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东海一枭(余樟法)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一

   邓小平抛弃了马列旧帜,开始“摸石头过河”。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可以说是江时代摸到、胡时代抱起的一块意识形态巨石。

   

   这块石头摸对了。儒家是个“好东西”,是古今中外一面最圆满辉灿的文化大旗。不论对于个体生命和人类社会来说,不论是道德建设还是制度建设,儒家都是最得心应手而至关重要的。化用马悲鸣的一句名言“中共万恶,唯善六四”,老枭曰:中共万恶,唯善“尊儒”(马悲鸣当然是胡说,正确的说法应为:“中共万恶,最恶六四”)。

   

   只不过,中共“尊儒”的程度实在太低,不仅与汉唐相比望尘莫及,就是与明清相比,也是大大不如,显而易见是出于一党之私的利用,而且是比任何王朝都恶劣、狭隘、虚伪的利用!

   

   就是这样,中共的凶恶程度也大幅度全方位地下降、而且在加速度地持续下降中------这当然有世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方面力量消长和民主文明大潮冲荡等综合性因素在起作用,但与儒家的反影响也分不开。

   

   儒家即使是被当作工具下劣地、有选择地使用着,它也会反过来对中共产生反作用。儒家文化有其自身潜移默化的伟力。我在《先扫老马,再荡诸家,弘我仁道,兴我中华!》一文中说过,“我对中华文化充满信心。文化是有力量的,儒家文化又特别有力量。那是道德的力量,良知真理智慧的力量,是仁义真善的人之本性的力量!”

   

   儒学传播弘扬到一定的广度,必会涌现出一批新时代的真儒大儒来,让中共领教良知大义的厉害!或者,中共一不小心就不由自主地弄假成真也不是不可能的-----就象别有用心的恶婆娘假装爱一个英豪人物,装着装着就真的爱上了。

   

   二

   千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邓时代,如果赵紫杨等人具有“吾善养我浩然之气”的圣贤气象,如果中央有十个老枭那样大仁大智大勇的大人,邓小平能下得了屠城令?

   

   毛时代,如果中央有十个梁漱溟那样的大儒(其实粱学识极为粗疏浅簿,与钱穆熊十力等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至于冯友兰辈,以良知为假设,纯属伪儒),如果当时多数干部具有一定的儒修养,文革那么荒唐的运动根本发动不起来。

   

   好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儒学在中共统治下经历了一场空前浩劫,但短短的时间又一阳来复了。于丹的走红就是一个标志。

   

   对于于丹现象,多数人认为不是背后有官方的推动,就是一种商业炒作的结果。其实,不论有没有官方推动,是不是商业炒作,于丹们的走红,都说明了社会的进步和儒学的力量。如果儒学是“坏东西”,如果没有合适的社会土壤,是很难商业炒作和官方推动成功的。去炒作或推动马家试试?

   

   这方面官方推动也没什么不好。反共应该,但不应逢共必反,为了反共而反共。中共尊儒家、倡和谐,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好事,都是进步,值得鼓励,反之何为?要反,应该是反对中共尊儒不真、和谐不谐才是(和者,有饭吃也。中共致力于发展经济,算是在“和”之上做文章;谐者,皆言也。中共封网禁报剥夺言论自由,在“谐”字反动依然。)

   

   有人认为于丹们对儒学的理解肤浅低下,误导世人,亟须予以纠正。作为儒学向导,解析词如此错漏百出,确实是个问题,但不是大问题。于丹们不过是“为王前驱”罢了。先让人们进门吧,儒学经典自有巨大的纠错功能。

   

   三

   反儒者是没有力量的。我在《道在平常生活中》中说过:

   

   不少反儒者有“三无”特征:不了解中华文化,不认识自心本性,无智也(这里的智,指的是儒家“智者不惑”的智,尽心尽性知命知天的智,不是一般的知识和智慧);视性恶为本然,视道德为工具,以仁义为虚妄,以“利已”为真理,无根也;由于生命无根,自身缺乏追求正义事业美好理想的持久内力,缺乏奉献利他的道德自觉,对别人更缺乏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无力也。

   

   民运人士反儒,更是一种自我孤立、自我伤害、自我弱化、自我边缘化的愚行,即把自己弄成了无根“无体”之人,也无意中孤立、弱化、伤害了民主伟业!民运志士反儒,多数属于思想认识问题,是笨。但也有些人本质、心地不好,是即笨又坏的蛋!

   

   枭式定律:凡反儒者,不是笨蛋,就是坏蛋。笨蛋是永远成不了大气候的,随着社会的进步。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坏蛋成就大事、大好事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少,万一事成了,人也很容易“坏”了,身败名裂。盖小蛋坏蛋们可以欺世于一时,难以骗人于持久也。

   

   以前,论敌或好友称我儒家,一概摇头,开始是悟道未彻,在儒佛道三家之间游移,后来是不屑与那些拜倒在中共脚下或屈从于马家破旗的伪儒、劣儒、小人儒为伍。近年归宗于儒,全方位地继承、创造性地发展了孔孟之道后,当然就是儒家了。

   

   今后,反儒反中华文化的“名家”们再敢开口,再敢来宣扬性恶论、原罪说、利己主义之类歪理戏论,就要特别做好被我反、被反掉的心理准备---当然是以理论对治理论!

   

   如果对方为人为文太下流,有违于我“两项基本道德原则”,如不小心受到了伤害,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咎由自取,哈哈哈!有人责我“道德强制”和“道德岐视”。道德是毫无强制力的。道德岐视则理所当然。对于不道德、反道德的行为,如余王狭隘下流地拒郭,如黄喝楼主明目张胆地剽窃,事实具在,铁证如山,不歧视批评之,难道予以赞美尊崇吗?

   

   又有人说老枭好内斗,那是鼠眼看人了。实事求是的批评非内斗,思想争鸣更非内斗。如果一定要说反反儒是内斗,那也是一些民运人士挑起来的。我作为一代大儒(真正的)不仅一般支持、而且亲身追求民主,引民运人士为同道,而一些民运人士对儒学一无所知或知之有限,却视之为大敌,大泼以脏水,认友为敌,愚之甚矣!

   

   不忍闭门求独善,不辞泣血导迷羊!其实,文化批评也罢道德指责也罢,皆出于一副求真卫道、指迷启昧的热心肠也。个别小家伙虽暂时受伤,却有助于他们快快长大成就大业。

   

   顺便广告:今后拟逐步告别“一枭”,启用东海老儒或东海老人之网名。老者,人书俱老之老、老成持重之老、老当益壮之老也(未必一告即别,有关网站注册名一仍其旧,懒得一一改之。旧雨新朋称我东海可,称老枭亦无妨也)。

   

   四

   谁反儒我就反谁,并不表示谁拥儒我就拥谁。象胡平、魏京生、王希哲那样的民运人士,如果支持、拥护儒学或对儒学表示好感,我当然拥之尊之。但我并不因中共“尊儒”就拥共尊共,仅颔首鼓励而已。

   

   中共目前对儒家的“尊”严重缺乏真诚度。只有将高踞宪法之中的马家踢下来,只有让儒家公羊大同之学全面弘传,让东海之道自由开花,并在“儒家三法印”的指导下对宪法进行大修正、对政治进行大整改,才是真正地尊儒,才能得到老枭某种程度的尊重和拥护!

   2007-5-15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5-17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