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旧作,“枭鸣天下之三七四”。当时对佛学的认识尚一关未透、对儒学亦隔一层未彻,在儒佛两家之间摇摆不定(正处于归本于儒的“前夕”,)思绪时有迷茫,内心时感乏力,竟有皈佛念头。至今回思,惭愧无已。好在继续研修吾儒大道之后,进一步发现儒门中自有至乐,自有妙境,自有真谛,更有人生坚固根蒂和正确方向。

   

   在此要对中共致个谢,它无意中成了我练骨练胆、尽心尽性、养浩气致良知的最佳助缘。这也是当年始料未及的。困苦艰危真的是人生最好的营养啊!想起文天祥在押送途中所做的一首五律诗:

   

   “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功名几灭性,忠孝大劳生。天下惟豪杰,神仙立地成。”

   

   每一个字都是贴在我心深处,简直就是代我写的。现在的心境,正是“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没有任何遮蔽,一切无忧,一切无惑,一切豁然开朗!回首几年前的旧我,真有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之感。我比文天祥幸运得太多了!

   

   南老将此诗解为文天祥在死难关头受授密宗“大光明法”,我觉得牵强。其实,光明,也是儒家明心证道后的一种体会。文天祥本有深厚的理学底子,生死关头彻底见性,是非常正常的。我在《本体二论》中说过:

   

   圣境光明。王阳明诗曰:“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团圆永无缺”。他最后遗言是“此心光明”。这种内在的光明,正是人性的光明,良知的光明。充满这种光明的生命,当然是最为伟大,最具尊严的。

   

   同时,对李师的思念之情不仅未淡,反逐年而增。此文(《寻师启事》)发后,曾因人中介与一位释圣地大和尚通电,却非李师,同名而已。当年初相见,李师已逾四旬,而今当有六十多、近七十岁矣。有知李师佛踪者,务恳惠告为荷。

   2007-4-25

   

   

   佛称尘世为娑婆世界,意为不美满多痛苦也。佛学作为传统文化中最为博大精深的一部分,不啻为慰藉心灵解脱苦难的精神妙药、超越尘世自度度人的智慧慈航。老枭还是小枭时,就曾视佛门为逃避痛苦的捷径。

   

   那是高中毕业后,因故“落第”,来到县城读补习班,因追一女同学不得,剃了个小光头,在伊人宿舍楼前(这位初、高中女同学同样未考上大学,其时已应招入厂当了工人)徘徊一夜,凌晨买票直赴杭州灵隐寺跪求出家。纠缠数日不被接纳,所带很两耗尽。

   

   正当饥寒交迫,走投无路之际,在寺中认识了厦门来的李圣地居士。李师热情慷概,与我一见如故,食我衣我,然后上火车、坐汽车、搭拖拉机、再步行数公里,不远千里把我送回父母身边。

   

   李师说我慧根具足,倘能皈依我佛,必有大成,向我祖父、父母郑重建议,要荐我去新创办的佛学院就读,被祖父母严辞拒绝。而我失恋悲痛渐淡之后,成名成家的野心复活,也不甘晨钟暮鼓以终老了。李师甚是惋惜。

   

   师执教厦门佛学院,几年后又应赵朴初之邀北上执教北京佛学院,与我都保持信件联系。最后一信约是八七或八八年寄的,告我即将赴德国弘法。当时我供职县因委,不久辞职离乡闯荡去了,与李师就失去了联系。数年后“衣锦还乡”,寻觅李师信件,已被家人当作杂物“清理”了。

   

   当年出家依佛的念头纯属自暴自弃心血来潮,但饱受失恋之苦,没走向其它邪路而是想到了“佛”,可见老枭与我佛还是有宿綠在。大半生来,在求知求财、忧家忧民之余,陆陆续续研读了不少佛学经典(南怀谨居士讲述过的佛经,大陆出版了的,大都读过)。尽管是不求甚解、风行水流式地,未曾艰苦修行,但“佛”就象一个玄妙的影子,不论贫富穷达,始终秘藏在我内心深处,挥之不去。当我大言大语狂态大作时,当我以恶对恶凶性大发时,当我骂党骂世傻气冲天时,当我与美眉赤膊大战时,我知道自己嘴角都含着一丝对自己的冷笑。仿佛远处总有别一个我,冷冷地看着此时此地我的荒唐胡闹。

   

   近几年来,看够了官场丑剧国民丑态,尝够了人心腐败社会黑暗,对国事世事的失望,对世态俗态的透视,让我陷入了空前的厌倦迷茫之中,迫切希望在觉悟人生参悟真谛方面更上一层楼。同时,几年如一日,终日坐屏前,一日数千字地写个不休,感觉自已都变成“话痨”了。由于持久的伤时忧世心情灰黯,加上电脑幅射等綠故吧,三年似乎老了十几年,脸色灰白了,头上有白发了,眼晴近视度急速上升,酒量和健康迅速下降,亟须休养一段时间了。

   

   前不久好友雄哥来访,我曾透露出想拜高僧为师的念头。家中有妻有子双亲在堂,国事暗里透光尚未绝望,责任在身,尘綠未尽,目前还不可能正式出家皈依。只是希望找个淸静寺庙静静地生活一段时间,不问家事不问国事,养身养气,习经念佛,自求多福,自度心灵。-----当然,要觅如此寺庙如此师,大不易,一般寺庙比闹市更嚣尘,非我所宜,一般僧人与俗人无异,我避之唯恐不及,还不如于青秀山下或西子湖边闭关自修的好。

   

   此文兼作寻师启事吧。一寻李圣地师,请李师不论在国内国外,务请与我联系,以释学生十年牵挂。师当年交游广阔,师友广布,有知其“下落”者,也望惠告消息为荷(伊妹儿[email protected]);二来是寻合适的寺和有綠的师,进一步真修实证。

   

   正是:饱参生死寻禅那,遍历炎凉感旧恩。

   东海一枭2004、1、2

   

   首发《民主论坛》2007-4-25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