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一

   孔子说,三十而立。立什么?立志。志者士心也,向道之心,行仁取义之心也。现代很多人也常说立志,其实所“立”的不过是小人之心、名利之心、富贵享乐之心、称“王”称霸之心而已。古诗曰:人生无根柢,飘如陌上尘,正是此辈最佳写照。

   做一个文化人,“化”人“化”世,道援天下,在解放自己的同时努力解放他人和社会,争取让全体民众早日拥有言论、信仰、不受权侵、不虞匮乏的自由,争取让更多的有志者有缘人早日拥有意志自由精神自由,找到安身立命的家。这是我三十之前就立下的志。大半辈子所作所为,其目的,间接或直接的都指向于此。上网以来,扬清激浊树正击谬不遗余力,亦是为当年所立之志服务。

   挨我棒喝者不计其数,遗憾的是,大多数脑袋都象枯木朽株或花岗岩石似的,无论怎样重棒痛击,冒不出一点智慧的火花,袅袅生起的是各种“小气”“怒气”乃至“恶气”“邪气”。或以为我争风吃醋抬己压人了,或以为我“贬低、攻击或侮辱”对方了,或以为我要“亟亟于立名立信”“起到轰动效应”了,或以为我别有什么什么用心了…,种种稀奇古怪的猜疑和卑琐低贱的回骂反击不一而足,皆以管窥枭,坐井测天而已。

   很多年前填过一词,有句曰:知命才能知道我。孔子五十而知天命,老枭不到四十就已得道知命,这是我常自以为“豪”的地方。遗憾的是茫茫四海人无数知命者凤毛麟角,大半辈子交友无数,没几个能真正相互思想共鸣、精神理解。世间很多事不在其位不到其境,就难以了解难以置信,何况天命?何况道德境界与天地境界?自由主义者固然难及,海内外儒家又有几个真能知天知命“心临其境”呢?知己难逢,亦不足怪。

   二

   子曰:“吾年十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为政》)这是孔子描述过他一生的心路历程,或曰智慧道德发展轨迹的的一段名言。“知天命”的知,相当于知县、知府的知,不仅是一般了解、知道,而且含有深入的理解、能动地掌握的意思。

   《中庸》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知天命就是知性(人性天性),也就是知“道”。世人惯说:知道了。其实众生芸芸,仿佛迷途羔羊,真正知“道”者能有几呢。这里所说的道不是普通的道,而是天道。综合《大易》、原儒和宋明理学关于天道的阐析,天之为道,极高极明、极大极广,大公至诚、无不能容、行健不息、刚毅中和、生生不息、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乃人生世界宇宙之正道。

   《易传》“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中的“乾元”指的就是这个“道”;《易传》“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神无方而易无体”,此两处之“易”即“太易”,指的也是这个“道”;《孔子家语•礼运》曰:“夫礼必本于太一,分而为天地,转而为阴阳,变而为四时。”“太一”又称“大一”,指的就是这个“道”。

   《卫灵公》篇云: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这个“一”,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一”,就是“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圣人抱一为天下式”(老子)的“一”,指的就是这个“道”。故《说文》曰:“惟初太极,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

   这个“道”,即是《春秋》之元,《论语》之仁,天、命,《大学》之明德、至善,《中庸》之诚、《理学》天理、《心学》之良知等,异名同质,所指都是这个“道”。只不过大伙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称呼不一罢了。中庸云:“天命之谓性”;伊川曰“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其实一也。”程颢云:“只心便是天,尽之,便知性,知性便知天。”(《近思录》);王阳明言“自其形体者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者谓之心”(《传习录》)。

   这个道,是宇宙本体,万化根源,也是人的心性,人生的根蒂所在。佛家称之为真如、法性、真如性海、涅盘、如来藏、正法眼藏、本来面目等;道家称之为一、无极、众妙之门等(当然不完全相等。上述各种词语,有的指本体之道,有的指道的功能,有的直接指道,有的是形容或同义词。兹不详论)。万理皆归一道。这个道,才是真理中的真理,人生安身立命的所在。人生“最根本的东西”在此。诸家对道体的理解“各有千秋”,我以为儒家之道最是形上形下、彻上彻下、“天人合一”,生生不息。

   或问:“‘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先生曰:“我知天,何惑之有?我乐天,何忧之有?我同天,何惧之有?”(《《王心斋语录》》)知天就是知道,乐天就是乐道、同天就是同道,仁者证知天道,以道为乐,与道同体,自然兼有仁智勇三德,自然不惑不忧不惧。这种境界,水到渠成,一点勉强不来。

   陈立夫先生在《四书道贯》一书中将明德、明道、知性、知命、知天分为不同的层次,其实没有必要。因为明德、明道、知性、和命、知天表达的意思都差不多,都是知“道”的境界。关于儒家之道,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此是乾坤万有基》、《想家找家回家》等篇有过较为深入的阐述,欢迎参阅。

   总而言之,这个道,就形而上言为本体,就个体生命言为本性就历史文化言为儒学,体现于个人道德层面为内圣,体现于社会政治层面,为外王。

   三

   《大学》中“平天下”和《春秋》的“太平世”的“平”字可深长思。平者平等、公平也。民主社会仅提供《世界人权宣言》所写“人人生而享有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的基本保障。太平大同作为王道政治的高级阶段,则是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追求和达至更高程度的平等。

