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一

   黄喝楼主和卫子游(前者为论坛注册名,前者为文中署名)近在《独立评论》发了一篇《给东海一枭》,是为枭文《“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对他的指控作辨护兼进一步倡导利已说的。

   自辨是愈描愈黑更加不诚,倡导利已说则是糊涂混乱,“黄文”从头到尾没有几句话是合乎“情理”的。但世人愚昧,易受歪理迷惑,为免谬种流传,这里录下一段、就其中的“利已说”作出批驳,把问题彻底谈透。这个问题这次谈过之后,不想再论了。黄喝楼主写道:

   你认为我在“‘利己’‘利他’并不矛盾”这个观点上剽窃了你,因为你曾有“利己利他一体圆融”之说,所以当看到我由“利己”“利他”彼此矛盾改为并不矛盾,就指称我是在剽窃你。你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来,恕我直言,这是缘于你还没摸到做学问的门道。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从两个方面说,希望你有这个接受能力听进去:1、我的“并不矛盾”与你的“一体圆融”是看似一样,实则完全不同的东西。“并不矛盾”是否定性的结论,否定了“利己”“利他”“彼此矛盾”,但并不指称两者是互通的东西,或同等重要的东西,或利他比利己重要,而是认为两者存在一种“词典式系列”的关系。并且进一步界定两者关系是“利己”优先,“利他”居次。可见,我的“并不矛盾”是建立在分类这一现代社会科学基础之上的论说。谢谢你指出我原来说过“两者彼此矛盾”的观点,但你不知道的是,“利己”“利他”“彼此矛盾”并非仅仅是我原来的见解,也是《牛津字典》上的一个解释,也是波普尔的理解。正因为如此,我才声称自己的“并不矛盾”是个原创性发见,因为这等于发见了《牛津字典》和波普尔这位大师的一个错误。我的这个“原创性发见”之说,是针对《牛津字典》,也是针对波普尔说的。说这话时,头脑里根本没有你。反观你的“一体圆融”说,你所下的是肯定性的结论,既是“一体圆融”,也就否定了分类,缺乏分类意识是中国传统学说的一个特点,也是其不能成为社会科学并被讥为“酱缸”的原因之一,对两者关系,你与我存在根本分歧。我理解的你的基本观点,“利他”应该比“利己”更重要——这与我的在型构现代社会时应假设把“利己”放在首位考虑是完全相反的。从你的表述中,看不出你具备“词典式关系”这种思维范式。

   二

   错误之一:“利己”“利他”两者正是“互通的东西,或同等重要的东西”,两者关系绝非是“利己”优先“利他”居次(当然也不能泛泛地说成“利他比利己重要”。)

   我在《本体三论》中指出:性字由心和生组成,仁义礼智等道德之性与自然生命的耳目食色之欲皆人之本性也。人的自然本能、生理欲望禀承“天”之健德和生德而来,与仁义之性一样,都是本然原初之性。

   利己与利他在本性这一层面,两者并无主次之分,就象爱自己与爱父母不宜有主次之分一样。在《墨子》中,巫马子对墨子说道:“我和你不同,我不能兼爱。我爱邹人胜过越人,爱鲁人胜过邹人,爱我同乡人又胜过鲁人,爱我家人又胜过同乡人,爱我双亲又胜过家人,爱我自己身体又胜过双亲。

   前面都说得对,唯最后一句“爱我自己身体又胜过双亲”不是儒家思想。儒家倡导的差等之爱是以自身与双亲的关系作为基点的一种爱的外推,在爱我自己和爱双亲这里是不能“内推”的,不然就滑向“为我”的岐途、有违儒家孝道、动摇了“亲亲”、“孝悌”这一儒学基础了。

   爱自己与爱双亲、利己与利他,都属于人的本能和本性。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爱己、利己之本能容易逾度而过火,如果缺乏有效制约,很容易泛滥过度,所以,不论在义理的层面还是实践的层面,不论是“个人的层次”还是“集体行为的层面”(“黄语”),利己是不用强调更不能“主义”的。利己之念应该时时克制,利他之心不妨多多培养。在经验层面,在历史与社会中,“利他”确实应该比“利己”重要。

   将专制的原罪归咎于利他,则是荒唐的,兹不详论(与多数学者好把专制归咎于性恶论一样牵强。西方民主导源于原罪说和性恶论的谬论被我“破”掉之后(见《本体三论》、《一言性恶真成谬》等文),有人说,在民主诞生之前,西方的专制固然是因为性恶,但东方的专制却是性善。殊不知中国历代王朝“阳儒阴法”、外儒内法,实质上“东方的专制”主要是法家在作怪,与法家的性恶论脱不了干系。)

   不过,“主义”的东西总是需要警惕的,利己主义固然大有流弊,利他主义也会出偏。利他之本性易受遮蔽和抑制,需要培养强调,但一旦走向“大公无私”主义,那又过火矣(详见《一切人类,悉有善性!》笫四大段:“私欲非恶,中道至善”。另外要注意的是,利己利他一体圆融,两者“主义”之后,则是互相矛盾的)。

   总之,对人性的认识,对利己利他关系的把握,古今中外没有比儒家更圆满中道的了。自利利他,自爱爱他,把“四大”善端无限地扩展,从至亲开始一直到天地万物,何其圆融又广大啊。古诗云:良知神慧妙无穷,自利利他宁有极,此之谓也。

