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妄人刘晓波]
东海一枭(余樟法)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

   前言

   多年前就想与晓波君就中西文化争鸣一番,但是,一则担心影响其声誉,招致“砍旗”之讥,二则自己有思想误区,认为文化之争可推到民主实践之后。再加上晓波客气拒绝,也就不勉强了。

   原以为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但近年来越来越感觉到文化问题的严重性和迫切性,不仅仅直接涉及民主能否更快更好地实现、能否为民主事业提供道德内力的问题而已。不能再拖延了。

   自由门中谈到政治还算有些明白人,若谈及文化,几乎也全成了包子、瓜子、阿弱、小白、小糊。原以为民主自由追求者较为仁智,对道德、形上等问题的体认相对较深,至少孺子可教。没想到此辈在这方面比一般小市民还要愚昧顽劣,令人忧心又沮丧!

   如此下去,岂但中华文化弘扬受阻、中华民族振兴无望,凭这些思想糊涂虫,要“胡”一把民主牌局也是难上加难。民运以道义见重,此外资源无多,此辈偏偏高举利己主义之类大旗,不仅于学术根源处大偏大误,而且在思想层面上自废武功。

   自由门中包子瓜子阿弱小白太多,是因为他们的脑瓜被性恶说、利已说及西方粗陋偏颇的心理学知识(如弗氏)烤糊弄焦了,同时与一些民运辈如刘晓波的影响和“言传”分不开。刘晓波作为自由斗土,自当享有老枭及世人的钦敬,但其反儒思想的流毒,亦应予以清算。一些自由派与小市民热衷于寻找义理争鸣“背后动机”的庸俗眼光,随它们去吧。

   一

   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在待人接物方面,刘晓波或许很谦卑,但在文化义理上,他是一个妄人(凡我见过或网络交往过的自由人士,几乎都是只要表子不要里子的妄人居多,可谓态谦心妄,外谦内妄。)所以当晓波斥我狂妄的时候,我的感觉是滑稽。因为这两个字特别是“妄”字,恰是我对他的评价。专攻西学,自以为是,不知学无止境,天外有天,对中华文化了解无多却敢恣意抨击,非妄而何?思想无体、学问无头、生命无根,非妄而何?

   何谓无体?

   “无体人”是老枭自铸伟词,意谓不承认性善、不认识自性、未能理解和证悟本体者(何谓本体,《本体论》之一、之二已有阐述,请参阅)。是否证得,枭眼当然凭对方一言或一面即可窥知,故我说过: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对方一出口,就知有没有,但俗眼难窥,测之不易。

   好在有一条铁律:凡反对中华文化者及唯物论者,一定是“无体人”(西方各宗教信徒也不例外。因为“上帝”及各种神作为体太粗糙简陋,不够格也。另外,我不是也不赞同唯心论,别误会)

   至于一些学者倡西体中用,以民主为体,更是肤浅透顶。民主仅仅一个制度而已,哪有资格为体?至于“用”(民主与科学),由于种种原因,远则明朝开始,近则近现代以来,中华文化在“用”的方面逐渐萎缩,开发不足,毫无疑问是需要借鉴、吸摄西方的。

   在西方,民主之体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之体是个人主义。而个体本位的现世生存实践哲学,不过是尼采以一句“上帝死了”摧毁了西方传统精神哲学之后,西方社会的精神替代品而已,作为“体”,实在是太虚太弱了,以致各种价值相对主义趁机而起,世界一盘㪚发,人生飘无根柢,社会生活呈现日益严重的表面化平面化趋势。

   二

   无体之人,心枯气虚,内力有限。一小撮人天赋异秉,仁智勇皆有可观,毕竟处于一种天生的、自发的状态,因缺乏义理支持和道德支撑而处于不稳定状态。例如八九民主志士的道德内力是严重匮乏的,尽管与普通民众相比略胜一筹,但远远不符时代伟业的要求,与清末那些革命派改良派相比也大大不如。王怡就曾在《我为甚么信仰基督教?》的访谈中自我招供说:

