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一

   网友荐阅济群法师《佛教与其他宗教有何不同?》一文,是济群法师与王力雄就宗教在当今社会的作用问题进行交流的记录。在谈论佛教与其他宗教有何不同、佛教在弘扬中存在的问题、清规戒律在现实僧团的作用、如何解决社会发展带来的矛盾等问题时,济群法师似亦头头是道(快速拣阅而已,或有不当,亦未可知),但在《宗教是否有能力改善社会人心》一节中谈及人性问题时,便混乱起来了。如这一段话:

   

   “我觉得探讨人性能不能改变,首先要知道,人的天性是不是固定的。如果说,人的天性是善的,那人性根本就不需要改变;如果说人的天性是恶的,那人性根本就不能改变。从佛教的角度来看,生命的主体既不是善的,也不是恶的。人性是人类行为和心灵活动的积累,人的心灵中有善的心理因素,也有不善的心理因素。当我们培养着心灵中善的力量,就构成了善性;当我们张扬着心灵中恶的力量,就构成了恶习。这就说明,人性也是缘起的,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去塑造、去改变。”

   

   显而易见,法师不识心佛众生原一体之理,错认“习性”为人之本性和天性了,故以为“人性也是缘起的”。且不说用东海之道的标准去衡,就是用佛学义理去量,济群法师于人之本性、天性的认识也是浅陋的。虚云老和尚开示过:“不明心性,修行无益。”一般小学者也罢了,对于佛徒而言,如此论“性”,实属根本之处的严重偏误。济群法师于佛理真谛隔了岂止一层?远未见性也!《宗教是否有能力改善社会人心》一节中其余言论亦错乱偏颇,恕不一一。

   

   二

   关于人性问题,《一言性善发天心!》、《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一言性恶真成谬!-----性恶论的肤浅和流弊》及相关枭文论之已透,不再重复了。正读《虚云老和尚说法开示》一书,其中有一篇开示正好谈及本性问题,言虽简练,对人心人性的理解极为正确而透彻,同时正好用来驳斥济群法师的肤见戏论,特录此与有心人共赏:

   

   虚云老和尚闰三月十二日开示:

   

   古人为生死大事,寻师访友,不惮登山涉水,劳碌奔波。吾人从无始来,被妄想遮盖,尘劳缚著,迷失本来面目。比喻镜子,本来有光明,可以照天照地,但被尘垢污染埋没了,就不见原有光明。今想恢复原有光明,只要用一番洗刷磨刮工夫,其本有光明,自会显露出来。吾人心性亦复如是,上与诸佛无二无别,无欠无余,何以诸佛早已成佛,而你我现在还是生死苦海的凡夫呢?只因我们这心性,被妄想烦恼种种习气毛病所埋没,这心性虽然与佛无异,也不得受用。今你我既已出家,同为佛子,要想明心见性,返本还原的话,非下一番苦工夫不可。古人千辛万苦,参访善知识,即为要明己躬下事。现在已是末法,去圣时遥,佛法生疏,人多懈怠,所以生死不了。今既知自心与佛相同,就应该发长远心、坚固心、勇猛心、惭愧心,二六时中,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朝如斯,夕如斯,努力办道,不要错过时光。

   

   三

   “虚文”不虚,理实谛真,而且明白晓畅,不用解析了吧?值得济群法师、王力雄及浊世“群瓜”三复呵。顺便指出,有的好书好文章是值得细细研读、用心去读的,如儒经佛典,任何一本都值得读几遍、几年、几辈子。而且好书好文章往往用心才能读进去的,如不少枭文。

   

   小才子草根在《如何快速阅读网文?》骄傲地宣称“一般可以在18秒内解决一篇东海一枭的网文”。我告诉他,运用这种“草式”读书法,我三天可“解决”佛藏并得出结论:佛经嘛,数量多,雷同的也多,不是为了虚无飘渺的事翻来复去地吵架,就是虚头巴脑云遮雾罩地自吹,呵哈。

   

   “草眼”草草判定枭文不是自吹文章就是吵架文章,令我对草根对自已都大起怜悯。草根错过了“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芳城”的萋萋希望,还没出土就枯死了,何幸不幸;枭文落在草根之眼里,就象龙井茶落入“牛饮”之口,林妹妹落入焦大之手,也大不幸也。

   2007-5-3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5-3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