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东海一枭(余樟法)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作者:原原本本 标题:受东海一枭前辈的启迪——偶读《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东海一枭前辈的文集虽然大多很长,且较多文言文语句,故边读边译成白话略显深奥,但颇受启迪,值得花时间一读,今天偶读《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有两点想法,如有不当,望前辈指正。

   一是十分赞同关于“一个大国家要有统一的思想”这一观点,这点不光中国这个有着13亿人口的大国如此,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思想混乱,于是自立什么山头(所谓的信仰小团体),自称什么教义,人心浮动,就如一盘散沙,纵观中国历史,横看世界风云,都已证明了这一点。

   二是是否用国学来统一国人的思想,这对中共执政当局来说,确实勉为其难。中共一以贯之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谐社会,自称为系统的科学体系,并在普通百姓中强势灌输。如果说,社会各方尤其是思想理论界予国学以足够的重视,在教学、研究等领域进行深入探讨,吸收其思想精髓,就象更多的人群已热衷于包容于宗教团体那样,在追求精神信仰的强力支撑下,使更多的人朝着一个目标为这个大国家出力出策,这倒不失为一个较好的建议。

   暂且先说这些吧!

   文章提交者:天乙

   信耶教的人一般有三种情况:

   一,精神分裂症,爱幻想的.

   二,民族自卑心理强的,以为加入洋教就成洋人了.

   三,对历史发展无知的,首先表现在对耶教的罪恶史无知,其此不明白欧洲历史对耶教的现代化改造.

   佛道也在进行现代化改造,而且日本\台湾\香港都己经完成了佛道的现代化改造.大陆只是晚了五十年而己.

   支持佛教,道教.

   文章提交者:天乙

   神棍镇群妖

   宇宙的本源是“道”,你们那个天父只能算是伪神。

   批判伪神是完全正义的事情,你们那种落后的人格化偶像早点砸了的好。

   

   送交者: 3927

   回答: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东海一枭文章 于 05/29/2007

   主题:真理亘古不变

   儒家哲学是一门学科

   源于孔子、孟子、荀子的哲学思想,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他们对“天”、“命”有着不同的唯心或唯物的诠释。从孔子至荀子就可以看到这个转变:本体论意义上的唯心主义向心理社会学的唯物主义的修正。要明白儒学只是是一门学问,它在变因为它不是真理。一门学科如何能与真神相比?

   我们信基督既不是唯心迷信,也不是唯物。我们是“唯实”的!“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道”不仅指神的话也代表道成肉身的基督,道就是神。

   基督教的根基是建立在耶稣复活的历史事实基础上的。大量的资料表明耶稣死后三天复活是真实的,历史上不乏企图推翻此事实的人,但无一成功,甚至做出了与初衷完全违背的见证。前面我的帖子讲过,你若真想了解,有很多资料可以查考,若无心研究,请停止无端攻击!

   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复活,并且耶稣也曾应许我们说 “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 。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 , 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 ,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约14:3,“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若不借着我 。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 约14:6, 这应许就是基督徒进天堂的确据。

   不认识真理的人真是可怜,求主怜悯!

   

   文章提交者:天乙

   神棍镇群妖

   你的幻想能力是一流的.我早说过我反对两个犹太人的垃圾学说:一个姓马,一个姓耶.

   这两种东西都会被逐出中国.

   你们的天父是一种人格化的偶像,属于要被淘汰的那种落后的偶像崇拜,会被砸掉的.

   不顺应天意,早晚要承担后果的.

   文章提交者:shiweida

   楼主有个误区,以为基督教的上帝是有形象的,其实上帝是个灵,是没有具体形象的,跟中国的"天"概念的确很接近,但有人要说了:那耶稣是怎么回事?这里我告诉大家,耶稣是神借了人的形象完成救恩的,即"道成肉身",耶稣从肉身来说,仍然是一个人,但从内住的灵看来,却是出自神.

