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狂者与妄人一不少人斥我狂妄。他们不知狂与妄有着本质的不同,不知我狂而不妄。

   二当年浪迹江湖,曾结交了两个卖艺朋友。那是在一个小县城,他们布好场子脱光膀子,一个耍嘴皮一个耍刀皮,两哥儿开始煽呢,一个无赖子站在一边指指点点嘲笑不休。小枭虽然武艺低微目光短浅,也一眼看出其人毫无功夫。两哥儿任他疯了半天,忍无可忍,出手卸掉了那家伙的下巴和胳膊。小枭见了大喜,通名结交,携手上酒楼。

   什么叫妄人?象那个喝了几两烧刀子昏了头,对自已一无所知或了解有限的事物胡批瞎评的无赖子就是。

   老枭现在也是走街串巷,见到赤膊裸身的街头卖艺者,如黄鹤楼主毕时圆张国堂芦笛以及一些伪自由主义者,往往冷嘲热讽不留情面。但我与妄人形似实异。他们对我的深厚内功一无所知,而我一眼就看出他们内力如何。对方如果知礼识趣,就随意指点几招,倘恼羞成怒,就把自己的丑丢大了,严重的话下巴和胳膊就不保(哈哈哈)。

   自古以来,到了老枭这样的境界者,一般都深藏不露高隐不出了,不值得。我之所以仍到处指指点点骂骂咧咧,实在是心肠过热,为了“润生”济世,有意“留惑”。

   会不会有看走眼的时候?放心,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只要他们出了手,有没有真功,功夫深浅,枭眼看去一目了然的。万一是菩萨下凡,哪怕化为妓女,蒙得了俗眼蒙不了老枭的火眼,自当上前恭敬拜见。

   三妄人与狂者形同实异。

   妄人信口开河不知深浅,狂者实话直说不留情面;妄人患得患失不懂装懂,狂者仁爱过度救世心切;妄人虚头巴脑不堪一击,狂者真功实力百折不挠;妄人喜欢卖弄装模作样,狂者光风霁月逍遥安乐。

   孔子对狂者是持相当欣赏的态度的,认为狂者虽非最高人生境界,但离中庸和“圣人”的至高境界也不远了。王阳明则干脆以狂者自居,自谓“在南都以前”(即64岁以前)还有些“乡愿”的意思,而此后则具备了“狂者的胸次”。这“狂者的胸次”,就是“信得良知真是真非,信手行去,更不著些覆藏”,后来弟子们提出的“乡愿狂者之辨”时,他诠释“狂者胸次”曰:

   “乡愿以忠信廉洁见取于君子,以同流合污无忤于小人,故非之无举,刺之无刺。然究其心力,乃知忠信廉洁所以媚君子也,同流合污所以媚小人也,其心坏矣,故不可以与入尧舜之道。狂者志存古人,一切纷嚣俗染不足以累其心,真有凤凰千仞之意,一克念即圣人矣。惟不克念,故洞略事情,而行常不掩;惟行不掩,故心尚未坏而庶可与哉。”(王阳明《传习录》)。

   老枭自己颇有狂者风范,对于那种富有真知而毫无保留、见我不足而直言批评者,特别感激,对于那种敢怒敢言、不畏不屈、当仁不让者,特别欣赏。但对一些腹中无物、眼中无人、毫无自知之明的三无牌包子型妄人,则颇为鄙厌。

   四东海草堂有一副对联:

   遇鬼杀鬼,遇神斥神,遇祖骂祖,遇佛呵佛;黑虎看门,白龙护法,野狐得道,顽石点头!

   发表以来,大受垢病,一曰过于狂妄,二曰违律出格,一些诗联行家都认为不合“格”。联意且不论,格式方面,本联属句中自对。王力《汉语诗律学》中说过:“如果上联句中自对,则下联也只须句中自对,上联和下联之间不必求工。”又说:“甚至于上联和下联之间完全不像对仗,只要句中自对是一种工对,全联也可以认为工对了。”

   本联或不算工,作为一付对联是完全“合格”的。不合格(对联知识)的倒是那些批评者。不合格很正常,行家也有弄错的时候。况对联小技,最高明又算得什么。但强不知以为知,乱加嘲笑,就没意思了。

   又如,毕时圆曾对老枭一首小诗大加讥嘲,我斥之妄。有人问了:有些人批你你引为知己,毕时圆说你不好你却笑他妄人,这不是两种标准么?

