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东海一枭(余樟法)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因为近来在农村打工,很少上网,一上网就看到了东海一枭的《反儒,不是糊涂即畜生!道在平常生活中》一文,虽私下早已把东海一枭引为网上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老枭怎么写出了这么一篇狗屁文章!丢脸!

   枭文开篇既言:“古今中外无量书籍中,《论语》是最浅的又最深的书,是最好读又最难读的书,它是最值得百读千读用心读、值得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了吞下去的书。就仿佛一口深深宝井,无论放下去多大桶,都能汲上满满的水来。如果仅放下碗大的桶,浅汲即止,就太可惜了。”这种肉麻的马屁文字,出自腐儒不奇怪,奇怪的是竟然出自枭笔,不可思议!

   纪昌学箭,把死蚂蚁吊着看三年,看到的蚂蚁如车轮一般大,他看到的蚂蚁,绝对不会是蚂蚁的本真面目,不是枭兄题目崇尚的所谓“在平常生活中”的蚂蚁(所谓的“道”),而是非平常生活中的、为了满足纪昌射箭目的虚假的蚂蚁。放大镜下的生活不会是平常生活,千读百读,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的《论语》,绝不会是孔学的原意。这就是我一直反对用一以贯之、微言大义的方法学孔学经典的原因。假如孔子复生,用这种方式学《论语》的腐儒们,一定会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孔子的一言一行,都在破坏他们心目中的孔子的伟光正的高大形象。

   其实,任何一段狗屁不通的文字,如果用这种方法来读,都会读出花来。

   这不,老枭马上现身说法,用这种方法解说了《论语》中的“亲仁”二字。

   老枭在以平常心解释了“亲仁”二字的“亲近仁德之人”的本义之后,也觉得“亲近仁德之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管自己的品德如何,一般的人都喜欢亲近仁德之人,而不喜欢亲近奸诈狡猾之辈。这种浅层的解读有些把孔子及其弟子们当平常人了,有损孔子的伟光正的光辉形象。所以意犹未尽,还不过瘾,进一步引申发挥到:“所以‘亲仁’二字可进一步解释为尽性知天。亲密接触‘不违仁’,继而与‘仁’打成一片,明心见性肉身成‘仁’。如此,‘亲仁’就是儒家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岂仅‘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而已?”呜呼,孔门弟子一个个都达到了所谓儒家的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把孔子往哪儿摆呀!老枭嘲笑“啃咸菜谈天下”解孔距离真义十万八千里,自己解孔,又何尝比十万八千里近一点点呀!假若孔子复生,见到“啃咸菜谈天下”说自己“把如何做好一个奴才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还可以嘲笑其燕雀安知鸿鹄志,而遇到老枭肉麻的吹捧解说,则只好羞愧得满脸通红地重新爬回坟墓里面去了。

   在这篇文章中,老枭最得意的点睛之笔是下面这段文字:“有些‘今世进士’(指当代知识分子)则从自由主义的立场上往后退,沦为极端个人主义乃至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如果不仅鼓吹,而且在个人行为中也彻底地反掉了利他精神仁义道德,处处与儒家对着干,那就不成其为人矣。不说别的,谁敢反掉本文这段‘子曰’,‘入则不孝,出则不悌,不谨又不信,泛恨众,而远仁,行有余力,则以学赌’,非畜生而何?”

   多么自洽的逻辑呀!因为孔子说了:“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熟读《论语》之人,应当有理由怀疑,此‘谨’字,有可能是‘忠’字之误)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而孔子又是所有的自称为儒家之人的表面上尊奉的祖宗,所以,孝悌谨信爱众亲仁也就成了儒家的专利,谁若反对孝悌谨信爱众亲仁,谁就是反儒,而反孝悌谨信爱众亲仁的“入则不孝,出则不悌,不谨又不信,泛恨众,而远仁,行有余力,则以学赌”,是畜生的行为,所以,老枭就可以在题目中,理直气壮地宣布:反儒,不是糊涂即畜生!

   但如果我们也能用这种逻辑推导出“反共的都不是好蛋”这个结论,老枭恐怕会不以为然了:

   毛主席说过:要为人民服务。而毛主席又是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尊奉的祖宗,所以,官员要为人民服务就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专利,谁若反对官员要为人民服务,谁就是反共。而反对官员要为人民服务,希望当官的欺压百性的人都不是好蛋,所以,反共的都不是好蛋!

   只要是人,就有言行不一致的时候,当年中国共产党在给毛主席三七开时,就遇到了毛泽东背离了毛泽东思想的尴尬,儒生们如果能正视孔子,不神化孔子,把孔子看作一个人,同样也会找到孔子违背孔子言论的行为。(枭注:谷洪混淆了中共与儒家的性质、原则之异。)

   例如,我们都知道孔子一贯倡导孝悌忠信,但孔子却在《中庸》中承认,自己也未能做到孝悌忠信:“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

   附录:《道在平常生活中》(假题:《反儒,不是湖涂即畜生》)

   一

   古今中外无量书籍中,《论语》是最浅的又最深的书,是最好读又最难读的书,它是最值得百读千读用心读、值得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了吞下去的书。就仿佛一口深深宝井,无论放下去多大桶,都能汲上满满的水来。如果仅放下碗大的桶,浅汲即止,就太可惜了。

   奈何古今读书人包括许多学者儒者,对《论语》大都不求深汲也无力深汲。象这一段: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篇第一》)