   在历史上,王道当然从未真正实施过,太平更从未真正实现过(所谓的太平盛世,最多不过升平而已。升平者,从据乱世升往太平世也)。不过,王道的尘垢粃糠,已陶铸出不少明君贤臣与盛世和谐,陶铸出中华文明几千年的辉煌。王道政治现在也不可能完全实现,民主政治作为王道政治的初级阶级,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无疑是最好的制度了。

   少白头网友说:照老枭说法,如果孔子生在当代一定比自由主义者走得更远,而不是如蒋庆之流那样与自由主义者背道而驰。老枭答曰:孔子绝不会和自由主义者背道而驰,绝不会逆民心民意、逆时代大潮而动,这是绝对的。但在具体的政治追求中,孔子也不会一下子就比自由主义者走得更远。因为孔子既理想主义又现实主义。他不会好高务远,奢谈超越,而是尊重现实,老老实实地从民主起步。

   由于多数自由主义者把道德仅视为某些具体的社会道德规范,把民主制度视为最高的政治理想,对于道德、人性的理解肤浅之至,对于天人圣王之道茫昧无知。所以,如果孔孟生在当代,他会向他们指出,一般道德之上还有内圣之德,那才是人生安生立命的最好归宿;民主政治之上还有外王之道,那才是人类社会的最高政治。

   如果孔孟生在当代,他们会高举王道为未来理想,咬定民主为目前追求,协同自由主义,共建民主社会。同时,以性善论去纠性恶原罪之说的偏,以良知浩气为民主追求灌注强大的内在动力,以中华文化中的至高道德和绝顶智慧,去涵摄和引导自由主义,把更高的人生社会政治之道指示给世人。

   孔孟生在当代,就是老枭。

   四

   不仅多数自由主义者思想肤浅精神枯燥(很多人虽追求民主,实乏内在根基),多数儒者对于儒家之道亦所知有限。如云派儒者(指网络上儒家代表性人物云尘子等人)“大义凛然”地反对民主自由人权等普适价值,“大义凛然”地宣传不合时宜的歪理和有违正道的邪说,把义理批判视为对他们的贬低,都是由于见小而不见大,不识大道之要。

   云尘子本人看过枭文《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之后“教导”我曰:“东海先生可以除了写文章就写文章,我们却还有工作要做。争论,尤其是加上互相贬低的争论,更能起到轰动效应,但在下不屑如此。一激就暴跳如雷,不如宠辱不惊。立志于仁,步步前行,如此而已。”

   须知仁乃“性和天道”。通天地之人曰儒(《法言•君子》),如果昧于天,茫于性,就难真正通人道、立仁本,所谓“立志于仁”之类话就成了口头禅。从种种言论和表现来看,云派儒者对仁的理解仅局限于社会道德和具体道德规范的层面,而且是小道小德小节“小学”,离真正大仁大义、君子之学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别说天地大道,一些儒者连“级别”不是很高的谦德也不具备。恭驯的言辞并不代表谦虚,只有闻道若惊,唯道是从,才是真正的谦德。

   奉劝云尘子及云派儒者暂停“步步前行”的努力,关起门来,静下心来,先争取把仁道真正读懂弄通,把真志和大本立起来。象现在这样的水平,工作做得愈多,就流毒愈广损害愈大,愈是在课堂上谆谆教诲,愈是误人子弟,愈是在网络上孜孜弘儒,愈是误我儒家。所谓管中窥孔,管中窥道,管中窥经,难免尊孔孔辱,论道道丧,注经经亡,呜呼!

   说实在的,我广涉天人之学,贯通诸家之道,天下本没几个人值得我一批,放下架子批谁,是一种赏脸。以为我“暴跳如雷”云云,管中窥枭耳(试问,“暴跳如雷”的批与“温柔敦厚”地封,谁更狭隘谁更野蛮,不难分辨吧?)

   很多人就象在井里阴沟里呆久了,把小井小沟当作了整个世界,以为天空不过井口那么大,以为大海就象小河里的水。当我骂他们井底蛙小,河伯眼狭,把海空境界告诉他们,他们不但不信,不感谢,反而以为我是恶意侮辱诬蔑乃至欺骗他们。人善不趋,反以为誣,谓之知道,不亦难乎。

   当然,这很正常,所谓“大道久已丧,末路多凉德”啊。知命才能知道,知道才能知我,规规俗儒焉足以知我!

   五

   某种意义上说,老枭已是肉身成道之人,一切以孔孟之是非为是非,以内心之是非为是非。我的仇敌(假设,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个人的仇敌相信今后也不会有)倘所言所行合乎道义,照样有机会获得枭颂;我的同道倘行为或言论犯了原则性错误,照样难逃枭击!(当然,如有人能指出我言行中违仁悖义的大过错,如有人能“骂”我骂得合乎良知天理,合乎孔孟之道,我必心服口服。相反,如果为了友情或别的什么而对我说假话违心话,苟同苟异苟誉苟批,那恰恰是对我的轻视小看!)

   有一首明诗写道: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包括多数儒者在内的知识人正似东攀西附的穷猿,不知择嘉木佳林而栖;而我则象一头老马,被现代专制主义的围墙所困,为恶劣的政治环境所限,虽识途,不能行,虽知道,不许传。不过,我偏要尽心尽力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缝隙发出声音来。道不许传偏要传,至于能传多远,能传几人,几人得之,听天由命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