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刘晓波有进步]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有进步

   刘晓波有进步

    ----兼论道统和政统

   

   一

    在我印象中,刘晓波对中华文化一直是持反对态度的,而且是极端的蔑视和贬斥(记得八九后有一本叫什么“黑手”的小册,里面载了不少老刘批儒之言)。所以我曾一边赞美刘晓波精神,赞美为他的“反骨”与孟子的浩气一脉相承,一边又嘲笑他傻博士一个,对其某些反儒观点提出激烈批评。

   

    2003年,我曾致信老刘,希望就儒家思想与民主自由之关系进行一次“海波之争”。我说:儒学与民主之关系究竟如何,儒学体系与现代价值有没有融汇贯通的可能,兹事体大,值得好好探讨。以前的争鸣仅限于学术界,于现实隔了一座山。兄何不与我同扮愚公角色,联系现实政治开展文化争鸣,将火从虚拟网络烧向现实社会?

   

    我还激将:前砸兄一文,未见反击。贬我者以为兄不屑,褒我者又以为兄不敢。今有人代老兄出手,却纤手无力,亦可笑也。兄何不亲予反击,与我从正反两面做点大众启蒙工作(撇开个人荣辱利弊不论的话,我认为争吵是真理最好的传播手段)?击我愈猛愈好,不必客气。

   

    晓波回函的大意是,他对儒家的态度并无改变,不拟就这个问题与我争论。信中还提到了他一个研究儒家的朋友的什么观点,他表示不赞同。

   

   所以,老刘给我的感觉一直是:他的思想、他对中华文化的偏见已经顽固地定型了。多言无益,求同存异吧。另外,当时我也陷在一个思想误区里,以为,能否在传统文化中发掘出民主基因和普适价值,能否为民主制度找到文化之根,能否从本土文化的角度批判和清算专制主义,与民主追求相比,并不重要。为了“团结”,对诸多“反华”(反中华文化)谬论一般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偶尔还“附和”几句。

   

   后来才逐步认识到,这些问题并非无足轻重。追求民主是当今中国急务,但如何追求,却关系重大。追求途径、文化立场、思想背景等问题,直接涉及到民主事业成败利钝和中华民族的兴衰荣辱!

   

   二

   且不说能否把自由主义以及基督教快快“拿”来凭空移植到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且不说排斥中华文化能否在中国建立起民主社会,就算成功了,我估计,我与极端“反华分子”们估计仍难免“一场恶斗”哩。

   

   然而,今天有人“惊诧”相告:刘晓波有变!依据是最新刘文《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中的一段话:

   

   “最后说颠覆性。仍然是众所周知,当中共党天下取代了皇权家天下之后,皇权时代的法统与道统相分离的传统也随之终结。尽管家天下与“党天下都是独裁统治,但二者还是有所不同——法统和道统之间的关系不同。家天下是法统和道统的相对分离,而党天下是二者的完全合一。前者的独裁程度远不如后者高。从汉武帝开始的历代王朝,都是依靠血缘法统(皇家)和非血缘道统(儒家)来维系的。皇权以血缘关系确立和传递法统,但他们只是法统的创立者和传承者,而不是道统的创立者和权威解释者。道统的创立者和权威解释者来自一代代儒生,他们把儒家学说所描绘的社会秩序奉为“行天道”。正是由于道统和法统的分离,儒生出身的官僚集团才能够借助道统伦理来制约法统权力。也许,儒生官僚集团会在官场权争中失败,但他们所维系的儒家道统却历久而不坠。而且,每一代有作为的皇帝,在挽救其被宦官集团或外戚集团弄得危机四伏的家天下时,都要借助于道统的合法性及其儒生官僚集团。”

   

   这些话从儒者嘴里说出来,很正常,但从反儒派主将老刘笔下流下来就颇不寻常了,令人吃惊,令人欣喜,值得我好好喝一声彩!

   

   牟宗三先生有道统、学统、政统三统之说,但他把政统看成现代民主政治,认为中国文化只有道统而无学统与政统。但学界一般都把政统作老刘所说的法统来理解。关于道统与与政统(即)之关系,蒋庆先生在《儒家的生命之道与政教传统》中谈得颇为透彻。蒋说:

   

   “在儒家看来,道统的核心是道德标准与精神价值,由伏羲尧舜孔子等古圣人创立,由民间历代圣贤大儒代表并传承,是衡量社会政治的最高价值标准,是评判国家政府的独立精神力量,而“政统”则由皇帝或政府承担与代表,只表明皇帝或政府具有世俗权力的合法性,而不具有精神权力的合法性,即不具有道统上的合法性。在道统与政统分离的中国传统社会,没有一个皇帝敢说自己代表“道统”(社会道德精神上的合法性),因为皇帝知道,道统自古以来都由尧舜孔孟及民间大儒代表,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只代表政统(政治权力承接与使用上的合法性)。因此,他们不但不敢与圣贤争道统,反而降尊卑怀诚心尊重道统,敬畏“道统”,愿意接受“道统”的评判监督。”

   

   不过,这段蒋言有些“理想化”了。历史上道统与政统的关系,以秦汉为分界线,前后有所不同。之前是道尊於势,道统高于政统,以道统自任的士阶层与君主分庭抗礼甚至为帝王师(与后世奴儒型的所谓帝王师不同);秦汉之后是道屈于势,道统表面上高于、实际上屈于政统。所以“没有一个皇帝敢说自己代表道统”之言也不很确切。满清政府表面尊孔,实际上历代皇帝已将道统纳入政统之下,由自己代表起来了。

   

   三

   老刘对道统的评价很公道。正因为有道统的维系,家天下相对比党天下的独裁程度要低,社会文明度要高。当然,现在党天下家天下都是落后的。历史早已步入公天下的时代,道统早已到了开出“牟式政统”的时候。此话题大,兹不详论。

   

    偶尔对儒家说了句公道话,不表示老刘今后不再反儒,更不说明老刘就从反儒派主将变成支儒拥儒者了。但至少,他已开始“一分为二”,相信他不会再笼而统之地视儒家为民主大敌、思想垃圾。虽然有限,毕竟有变,这就很了不起。让我喝一声彩,为老刘思想的小小转变和进步。如果解读有误,请老刘指正。

   2007-3-31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4-1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