   当我开始坚持比较大胆的政治批评和言论,开始受到很多压力的时候,比如停我的课,干预我的聘任调动,中宣部不让主流媒体发我的文章,甚至我的家庭受到骚扰,收到恐吓的匿名信时,我就出现了一种疲惫感,不是恐惧害怕。我以前是一种个人主义的立场,我经常强调说我为甚么要写文章批评共产党,是因为我心里不舒服,我是一个不能接受不自由的人。不是为对他人的担当,而是我个人主义的选择,当因此而疲惫,产生无力感时,我有时会担心,这种个人主义的选择是不稳定的,如果哪一天我的尺度变了,难道我就放弃吗?(香港《开放》杂志2006.4)

   王怡意识到这一点,却错误地认为“我的力量来自一个更高的在我之外的源泉。”投靠上帝去了。

   当然,少数豪杰人物或许由于“天赋”特别丰富,加上外界环境及特殊遭遇、特殊事件的激发,其仁智勇精神会比普通人更稳定、强烈和持久。刘晓波就属于这种情况。但由于缺乏中华文化的浸润培养,又受到了西学的限制、压抑和误导而无法抵达更高境界-----我相信老刘本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

   由于内在“豪杰”度不够,天性及机会所限,多数自由门人是无法象刘晓波那样维持仁爱心肠智者脑袋勇者风范的。如黄鹤楼主、不锈钢老鼠辈,在某种“本能”加上客观因素的作用下略有表现,但很快就钻进利己主义的鼠洞里去了!

   三

   思想无体自然学问无头。王阳明曾呵斥不明自心者为无头学问。熊师曰:

   “学不究本体,自宇宙论言之,即万化无源,万物无本;自人生论言之,则迷离颠倒,无有归宿;自道德论言之,即成为无本之学,无内在根源;自治化论言之,离却天地万物本吾一体之本,即无根基;自知识论上言之,即王阳明所谓的无头学问,无有知源。”

   不由得想起刑天的故事。刑天为炎帝复仇,与黄帝战,被黄帝斩下头颅。没了头颅的刑天却突然立起身来,把双乳当眼睛,以肚脐为嘴巴,左手握盾右手持斧,依然战斗不止。

   自古以来人们皆着眼于“无头而仍有猛志”的一面,颂扬其不屈精神,如陶诗曰“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老枭在颂刘晓波精神的同时,不得不提请人们注意,老刘是“无头”之人,他的脑袋被西学割走了。

   倘学问无头,必言论矫乱。例如,有些人不理解儒家利己利他的一体圆融,刚刚还站在利己主义的旗帜下,一下子又吹起“大公无私”的喇叭来了,有些人不论利己利他,都喜欢“主义”,喜欢极端,不是站在扬朱这边,就是倒向墨子那边(其实,除了个别天生豪杰人物,大公无私的极端基本都是一种姿态而已,利已为真,利他为假)。

   又如,不少人一边赞美利他奉献精神向志士们的义行壮举致敬(如“高智晟为了人们的自由而失去自由”之类),一边却倡导或赞同利已说,对所有人类的利他行为都用利已主义和生物自私性去解释。如果问一下这些作者,你们到底相不相信利他也是人的主观和本质?相不相信志士们的利他行为是发自利他动机和奉献精神?他们必定张口结舌。我相信他们不是下笔时缺乏必要的真诚,而是思想混乱。这一切都是学问无头的表现呵。

   老刘本人发言颇有分寸,虽反儒崇西,不象上述人物那么矫乱,也不象某些自由派那样把利己主义和性恶论高高举起,但学术根柢之处认识糊涂,见理有偏,难免差以千里地把许多自由门人误导成包子瓜子阿弱小白。如果有机会找回脑袋,岂非更好?以乳头为眼,以肚脐为嘴,毕竟是不完整的。

