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网友赠诗集萃(之13)]
东海一枭(余樟法)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精卫:和枭诗一首
   大海不知何为愁,翻卷巨浪肆意流,

   纵使晴明无雨处,隔岸尤能听涛声!
   
   
   沧海一声笑:
   万水归东海,枭声果惊人。
   刀丛小诗觅,何处不成春!
   
   
   憨豆:步韵和老枭七绝两首,自表心志(待续)
    (一)
   曹营苟活口难张,岂敢高声再放狂?
   兀自缩头求自保,恐惊刀落宰羔羊。
   
   老枭原玉:其一
   闻声且莫笑嚣张,惊世枭鸣岂卖狂?
   不忍闭门求独善,不辞泣血导迷羊!
   
   (二)
   任心驰骋笔纵横,啼号声声唤太平。
   可叹愚民安苟且,不知危局使人惊。
   
   老枭原玉:其二
   驱魔骂鬼绪纵横,处处人间大不平。
   妻不堪忧吾忽乐,枭声飞处党魂惊!
   
   
   沧海一声笑:
   网上坛间千万里,老枭东海任遨游。
   横眉何惧千夫指,傲啸江湖未肯休。
   
   
   精卫:佛门本是清净地,无声无息寒杀人!(续枭诗)
   看枭兄的文章,便知枭兄的为人,此中有正义,曲折难为人!我前文曾劝说枭兄游历列国,或许对枭兄有所补益!
   
   出家当然好,心静悟真知,
   只是禅院深,渺渺不可知!
   若为一学者,或许有成时!
   
   枭兄参禅礼佛,或许别有洞天!
   我说过,中国人聪明,只是因缘未到,时事多戕,但希望大有,后来者必然居上,因为他们能站在我们的肩上!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天亦有情天亦老,爱子何需不丈夫!
   总是前人栽好树,后人来了好乘凉,
   人生自古谁如死,几人能成大丈夫!
   枭兄多思之!
   清凉世界,亦有真意,枭兄好运!
   
   
   精卫:诗一首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迷雾锁中华!
   忽如一夜秋风至,扫尽阴蠡唱枭歌!
    (枭兄是思想的拓荒者,在贫瘠的土地上播种希望,其难可知,其意可叹!我希望枭兄游历列国,边走边唱,或许能唱出大风歌!心游万轫,精婺八极,上穷碧落,下入黄泉,行走于尘世之上,游历于天地之间,或有所得,亦不悦乎!子曰:天降大任于斯人,必饿其体肤,劳其筋骨,苦其心智,诚如是乎!)
   
   
   上玄明:生或不为万户王,但愿一识东海侯
   其一
   生或不为万户王,但愿一识东海侯。
   末代风流士人子,与君慷慨说国仇。
   
   其二
   峨冠曾经舞高楼,浩然天地作清游。
   南风缥缈芙蓉死,娑婆须弥四部洲。
   
   其三
   心事苍茫百世休,又为人间立矶头。
   芳草碧云花落水,美人依旧不胜愁。
   
   
   云在空悠:赠东海一枭君
   豪杰此去哀无言,莫道前途路漫漫;
   人间正道本沧桑,何让壮志伴辛酸。
   丈夫别计蜩与鴳,五浊恶世需慈怜;
   古今月照人有异,但作狮吼破沉眠。
   
   
   刘路:和东海兄
   十年癫狂亦不凡,西装脱去换青衫。
   杀佛屠老羞同道,欺师灭祖欣异帆。
   无知无畏名易击,有情有义口难缄。
   寄语东海讽且劲,西洋归来更溯源。
   
   东海老鸟喜有缘,诗成不解我自怜。
   文才每叹多绮丽,武功常恐醉红颜。
   由来英雄少柔情,从此豪侠多儒酸。
   若是佛老能相处,不须西施笑无盐。
   
   附:东海一枭赠刘晓波君
   廿载坚持实不凡,西尘未觉染征衫。
   自由风劲欣同道,文化潮高憾异帆。
   虎尾多情雷一击,羊头无奈口三缄。
   道竿千尺休松劲,阅尽汪洋更探源。
   
   
   雪域野狼:
   圆通寻无端, 道法之自然.
   人与道同尊, 枭心之大焉!
   
