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旧作,“枭鸣天下之三七四”。当时对佛学的认识尚一关未透、对儒学亦隔一层未彻,在儒佛两家之间摇摆不定(正处于归本于儒的“前夕”,)思绪时有迷茫,内心时感乏力,竟有皈佛念头。至今回思,惭愧无已。好在继续研修吾儒大道之后,进一步发现儒门中自有至乐,自有妙境,自有真谛,更有人生坚固根蒂和正确方向。

   

   在此要对中共致个谢,它无意中成了我练骨练胆、尽心尽性、养浩气致良知的最佳助缘。这也是当年始料未及的。困苦艰危真的是人生最好的营养啊!想起文天祥在押送途中所做的一首五律诗:

   

   “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功名几灭性,忠孝大劳生。天下惟豪杰,神仙立地成。”

   

   每一个字都是贴在我心深处,简直就是代我写的。现在的心境,正是“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没有任何遮蔽,一切无忧,一切无惑,一切豁然开朗!回首几年前的旧我,真有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之感。我比文天祥幸运得太多了!

   

   南老将此诗解为文天祥在死难关头受授密宗“大光明法”,我觉得牵强。其实,光明,也是儒家明心证道后的一种体会。文天祥本有深厚的理学底子,生死关头彻底见性,是非常正常的。我在《本体二论》中说过:

   

   圣境光明。王阳明诗曰:“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团圆永无缺”。他最后遗言是“此心光明”。这种内在的光明,正是人性的光明,良知的光明。充满这种光明的生命,当然是最为伟大,最具尊严的。

   

   同时,对李师的思念之情不仅未淡,反逐年而增。此文(《寻师启事》)发后,曾因人中介与一位释圣地大和尚通电,却非李师,同名而已。当年初相见,李师已逾四旬,而今当有六十多、近七十岁矣。有知李师佛踪者,务恳惠告为荷。

   2007-4-25

   

   

   佛称尘世为娑婆世界,意为不美满多痛苦也。佛学作为传统文化中最为博大精深的一部分,不啻为慰藉心灵解脱苦难的精神妙药、超越尘世自度度人的智慧慈航。老枭还是小枭时,就曾视佛门为逃避痛苦的捷径。

   

   那是高中毕业后,因故“落第”,来到县城读补习班,因追一女同学不得,剃了个小光头,在伊人宿舍楼前(这位初、高中女同学同样未考上大学,其时已应招入厂当了工人)徘徊一夜,凌晨买票直赴杭州灵隐寺跪求出家。纠缠数日不被接纳,所带很两耗尽。

   

   正当饥寒交迫,走投无路之际,在寺中认识了厦门来的李圣地居士。李师热情慷概,与我一见如故,食我衣我,然后上火车、坐汽车、搭拖拉机、再步行数公里,不远千里把我送回父母身边。

   

   李师说我慧根具足,倘能皈依我佛,必有大成,向我祖父、父母郑重建议,要荐我去新创办的佛学院就读,被祖父母严辞拒绝。而我失恋悲痛渐淡之后,成名成家的野心复活,也不甘晨钟暮鼓以终老了。李师甚是惋惜。

   

   师执教厦门佛学院,几年后又应赵朴初之邀北上执教北京佛学院,与我都保持信件联系。最后一信约是八七或八八年寄的,告我即将赴德国弘法。当时我供职县因委,不久辞职离乡闯荡去了,与李师就失去了联系。数年后“衣锦还乡”,寻觅李师信件,已被家人当作杂物“清理”了。

   

   当年出家依佛的念头纯属自暴自弃心血来潮,但饱受失恋之苦,没走向其它邪路而是想到了“佛”,可见老枭与我佛还是有宿綠在。大半生来,在求知求财、忧家忧民之余,陆陆续续研读了不少佛学经典(南怀谨居士讲述过的佛经,大陆出版了的,大都读过)。尽管是不求甚解、风行水流式地,未曾艰苦修行,但“佛”就象一个玄妙的影子,不论贫富穷达,始终秘藏在我内心深处,挥之不去。当我大言大语狂态大作时,当我以恶对恶凶性大发时,当我骂党骂世傻气冲天时,当我与美眉赤膊大战时,我知道自己嘴角都含着一丝对自己的冷笑。仿佛远处总有别一个我,冷冷地看着此时此地我的荒唐胡闹。

   

   近几年来,看够了官场丑剧国民丑态,尝够了人心腐败社会黑暗,对国事世事的失望,对世态俗态的透视,让我陷入了空前的厌倦迷茫之中,迫切希望在觉悟人生参悟真谛方面更上一层楼。同时,几年如一日,终日坐屏前,一日数千字地写个不休,感觉自已都变成“话痨”了。由于持久的伤时忧世心情灰黯,加上电脑幅射等綠故吧,三年似乎老了十几年,脸色灰白了,头上有白发了,眼晴近视度急速上升,酒量和健康迅速下降,亟须休养一段时间了。

   

   前不久好友雄哥来访,我曾透露出想拜高僧为师的念头。家中有妻有子双亲在堂,国事暗里透光尚未绝望,责任在身,尘綠未尽,目前还不可能正式出家皈依。只是希望找个淸静寺庙静静地生活一段时间,不问家事不问国事,养身养气,习经念佛,自求多福,自度心灵。-----当然,要觅如此寺庙如此师,大不易,一般寺庙比闹市更嚣尘,非我所宜,一般僧人与俗人无异,我避之唯恐不及,还不如于青秀山下或西子湖边闭关自修的好。

   

   此文兼作寻师启事吧。一寻李圣地师,请李师不论在国内国外,务请与我联系,以释学生十年牵挂。师当年交游广阔,师友广布,有知其“下落”者,也望惠告消息为荷(伊妹儿[email protected]);二来是寻合适的寺和有綠的师,进一步真修实证。

   

   正是:饱参生死寻禅那,遍历炎凉感旧恩。

   东海一枭2004、1、2

   

   首发《民主论坛》2007-4-25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