   三

   错误之二: 把“利己”“利他”彼此矛盾的肤浅“黄见”栽赃给波普尔。

   《牛津字典》如何我不知,在波普尔那里,“利己”“利他”从来就不是矛盾的。波普尔认为:“我从国家那里要求是得到保护;不光为我,而且为别人。我需要对我及别人的自由得到保护。”(卡尔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这里,“为我”与“为别人”完全相通。

   波普尔还曾批评柏拉图“简单地把所有的利他主义和集体主义等同起来,把所有的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划上等号。”黄喝楼主“恶取”个人主义为自己利己主义旗帜的理论基础,正是波普尔所批评和反对的。

   刘军宁也曾在某文中指出,历史上,利他主义常与集体主义划等号,利己主义常等于个人主义。实则不然。集体主义可能是集体的利己主义。集体主义不等于大公无私。波普尔说,可怕的不是个人的自私,而是集体的,阶级的自私。因为后者会进行有组织的暴力来实现其自私。

   据杨继绳《论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中国的一场跨世纪争论》一文介绍,自由主义的基础是个人主义。这里的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自私自利不是一个概念,它是与集体主义相对立的概念。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相对应;利己主义与利他主义相对应。

   英国哲学家根据这两种对应,列出四种不同的组合:(一)、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相结合。这就是自私,甚至损人利己。这是不道德的。(二)、集体主义和利己主义相结合。可以成为民族利己主义,阶级利己主义,单位利己主义,这也是不道德的。(三)、集体主义和利他主义相结合。这是大公无私、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等受人赞美的道德。但集体主义限制个人的创造性。

   (四)、个人主义和利他主义相结合。这是西方文明的根基,是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也是产生于西方文明并促进西方文明的一切道德学说的核心。波普尔认为,“在人类道德的发展历程中,还没有其它跟它一样如此有力的思想。”(卡尔.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黄喝楼主的观点正是“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相结合”的典型,其误区所在,正是把个人主义常等于利己主义了。黄喝楼主为了倡导利己主义,对波普尔作了自以为是的栽赃,就象《墨子》为了抹黑儒家,在巫马子那段话里对“差等之爱”作了一个恶意的推论一样。

   四

   黄喝楼主以“并不矛盾”与“一体圆融”之间有异来坚决否认袭儒抄枭,毫无说服力。由“利己”“利他”“彼此矛盾”说变而为“并不矛盾”,与“一体圆融”说固然有异,但也并非“完全不同”。因为,“并不矛盾”从属于“一体圆融”,“一体圆融”包含着“并不矛盾”。整体大偷是偷,局部小窃就不是偷了?我早说过,窃也要一定眼光的。借用“不完全变态”、“不完全流产”等词汇,黄喝楼主的行径可称为“不完全剽窃”,如此而已。

   本来是将儒学与民主、爱己与爱人、利己与利他、维护私权与维护公利都视为无法调和的矛盾或"悖论",经我严批,改而为“并不矛盾”的观点,这是进步,本属好事,死要面子坚决否认受儒家枭家影响(说影响是客气话)也罢了,还倒打一把,自居创见,这不是“白昼公然为盗贼”、欺人欺世欺天下么?

   我严正地指出这一点,就是不“尊重他人人格尊严和体面”、不“符合某些儒家善良传统风范”了么?就是“掉转炮口向同道”?(烟波渔者网友在《自由中国论坛》问:“奥运将至,风声鹤唳,中共可能会展开新一轮对异议人士的打压,老枭是文中豪杰,更是中共大敌,不知道是否有危险!”黄喝楼主居然代我回答:“刘兄多虑了。枭兄自有高招保身:危险一来,刀枪入库,掉转炮口向同道,不就结了?危险何来?警察恨不得给他发奖呢。”)

   好大的帽子,好重的罪名!把我对他个人的思想批判、劣行揭露和“道德岐视”往“内斗”上套,往“媚共”上引,用心何其险恶又卑劣!无品下流之人不论怎样装饰,自以为无比堂皇严实,不知其真面时无时无处不暴露着,在智者眼里,与光屁股无异!

   关于黄喝楼主窃儒窃枭问题,指控文《“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证据确凿,论证翔实,懒得再多说了,让世人和后人去评断吧!发誓赌咒东垃西扯,一再强调“我基本上没怎么用心去读的(指老枭一系列批黄文章),本ID的思想自有渊源。”、“这么说吧,本ID认为值得看的书中和帖子中,根本没有你这号人”、“我的这个原创性发见之说,是针对《牛津字典》,也是针对波普尔说的。说这话时,头脑里根本没有你”、“在我眼中,你的这些东西毫无价值可言---绝不会傻到费时费力认真去拜读。请谅!”,“你应该能理解到,卫子游不可能会怕你。一个连中共这样虽中干却外强的强权都不怕的人,会怕你吗?”、“只因见过你的人言,你如周伯通,才屡次饶你。”云云,这些话有意思吗?恰显心虚气弱,欲盖弥彰耳!

   至于其黄文中处处充斥的大梦虚虚的自吹之语(连思想枯竭写不出文章都值得拿出来吹,何其妄也。对佛家的“文字般若”“事理无碍”和儒家尽心尽性、知命知天之境界,做梦也想不到吧),恶意滚滚的辱枭之语,小贼兮兮的恐吓之词(“黄某绝不是善男信女”之类。我当然知道,如是善男信女,我恭敬都来不及呢。与古代大将“刀下不死无名之辈”的惯性声明略有不同,老枭“剑下专死无品之辈”。不过,我更知道,黄“大侠”恶念滔滔,却是小鸡萎萎,别说老枭,连一个小女子的毫毛他都动不了),就更没意思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