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东海一枭(余樟法)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2006、8.6在《民主论坛》发表小诗《落水》。川歌兄将落水理解为入狱,作《读一枭诗落水有感》寄我,殷切鼓励,热情表态,足见同道患难相助之深谊,我和之以《落水之二》。
   日前在有关诗歌网站重发三首落水诗,引发事诗友们的诗兴,纷纷以《如果老枭落水》为题赋诗,以反讽、冷嘲、调侃、开涮乃至咒骂等各种“垃圾方式”表达对老枭的关爱,可谓佳作纷呈,精彩叠出。古今诗词唱和无数,新诗互和则寡见,亦新诗界佳话也。
   兹将同题诗十四首、加上以前我与川歌的三首落水诗集成一束统一展出。同时,谨以小诗《老枭是个老不死》言志兼致谢。诗曰:

   《老枭是个老不死》
   皮旦说
   如果老枭落水了
   可能庙里又多一个鬼
   北京评论会“沉痛悼念”
   他还要专门发帖《哭老枭》
   皮旦不知道
   老枭落水是有可能的
   尽管可能性也不大
   落水而死则绝无可能
   不管落进什么水
   哪怕落进恶江险河怒海
   落进深不可测的中南海
   老枭也不会死
   枭婆有命
   天有命
   我怎敢随随便便死去
   2007-3-12东海一枭
   川歌:《读一枭诗落水有感》
   如果一枭落水了
   我们不会不无动于衷
   不会将双手抱在胸前
   怀着恶意去观望他落水时的
   窘态,不会
   我们不会不将我们全部的爱
   全部的援救手段一起用上
   为了这位落难的大师巨匠
   壮志伟愿雄文丽诗震动天下的好汉
   我们都将跳入那滚滚激流之中
   为了艰涩的救援或是一同罹难
   附一枭:《落水》
   我尽力俯下身子
   把手伸到最长
   却依然够不着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激流把你们一个接一个卷走
   岸上只有我一个人
   徒劳地呐喊呼救
   最后跳入滚滚洪涛
   忽然醒了过来
   徒劳地呐喊呼救哭泣的是我
   正在被激流卷走的是我
   没有任何人伸手
   你们都在岸上观赏嘻笑
   有人俯下身来
   为了把我转瞬即逝的丑态
   看得更清楚
   2006-8-3
   首发2006、8.4《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落水》之二---答川歌
   我不会呼救的
   如果我落水
   即使不是主动跳下去
   也是早已预料到了的
   正好熟悉水性
   正好学习游泳
   正好与水打成一片
   让死水开花
   岸上是老枭
   水里一样是老枭
   而且可以让水
   把我洗得更干净
   呛几口水算什么
   即使埋身水底
   我也会升起来
   成为黑夜最亮的星
   水古:《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一定是去取水
   泡乌龙茶
   给我与憨豆喝
   皇帝尝不到的味道
   我们这群枭人
   都尝到了
   2007-3-10北海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比较有可能的一点是
   庙里又多一个
   不得安宁的鬼
   政府又省一些麻烦
   我本来想将又省一些麻烦
   写成又省一粒子弹
   想一想可能性比较小
   除了别的方面
   主要因为搞死老枭这样的家伙
   不见得非用枪支
   另一点比较有可能的是
   北京评论会有一帖及时推出
   上写“沉痛悼念垃圾派的真正朋友老枭先生”
   下面的跟帖应该不少
   其中一帖发自皮旦,写的是:哭老枭
   2007-3-10
   谢琼杰:《老枭落水了吗?》
   老枭落水了吗
   不可能吧
   在我的印象中
   老枭刚毅、敏锐
   矫健的身姿
   只属于蓝天
   它悠然的盘旋
   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从戈壁沙漠
   到海角天涯
   明察秋毫
   傲视天下
   啊!这一次
   老枭真的落水了
   也许是人类滥杀野生动物
   老枭跳水躲避风潮
   也许是在陆地上曲高和寡
   老枭知音太少
   想找龙王闲聊
   也许是在红尘日久
   老枭满身尘污
   想在清水中荡涤羽毛
   你看,沧海横流
   方显英雄本色
   老枭搏击中流
   不时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
   有道是
