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一

   当黄喝楼主嘴里吐出“枭兄自有高招保身:危险一来,刀枪入库,掉转炮口向同道,不就结了?危险何来?警察恨不得给他发奖呢。”之类昧心恶言, 并一再信誓旦旦地表示“这几句话,必要时,我负责举证!”、“证据我自然拿得出来的。你放心。这事,我会让你哭都来不及的。不是威胁。”时,我才发觉自己确实一直小看此人了。

   

   这不是一般的下流胚子傻瓜子,而是一头狼。“先给你交个底,我一不是市井小混混,跟你对话。这丢我的身份。二不是懦弱无能或胆小怕事之辈,任你作贱。三不是不是只会嚷嚷没法子治你的人。四不是不把自己说的话不当事的人。言尽于此!好自为之。”、“现在你有充分的时间,一是用来继续表演,这样的好处就是能把你心中所有的愤怒发泄出来,坏处就是让大家充分看清你是个什么人,你的仁义道德是在行为里呢,还是嘴上仁道德,满肚男盗女娼,二是用来改正错误,公开向本人道歉!挽回自己的名声。”诸如此类,句句“黄话”,无不充满阴险恶毒的狼味!

   

   与中山狼不同的是,中山狼是得志便猖狂,黄喝楼主之流是不得志就猖狂,无机会也猖狂。自身还是别人俎上鱼肉的时候,就敢如此凶狠恶毒、虚妄张狂地辱骂威吓起老枭来了,此辈万一得了志有了机会,会猖狂到什么程度、下流到什么地步?思之不寒而栗!

   

   二

   千呼万唤,多次严重警告之后,黄喝楼主亮出来证明我“面对危险寻求自保”、“危险一来刀枪入库”的证据,居然是两篇枭文:《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国保传讯记实》、《仁者必有大智慧!》,“刀枪入库”指的是退未来中国论坛一事。

   

   关于“退坛”原因,我在《仁者必有大智慧!》讲过,有关“内幕”在《一代人豪自有真!----答张鹤慈老前辈》有进一步“曝光”,不再多言。两文无法作为“危险一来刀枪入库”的证明(何况就算寻求自保,只要没危害牵连他人,就不是错,至少不比某自由大侠曾与有关部门“签下一份协议书”更错)。

   

   另外,《仁者必有大智慧!》应与《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等相关文章并观,那样,对“退坛”事件的了解才是全面的,并证明我“退坛”的同时,刀枪并未入库,枭声更加响亮。

   

   关于未来中国论坛,国保传讯一下,并无后续动作,倒是关于袁红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仅体制内外,不仅法律界,甚至民运界多位友人都要我“远离为妙”。当时有人还公开发出“靠近袁红冰就是靠近盗狱”的恐吓。老枭的态度一以贯之,一直是“和自由圣火打得火热”的。今后,如果要“离”,也只有袁红冰“离”老枭,不会有老枭为“寻求自保”而“离”袁红冰的事。

   

   袁红冰大遭一些国内人士垢辱,原因很复杂,我想某些人的“恐惧心理”应该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借此“撇清”关系耳。日前有人论及我和袁红冰曰:“老枭理屈词穷就胡言乱语、恶意攻击,他和自由圣火打得火热,好像得了袁大官人的真传!”我的回答是:“举出老枭的不实之词来!袁红冰怎么啦?他至少尊重我,不象众多志士,对老枭胡言乱语,基本礼貌也没有。别说老袁是民主同道,大才大德,便是敌对阵营又如何?我也宁与老袁为友…”

   

   善将恶报,待人大忌。我待人处世一贯的态度是以善报善,以直报怨。对于找上门来的小流氓,并不永远是很大度的!儒家待人“温良恭俭让”是有条件有原则的,儒学不是乡愿学,不是没有真实力量的装饰,道德更不是拿来为小文氓和中山狼擦脸的!

   

   三

   对我“掉转炮口向同道”的指控,黄喝楼主提出的唯一证据是我对他的“诽谤”。白痴也看得出来,这是无法成立的。我对黄喝楼主的批判,不论是思想上还是品质上,都是以他公开言论为依据的。详见《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等大量枭文,不赘。批批黄喝楼主就是“保身高招”?黄喝楼主也太自己当一回事了吧。

   

   在一次次的危险到来之时以及之后,在一个个民主人士“落网”之时以及之后,我的表现如何,是“刀枪入库”还是枭声嘹亮;是“掉转炮口向同道”还是内引外联上窜下跳,《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这些事实,都有大量枭文在(有一些非公开的情况,则恕我实在说不出口)。