   
   万变不离卿卿:无题拟赠枭兄
   狂歌无意赋登楼,笑煮新茗戏九州。
   万古风流谁是主,千夫指尽不曾休。
   冷看帝阕忙难歇,闲对云山懒觅愁。
   庄子空言蝴蝶梦,何如随我泛清流。
   
   
   “也是诗人”的网友:
   神州可叹尽愚人,幸有枭雄发强音。
   一路风霜紧相伴,纵然落水无悔心。
   
   
   0745629371
   风华绝代
   孤独求败
   扫扫垃圾
   啃啃咸菜
   
   
   未醉翁:
   东海一枭胆气豪
   博学宏论领风骚
   汉文化之擎旗手
   笔锋利胜屠龙刀
   
   
   0742138389
   枭鸣天下 千羽噤声
   无凤来仪 谁与争锋?
   
   
   幡动:
   弘儒无期路迢迢
   自由为伴呼一枭
   借来东海滔滔水
   宪政王道济一朝
   
   
   无弦琴续《老枭“儒学民主四料简”》
   道德是原则,制度来曲通;
   道德是理想,制度乃致用;
   王道是日月,民主归正道;
   王道是目的,自由得正果;
   内圣摄王道,德治摄法治。
   世间之政治,体用莫出此。
   
   
   附:老枭“儒学民主四料简”:
   有儒无民主,易上专 制路,民本成君本,王道变霸主;
   无儒有民主,底线保得住,民意倘独大,毕竟有缺处;
   无儒无民主,社会如黑狱,罪恶大泛滥,一切失依怙;
   有儒有民主,犹如戴角虎,道德与制度,相成并相辅。
   2007-3-22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言重鼓呼为力虹,滔滔不绝大海东。
   悲天我亦效枭意,不作鸦雀噪牢笼。
   九曲澄07、3、24于地中海畔
   
   
   为天地立言为人民立信:
   东海有神儒,取名叫二枭,与天地争雄,世间两奇物!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传儒启众有何人?东海草堂飘慧音。
   倘若枭君落深水,中华从此失良心。
   
   
   作者:憨豆
   博学诗王仅一人,高风傲骨少知音。
   老枭落水天流泪,千古难酬赤子心。
   
   
   作者:诙谐社会
   来一首打油助兴
   一枭落水呛狂人,只怪吱喳盖主音。
   改唱和谐太平曲,留名正史可安心。
   
   
   han456bb:赞东海一枭
   寻径独登儒林山,老枭威武东海边。
   圣火论坛乾坤香,大漠西海肝胆甜。
   无心挥刀征腐恶,有意舞笔斗凶顽。
   诗文细品冲霄汉,玩童因之动笑颜。
   
   
   白草屋主:鹧鸪天 赠东海一枭
   剑笔一支征冷风,
   男儿血性有谁同?
   怒睁枭眼惊尘世,
   静抚琴心启瞽蒙。
   
   铮硬骨,
   澹泊容。
   千丘万壑尽盈胸。
   捋须轻吐浩然气,
   东海狂涛撼碧空。
   
   
   穿越平凡:
   东海一枭确不凡,似我老穿不简单;
   牛逼轰轰比肩立,笑傲江湖志不残。
   
   枭之古体常新做,穿之新诗有古篇;
   当今小民唱宏志,共哂牛头与马面。
   
   
   
   Hezhenmin:古體一首呈東海先生
   慈雲悲雨施法界
   貪悷殺氣熾人世
   摩羅乘便謀神蠹
   眾芳蕪穢甘狗彘
   疾雷破山風振海
   十日並出流金石
   帝鄉渺渺不可恃
   虛空逼塞惶惑時
   滄桑精衛泣白雲
   稽天陸沉懸如絲
   霛汩浩然超生死
   須把慧劍斬俗志
   
   
   白石道人王炎:又逢东海先生,新年祝词
   丙戌辞去丁亥来
   海鹰鹏程亦雄哉
   笔动云雷惊鼠雀
   狮吼山河虎狼哀
   祝君青史标章册
   扫尽尘浊绝阴霾
   
   
   蓠下蓬蒿:也和扫帚
   本来不应扫尘埃,抬脚原是半人来。
   闲依壁墙身自思,拂尽日月看青苔。
   
   东海一枭:扫帚
   墙角投闲不自哀,扫花曾近美人腮。
   他年倘入名家手,再写蛮笺大字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