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
东海一枭(余樟法)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东海一枭满腔热血,却不幸洒在了儒家这个狗头上。《本体三论》引经据典唧唧歪歪半天,不过是“人之初,性本善”。现代科学认为人本无所谓善恶,道德层面的“性”都是后天养成。条件反射对耗子都起作用,何况是灵长类人科、人属、智人种的“人”呢?

   

   奉劝老枭:读经不如射精,后者再怎么说也是有痒运动。读经读了2000年,中国人除了擅长溜须拍马、夹着尾巴做人、窝里斗,见了上级就阳痿,见了下级就早泄,做一个宁死不反的贱民,饱受异族欺凌和糟蹋,得了什么好处?

   

   儒家对国人灵魂的摧残实可谓罄竹难书:父母教育子女,首先就是“听话”,“父母命,不可违”,国人民主、科学素质和独立思考能力之低下,与儒家酱缸文化的浸染是分不开的。在21世纪,居然对那种吃人的面子文化缺乏起码的认识,复古居然成了时髦。从文革也可看出这种崇拜权势,缺乏科学、理性、怀疑的传统文化对国人的戕害,一呼百应、盲从、残酷、对生命缺乏起码的敬畏。必须彻底批判这种毫无人权、人性的酱缸文化,这种下流、虚伪的文化从“孝”就开始毒害我们幼小的心灵。父母把子女当作财产、私有物,动辄就进行体罚,根本没有把子女当作一个独立、大写的人,一个有人格尊严、人身权利的人。我们从小就树立起对权势而不是公平正义、科学真理的敬畏,从小就学会察言观色,只唯上、不唯“理”,不知道用理性、批判、怀疑的眼光思考问题,根本就没有人人生而平等的人权概念,觉得不听话被父母打骂是天经地义。

   

   要说人最大的天性,那就是和所有动物一样:自由。儒家利用变态、扭曲的孝道对人自由的天性的扼杀,无所不用其极。仁义道德三纲五常这些东西就是要从灵魂上灭绝人对自由的向往,对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树立和追求。

   

   中国的问题主要还是教育,科学、民主启蒙最关键.绝大多数的人连起码的自由、独立的思考的习惯都没有。落后是全方面的,集中体现在文化上面。鲁迅直斥传统文化吃人的本质,大快人心!儒家文化最可耻的部分就是对权势的崇拜,这是人类社会最坏的一种偶像崇拜,是野蛮的奴隶社会的必然选择,成为“自由”最大的敌人。

   

   儒家最有代表性的“民为贵”之类,也是封建统治者麻痹人民、服务于其长久统治的工具,完全是人治的垃圾。现代民主观念和那些体恤民情、为民做主完全是两个概念,民主社会不需要什么青天大老爷,需要青天的社会是可耻的社会,令人悲哀的社会。民主就是以平等和自由为基础的一种制度,谁稀罕你居高临下地把我看得重要和高贵?你就是我们花钱雇来的公仆,给你一个舞台让你好生为我们服务,什么民为贵?

   

   看到那些自以为学了点儒家皮毛的小混混如蒋庆之流就生气,李鸿章他们那一代哪个国学渊源不比你们这些狗屁混混和什么狗屁新儒家强?结果呢?还不是被小日本打得屁滚尿流?以儒家文化为主要思想资源,中国一百万年也不可能产生自由民主、工业革命,只是好死了独裁专制----《羊城晚报:儒学是当权者的壮阳药》:

   

   “儒家学说很是刁钻,习惯于为当权者摸屁股,使之兴奋,从而利用他们,达到自己趋炎附势和狐假虎威的目的。比如对等级的绝对强调,对女性权利的严酷打压。儒家所津津乐道的王道乐土,是一个金字塔形的社会。那高居于塔尖上的,就是皇帝老子。儒者告诉当权者:全天下的人都是你的牲口,全天下的女人都是你的泄欲工具。普天之下,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都是你老哥的后花园。这样的怂恿,实质就是在教当权者学坏,鼓励他们公开犯罪。而在鼓励统治者犯罪方面,儒者颇有利器可用:其一,为尊者讳;其二,鼓吹君权神授;其三,则是鼓励“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有了这种支持,古往今来的一把手们做起坏事来就没有一个脸红,没有一丝歉疚。杀人放火,无所不用其极。”

   

   儒家从来就没有为了民众、正义、真理而向强权发难的思想冲动,向来是有奶就是娘,毫无坚持与定力,比婊子还婊子,谁上台都可以用.满清也用,一用又是300年。甚至日本人来了也用,《日伪政府借祭孔推行奴化教育》:

   

   “日军推行奴化教育的主要方式是在学校教育实行崇日复古,注重儒教和修身,废除了七七事变前印发的各类教科书,不论删改与否,一律禁用。改用由日军授意,伪华北政务委员会编写的汉奸卖国教科书,将日语升级为各级学校的必修课,篡改了历史和地理课的内容,美化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目的在于注入封建道德和同化政策,消除青少年的民族感。”

   

   儒家最推崇的报国其实是报君: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毫无人性可言。不管是非曲直,“权力”让你打东你就打东,让你镇压你就镇压,让你批判你就批判,让你上吊你就跪谢皇恩浩荡,好歹有个全尸。唯权力马首是瞻。

   

   还有那些报君无门的酸儒,如屈原,写了那么多美丽的汉语言文字,归根结底就是皇帝老儿啊,明明白白我的心,最爱你的人是我啊,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啊?可惜热脸贴上了楚怀王的冷屁股!可耻可悲!儒家已经把中国的知识分子驯化得完全丧失了人性----所谓正义,完全以皇帝个人意志为转移;最高道德,就是服从----君为臣纲!君叫臣死,你丫还敢不死、还有脸活?

   

   发端于孔子的儒教,是一种从根本上泯灭人性,抹杀人对自由的渴望和追求的精神邪教,肆虐华夏大地2000年,导致近代中国科学文化全面落后,被列强打得屁滚尿流,丧权辱国的条约层出不穷,国人愚弱不堪竟有“东亚病夫”之称。即便在侮弄历史的大陆编导们津津乐道的什么大唐、康乾盛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和“易子相食”亦属社会常态。专制独裁横征暴敛激发的民变以及增添的累累白骨自是罄竹难书,皇家惨绝人寰的骨肉相残和乱伦之类的丑剧与悲剧更是永不落幕的大戏。“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种该死的传统与历史早该学绝道丧、寿终正寝!

   

   国人要自强,惟有继续发扬五四的光荣传统,让自由、民主、人权、科学、法制的阳光照耀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