   四

   老刘反儒纯属认识问题,我相信迟早多多少少能改变他的认识。即使不能改变他,即使免不了就中西文化恶斗一场,即使万一彼此因立场不同而翻脸,一码归一码,该尊重的地方还是要尊重的。公道自在人心,历史会有公论。岂能因立场有异就昧着良心否决、抹杀民运前辈献身民运、持久抗争的意义?不说别的,十八年始终如一的坚守,就足以令人肃然起敬了。日前有人笑我只向老魏低头,赞扬刘晓波精神,何尝不是一种低头?

   其实我与老刘之间“文化恶斗”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西学用宏而体陋,器深而道浅,精于格物而陋于知人心,与高贵纯正的中华文化相比,过于浅陋和贫困。兵法云:知此知彼百战不殆。很多人穷其一生犹不得其门而入的中华文化之绝顶智慧和奥妙,老枭早已尽取无余,于西学我亦深探其秘,所以,纵自由门中顶尖高手如任不寐刘晓波,未必能挡我三五招(任不寐主动挑衅但一触即遁,真聪明人,可惜无大智,不知得老枭一喝,乃百千万劫难遭遇的无量福缘,值得三生铭记的。如是上根之人,或许就此大悟回头,怕要痛哭流涕三生感恩呢,哈哈哈)。

   老枭在此,中华文化就无敌于天下!

   顺便向老刘道个歉。上回为林案赴京,老刘驾临探看。遗憾那几天为林案心力焦悴,加上日日病酒几天没睡好,整个晚上恍恍惚惚的,中午酒还没醒呢,话也懒得多说,只记得自己对着满桌客人一个劲打呵欠,而老刘在酒桌上威风凛凛雄波滔滔地指点江山,具体说些什么,几乎一句也没听进去(象语言文字一样,肉体亦有很大的局限性也),倒失礼得很,让老刘见笑了。

   尾声

   有人说老枭憋着口气一心想挤进圈圈、宣扬刘晓波是奉送高帽子、挑战刘晓波又是为了扬名立万云云,鸦猜雀测,不知腐鼠成滋味。我宣传刘晓波精神,是认为其精神与孟子的浩气一脉相承,如有不符,乃判断失误;批评他,则是文化责任感使然。我的精微广大朴实豪华,非世人所能知也。

   至于说刘晓波有个圈圈,我不知道,如指的是独立笔会,我早已是圈内人啦。不过,笔会人物三山五岳,如余王刘杜(余杰王怡刘荻杜导斌)之辈,我与他们圈不到一块去。此辈文化程度道德力量虽比小市民高些,在枭眼里,仍属无根之辈,就算靠了上帝,仍不堪一击,还不说一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呢。

    “无头之学”养出来的人物,缺乏内力虎气,就象羊,比鸡犬强得多,比龙虎则大不如,别说反共反儒,连一根枭毛都反不动哦!就算十万百万,何足道哉。古往今来,也只有中共这样猥琐鄙贱到极点、虚弱狭隘到极点的政权,才会正儿八经把他们当作对手看待!

   枭联曰:十万羊头徒蔽地,一三虎尾可掀天!在世俗层面,在现实政治的层面,刘晓波十八年的抗争和坚持,颇有意义,很了不起。但在文化的层面,毕竟是“傻博”(傻博士是我当年得知刘晓波文化立场后给他的称呼和定位),是“羊头”(笔会会长,群羊之头领也。有句古诗叫:功名常笑烂羊头,念之失笑。恕罪恕罪),在被插上最健之翅、弘到最高之境的中华文化之虎面前,老刘与其他反儒者一样虚而妄,起不了!

   刑天舞干戚,可敬又堪怜。以此十字论定刘晓波。强舞虽可敬,无头实堪怜也。

   2007-4-13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4.15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