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博白事件”的警示]
东海一枭(余樟法)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一

   今年以来,广西官场掀起了一场问责风暴。问责,成了悬官员在头上悬了一把剑,处分之快之重,史无前例!

   

   在“卫生风暴”中广西50多名干部最近因为“扫地不力”,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理,其中15人被撤职,40多人分别被调离工作岗位、黄牌警告、通报批评以及诫勉谈话。一场源于“城乡清洁工程”的问责风暴产生了强烈的冲击波,舆论一片叫好,誉之为爱民治腐的“广西经验”。民间流传这样一幅对子:速生(种植桉树)计生卫生,声声问责;指标目标达标,标标穿心;横批:一票否决!

   

   然而,当风暴从卫生系统刮向计生方面之后,形势急转直下!

   

   二

   计生风暴是广西问责风暴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悬在官吏们头上的剑,在计生风暴中却“乾坤大挪移”般地落在了民众头上。卫生风暴限于官场,计生风暴则大范围地刮向了民众和农民,从严治史很快演变成了以酷对民!

   

   关于广西计生风暴及博白5.17事件,海内外皆有报道,也问过一些“体内”人,说法不一,实情真相如何,我不很了解,但一些基本事实当无疑问。在这次计生风暴中,地方政府政策规定之粗、官员作风之暴,实施手段之劣,可谓触目惊心!博白县规定,凡是一九八○年以后超生的,不管以前有无罚款,现在都要交一至七万元的“社会抚养费”,交不起钱的,计生工作队就抄家…。种种政府暴力野蛮执法行为,与建设和谐社会的要求背道而弛,也严重违反了中央关于计生工作“七不准”规定!

   

   (注,“七不准”指:1、不准非法关押、殴打、侮辱违反规定的人员及其家属。2、不准毁坏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家庭的财产、庄稼、房屋。3、不准不经法定程序将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的财产抵缴计划外生育费。4、不准滥设收费项目、乱罚款。5、不准因当事人违反计划生育规定而株连其亲友、邻居及其它群众,不准对揭发、举报的群众打击报复。6、不准以完成人口计划为由而不允许合法的生育。7、不准组织未婚女青年进行孕检。)

   

   一些国内媒体公开“正面”的报道也证实了这一“风暴”的疯狂,证实了当局是以“铁的决心、铁的手腕、铁的纪律”对付超生者的。例如关于博白计生工作的官方报道:“对阻力大,困难多的钉子户和死角村,集中力量,实行大兵团作战,特别是对阻挠、破坏计生工作的恶势力重拳出击。针对江宁镇计生对象利用库区从水上逃跑躲避的情况,调用冲锋舟日夜巡逻,拦截外逃对象252人落实了计生措施;针对英桥镇杨充村不法分子打击报复计生工作人员的情况,组织警力300多人进行围捕,抓获违法分子13人”云云,无意中透露了一片恐怖又悲惨的景象。

   

   又如,“今年以来,全县已投入经费1200多万元,机动车辆200多辆,制作永久性标语4663条,大型宣传牌182块,发放宣传资料30.5万份。据统计,至4月24日止,全县完成“四术”17268例,征收社会抚养费788.1万元。”这些作为政绩炫耀的数据也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又如,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广西藤县计生办规定,没有计生证储户就不许取钱。某镇邮政支局因为拒绝接受这一规定,居然被当地政府用砖把大门给封了。可见这类荒唐的政府行为的确发生过。

   

   三、

   计生工作有其特殊性和复杂性,直接牵涉到千家万户民众的生活。简单地对官员进行问责,“责任”很容易被基层官员转嫁到百姓头上,甚至增添了基层政府及官吏的“合法伤害权”,成了他们洗劫民财的又一个堂皇借口,给民众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和人权苦难!

   

   有网友认为,广西博白县计生“黄牌”是由三大原因打造的:一、全县上下相当多的党员干部持证生育二孩及二孩以上者为数不少。一般群众则难以申请领到准生证。二,地方政府及计生部门弄虚作假,瞒上欺下,把发放生育证,绝育证作为一条致富门路。三,太凡富有的,有关系的都可以随意生育;家如水洗者,也可享受同等计生待遇,中等生活水平的则凭钱生育。

   

   民众本来就对计生工作的“官民不平等待遇”普遍不满,加上粤西桂东一带,因宗教和宗族形成的乡土意识浓厚,自古民风强悍,这场恐怖的计生风暴遂成了点燃农民与政府的矛盾导火线。风助火势火助风威,民变遂起!