   

   文章提交者:frankspeak

   和基督徒說道理是沒用的

   其實基督教信仰的迷信和膚淺,連初中生都一目了然。何以仍有人信?無他,感性推銷是也。基督徒重視的只是主觀經驗,甚麼聖靈感動、經歷神、信耶穌有平安喜樂等等,都只講求經驗二字。他們勸你信耶穌時就愛講見證說故事,或說什麼人生意義的主觀概念。所以由信的一刻開始,他們的理性批判能力就已經被閹割,開始以感性主導他們的人生,然後教士就以順服、忍耐、等候神的旨意進一步消弭他們在覺得貨不對辦時的一丁點理性醒覺。最糟糕的是遇到悲慘遭遇時還要喜樂,因為喜樂是基督徒的標記。我見過一個姊妹,她常常對我說她很喜樂,她每次祈禱頭一句和尾一句都是感謝神,但中間的全都是complaint。從中我知道她對生活有很多不平和不滿。我想如果一個人是真的喜樂的,她應該會對不合意的事處之泰然的,為何每次祈禱都是哼哼唉唉的盡訴心中慘情,然後用一句感謝神來結尾。我認為這除了宣洩,對她一點幫助都沒有。

   至於聖經,你見到的盡都是訓誨之言、道德指引,有幾多篇是說理談道的?即是說有幾多篇是議論文?基督教神學是圍繞著聖經做的學問(它們離不開聖經的,否則便是異端)。可我認為只是將聖經中的自相矛盾千方百計的自圓其說,所謂的原罪論、三位一體論就是最好的例子。創世記的作者只是採用了埃及和巴比倫的傳說,想表達上帝的權威,可那個保羅在新約說了句什麼因一人犯了罪眾人因此都犯了罪的話(連耶穌自己都沒講過),為了將兩個相差了幾千年的故事連在一起,神學家發明了原罪這個怪胎,結果是自古至今數以億萬計的人拒絕信耶穌的最好理據。三位一體又是神學家企圖將新舊約的矛盾自圓其說的怪物,基督徒信獨一真神,偏偏創世故事裡神用了眾數(我們),新約耶穌又說自己是神,而且還多了個聖靈,於是神學家發明了三位一體論,至今我都無法理解這一概念,莫說從未接觸過基督教的人了。但基督徒叫人信耶穌時會解釋這個道理嗎?不,他們會叫你先接受祂,經歷神然後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這又是將理性閹割的好例子。基督徒要每天看聖經,思想聖經,要當它是神的話語來看,不能懷疑,因為懷疑就是罪,不屬靈信心不堅定。透過這個過程,基督徒的批判能力還剩多少?

   面對這樣的一群人,你怎樣和他們說道理?

   

   文章提交者:智障博士导师

   美国缔造者都是不信教者 --无神论与美国之三

   在美国政治史上, 这五个人可能是最伟大的人物:潘恩第一个主张美国独立, 他的《常识》一书成了美国革命的圣经, 是最主要的革命宣传家. 杰菲逊起草《独立宣言》, 撰写了一大批影响深远的政治思想论著, 是美国的总设计师. 富兰克林被视为美国的圣人. 华盛顿是独立战争的总司令和美国的首任总统. 林肯重新统一了美国和废除了奴隶制, 用中国的传统说法, 叫做"中兴之主". 所有这些美国伟人, 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自然神论者, 都不信基督教.

   受英, 法启蒙运动的影响, 自然神论在十八世纪美国上流社会中大为流行. 他们认为神即表现在大自然和自然规律之中, 主张经验主义的方法论, 否认人格化的上帝, 否认超自然的现象和神启, 否认《圣经》的权威, 否认耶稣的神性和三位一体. 但是, 他们对基督教的态度却不尽相同. 有的虽然认为《福音书》充满错讹, 但认为基督教中有合理因素, 仍然赞美, 接受做为圣人的耶稣的某些道德教诲;相反的, 有的则认为基督教一无是处. 在这方面, 最激进的是潘恩. 在《理性的时代》这本一度非常流行的书中, 他对基督教做了最猛烈的攻击:

   "《圣经》一半以上的篇幅充斥了淫秽的故事, 放荡的诱奸, 残酷野蛮的处决, 冷酷无情的惩罚, 无论何时我们读到它, 将它称之为恶魔的言语要比称之为上帝的言语更为恰当. 它是一部邪恶的历史, 其用意是要使人类败坏和变得残忍;而对我来说, 我真正地憎恨它, 因为我憎恨一切残酷的事物."

