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博白事件”的警示]
东海一枭(余樟法)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白事件”的警示

   吏治要从严,民政宜尚宽!

   

   

   一

   今年以来,广西官场掀起了一场问责风暴。问责,成了悬在官员头上的一把剑。处分之快之重,史无前例!

   

   在“卫生风暴”中广西50多名干部因为“扫地不力”,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理,其中15人被撤职,40多人分别被调离工作岗位、黄牌警告、通报批评以及诫勉谈话。一场源于“城乡清洁工程”的问责风暴产生了强烈的冲击波,舆论一片叫好,誉之为爱民治腐的“广西经验”。民间流传这样一幅对子:速生(种植桉树)计生卫生,声声问责;指标目标达标,标标穿心;横批:一票否决!

   

   然而,当风暴从卫生系统刮向计生方面之后,形势急转直下!

   

   二

   计生风暴是广西问责风暴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悬在官吏们头上的剑,在计生风暴中却“乾坤大挪移”般地落在了民众头上。卫生风暴限于官场,计生风暴则大范围地刮向了民众和农民,从严治吏很快演变成了以酷对民!

   

   关于广西计生风暴及博白5.17事件,海内外皆有报道,也问过一些“体内”人,说法不一,实情真相如何,我不很了解,但一些基本事实当无疑问。在这次计生风暴中,地方政府政策规定之粗、官员作风之暴,实施手段之劣,可谓触目惊心!博白县规定,凡是一九八○年以后超生的,不管以前有无罚款,现在都要交一至七万元的“社会抚养费”,交不起钱的,计生工作队就抄家…。种种政府暴力野蛮执法行为,与建设和谐社会的要求背道而弛,也严重违反了中央关于计生工作“七不准”规定!

   

   (注,“七不准”指:1、不准非法关押、殴打、侮辱违反规定的人员及其家属。2、不准毁坏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家庭的财产、庄稼、房屋。3、不准不经法定程序将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的财产抵缴计划外生育费。4、不准滥设收费项目、乱罚款。5、不准因当事人违反计划生育规定而株连其亲友、邻居及其它群众,不准对揭发、举报的群众打击报复。6、不准以完成人口计划为由而不允许合法的生育。7、不准组织未婚女青年进行孕检。)

   

   一些国内媒体公开“正面”的报道也证实了这一“风暴”的疯狂,证实了当局是以“铁的决心、铁的手腕、铁的纪律”对付超生者的。例如关于博白计生工作的官方报道:“对阻力大,困难多的钉子户和死角村,集中力量,实行大兵团作战,特别是对阻挠、破坏计生工作的恶势力重拳出击。针对江宁镇计生对象利用库区从水上逃跑躲避的情况,调用冲锋舟日夜巡逻,拦截外逃对象252人落实了计生措施;针对英桥镇杨充村不法分子打击报复计生工作人员的情况,组织警力300多人进行围捕,抓获违法分子13人”云云,无意中透露了一片恐怖又悲惨的景象。

   

   又如,“今年以来,全县已投入经费1200多万元,机动车辆200多辆,制作永久性标语4663条,大型宣传牌182块,发放宣传资料30.5万份。据统计,至4月24日止,全县完成“四术”17268例,征收社会抚养费788.1万元。”这些作为政绩炫耀的数据也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又如,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广西藤县计生办规定,没有计生证储户就不许取钱。某镇邮政支局因为拒绝接受这一规定,居然被当地政府用砖把大门给封了。可见这类荒唐的政府行为的确发生过。

   

   三、

   计生工作有其特殊性和复杂性,直接牵涉到千家万户民众的生活。简单地对官员进行问责,“责任”很容易被基层官员转嫁到百姓头上,甚至增添了基层政府及官吏的“合法伤害权”,成了他们洗劫民财的又一个堂皇借口,给民众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和人权灾难!

   

   有网友认为,广西博白县计生“黄牌”是由三大原因打造的:一、全县上下相当多的党员干部持证生育二孩及二孩以上者为数不少。一般群众则难以申请领到准生证。二,地方政府及计生部门弄虚作假,瞒上欺下,把发放生育证,绝育证作为一条致富门路。三,太凡富有的,有关系的都可以随意生育;家如水洗者,也可享受同等计生待遇,中等生活水平的则凭钱生育。

   

   民众本来就对计生工作的“官民不平等待遇”普遍不满,加上粤西桂东一带,因宗教和宗族形成的乡土意识浓厚,自古民风强悍,这场恐怖的计生风暴遂成了点燃农民与政府的矛盾导火线。风助火势火助风威,民变遂起!