   

   博白5、17民众抗争事件完全是官逼民反,是基层政府及其官员“率兽食人”的恶行激化了积蓄已久的民愤。事件发生后,当地官员轻描淡写地承认“政府的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可能也存在一些问题,由此引发了群众的怨气”,然后习惯性地归咎于“群众生育观念和守法意识落后”、“部分民众不明真相”、“不法分子别有用心”云云。这都是为自己卸责开脱的愚蠢套话,是对受欺民众的恶意诬蔑。

   

   此辈下对人民、上对中央谢罪之不暇,尚敢倒打一靶!要“依法处理”的,首先应该是那些知法犯法、仗势欺民的豺官狼吏。事情闹大了,中央早有调查组下去,相信当会有个“说法”。让我们拭目以待。

   

   四

   凭心而论,问责制本是“良制”,多少可以解决一些困扰机关行政效能的‘疑难杂症’及事关群众利益的热点焦点难点问题。刘奇葆新官上任这一把火,烧得相当精彩。一些官员在“城乡清洁工程”的问责风暴中“落马”时当场大哭的消息传出时,广西人民都笑了。令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吏治从严的问责风暴刮向计生领域时会演变成苛政如虎。卫生风暴刮出一片喝彩声,计生风暴却刮出一个大乱子!

   

   相信这不是广西当局的初衷。但无论如何,作为“风暴”设计者,对于风暴方向可能的偏移应该预先有所警惕和防范才是。“计生风暴”如果象“卫生风暴”一样加以严格控制和导向(当然计生问题的难度与卫生不可同日而语),例如,尽量不罚或轻罚普通民众,要罚,也要先从重惩违反计生政策的各级官员开始。如果那样,广大民众及各种媒体会继续为广西当局及“新官”刘奇葆喝彩的。

   

   当今中国,政权民望之低,社会问题之多,民怨民愤之深,官民冲突之烈,都是空前的,各种矛盾一触即发-----如果是冷兵器时代,许多弱势民众早已被逼上粱山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靠“严刑峻法”不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反足以制造新的难题。北京的学者张祖桦、律师滕彪和浦志强在接受采访时都提到,在中国各地,因为计划生育执法问题引发的群体事件或社会矛盾,已经成了一个值得当局高度关注的大问题。

   

   社会就象临近极限的高压锅,政府的当务之急应该是而给民众给社会减负减压,至少不要再火上浇油。在公权私用这一官场通行潜规则的支配下,“上面”很多政策指标都会背离初衷而成为一些基层政府及官吏欺压民众、胡作非为和谋取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借口,这已是官场常识了。老子曰:治大国若烹小鲜。在涉及民生问题的时候,各级政府务必慎之又慎,在给下级官吏加压时,一定要注意,不要给他们提供把压力转嫁到百姓头上去的机会。

   

   这是网上流传的新石壕吏之博白版,各级“公仆”但有一毫良知人性,念之能不凄然?诗曰:暮投博白县,计生夜捉人,青壮早遁走,老幼独看门。吏呼一何怒,老幼哭何苦!听翁前致词:儿媳逃合浦,儿子附书至,二人甚凄苦!室中更无人,唯有三岁孙,家产早被抄,田地无耕耘。老朽人虽衰,请从吏夜归,愿充结扎数,不阻爷仕途。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独与幼童别!

   

   五

   我曾在《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号召广大“公仆”向部分汉代酷吏学习。

   

   我认为,今日广大“公仆”和司法执法人员,大多圆头猾脑,明哲保身,把法律当弹簧,拿法律作交易,在高度廉洁、执法如山、不畏豪强等方面,与汉代酷吏相比,大大不如,为酷吏们洗脚都不配!何以,在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民主法治之前,中共司法机关倘能向清廉刚正严峻执法的汉代酷吏学习,也是一种“次优选择”。

   

   而且,在非法制化的国家,在普遍空前地贪婪腐败以权谋私明哲保身的官场,健康进步的变革,真正的法治建设,都需要具有汉朝酷吏某些特点的官员和领导人去大力推动。胡锦涛已开始着手肃清吏治,希望朝廷和地方能出现几个“酷酷”的当代“酷吏”,更好地配合胡温的工作,借贪官们的头,为广大民众抒久积之怨愤,为黑暗时代发一线之微光。

   

   但是,请注意这一段:“儒家义理以仁为核心,儒者官吏在司法实践中对犯罪嫌疑人自是从轻发落。酷吏虽与一般循吏不同(循吏更尊儒,酷吏多重法),常常从严从重,但他们的酷主要是针对诸侯、贵族、豪强、大贾的,多数酷吏对于下属和贫民并不酷。如张汤赵禹‘其治尚宽’,常在武帝面前替犯罪的贫民讲情。其他一些酷吏也有‘遇强而酷、遇弱而仁’的情况。”

   

   连古代酷吏都知道“其治尚宽”(尚,崇尚之意),“遇强而酷、遇弱而仁”,当今政府更应“吏治从严,民政尚宽”了。在不能保障各项公民权利的时候,至少对老百姓好一点、宽一点、仁慈一点,去奢省费,轻徭薄赋,与民休养生息。以“铁的决心、铁的手腕、铁的纪律”对付官吏权贵可以也应该,但以之对付超生者对付普通民众,却万万要不得!

   东海一枭2007-5-25于广西南宁家中

   首发《自由圣火》5.27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