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东海一枭(余樟法)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并介绍“外王”大作《中国民约精义》

   一

   孔孟之道,内圣外王。如果说程朱理学、阳明心学是内圣学的两标劲旅的话,黄宗羲就是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内圣属于道德自由、意志自由的范畴。“内圣”到了高处,必然追求思想独立、维护人格尊严。我说过,明末清初的反理学运动其实是理学内部发展出来的(反理学者也属儒家或广义的理学家),这是理学作为道德心性之学的逻辑发展之必然,是理学家(心学也属理学范畴)不断高涨的尊严意识使然。

   

   而道德、意志自由到了极至,一旦历史时机成熟,必然追求社会、政治之自由。所以,儒学的内圣学说和民本思想相结合,纵无外来思想的刺激,也必然会开出现代民主之花来。黄宗羲就是最好的证明。

   

   二

   黄宗羲(16l0-1695),字大冲,号南雷,学者称梨洲先生,宁波余姚明伟乡黄竹浦人。他十九岁人都讼父冤,以铁锥毙伤仇人,名满天下;他领导“复社”成员坚持反宦官权贵的斗争,几遭残杀。清兵南下,他召募义兵,进行武装抵抗。明亡后隐居著述,屡拒清廷征召,写成了《明夷待访录》、《明儒待访录》,《宋元学案》《明儒学案》等史学巨著。

   

   后人称《明夷待访录》为中国的《人权宣言》----比卢梭的《民约论》早100年。《原君》是《明夷待访录》的首篇。黄宗羲开篇就阐述了人类设立君主的本来目的是为了“使天下受其利”、“使天下释其害”, “古者以天下为主,君为客,凡君之毕世而经营者,为天下也。”君主只是天下的公仆而已。然而,后来的君主却成了害民之贼。他说:

   

   "凡天下之无地而得安宁者,为君也。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曾不惨然,曰:我固为子孙创业也。” “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然则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无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呜呼!岂设君之道固如是乎!”“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原君》)。

   

   黄宗羲从根本上否定了君主“家天下”的合法性。其民权思想,不仅对清末的维新变法、君主立宪行动,而且对辛亥革命中反专制、倡民权思潮及孙中山、邹容、陈天华等志士的思想产生很大影响。梁启超、谭嗣同倡民权共和之说,曾将其书节抄,印数万本,秘密散布,于晚清思想之骤变,大有影响。

   

   同时黄宗羲主张废除秦汉以来的"非法之法"的君主“一家之法”,建立万民的“天下之法”(《原法》);他在《学校》篇中,提出以学校为议政机构的设想,颇有近代议会政治的意识萌芽。另外,《明夷待访录》提出的“税赋积重难返论”,被称为“黄宗羲定律”或“黄宗羲怪圈”。

   

   黄宗羲被称为“中国思想启蒙之父”、“中国人本人权思想启蒙第一人”。其民权思想确实完全没有外来影响,但有学者誉之为空前绝后则过了。其思想乃《尚书》政治思想、孔子外王学说、孟荀民本观念在君主专制后期的跨越式发展。孔子的《春秋》经,孟子的“民重君轻”和荀子曰“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等原始民主思想,都是黄宗羲思想之根基也。

   

   三

   黄宗羲是外王学的一面大旗,内以黄宗羲《明夷待访录》为据、外援之以卢梭的《民约论》的《中国民约精义》一书,则是一本外王学大著。

   

   刘光汉(1884一一1919年,江苏仪征人,原名师培)编纂的《中国民约精义》,从上起孔子和孟子,下讫龚自珍魏源两千余年间前圣曩哲的著作中辑录了关于反对专制、主张民主的论述凡一百八十余条,分上古、中古、近世三卷,是一部以近代民权主义分析中国古代民主思想、直接呼号民权自由的著作。

   

   据编纂者陈寒鸣君总结,该书辑录的语录主要包括下列几方面的内容:(一)与主权在民思想相接近的民本观念或重民主张,如《尚书》中的“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诗经》中的“先民有言,询于刍荛”及《孟子》中有关国人曰贤方贤、国人曰可方可的言论等等。(二)与社会契约论相接近的君臣、君民通功易事的思想,如《墨子》中关于天子、三公、诸侯皆由民选的论述,柳宗元《封建论》中的君由民举的观点,黄宗羲《明夷待访录》中关于君臣皆为民立的思想等等。

   

   (三)反对君主私天下、主张天下为公的思想,如《礼记•礼运》的“大同”说,《吕氏春秋》、《六韬》、《明夷待访录》、《潜书》中有关“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的论述。(四)反对君主专制的法治思想,如《管子》中“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此谓为大治”之论,《商君书》所言“国之所以治者三,一曰法、二曰信、三曰权。法者,君臣所共操也;信者,君臣所共立也”等等。

   

   刘光汉在《中国民约精义》中反复地强调“主权在民”的思想,并概论黄宗羲之学道:“要而论之,黎洲之所言,为天下非为一姓也,为万民非为一人也;以君为国家客体,非以君为国家主体;以君当受役于民,非以民当受役于君也。……本此意以立国,吾知其必为法、美之共和政体矣。……中国当三代以来,官天下变为私天下,政冶之学泯然罔闻,君民尊卑判若天壤,名位之说深中人心。而黎洲独能以雄伟之文醒专制之迷梦,虽其说未行于当时,讵不得不谓为先觉之士哉!此吾所以崇黎洲为中国法理家也。”

   

   四

   黄宗羲的内圣学也水平极高,对心学宗师陆九渊、王阳明极为推祟。其晚年著成的《破邪论》一书中,专设《骂先贤》一文,文中就传闻一书生因骂李贽而梦见李贽前来质问惊吓成病事发表议论,称“于是为今之骂象山、阳明者大惧焉,卓吾生平喜骂人,且其学术偏僻,骂之未始不可,而聊尔人尚不可骂,况象山、阳明之为先贤者乎”!

   

   他对“道体”的认识相当透彻。他说,“通天地,亘古今,无非一气而已。一物而两名,非两物而一体。在天为气者在人为心,在天为理者在人为性,理气如是则心性亦如是,决无异同。”他的“气”,就是老枭《本体论》中“心物一元”之本体也。他反对“测度想象,求见本体,只在知识上立家当,以为良知”。以为“致良知”之“致”字即是“行”字。

   

   黄宗羲治学,提倡以六经为根祗,兼谈历史,贯通经史,通达古今,经世致用;他还是个大诗家,论诗称“情者,可以贯金石,动鬼神”,强调诗写现实:“夫诗之道甚大,一人之性情,天下之治乱,皆所藏纳”。《山居杂咏》一诗,充分体现了这位学兼圣王的一代大儒追求正义的凛凛风骨和笑傲艰险的乐观精神,诗云:

   

   锋镝牢囚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

   死犹未肯输心去,贫亦其能奈我何?

   廿两棉花装破被,三根松木煮空锅。

   一冬也是堂堂地,岂信人间胜着多!

   

   老枭次韵写怀曰:

   

   大小难关竟迈过,谱就风流绝代歌。

   不自在时皆自在,要如何处任如何。

   十年寂寂养真气,半世常常背黑锅。

   立定脚跟昂起首,人间鬼魅任其多!

   

   注:“不自在时皆自在,要如何处任如何。”是化用古人风月亵联“得少住时且少住,要如何处便如何”的,但意思已截然不同了。上句谓外境不自由而我心自由,下句谓外境会怎样,中共要如何,一切任之。

    2007-5-20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5-20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