   天上也逍遥
   水上也逍遥
   管上:《如果老枭落水了》
   老枭落水了
   我第一感觉是爽
   老枭终于落水了
   很多人在岸边拍手叫好
   这个不思进取的思想者
   这个污泥浊水里游弋的龙
   疯狂的水草紧紧地捆绑着他
   他无力的双手露出水面
   模仿他的先人阿Q
   认真画了最后一个圈
   老枭终于落水了
   人民站在桥上
   看风景
   想听垂死者低沉的呐喊
   2007。03。11
   开物:《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肯定是一条死狗
   即使在第一现场
   即使有人想见义勇为
   必定会有人抢先跳入水中
   做打捞状
   折腾半天
   即便最终把老枭捞上来
   肯定是一条断了气的死狗
   即使当天晚报有条消息
   讲的也是那个已无踪影的人如何品德高尚
   绝不会提及死狗老枭
   07.3.10.临屏即就
   草根:《诗赠老枭:老枭落水了》
   老枭落水了
   大家都知道
   老枭收到的马屁
   超过80公斤
   草根穷痞子
   看到老枭落水
   想到老枭的邀请:
   欢迎到我头上撒尿
   于是草根
   掏出jb
   在水里撒尿
   撒到海也哭了石也烂了。
   草根喝多了硫酸
   尿液酸性较强
   看到老枭的尸体慢慢消融
   好像一个古老的朝代
   被太阳的触须吞入腹中
   穿越平凡:《老枭落水记》
   老枭落水
   会吗
   这个,那个
   可能
   比如老枭酒后
   瞧到河里有美人鱼
   向枭招手
   枭一定会去
   自由哦
   脱裤子的自由这个第一
   孔孟之道哦
   儒家说食色人之性也
   捉得美人鱼
   一可纵色
   二可煮食
   枭自然喜个不亦悦乎
   大儒者
   出世入世
   入水捉鱼为民煮食
   这个、那个
   自由
   民煮
   共食
   美人鱼
   随便:《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俺就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合上金刚经
   然后,沿着春天的鸟叫上山
   俺去找那块石头
   几千年沉的石头,使用率很高的石头
   俺抱着找到老枭落水的地方
   估摸一下 -- 差不离也就行了
   然后扔下去,轰 --
   等一切重新安静下来之后
   俺会回到柴房
   那时,过路的人,都会听到颂经的声音
   漂泊客:《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水神会格外开恩
   先呛几口清酒
   再敬满腹乌水
   一头猪就会浮出水面
   银河的主人终于到老家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死神没有机会给他游泳
   黑色的王国需要他的文彩
   黄泉路上一路风光
   正是老枭显身手的时刻
   他哥们阎王早已急不可耐
   如果老枭落水了
   我绝不会去扔石头
   那是二枭的事
   我会用草绳系上活扣
   将他高高吊起
   让他和他偶像萨达姆一样光荣
   秀木缝春:《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肯定不会引起我很大的化学反应
   因为我不知道
   老枭是谁
   谁是老枭
   我只知道有一个叫助理老枭的人
   经常在北评上发发贴子
   发完之后也没有什么反响
   跟贴者甚少
   只有皮旦偶尔提一贴
   但这个助理老枭
   是否就是落水的老枭呢
   没有谁明确告知我
   今天我就姑且
   把助理老枭当作老枭看待吧
   那么这个落水的老枭
   就是一位诗人
   也是一位民主斗士
   由此我便知道了老枭落水的原因
   是他的孤独
   把他推下了水
   是因为他有悲愤
   水便把他搂在了怀里
   好让他舒服些
   我不知道我对老枭的这些推理
   是否符合客观事实
   反正我又不认识落水的老枭
   老枭又不认识我
   我只知道在这个时代里
   诗人是孤独的
   民主斗士是悲愤的
   为此我要为落水的老枭叫好
   因为他比我们更早地
   得到了解脱
   无名氏:《如果老枭落水》
   朋友增多
   影响增长
   道义GDP
   当然更是
   大增特增
   老枭属龙
   如果落水
   风生水起
   一潭死水就活了
   除了某一方
   各方机会
   都来了
   沉沉死气一片
   多少望眼
   已欲穿
   老枭还不落水
   更待何时?
