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因为近来在农村打工,很少上网,一上网就看到了东海一枭的《反儒,不是糊涂即畜生!道在平常生活中》一文,虽私下早已把东海一枭引为网上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老枭怎么写出了这么一篇狗屁文章!丢脸!

   枭文开篇既言:“古今中外无量书籍中,《论语》是最浅的又最深的书,是最好读又最难读的书,它是最值得百读千读用心读、值得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了吞下去的书。就仿佛一口深深宝井,无论放下去多大桶,都能汲上满满的水来。如果仅放下碗大的桶,浅汲即止,就太可惜了。”这种肉麻的马屁文字,出自腐儒不奇怪,奇怪的是竟然出自枭笔,不可思议!

   纪昌学箭,把死蚂蚁吊着看三年,看到的蚂蚁如车轮一般大,他看到的蚂蚁,绝对不会是蚂蚁的本真面目,不是枭兄题目崇尚的所谓“在平常生活中”的蚂蚁(所谓的“道”),而是非平常生活中的、为了满足纪昌射箭目的虚假的蚂蚁。放大镜下的生活不会是平常生活,千读百读,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的《论语》,绝不会是孔学的原意。这就是我一直反对用一以贯之、微言大义的方法学孔学经典的原因。假如孔子复生,用这种方式学《论语》的腐儒们,一定会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孔子的一言一行,都在破坏他们心目中的孔子的伟光正的高大形象。

   其实,任何一段狗屁不通的文字,如果用这种方法来读,都会读出花来。

   这不,老枭马上现身说法,用这种方法解说了《论语》中的“亲仁”二字。

   老枭在以平常心解释了“亲仁”二字的“亲近仁德之人”的本义之后,也觉得“亲近仁德之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管自己的品德如何,一般的人都喜欢亲近仁德之人,而不喜欢亲近奸诈狡猾之辈。这种浅层的解读有些把孔子及其弟子们当平常人了,有损孔子的伟光正的光辉形象。所以意犹未尽,还不过瘾,进一步引申发挥到:“所以‘亲仁’二字可进一步解释为尽性知天。亲密接触‘不违仁’,继而与‘仁’打成一片,明心见性肉身成‘仁’。如此,‘亲仁’就是儒家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岂仅‘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而已?”呜呼,孔门弟子一个个都达到了所谓儒家的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把孔子往哪儿摆呀!老枭嘲笑“啃咸菜谈天下”解孔距离真义十万八千里,自己解孔,又何尝比十万八千里近一点点呀!假若孔子复生,见到“啃咸菜谈天下”说自己“把如何做好一个奴才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还可以嘲笑其燕雀安知鸿鹄志,而遇到老枭肉麻的吹捧解说,则只好羞愧得满脸通红地重新爬回坟墓里面去了。

   在这篇文章中,老枭最得意的点睛之笔是下面这段文字:“有些‘今世进士’(指当代知识分子)则从自由主义的立场上往后退,沦为极端个人主义乃至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如果不仅鼓吹,而且在个人行为中也彻底地反掉了利他精神仁义道德,处处与儒家对着干,那就不成其为人矣。不说别的,谁敢反掉本文这段‘子曰’,‘入则不孝,出则不悌,不谨又不信,泛恨众,而远仁,行有余力,则以学赌’,非畜生而何?”

   多么自洽的逻辑呀!因为孔子说了:“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熟读《论语》之人,应当有理由怀疑,此‘谨’字,有可能是‘忠’字之误)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而孔子又是所有的自称为儒家之人的表面上尊奉的祖宗,所以,孝悌谨信爱众亲仁也就成了儒家的专利,谁若反对孝悌谨信爱众亲仁,谁就是反儒,而反孝悌谨信爱众亲仁的“入则不孝,出则不悌,不谨又不信,泛恨众,而远仁,行有余力,则以学赌”,是畜生的行为,所以,老枭就可以在题目中,理直气壮地宣布:反儒,不是糊涂即畜生!

   但如果我们也能用这种逻辑推导出“反共的都不是好蛋”这个结论,老枭恐怕会不以为然了:

   毛主席说过:要为人民服务。而毛主席又是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尊奉的祖宗,所以,官员要为人民服务就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专利,谁若反对官员要为人民服务,谁就是反共。而反对官员要为人民服务,希望当官的欺压百性的人都不是好蛋,所以,反共的都不是好蛋!

   只要是人,就有言行不一致的时候,当年中国共产党在给毛主席三七开时,就遇到了毛泽东背离了毛泽东思想的尴尬,儒生们如果能正视孔子,不神化孔子,把孔子看作一个人,同样也会找到孔子违背孔子言论的行为。(枭注:谷洪混淆了中共与儒家的性质、原则之异。)

   例如,我们都知道孔子一贯倡导孝悌忠信,但孔子却在《中庸》中承认,自己也未能做到孝悌忠信:“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

   附录:《道在平常生活中》(假题:《反儒,不是湖涂即畜生》)

   一

   古今中外无量书籍中,《论语》是最浅的又最深的书,是最好读又最难读的书,它是最值得百读千读用心读、值得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了吞下去的书。就仿佛一口深深宝井,无论放下去多大桶,都能汲上满满的水来。如果仅放下碗大的桶,浅汲即止,就太可惜了。

   奈何古今读书人包括许多学者儒者,对《论语》大都不求深汲也无力深汲。象这一段: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篇第一》)