   

   博白5、17民众抗争事件完全是官逼民反,是基层政府及其官员“率兽食人”的恶行激化了积蓄已久的民愤。事件发生后,当地官员轻描淡写地承认“政府的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可能也存在一些问题,由此引发了群众的怨气”,然后习惯性地归咎于“群众生育观念和守法意识落后”、“部分民众不明真相”、“不法分子别有用心”云云。这都是为自己卸责开脱的愚蠢套话,是对受欺民众的恶意诬蔑。

   

   此辈下对人民、上对中央谢罪之不暇,尚敢倒打一靶!要“依法处理”的,首先应该是那些知法犯法、仗势欺民的豺官狼吏。事情闹大了,中央早有调查组下去,相信当会有个“说法”。让我们拭目以待。

   

   四

   凭心而论,问责制本是“良制”,多少可以解决一些困扰机关行政效能的‘疑难杂症’及事关群众利益的热点焦点难点问题。刘奇葆新官上任这一把火,烧得相当精彩。一些官员在“城乡清洁工程”的问责风暴中“落马”时当场大哭的消息传出时,广西人民都笑了。令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吏治从严的问责风暴刮向计生领域时会演变成苛政如虎。卫生风暴刮出一片喝彩声,计生风暴却刮出一个大乱子!

   

   相信这不是广西当局的初衷。但无论如何,作为“风暴”设计者,对于风暴方向可能的偏移应该预先有所警惕和防范才是。“计生风暴”如果象“卫生风暴”一样加以严格控制和导向(当然计生问题的难度与卫生不可同日而语),例如,尽量不罚或轻罚普通民众,要罚,也要先从重惩违反计生政策的各级官员开始。如果那样,广大民众及各种媒体会继续为广西当局及“新官”刘奇葆喝彩的。

   

   当今中国,政权民望之低,社会问题之多,民怨民愤之深,官民冲突之烈,都是空前的,各种矛盾一触即发-----如果是冷兵器时代,许多弱势民众早已被逼上粱山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靠“严刑峻法”不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反足以制造新的难题。北京的学者张祖桦、律师滕彪和浦志强在接受采访时都提到,在中国各地,因为计划生育执法问题引发的群体事件或社会矛盾,已经成了一个值得当局高度关注的大问题。

   

   社会就象临近极限的高压锅,政府的当务之急应该是而给民众给社会减负减压,至少不要再火上浇油。在公权私用这一官场通行潜规则的支配下,“上面”很多政策指标都会背离初衷而成为一些基层政府及官吏欺压民众、胡作非为和谋取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借口,这已是官场常识了。老子曰:治大国若烹小鲜。在涉及民生问题的时候,各级政府务必慎之又慎,在给下级官吏加压时,一定要注意,不要给他们提供把压力转嫁到百姓头上去的机会。

   

   这是网上流传的新石壕吏之博白版,各级“公仆”但有一毫良知人性,念之能不凄然?诗曰:暮投博白县,计生夜捉人,青壮早遁走,老幼独看门。吏呼一何怒,老幼哭何苦!听翁前致词:儿媳逃合浦,儿子附书至,二人甚凄苦!室中更无人,唯有三岁孙,家产早被抄,田地无耕耘。老朽人虽衰,请从吏夜归,愿充结扎数,不阻爷仕途。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独与幼童别!

   

   五

   我曾在《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号召广大“公仆”向部分汉代酷吏学习。

   

   我认为,今日广大“公仆”和司法执法人员,大多圆头猾脑,明哲保身,把法律当弹簧,拿法律作交易,在高度廉洁、执法如山、不畏豪强等方面,与汉代酷吏相比,大大不如,为酷吏们洗脚都不配!何以,在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民主法治之前,中共司法机关倘能向清廉刚正严峻执法的汉代酷吏学习,也是一种“次优选择”。

   

   而且,在非法制化的国家,在普遍空前地贪婪腐败以权谋私明哲保身的官场,健康进步的变革,真正的法治建设,都需要具有汉朝酷吏某些特点的官员和领导人去大力推动。胡锦涛已开始着手肃清吏治,希望朝廷和地方能出现几个“酷酷”的当代“酷吏”,更好地配合胡温的工作,借贪官们的头,为广大民众抒久积之怨愤,为黑暗时代发一线之微光。

   

   但是,请注意这一段:“儒家义理以仁为核心,儒者官吏在司法实践中对犯罪嫌疑人自是从轻发落。酷吏虽与一般循吏不同(循吏更尊儒,酷吏多重法),常常从严从重,但他们的酷主要是针对诸侯、贵族、豪强、大贾的,多数酷吏对于下属和贫民并不酷。如张汤赵禹‘其治尚宽’,常在武帝面前替犯罪的贫民讲情。其他一些酷吏也有‘遇强而酷、遇弱而仁’的情况。”

   

   连古代酷吏都知道“其治尚宽”(尚,崇尚之意),“遇强而酷、遇弱而仁”,当今政府更应“吏治从严,民政尚宽”了。在不能保障各项公民权利的时候,至少对老百姓好一点、宽一点、仁慈一点,去奢省费,轻徭薄赋,与民休养生息。以“铁的决心、铁的手腕、铁的纪律”对付官吏权贵可以也应该,但以之对付超生者对付普通民众,却万万要不得!

   东海一枭2007-5-25于广西南宁家中

   首发《自由圣火》5.27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