   

   这些当然是我应该做的,如自我举证,未免有夸功或“市恩”的嫌疑,这是我最为厌恶的。如非黄喝楼主的指控过于严重,连这样简单提及都是不应该的。但“危险一来,刀枪入库,掉转炮口向同道”不是一般的指控,与媚敌投敌、出卖朋友无异,事关枭家人格,兼关儒家“名誉”,老枭不能厚着脸皮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对我“嘴上仁义道德,满肚男盗女娼”及其它指控和侮蔑,到目前都是只有结论而无论证。请黄喝楼主拿出凭据来,千万不要客气,不要为我保密。

   

   允许我主动承认,我有过“拥共”言论。就事论事,中共做了某件合乎民心枭心的好事,如温家宝废除收谴制度,我为之叫过好;中共“尊儒”,我予以鼓励。我甚至多次向胡温求救“求饶”过。高智晟等出事,我发出《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并生平第一次主动邀约有关部门领导,要求向中央转达我关于高智晟的意见。黄喝楼主“落网”后,我也曾《为导斌向胡锦涛主席求救》。一定要说这是媚共示弱的“保身高招”,也无不可,但我问心无愧,它们保的不是我自已。

   

   作为“直取无上菩提”的大智慧者和肉身成道的“道体”的代言人,我当然自有金刚不坏的避邪“保身”之道,五浊恶世,恶狼成丛,谅亦无奈我何。只不过此道高深,我明明白白说出来,也不会有几个人能明白,让历史去说吧。

   

   尽管历史已被某些“大侠”强认为干女儿了,但我信得过她。所以,很多问题,包括我的“扫黄”是否“内斗”,谁才是在真正搞内斗,谁“满肚男盗女娼”,双方文字具在,都一并交给历史去判吧。

   

   四

   我是性善论者,但在经验的层面,在目前这个具体的历史环境中,我不得不承认,很多人的善性已泯灭殆尽,而恶性、狼性正发扬光大。人心唯危,象黄喝楼主这样的狼,在体制内固然很多,在民运圈中也绝非“稀有动物”。

   

   大半辈子的经验告诉我,道德沙化的中国已成丛林社会;几年来的接触提醒我,反儒成瘾的民运中人一样普遍地恶念滔滔善意寥寥,狼多人少。以“绝不是善男信女”自诩者,内心无疑一片荒凉,豕突狼奔。黄喝楼主狼言狼语时,有人欢呼喝彩,有人煽风点火,有人跟着往老枭身上泼粪,唯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尽管是非如此彰明昭著。物以类聚,与狼为伍的人,当然不会是什么善男子善女人,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理、公义和正道!可见,道德的重建和儒学的弘扬,不仅是中国社会、而且是民运队伍的当务之急!

   

   民主事业是崇高的,自由理想是伟大的,但把民主的希望、中华的未来寄托在一些只有“圈子情结”、毫无道德修养、不知仁义良知为何物的文氓恶狼身上,绝对是迂腐和愚蠢的。我在《想家找家回家》一文中曾引用一个“小名家”在笔会论坛发表过的一段高论(搜寻不得,估计他自己删除了。此辈伪人,对自己说过的话,时间一长,往往不认帐。为免引证麻烦,姑隐其名):

   

“在里自我反视的七个月中,我问自己最多的就是这句话:做英雄,还是做凡人?做英雄,对我而言,是为别人活着,做凡人,则是为自己和孩子活着.最后我选择了后者,虽有失落感,但没有后悔!我自认为这才是我最有自知之明的结论.也认为,这才是我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彻底告别集体主义目的至上思维的应有选择。”

   

   言为心声,说得出这些话来的人,把做凡人与做英雄、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为自己和孩子与为他人绝对地对立起来的人,是不可能真正为民主而奋斗、为他人而奉献的。或许,把这些所谓的民主人士视为同道纯属自作多情,或许是到了告别此辈另辟新途的时候了。

   

   但在告别之前,或在我落进黄喝楼主之流的“血盆大口”之前(当然,纵落进去也不会有任何伤害。我早有言,一切逆缘都会成为我的顺缘,一切邪毒所伤害的,最后都是“下毒者”自身。正如黄喝楼主所言“老天要让一个人灭亡,必先让他疯狂。”恶言往往一语成谶),我不能不忍住强烈的厌恶和鄙视,不能不“小人”一回,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同时提请广大民众和真正的民主志士擦亮眼晴,对民运队伍中高举利已主义旗子的“假冒伪劣民运”提高警惕!

   2007-5-19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5.20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