   钱穆、李泽厚等大家都解得粗浅。钱曰“本章言子弟为学,当重德行”;李曰“这里并无什么哲学、智慧或知识,而仍然是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云云(详见钱《论语新解》、李《论语今读》)。有个网络名家叫“啃咸菜谈天下”的,解得更加荒唐。他说:

   这是谈自我修养的。古希腊人常常把探索真理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而孔夫子则把如何做好一个奴才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行有余力”了,奴才做得不错了,再去学一点“文”,这个“文”其实也还是工具,距离真理还有十万八千里。

   如此读孔,才真是“距离真义还有十万八千里”啊。

   二

   这段话可读出多重意思。

   首先,爱有差等。儒家之爱,“亲亲仁民爱物”,由近及远,秩序井然。“入则孝,出则弟”是亲亲的表现,“谨而信,泛爱众”是仁民的表现。泛,广泛、普遍意。对民众要泛爱,对民众中有仁德者要特别亲近。同时“爱无止境”,不仅要孝悌,还要“爱众”(还要进一步“爱物”,最后达到“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境界)。

   其次,道德的建立不可躐等,要从孝悌开始,由近及远,下学上达。儒家特别重视孝悌,认为“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是君子之所当“务”、所必“务”。“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事实正是如此,一个对父母兄弟都不好的人,还谈得上别的吗?中共之所以邪恶,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它主张“大义灭亲”。灭亲就是大不义呀。它提倡的“共产主义道德”之所以流于大伪,就是因为其德无“本”啊。

   有人问:如果其它德行与“孝悌”产生冲突怎么办?比如为了勤政“爱众”,为了民主事业而不能尽孝,乍办?枭答:类似冲突一般不会太激烈,可根据具体状况依“义”和“中庸”的原则化解之,只要寻求一个合宜“度”,为勤政“爱众”、民主事业等付出,不仅不违孝道,而且可成为更高境界的“大孝”。当遇到极端情形忠孝不能双全的时候,如何选择就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了。儒者该尽忠时就尽忠(尽心为忠,现代的忠,忠于某种理想事业也),移孝作忠,不违孝道。

   有一个著名的两难问题:母亲与怀孕的妻子同时落水,只能救一人时选择救谁?很多人认为这个难题无解。其实这种时候怎么选择都是大憾大悲,无法选择也不能选择,只能视当时情景凭本能而定,谁方便、凑手就救谁了。

   这段话还有一层意思:德与文的关系。一、先立德后“学文”,“文章”有德行为基础(这里的学文、文章比现代语言中的含义更深广,兹不详论),才不会流于“口头禅”,才能产生持久的影响力。二、有了道德还要有文章,只有多闻博识,才能心胸开广,眼界宽阔,志趣高远。

   三

   孔子对“性与天道”谈得很少。《论语》中的“仁”从形下层面释,“亲仁”原意是指亲近仁德之人。但作为儒学的核心概念,“仁”于孔子之后不断得到深化和扩展。陈荣捷先生认为二程以仁为生生之性,与天合一,至此"仁"始有一形而上涵义及宇宙论根据。其实董仲舒早有仁即“天心”之说、把仁与天道并例了:

   “仁之美者在于天。天,仁也。天覆育万物,既化而生之,有养而成之,事功无已,终而复始,凡举归之以奉人。察于天之意,无穷极之仁也。人之受命于天也,取仁于天而仁也。”(《春秋繁露?王道第六》)。

   《传习录》载有阳明这样一段话:“即体而言,用在体;即用而言,体在用,是谓体用一源”,阳明的良知乃是本体与作用的统一,仁亦可作如是观。仁即“统摄诸德”,又是“性与天道”,可以说是宇宙间最高真理了。

   所以“亲仁”二字可进一步解释为尽性知天。亲密接触“不违仁”,继而与“仁”打成一片,明心见性肉身成“仁”。如此,“亲仁”就是儒家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岂仅“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而已?孔子未必然,也未必不然。老枭此解,不违孔学也。

   如果把“亲仁”作这样理解,在孔子这段话中,孝弟谨信爱众等德行,都是“亲仁”证道的基础和前提。不过,这个基础和前提,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如鸟巢禅师所说:三岁小儿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但一切圣贤道德、宗教境界乃至天地境界都建立在这些普通道德之上而不离普通道德。倘若一个人不孝不弟不谨不信,别的就免谈了吧。

   很多人象“啃咸菜谈天下”一样轻视“自我修养”,好高务远,“把探索真理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不知“道在平常日用间”的道理,不知孝弟谨信爱众等德行中蕴含着至高无上的“真理”。

   四

   不少学者及自由主义者以反儒为荣,不知儒是反不了的。有儒者说得好,人是天生的儒家。除了历史上特定制度下的某些“规范”,儒家是常识是常道,是人性是天性,是为人之本,是普适性价值。《学而篇第一》这一小章短短几句话,实际上就很难“反”掉。少数人反掉多数人反不掉,多数人反得一时反不了永久。

   反掉孝悌信爱,反掉仁义道德,人就不成其为人了,人类社会就变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了。反掉儒家,马列趁虚而入,中共趁势而起,造成中华民族的空前浩劫,教训还不够深刻吗?好在仁义道德是本能,是天性,个人而言,或许这种本能和天性会一生受遮蔽,永远被破坏,对一个社会而言,它们终究要反弹,要刮垢磨光重造辉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