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步朱陆鹅湖诗韵

   

   序

   

   宋孝宗淳熙二年,吕祖谦邀请朱熹、陆九渊陆九龄兄弟共四五人在信州鹅湖寺(今江西铅山县境内)集会论道,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学术盛会----“鹅湖之会”。《中庸》曰:“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朱陆的主要区别就是“道问学”与“尊德性”孰轻孰重的分歧。陆九渊强调“尊德性”,主张为学当“先立乎其大者”,“欲先发明人之本心,而后使之博览”;朱子强调“道问学”,主张“令人泛观博览而后归之约”,通过积渐的功夫再达到“豁然贯通”。

   

   鹅湖之会时,陆九龄曾赋诗述意,认为将精力耗费于诠释古人经典上的方法太过琐碎,而应该牢牢地掌握天赋的良知良能,这是入圣成贤之根本。陆九渊和诗一首以明己见。陆氏兄弟讥朱熹的治学之道为“支离事业”。认为朱熹的“泛观博览”和“即物穷理”的认识途径是支离烦琐,不切实用,认为自已“切已自反”,“发明本心”的方法才是“易简功夫”。会议进行了三天,双方各持己见。三年后,朱熹以和诗的方式,对二陆的为学主张提出含蓄的批评,自许为学之道邃密深沉。

   

   值得一提的是,朱陆之争虽激烈,却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友谊。不象今人,略有岐见,便成陌路,若有批评,势成水火。呜呼!

   

   世易时移,朱陆之异早已淡化,两者完全可以在“理一分殊”的层面上融会贯通。《论语•子罕》:“夫子循循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道问学就是“博文”,格物致知,广求学问, 尊德性就是“约礼”,尽性至命。(礼理二字通用,约礼即约理,由分殊会归于理一之意。古今学者每将“约礼”释为恪守礼法,不确。)“博文约礼”四字,足以括两家之长了。老枭在和诗开头就用一句“广大精微俱所钦”概括并融解了朱陆之争,认为不论是朱子的道问学、致广大还是二陆的尊德性、尽精微,都是值得学习和钦重的。

   

   朱子二陆三诗,象意双佳,理境俱远,当年初读,爱不释手,今冒昧和之,虽非佛头着粪,自愧颇有不如也。

   

   步朱陆鹅湖诗韵

   广大精微俱所钦,枭心遥印古人心。

   艰危不懈来追梦,泰岳难寻且作岑。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兼融佛道摄西学,涛走云飞看现今。

   东海一枭2007-4-12

   

   

   附:

   陆九龄:鹅湖示同志

   孩提知爱长知钦,古圣相传只此心。

   大抵有基方筑室,未闻无址可成岑。

   留情传注翻榛塞,着意精微转陆沉。

   珍重友朋勤切琢,须知至乐在於今。

   

   陆九渊:鹅湖和教授兄韵

   墟墓兴哀宗庙钦,斯人千古不磨心。

   涓流滴到沧溟水,拳石崇成泰华岑。

   易简工夫终久大,支离事业竟浮沉。

   欲知自下升高处,真伪先须辨古今。

   

   

   朱熹:鹅湖寺和陆子寿

   德义风流夙所钦,别离三载更关心。

   偶扶藜杖出寒谷,又枉篮舆度远岑。

   旧学商量加邃密,新知培养转深沉。

   却愁说到无言处,不信人间有古今。

   首发《民主论坛》2007-4-14 http://asiademo.org/

   

   附:《本体二论》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

   国外阅览处:

   自由圣火论坛-时政评论http://www.fireofliberty.org/forum/forum_topics.asp?FID=9

   东海草堂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国内阅览处:

   新儒学发展讨论区http://bbs.guoxue.com/viewtopic.php?p=594774#594774

   在故乡建了个博客,存放点诗文,一直没有公开的

   东海草堂http://donhai.blog.guxiang.com/index.s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