   钱穆、李泽厚等大家都解得粗浅。钱曰“本章言子弟为学,当重德行”;李曰“这里并无什么哲学、智慧或知识,而仍然是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云云(详见钱《论语新解》、李《论语今读》)。有个网络名家叫“啃咸菜谈天下”的,解得更加荒唐。他说:

   这是谈自我修养的。古希腊人常常把探索真理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而孔夫子则把如何做好一个奴才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行有余力”了,奴才做得不错了,再去学一点“文”,这个“文”其实也还是工具,距离真理还有十万八千里。

   如此读孔,才真是“距离真义还有十万八千里”啊。

   二

   这段话可读出多重意思。

   首先,爱有差等。儒家之爱,“亲亲仁民爱物”,由近及远,秩序井然。“入则孝,出则弟”是亲亲的表现,“谨而信,泛爱众”是仁民的表现。泛,广泛、普遍意。对民众要泛爱,对民众中有仁德者要特别亲近。同时“爱无止境”,不仅要孝悌,还要“爱众”(还要进一步“爱物”,最后达到“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境界)。

   其次,道德的建立不可躐等,要从孝悌开始,由近及远,下学上达。儒家特别重视孝悌,认为“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是君子之所当“务”、所必“务”。“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事实正是如此,一个对父母兄弟都不好的人,还谈得上别的吗?中共之所以邪恶,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它主张“大义灭亲”。灭亲就是大不义呀。它提倡的“共产主义道德”之所以流于大伪,就是因为其德无“本”啊。

   有人问:如果其它德行与“孝悌”产生冲突怎么办?比如为了勤政“爱众”,为了民主事业而不能尽孝,乍办?枭答:类似冲突一般不会太激烈,可根据具体状况依“义”和“中庸”的原则化解之,只要寻求一个合宜“度”,为勤政“爱众”、民主事业等付出,不仅不违孝道,而且可成为更高境界的“大孝”。当遇到极端情形忠孝不能双全的时候,如何选择就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了。儒者该尽忠时就尽忠(尽心为忠,现代的忠,忠于某种理想事业也),移孝作忠,不违孝道。

   有一个著名的两难问题:母亲与怀孕的妻子同时落水,只能救一人时选择救谁?很多人认为这个难题无解。其实这种时候怎么选择都是大憾大悲,无法选择也不能选择,只能视当时情景凭本能而定,谁方便、凑手就救谁了。

   这段话还有一层意思:德与文的关系。一、先立德后“学文”,“文章”有德行为基础(这里的学文、文章比现代语言中的含义更深广,兹不详论),才不会流于“口头禅”,才能产生持久的影响力。二、有了道德还要有文章,只有多闻博识,才能心胸开广,眼界宽阔,志趣高远。

   三

   孔子对“性与天道”谈得很少。《论语》中的“仁”从形下层面释,“亲仁”原意是指亲近仁德之人。但作为儒学的核心概念,“仁”于孔子之后不断得到深化和扩展。陈荣捷先生认为二程以仁为生生之性,与天合一,至此"仁"始有一形而上涵义及宇宙论根据。其实董仲舒早有仁即“天心”之说、把仁与天道并例了:

   “仁之美者在于天。天,仁也。天覆育万物,既化而生之,有养而成之,事功无已,终而复始,凡举归之以奉人。察于天之意,无穷极之仁也。人之受命于天也,取仁于天而仁也。”(《春秋繁露?王道第六》)。

   《传习录》载有阳明这样一段话:“即体而言,用在体;即用而言,体在用,是谓体用一源”,阳明的良知乃是本体与作用的统一,仁亦可作如是观。仁即“统摄诸德”,又是“性与天道”,可以说是宇宙间最高真理了。

   所以“亲仁”二字可进一步解释为尽性知天。亲密接触“不违仁”,继而与“仁”打成一片,明心见性肉身成“仁”。如此,“亲仁”就是儒家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岂仅“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而已?孔子未必然,也未必不然。老枭此解,不违孔学也。

   如果把“亲仁”作这样理解,在孔子这段话中,孝弟谨信爱众等德行,都是“亲仁”证道的基础和前提。不过,这个基础和前提,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如鸟巢禅师所说:三岁小儿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但一切圣贤道德、宗教境界乃至天地境界都建立在这些普通道德之上而不离普通道德。倘若一个人不孝不弟不谨不信,别的就免谈了吧。

   很多人象“啃咸菜谈天下”一样轻视“自我修养”,好高务远,“把探索真理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不知“道在平常日用间”的道理,不知孝弟谨信爱众等德行中蕴含着至高无上的“真理”。

   四

   不少学者及自由主义者以反儒为荣,不知儒是反不了的。有儒者说得好,人是天生的儒家。除了历史上特定制度下的某些“规范”,儒家是常识是常道,是人性是天性,是为人之本,是普适性价值。《学而篇第一》这一小章短短几句话,实际上就很难“反”掉。少数人反掉多数人反不掉,多数人反得一时反不了永久。

   反掉孝悌信爱,反掉仁义道德,人就不成其为人了,人类社会就变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了。反掉儒家,马列趁虚而入,中共趁势而起,造成中华民族的空前浩劫,教训还不够深刻吗?好在仁义道德是本能,是天性,个人而言,或许这种本能和天性会一生受遮蔽,永远被破坏,对一个社会而言,它们终究要反弹,要刮垢磨光重造辉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