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君子通大道,莫作小人儒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一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不少大陆儒者竟是民主自由的批判者与反对派,而且批得那么无知,反得那么无赖。

   

   他们或狡辩“多党轮流专制”(这个生造词自相矛盾)与“一党专制”都是“专制”;或认为什么党执政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执政党是否行仁义”(云尘子);“鼓吹自由 民主的人的内心就是希望通过他人的奉献来成全自己的利益,为维护自由与民主而牺牲是美丽的谎言”(学龄前儿童);或以“尧舜以禅让制传天下为天下择主,从来没有听说尧舜用民主选举的方式为天下择主!”来反对领导人民选;或放言“民主制度是协调利益的权宜之计,是以利为核心的小人之道;自由主义是陷于物欲之累而不能自拔,是心随物转的凡夫之道,何谈先进?”,甚至不伦不类地把民主人士比作石敬塘、斥为乱臣贼子野心家卖国贼…。

   

   以上言论均见于华夏复兴论坛。诸如此类的胡说九道,在儒家的小圈子里不胜枚举。

   

   二

   有些儒者虽承认民主有其优点,却不赞成民主的一些基本原则(如公开定期的选举),是形不反而实反。蒋庆关于“一人一票的普选制民主是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了实质上的不平等”之说就是如此。

   

   我在《我与胡锦涛不平等》一文中说,平等精神不追求“一般性法律规则和一般性行为规则的平等”(哈耶克语)以外任何“其他种类”的平等。物质条件贫富不等,社会地位高低不等,思想上的大腕与贫民、道德上的高士与灾民、文化上的富豪与流民,智力上的大智与弱智之间,更无平等可言。

   

   有儒者以我此言为蒋庆“孔子一人应该有一万票”的谬论辩护道:“既然人与人的差别如此之大,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还有何根据?既然智力上有大有小,在决策时,强智的人一票,就应该相当于弱智的人几票甚至几十票!”云云。以智力的不平等来反对基本人权的平等,反对现代法治意义上的权利平等机会平等,错谬显而易见。

   

   确实,孔子具有从政的丰富经验,在对政治的判断以及治理国家的问题上,在选出什么样的人能治理好国家上,绝对比18岁的小青年更有智慧,更有经验,更有判断力。但是,孔子如果复生于今,参加民主普选,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搞特殊化,他可以通过宣传施政纲领、措施而赢得民众对自己或某人的支持,从而把一票变成一万乃至十万百万千万票。

   

   该儒者又说:“如果现在就某一问题在网上投票表决,您老枭的一票就有可能被芸芸众生的声音所掩盖。您自认为在智力上高人一等,对某些问题的看法肯定也有独到之处,如此独到的观点在一人一票的表决中被淹没了,岂不可惜!”蒋庆之言是就普选制而言,我的反驳也是针对制度而言。该儒者却转到“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之类一般问题表决上去,把不同范畴的问题强扯在一起,纯属胡搅蛮缠。

   

   三

   儒家强调民本,最重民意。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民主乃保障民意合法性的最佳制度设置。离开了这一制度而奢谈什么德治仁政,王道政治,都是华而不实的高调空言。儒家的民本主义(或称为准民主思想)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尚未开出民主制度来,这是一大缺憾。对于民主,对于自由平等人权等普世价值,只能吸纳,不应反,也反不了。

   

   关于民主自由,中共不仅在野时热情洋溢地鼓吹,登基以来也从不曾明目张胆地加以反对。其对民主的抗拒一直是偷偷摸摸的,如找些民众素质不高之类借口。而今民主已成为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和中囯民众的共同诉求,中共领导人近来在囯内囯际不同场合也反复强调民主,胡锦涛说过: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温家宝说过:发展民主是我们奋斗的目标。在政策上也作出了一些调整,如人权入宪,允许御用文人偶尔唱唱民主的赞歌等。

   

   一些儒者却是连特权阶级也不如,连御用文人也不如,与那些以实际行动追求民主的近现代大儒们相比,更是天渊之隔。本文开头那些公开直接地反民主、为一党专制辨护的话语,居然出自儒者之口,令人非夷所思。

   

   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大陆儒家多数身在学术界教育界,却往往强不知以为知,严重缺乏学问上的诚实;孔子说:“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此辈既未能温故博古,又未能知新通今。但无论怎样孤陋,我不相信他们对于现代政治、全球文明和普适价值会无知到这种地步。

   

   将别人早已经指出的显而易见的错误、而且是方向性原则性的错误坚持到底,就不仅仅是思想认识的问题,而涉及道德品质问题,属于违仁悖义失道丧德的行为了。我崇儒弘儒但不得不严正指出,此辈名为儒家实非儒家,口宣仁义实反道德,已沦为专制主义的应声虫和小帮闲矣,呜呼!

   

   更为可悲的是,这种种反民主谬论,不仅违民意民心逆国际大势反时代潮流的,而且谬得太明显太离谱,毫无思想感染力。尽管暂时受到中共纵容鼓励,其实并不符合中共的利益和要求。所以“造论”者注定成不了气候-----暂时性的小气候也成不了,只能在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圈子里三五成群自慰一番而已。一出圈子,便成笑柄。这才是大陆儒家发挥不了政治作用、产生不了社会影响、出不了大师大儒和的根本原因。

   

   四

   反民主的儒家路线是错误的,必愈走愈狭。大道旷且夷,蹊路安足寻。不论是为儒门兴衰计还是为国民利益计,不论是为个人私德计还是为社会公德计,不论为民族前途还是为个人未来计,广大儒者都应该弃小向大、弃劣取优、弃伪求真,选择正确的路线!

   

   儒家的人本精神和人性光辉,蕴蓄着随时可以爆发的文明精华。从天理良知和内圣外王中引出权利观念契约精神普世价值观,开出自家的民主制度走上现代化道路,乃是顺理成章的事。故协同自由主义,共建自由社会,在此基础上挺立中华文化主体、确立儒家学说大本,在此基础上汲西方制度之佳处、用自由主义是长处而超越之…。这才是代表儒家希望和未来的正确的发展路线,也是老枭选择和坚持的道路。

   

   这条路尽管暂时受到中共压制封锁,但它合乎良知律令仁义原则,合乎民意民心时代潮流,合乎国际大势世界趋势,必定愈走愈宽畅,愈走愈阳光。窘路狭且促,大道夷且长。只要言禁一开,吾道必将深入乎人心,大行于中华!

   2007-1-10东海一枭

   首发2007.1.15《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