里——“你就是傻鄙”。

   

   倘若我坐牢一万年,激情昂扬的自我一套理论一万篇,被全世界人捧为英雄,但我没有爱心,始终搞你死我活的龙斗蛇缠,那么谁会跟你走?除非是那些‘舔大吊、抱大腿’的汉子好汉。

   

   倘若我是统治万国的王,所有人称呼我王雍罡是“天人合一、外王内圣”的大明君,但我没有爱,把手下的人,看成手中的工具,把天下人,看成我的玩具,动不动就随意处罚手下,动不动就随意搞政治运动;那么天下臣民,会把看称恶魔,将起来造反革命。

   

   倘若我经历了一万年的风风雨雨,整天向世人唠唠叨叨搞去的一切,却没有爱心,从而无法创造和发挥新的事业;那么大家对我这个“九斤老太”喋喋不休的回顾和评论,烦死人了的讨厌;大家巴不得你早一点退休或死去。

   

   事实胜于雄辩。是基督文明。打败了儒教的东亚病夫,是基督文明,让伊斯兰的浴血奋斗,走向了边缘化。人类的争斗,表面是物质,实质在物质的背后,进行文明的较量。一流的政治人士,关心的就是文明政治,二流的政治人士,关心的是利益政治;三流的政治人士,关心争名夺利的是是非非政治,和小道新闻的个人谣言政治;以及小鸡肚肠、不上台面而你死我活的恶搞政治。

   

   被共产党培养出来而反共产党的这类三流政治人士,不是太多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变它们的问题,这就是我们华夏复国人士要做的大事。

   

   信仰的对象是神,至于真神假神,那是另一回事。

   信念的对象是道,至于真道假道,那是另一回事。

   理念的对象是政治,至于什么样的政治,是另一回事。

   

   一个有信仰的政治人士,是令得清的进取人士。

   一个有信念的政治人士,是一个大智若愚的和平认识。

   一个无神和好无道论而只有理念的政治人士,是一个自以为是、狂妄自大而敢于赤裸裸乱来、乱说、乱评、乱骂、乱搞的恶搞人士。

   

   我对枭兄信仰儒教的孜孜不倦精神,相当佩服。民运中象你这样为信念而奋斗的实在太少。都在忙是是非非的争斗和鹦鹉学舌的理论。而且枭兄比于丹等儒徒有思想,有品格,有特色。

   

   但枭兄为了赶时髦,把儒教与民主同等,把被造的天道,与万能的神道,作同等;甚至公开恶骂上帝,这让我跌破眼镜。

   

   我们评论儒教,和反对儒教;因为它是人教,而不是神教。有罪的人的,它不是神圣的。而有罡的神,才是神圣的,所以他是不可冒犯和亵渎的。道成肉身和肉身成道的人,是无罪的圣人。但无罪的圣人,依旧神的人;成了神的儿子。

   

   而孔子不是无罪的圣人,更不是有罡的神。孔子是政治伟人。全世界的政治伟人,多如牛毛,而伟人都是有罪的人;因为政治伟人,都会流无辜人的血。孔子杀异议人士的少正卯,就是流无辜人血的罪人;这和邓小平开枪,杀异议人士的抗议,没有丝毫不一样。

   

   因此伟人是可以被人评论和被人批判的。而伟人不能被评论和批判,那么他就是独裁者。所以枭兄为捍卫独裁的争论,有点得不丧失。由此可见,儒教跟舶来品的民主,本来就没有丝毫关系的。因此枭兄你就传你的道——而不要再乱说民主;更不要乱骂上帝。前者之言,属于无知,而后者言,属于罪恶。你明智的才子,万万不可而要谨慎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