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一

   枭文《谁知墨子不知义,岂有杨家肯拔毛?----与秦晖先生商榷》发后,又是一片鸦鸣雀噪,或斥我“乱评一气”,或讥我“吹毛求疵”、“抖小机灵”,或骂我“死读书的蠢货”。他们不知老枭指出的秦文中的一些错误,乃学术和人性根源处的大错,非泛泛之误也。

   

   中西各家学说包括很多歪学邪教,在世俗层面无不崇爱崇善,但它们的社会效果及所造成的后果之不同,何用多言?可见一种学说根柢处的丝毫偏差,在实践过程中就会影响悬殊甚至产生严重后果。要汲长摄优,首先要析微辨精,明其短劣之所在,才不致受到误导,才能够“借鉴使用”。在这方面,学者当具一双明察秋毫的鹰眼,来不得半点马虎。

   

   之所以大半辈子东求西索,最后“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就是发现儒学苗不红而根最正。马家及基教固不足道,自由主义作为“本”,过于肤浅粗陋,佛道两道穷高极深亦有所偏。儒学“器用”方面在宋明以后虽有萎缩(苗不红),但其根本处之纯正高尚广大精微却是超绝古今中外的。

   

   二

   Chocoba网友在《杨朱之一毛不拔小辩》中曰:

   

   千百年来,人们一谈到杨朱,就想到“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说杨朱自私自利,论坛上东海一枭也说他“是“轻物重生”的极端,是“为我”的极端”,说他“不关心他人,不讲社会责任感,不愿为他人为社会作出任何微小的牺牲,是利己的极至。”

   

   Chocoba认为,杨朱这个“一毛不拔”的思想全面地来说应该是: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其重点在后者: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也。杨朱冒天下之大不帏 ,说一毛不拔,非是以自私自利为容,明道而已。后人不知,鄙夷之,诟骂之,盖“因文解义,三世佛冤”也。

   

   老枭答曰:此胡乱解也。Chocoba与秦晖一样不明杨朱,不识真道。

   

   杨学出于道家。道家太过理想化,要么适用于原始社会,要么适用于“至德之世”,即太平大同之世,唯独不适用于据乱世和升平世。道家有句名言: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太平大同之世人人有士君子之行,群龙无首,无所谓圣不圣人,当然也没有大盗了。但在据乱世和升平世,人性堕落,盗贼难免,道德和制度缺一不可。此时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就错之极矣。难道没有圣人,难道把所有有德之士杀掉,大盗就止了么?显然不可能。

   

   杨学某些方面接近道家是很自然的。如“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确与“无为而治”不无类同。问题在于,世间还存在着“悉天下奉一身”、“损不足以奉有馀”、“损人利己害天下”的特权阶级,这种时侯宣传“损一毫利天下不与”的极端为我和利己,不仅迂腐,而且等于是在特权面前缴了弱势群体的思想之械。说杨朱“冒天下之大不帏 ,说一毛不拔,非是以自私自利为容,明道而已”誉之过甚。须知杨朱之道极不对机,其道愈明,道德愈堕,天下愈乱,不要说太平大同了,连民主之世都将会迟迟难及!

   

   说杨朱“是“轻物重生”的极端,是“为我”的极端”的,是韩非和孟子。孟子正是由于杨学“不关心他人,不讲社会责任感,不愿为他人为社会作出任何微小的牺牲,是利己的极至。”而批判杨学斥为禽兽的。同时,枭文说得很清楚:“杨朱派也不害人,‘举天下富于一身而不敢’,这一点与杜导斌倡导的道德及格主义类似。”我对杨朱的理解没有任何偏差。

   

   说杨朱“其重点在后者: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也。”是一种人权思想等来为杨朱“说项”,就象以马克思主义也有关于“自由、民主、人权”思想来为之鸣冤一样,是一种认识糊涂。还有很多人以性恶论也承认人有善的一面呀、利己说也不反对利他呀等,为性恶论和利己说辩,也是如此。此辈不知,枝叶处的分岐事小,根柢处的偏差事大。道家已偏,杨家更偏得多,已成大误矣。

   

   南怀瑾在谈到儒、道、佛三家时认为:“儒家像粮食店,绝不能打,否则,打倒了儒家,我们就没有饭吃——没有精神粮食;佛家像百货店,像大都市里的百货公司,各式各样的日用品俱备,随时可以去逛逛,有钱就选购一些回来,没有钱则观光一番,无人阻拦,但里面所有的都是人生需要的东西,也是不可缺少的;道家则是药店,如果不生病,一生也可以不去理会它,要是一生病,就非自动找上门去不可。”(南怀瑾《老子他说》)

   

   南怀瑾的比喻很形象,也相当恰当。然复须知,药不对症,反成毒害!此时(时代)此地(中国),老庄杨朱,与历史之机和社会之症都是绝对对不上的。故我不得不大喝:道家靠边,杨家住嘴!

   

   三

   绝大多数人有一种从众与从名家心理,认为大家都这样看,名家都如此说,必定没错。例如我批利己主义性恶论时,有人提醒我,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包括自由派都是这么认为的,错不了。我说,释迦牟尼老子等,够有名了吧,在枭眼里,也出了偏,至于西学,粗陋错漏更多了。自由派“各大名家”大多于西学亦薄摘浅袭一知半解,在文化上哲学上皆不入流,何足道哉。

   

   书妃网友问:在老枭看来,当今谁才称得上是大师重量级学者呢? 答曰:天下学雄,熊师枭爷,余子谁堪共酒杯。其实,由于时代和眼界所限,熊师偏误之见亦所难免。所以我又说,纵孔孟释老熊师亲临,见了东海之道,也必叹为观止!古人诗曰: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写的是痛快淋漓的狩猎场面,我曾借来在一个前辈面前形容自己的为学境界,前辈沉思半晌,拍案称妙----现在绝大多数学者只怕想一辈子也不知“妙”在何处呢。

   

   翟鹏举作《利他主义在实践上的吃人本质》,我为文驳之已透。Dck问我:翟鹏举食洋不化,你的批评出神入化。他服了吗?我的回答是:不知。中国人嘛,不理,躲开,基本上就算服了吧?不可能公开承认对方批得对的!想必秦晖也不例外。所以,本文副题:秦晖你服也不服?是多此一问的。当年有前辈劝我入北大,我说,北大是要去的,但不是去读书而是去授课,给叫兽搏刀们授点课。看来,当年还是太谦虚了。秦晖辈做我学生尚嫌浅钝,况他人乎!

   

   另外,我越来越发现,有知识的愚民一愚起来,往往比无知识的愚民更不可救药。知识本为开智,但在很多人那里反而成了一种染污和障蔽。俗话说得好:大学哪有大?石狮才不假。教授都成兽,博士无不傻。不识字的慧能闻金刚经一句而有悟,这种事在知识圈里绝不可能发生。逐物而不知返已,有学却以之自蔽,可悲也夫!

   东海一枭2007-4-16

   

   附言:

   秦晖我不识,浏览过其数篇短文而已。训秦第一篇《谁知墨子不知义,岂有杨家愿拔毛?》发表后,多位友人指出,秦晖是谦谦君子,又是自由学者,或要我留点情面,或斥我过于狂傲。此文狂傲依旧,已成,不改了。态度我确不太好,但学有深浅,理有高低,作为一个严肃的学者,有些学术上的大问题是不能含糊过去的。不然,平时最谦卑,也不过小市民庸俗化的表面姿态而已。2007-4-17

   首发《自由圣火》4.18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