   "《圣经》教导我们什么呢? 掠夺, 暴行和谋杀. 《新约》教导我们什么呢? 万能之神诱奸了一位已订婚的妇女, 而将相信这种诱奸行为称之为信仰."

   "一切民族的教会, 不管是犹太教, 基督教还是土耳其人的, 在我看来, 都不过是人类的发明, 炮制出来用于恐吓和奴役人类, 并霸占权力和利润."

   因为这个原因, 潘恩被骂做"肮脏的小无神论者"(西奥多·罗斯福语), 在基督教势力在美国变得越来越强大之后, 他的历史地位就一再被贬低. 如卡尔·萨根所指出的, 由于其信仰, 在美国国父之中, 潘恩是唯一一个在华盛顿没有纪念堂或纪念碑的.

   与潘恩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生前死后都倍受爱戴的富兰克林. 富兰克林虽然对其自然神论信仰直言不讳, 写了不少宣扬文章, 但小心翼翼地避免与基督教发生冲突. 事实上, 他认为既然基督教信仰能给美国公众提供道德基础, 起着凝聚力的作用, 不妨让其继续存在. 他曾劝阻一位朋友不要出版攻击基督教的著作:"如我们所看到的, 有了宗教, 人们还这么邪恶;如果没了宗教, 他们又会怎样呢."在参加制宪会议时, 他见到经过一个月的辩论毫无进展, 甚至提议以后开会前都请一位牧师祈祷, 看能不能加快进程;这个提议被一致否决. 只有在逝世前的一个月, 在接受耶鲁学院院长, 一位基督徒Ezra Stiles的询问时, 富兰克林才彬彬有礼地公开了他不信基督教:

   "你特别渴望知道我对拿撒勒的耶稣的意见, 我认为, 他所留给我们的道德体系和宗教是这个世界见过的, 似乎在未来也可预见的最好的一个;但是据我的理解, 它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错讹, 而且我跟当代英国的大多数不信教者一样, 怀疑耶稣的神性;虽然我对这个问题并不独断, 也从未加以研究, 而且在现在我预料不久就会有机会较轻松地知道事实真相(指即将死亡), 我认为没必要在这上面忙碌了."

   在预知死亡将至时, 他反而对基督教更为不屑一顾, 从没想过要临终皈依, 忏悔.

   华盛顿, 杰菲逊和林肯都担任过总统. 做为民选的政治领袖, 他们不会公开自己与众不同的信仰而招惹非议, 在公开的场合有时也会说些迎合多数选民的话. 因此, 这三个人, 经常被传教士们当作虔诚的基督徒而大肆宣扬.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说, 在1777-78年的冬天, 华盛顿的部队陷入困境时, 华盛顿被发现跪在雪地上向上帝祈祷. 美国邮政总署甚至在1928年发行了一枚邮票纪念这一"历史事件", 而在此之前学者们已证明这个"历史事件"是捏造出来的. 当历史学者告诉当时的邮政总监, 这个故事是虚构的, 邮政总监说他太忙了, 无法去纠正历史错误. 至今我们仍然能听到传教士在传播这个谣言. 事实上, 华盛顿生前虽然从未否认过基督教信仰, 但也从未承认过基督教信仰. 在他离职时, 一些教士觉得从未见过华盛顿公开过其信仰, 决定迫使他表明对基督教的态度, 向他提交了一份咨询, 问及他对基督教的看法. 华盛顿回答了所有的问题, 唯独不回答关于基督教的问题. 杰菲逊记载此事时评论道:"老狐狸真够狡猾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