   非也非也。虽然诗词好坏只能相对而言,没有绝对标准。对枭诗,诗词界见仁见智褒贬不一,那都很正常。但毕时圆把一首在诗词界素有定评的好诗说得极为不堪,说根本不是诗,顺口溜什么的,而且又拿不出任何理由来,这种话绝非行家敢出口的。任何诗家一看,就知此君完全是门外汉。

   老枭新旧体诗,往往意在象外境界高绝(所谓高功夫者摘叶飞花也能杀人、得道之士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也),非深通儒佛庄禅者不能知其妙,一些诗评家也只有空言赞叹的份而说不出所以然来。毕哥儿一向不写诗,对旧体诗词毫无研究,其毫无理据的嘲贬,非卖弄和妄言而何?与正常的文学批评丝毫不搭界,与本文开头那个妄人的行为颇为神似。

   在这种雕虫小技上都如此之妄,其它方面可想而知了,如对中华文化,他经常信口开河傻话滔滔地抨击。我曾对他说:凭你现在智力,连挨我一骂的资格都没有,只是有点可怜-----发言越多,越遗笑大方。哪辈子有幸明白了,回头看到自已现在的言语,只怕要羞得一头撞死!

   老魏斥毕哥儿直不楞登大骂出口,拿对坏蛋的方法对朋友。其实我在道德学问智慧胆识等方法很势利的,只重豪杰之士,不交德障智障人士。不过绝对大度,只要有真本领,拿什么方法对我,我都欢喜无限。我以前出山、现在上网都是为了“找打”的。别人打得有气无力,我焦急呵。小毕小手绵绵,空空儿的,便是毕恭毕敬,我也懒得结交。

   这种妄人各门派中到处都是,不仅黄鹤楼主毕时圆张国堂芦笛以及一些伪自由主义者而已。最近佛门中出了个Shenshyh,倒是读过几本佛经的,到处追着要给老枭当老师,脸皮之厚,令人佩服。别说东海之道了,用教佛的标准,一看就是极端严重的“恶取空”患者,与以前印度的“空见外道”类似。

   天可怜见!一个男人要有点真功夫大见识才行呵,至少打人要打得准点重点,别让人感觉有点痒。不然,就老老实实,别轻嘴薄舌桃花柳絮地把自己弄成笑柄呀。枭文枭诗很多,东海之道初出,如能够实实在在地、多多少少地能挑出点儿暇疵来,也算有眼光。

   五老枭出身低,块头小,劲力内敛,长相如张良“妇人女子”似的,易受人欺,所以以前在江湖上混,靠的是拳头。现在网江湖上混,众目暌暌之下,笔头和拳头一样蒙不了人,只有与心接通,与“天”贯通,打出去才有威力,才能黑虎掏心!老枭狂则狂矣,绝不敢妄,见到真英豪不敢不拜,出手时不敢不用力,以免给对方挠痒痒,给天下留笑柄。

   然而狂与妄虽然神大异、毕竟形类似,颇不易分辨,刘晓波也曾认狂为妄呢。老刘民运前辈,但其眼光茫茫似乎与其功德巍巍颇不相称。我怀疑这与他偏好、专习西洋功夫有关。西洋功夫也属正宗功法,比马家邪派武功正多了,只是与至高至正、大仁大义的中华心法相比,在根本处略略有偏耳。我当年是大杂家,对西洋功夫及各大门派的秘传技艺了如指掌,老刘对中华心法和我的内在功力却所知有限,难免看走眼,呵呵。2007-3-29

   附言:从世俗的层面而言,老刘批评得很对。我在网络上有时态度相当粗暴,待人相当无礼,实属自作多情。大家普通网友而已,不是我的小兄弟,更不是枭家徒子徒孙,轮不到我骂;多数网民不过世间芸芸俗物小市民而已,上网是娱乐的,不是追求真理大道而来,不值得我凶。都怪我诲人心太热、弘道情太切、受历代大儒及大禅师的影响太深了,唉!2007-3-30首发《自由圣火》4.1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