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一

   邓小平抛弃了马列旧帜,开始“摸石头过河”。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可以说是江时代摸到、胡时代抱起的一块意识形态巨石。

   

   这块石头摸对了。儒家是个“好东西”,是古今中外一面最圆满辉灿的文化大旗。不论对于个体生命和人类社会来说,不论是道德建设还是制度建设,儒家都是最得心应手而至关重要的。化用马悲鸣的一句名言“中共万恶,唯善六四”,老枭曰:中共万恶,唯善“尊儒”(马悲鸣当然是胡说,正确的说法应为:“中共万恶,最恶六四”)。

   

   只不过,中共“尊儒”的程度实在太低,不仅与汉唐相比望尘莫及,就是与明清相比,也是大大不如,显而易见是出于一党之私的利用,而且是比任何王朝都恶劣、狭隘、虚伪的利用!

   

   就是这样,中共的凶恶程度也大幅度全方位地下降、而且在加速度地持续下降中------这当然有世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方面力量消长和民主文明大潮冲荡等综合性因素在起作用,但与儒家的反影响也分不开。

   

   儒家即使是被当作工具下劣地、有选择地使用着,它也会反过来对中共产生反作用。儒家文化有其自身潜移默化的伟力。我在《先扫老马,再荡诸家,弘我仁道,兴我中华!》一文中说过,“我对中华文化充满信心。文化是有力量的,儒家文化又特别有力量。那是道德的力量,良知真理智慧的力量,是仁义真善的人之本性的力量!”

   

   儒学传播弘扬到一定的广度,必会涌现出一批新时代的真儒大儒来,让中共领教良知大义的厉害!或者,中共一不小心就不由自主地弄假成真也不是不可能的-----就象别有用心的恶婆娘假装爱一个英豪人物,装着装着就真的爱上了。

   

   二

   千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邓时代,如果赵紫杨等人具有“吾善养我浩然之气”的圣贤气象,如果中央有十个老枭那样大仁大智大勇的大人,邓小平能下得了屠城令?

   

   毛时代,如果中央有十个梁漱溟那样的大儒(其实粱学识极为粗疏浅簿,与钱穆熊十力等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至于冯友兰辈,以良知为假设,纯属伪儒),如果当时多数干部具有一定的儒修养,文革那么荒唐的运动根本发动不起来。

   

   好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儒学在中共统治下经历了一场空前浩劫,但短短的时间又一阳来复了。于丹的走红就是一个标志。

   

   对于于丹现象,多数人认为不是背后有官方的推动,就是一种商业炒作的结果。其实,不论有没有官方推动,是不是商业炒作,于丹们的走红,都说明了社会的进步和儒学的力量。如果儒学是“坏东西”,如果没有合适的社会土壤,是很难商业炒作和官方推动成功的。去炒作或推动马家试试?

   

   这方面官方推动也没什么不好。反共应该,但不应逢共必反,为了反共而反共。中共尊儒家、倡和谐,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好事,都是进步,值得鼓励,反之何为?要反,应该是反对中共尊儒不真、和谐不谐才是(和者,有饭吃也。中共致力于发展经济,算是在“和”之上做文章;谐者,皆言也。中共封网禁报剥夺言论自由,在“谐”字反动依然。)

   

   有人认为于丹们对儒学的理解肤浅低下,误导世人,亟须予以纠正。作为儒学向导,解析词如此错漏百出,确实是个问题,但不是大问题。于丹们不过是“为王前驱”罢了。先让人们进门吧,儒学经典自有巨大的纠错功能。

   

   三

   反儒者是没有力量的。我在《道在平常生活中》中说过:

   

   不少反儒者有“三无”特征:不了解中华文化,不认识自心本性,无智也(这里的智,指的是儒家“智者不惑”的智,尽心尽性知命知天的智,不是一般的知识和智慧);视性恶为本然,视道德为工具,以仁义为虚妄,以“利已”为真理,无根也;由于生命无根,自身缺乏追求正义事业美好理想的持久内力,缺乏奉献利他的道德自觉,对别人更缺乏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无力也。

   

   民运人士反儒,更是一种自我孤立、自我伤害、自我弱化、自我边缘化的愚行,即把自己弄成了无根“无体”之人,也无意中孤立、弱化、伤害了民主伟业!民运志士反儒,多数属于思想认识问题,是笨。但也有些人本质、心地不好,是即笨又坏的蛋!

   

   枭式定律:凡反儒者,不是笨蛋,就是坏蛋。笨蛋是永远成不了大气候的,随着社会的进步。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坏蛋成就大事、大好事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少,万一事成了,人也很容易“坏”了,身败名裂。盖小蛋坏蛋们可以欺世于一时,难以骗人于持久也。

   

   以前,论敌或好友称我儒家,一概摇头,开始是悟道未彻,在儒佛道三家之间游移,后来是不屑与那些拜倒在中共脚下或屈从于马家破旗的伪儒、劣儒、小人儒为伍。近年归宗于儒,全方位地继承、创造性地发展了孔孟之道后,当然就是儒家了。

   

   今后,反儒反中华文化的“名家”们再敢开口,再敢来宣扬性恶论、原罪说、利己主义之类歪理戏论,就要特别做好被我反、被反掉的心理准备---当然是以理论对治理论!

   

   如果对方为人为文太下流,有违于我“两项基本道德原则”,如不小心受到了伤害,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咎由自取,哈哈哈!有人责我“道德强制”和“道德岐视”。道德是毫无强制力的。道德岐视则理所当然。对于不道德、反道德的行为,如余王狭隘下流地拒郭,如黄喝楼主明目张胆地剽窃,事实具在,铁证如山,不歧视批评之,难道予以赞美尊崇吗?

   

   又有人说老枭好内斗,那是鼠眼看人了。实事求是的批评非内斗,思想争鸣更非内斗。如果一定要说反反儒是内斗,那也是一些民运人士挑起来的。我作为一代大儒(真正的)不仅一般支持、而且亲身追求民主,引民运人士为同道,而一些民运人士对儒学一无所知或知之有限,却视之为大敌,大泼以脏水,认友为敌,愚之甚矣!

   

   不忍闭门求独善,不辞泣血导迷羊!其实,文化批评也罢道德指责也罢,皆出于一副求真卫道、指迷启昧的热心肠也。个别小家伙虽暂时受伤,却有助于他们快快长大成就大业。

   

   顺便广告:今后拟逐步告别“一枭”,启用东海老儒或东海老人之网名。老者,人书俱老之老、老成持重之老、老当益壮之老也(未必一告即别,有关网站注册名一仍其旧,懒得一一改之。旧雨新朋称我东海可,称老枭亦无妨也)。

   

   四

   谁反儒我就反谁,并不表示谁拥儒我就拥谁。象胡平、魏京生、王希哲那样的民运人士,如果支持、拥护儒学或对儒学表示好感,我当然拥之尊之。但我并不因中共“尊儒”就拥共尊共,仅颔首鼓励而已。

   

   中共目前对儒家的“尊”严重缺乏真诚度。只有将高踞宪法之中的马家踢下来,只有让儒家公羊大同之学全面弘传,让东海之道自由开花,并在“儒家三法印”的指导下对宪法进行大修正、对政治进行大整改,才是真正地尊儒,才能得到老枭某种程度的尊重和拥护!

   2007-5-15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5-17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