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一

   年龄越大,对于个人发财发达的兴趣越淡。富贵固佳,贫贱亦乐,一切随缘。时间精力有限,实在浪费不起,岂能为外在的一时荣华投入太多?

   

   我的主要兴趣不在财富不在权力而在文化,我的人生为一“大事因缘”而来。那就是中华文化的开新和重光。反对专制也是为了这一文化理想,这方面追求民主与弘扬儒学是一致的。我把民主视为王道政治和大同社会的初级阶级,或者说,在我字典里,儒家王道乃是自由的高级阶段。

   

   王道通三。在王道政治的三重合法性中,民意合法性是最根本、最基础、最首要的合法性,在此前提下追求历史文化的合法性和天道的合法性。在现代社会,民主制度是民意合法性的最好保障。王道,从遵守世界人权宣言倡导的“人人生而享有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这一人类共法,从尊重和保障每一个国民的基本权利开始起步,舍此别无他途。

   

   二

   曾有人问我:怎样才会停止反共?难道就这样一直反下去,一定要消灭它才满意?

   

   当然不是。作为一个具体的党派,中共的存亡不是我关注的。如果它有朝一日改良、儒化成为一个文明政党了,立党有道、用权有道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反之灭之?

   

   我反共,是因为它剥夺信仰自由,扼住與论咽喉,把人民当作猪狗牛马;因为它把国库视为私房,把公权拿来私用,用黑箱操作我的中华;因为它重术势不认大势,用马家压迫儒家,把传统瑰宝肆意践踏;因为它刚沿着邪道上山,又摸着石头过河,就是放着阳光大道不走!(枭诗仿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

   

   这一切根源在制度,是制度出了大问题。制度问题一旦得到初步解决,我便将停止反共,全力投入到中华文化的弘宣工作中去(也不妨同时筹建中华诗园。个人最高理想是文化宗师,其次是诗词家及中华诗园“园长”也。)

   

   所谓制度问题得到初步解决,不一定要马上开展全国大选,只要中共制订行宪措施和民主化计划,从修宪行宪开始建设法治政府,从党内民主、地方民主开始切实推动中囯的民主化,对我而言,于愿足矣。剩下的工作,自有体制内健康力量和广大民主志士去努力。

   

   三

   或者,给我言论自由。只要把这一自由还给我,包括制度在内的许多重大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或问:在网络这么发达的今天,您的发贴量如此之大,又影响了多少人?答曰:确实,我目前的影响尚小,但责任在中共。不是我的文字不受欢迎,思想不合时宜,不是中华文化缺乏先进性和吸引力,而是传播渠道受阻受限。网络虽然发达,言论却不自由。枭文仅局限于网络且受到严格控制,略微尖锐一点的国内论坛都发不出来。

   

   如果网络任我自由,传统媒体向我开放,枭文必将风靡天下!这不仅因为我打通了中西文化两大经与儒佛道学三大脉,不仅因为我得大智慧而辩才无碍,而且因为一切枭言合乎天理良知,合乎正义原则和普适价值,合乎儒家的仁本主义。

   

   每个人都有仁义礼智的“善端”,都有潜在的本然的善性,对于真理真儒之声,对于真正的先进思想普适价值,比较容易接受和共鸣。很多人不读儒学,不信儒学,但为人处世言行风范与儒家道德不谋而合,自然而然地“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论语•学而》)。故黄玉顺先生说,人天然是儒家;故云尘子先生说,每个人都生来就有善性,如果不读儒学经典,能使善性自然显现,也就是善人;如果有修养,则进一步成为君子。

   

   故儒家作为人生社会政治之正道常道大道,是打不倒反不掉的,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它自有内在的力量,那是心的力量,真理公义的力量,“性与天道”的力量。我说过,儒家不怕反,不怕骂,不怕辨,更不怕歪曲污蔑,怕只怕扼住喉咙发不出声音,或者发出的是经过重重遮蔽、改造的、非真实的小儒伪儒之声。

   

   老枭最需要的是自由的平台----传道授业解惑的自由,吐真言,发正声,扬浩气的自由,让我以中华文化的正脉真经和智火慧光,以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中的先进思想、高洁精神、普适价值去驯化权贵、教化民众、美化人心、开化思想、诗化人生、礼化社会、儒化政治、绿化荒芜、化成中华。只要还儒学之真面目,复儒家之真精神,它自然会潜移默化深入人心,开物成务化我中华。

   

   要我不反共,说难也难,利诱威吓对有一定内圣功夫者很难收效;说简单也简单:如果中共给了我反对的自由,那我还有必要反对它吗?我反对不许反对的政府(政权),拥护允许反对的政府(政权)。如一首枭诗所写,《我的要求非常简单》:

   

   只要让我自由说话

   说想说的话

   随心率性的话

   我就心满意足了

   

   堵了大半个世纪的话里

   有热泪有热血

   有骨头有梦想

   有苍生疾苦时代风云

   

   蓄了两千多年的话里

   有人天的奥密

   有圣贤的嘱托

   有历史沧桑天下兴亡

   

   它们沸腾着喧哗着

   从我嗓子眼里

   争着往外迸呵乞求着

   人间天上自由流淌

   

   不要你的富不要你的贵

   只要把你的黑手

   从我嘴上头顶上

   快快拿掉!

   

   四

   如果说我要“消灭”中共,那是消灭它的专制和特权,消灭它落后的意识形态,以人性、良知、公义、仁道的力量和制度的力量,从整体上把敌人消灭成朋友,把奴役消灭成服务。在民主化的基础上,儒化政权,儒化社会,儒化中华,化成天下!

   

   盼望着民族早日开始全面和解,盼望着社会早日走上真正和谐,盼望着执政党早日变成一个廉洁、诚信、宽容、人道、进步、文明的现代化政党。在这些方面,儒者与自由主义者目标应该是一致的。让我们共同努力。

   2007-1-16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12.16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