   但是
   胡总书记指示
   不要制造龙
   不要为龙的腾飞
   制造机会
   2007-3-10
   东海一枭:《枭友憨豆说》
   憨豆说
   老枭落水天下震动
   让我苦笑
   即使我是金属钠
   落水就炸
   声音也必被封锁
   局限在几个小圈子里
   传不出多远的
   老枭落水
   受震的是小小枭家
   还有憨豆及其他
   几个朋友
   也会动一动
   至于天下
   不会有丝毫动静
   鸡争犬斗依旧
   狼嚎鬼哭依旧
   不会有任何变化
   2007-3-10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我会吃惊
   然后
   在第一时间
   在自由中国
   和民主论坛
   发个文章
   这样
   可以搞些稿费
   然后
   我用这些钱
   去洗澡和搞小姐
   事实上老枭落水和我
   没有任何关系
   我的一个心爱的晚辈
   就是落水而亡的
   现在想起来
   我还心疼痛
   不过我还是依然活着
   事实上
   在这个世界上
   只要有钱用有B搞
   谁落水都去他妈的
   力比多:《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我就会送你一个巴巴掌
   儒家讲了几千年
   肯定是死的
   有时间为证
   康熙不是死了吗
   孔子的骨头也不是死了吗
   谁都逃脱不了死
   如果你真落水了
   如果你硬想把
   儒家整复活的话
   你就是魔鬼
   你就死的更快
   从根本意义上说
   就像人们
   从来不晓得你一样
   倘若再把时间倒转一到
   哪怕是一万遍
   即使儒家复活了
   那还是真的儒家么
   鬼也!你还是要死
   2007年3月9日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我才懒得施救
   老枭落水决不是祸
   是福,亿万苍生的福
   他水性好,落水后
   自能搏击激流
   趁着他尚能日食十斗
   你们快推他下水吧
   苍龙入水
   便是尔得小人之祸
   长短句:《如果老枭落水了》
   过了N年
   有人问
   我们
   才想起
   好像有过
   那么一个网虫
   
   踏歌而来:《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我当时正好就在
   旁边
   我会充满同情地看上
   一眼
   然后深深思索
   应该去喝咖啡
   还是去看
   一场电影
   月亦下弦:《如果老枭落水了》
   连这个
   状若九州版图的
   都落水了
   那就去找鸡
   或许那个晚上
   她最能明述
   老枭落水后
   天下的问题
   长短句:《如果老枭落水了》
   扑哧
   没冒泡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传儒启众有何人?东海草堂飘慧音。
   倘若老枭落深水,中华从此失良心。
   注:我不写新诗了,用近体格律诗代替。“人”乃借临韵,诗中尝试用通用变体句式和拗救,请老枭指教。
   一枭:谢谢老枭。首句用临韵,乃孤雁入群法。不违律。
   冬虫夏草:《如果老枭落水了》
   扑嗵一声
   水上漂诗
   本贴由冬虫夏草于2007年3月17日18:47:09在〖中国低诗潮〗发表.
   花岩匠人:《如果老枭落水了》
   其一
   落水,死,过嘛
   哪,足惜
   一颗子弹就了事
   但愿不要死得太马虎,简单
   应该像古人那样
   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不,百马分尸
   分向四面八方
   带着平生全部的阵痛和呼吸,直接奔向
   原野
   那,才对得起
   我
   今天的这个肉体
   其二
   老枭,是,好大个枭
   落水
   看见了,但
   无感想
   为什么
   那么多人都去了,我
   还有啥搞头
   要是当初我先撞见
   要是我和这事的主导有连系
   要是...
   最好是我和当事者老枭有个
   约定
   给他回扣什么的…
   那,不管事情怎么发生,这个
   好处
   当是我独领,而且成本最低
   那,我就真的发了
   嘿,人家都
   没了
   你还什么
   回扣
   那你就错了,他不是在一心为大众吗
   而且他还有家人…
   这就叫和谐消费
   和谐消费,知道吗
   2007-3-16.
   本贴由花岩匠人于2007年3月16日17:37:28在〖中国低诗潮〗发表.
   答老枭
   用户名: 冷热冰酸
   老枭是早餐面碗里著意安排的蝇
   看主子刁不刁钻
   老枭是下里巴人身上的跳蚤
   蜇一口有何反响
   老枭是近海的一只龟
   脖子老长其实很短
   老枭是山林的斑鸡
   扛一副老鹰翅膀
   老枭啊老枭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想耍落水 何苦张狂
   后有隆基,前有始皇
   去意巳决
   东海 南海甚或中南海的某个池塘
   琢磨不定的梅雨兴许拣个便宜
   旨定送葬
   
   不死神----选自皮旦《搜神记》
   从苟林山到阳虚山,是中山的第五列山系,一共十六座山,二千九百八十二里。
   中山的第五列山系这么大,只有一个神,这个神是不死神。
   不死②神永生不死,不自死,也不被任何势力任何武器所杀死。机关枪原子弹,无论什么,都杀不死不死神。
   不死神在篇遇山、荣余山一带不知生活几千年了。不死神常常走出他喜欢的山峦。
   不死神是有福的,并热爱福,并把福写在一扇扇门上。人人都盼望遇见不死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