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东海草堂答客难

   

   苏定方:

   大话太过,恐与我兄无益。

   麻辣隔壁:

   遇上权利机器,整死你,你还明大道呢。

   张国堂:

   你东海一枭不要自误误人。政教学说只有有益于自己,才能有益于他人。孔子教人,是以人在社会上能言能立为目的。学生跟孔子学,也是为了使自己在社会上能言能立。一个人只有做头不做尾、居上不居下,才能服事民众,才能济世济民。你如果做尾不做头、居下不居上,你何以服事民众?何以济世济民?你自己不想成为国家的栋梁,没有志气,是一块不可雕刻的朽木!

   

   东海一枭:

   前两位(苏定方、麻辣隔壁)之言皆发于“老枭执大法印印遍古今,以证正学,以明大道。”之后。与张国堂之言一样,皆属于鼠眼看人,把老枭看得忒也小了,故一并作答。倘只求益己,还是老枭吗?倘多畏多忧,还是老枭吗?再说,整死我,容易吗?没有金钢钻,敢随便揽瓷器活?枭言是否大话,事实已经并将不断作出有力的证明!

   

   《楞严经》中有“八亦矫乱”说,执著不顺理叫做矫,糊涂多邪见叫做乱。世人矫乱者多,中囯人特别多,中国各学派教派中更是多而又多。张国堂之言尤为矫乱。多位“高人”多次提醒我不要理睬他,至少不要提及他的名字,以免无意中抬举了他。我倒觉得没必要这么“清高”。一些歪理邪说胡言乱语,只要略有影响,即已听见,不妨驳之。

   

   “政教学说只有有益于自己,才能有益于他人”之言不无道理。不仅政教学说,世间任何学说追求的都不外乎利益自己和他人。只不过张国堂把益己和益人用“只有”、“才能”相联,显得太绝对、一根筋而已。其它文字就是胡说八道了。

   张国堂曾恐吓:“如果你不听我的话,不拜我为师,那么你在人世必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而且你死后还要下地狱!”

   

   殊不知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都是我喜欢和自愿的。张国堂之流神棍加傻蛋,怎么可能理解老枭的境界?

   

   很明显,我说喜欢居下、自愿做尾,是就政治层面和社会地位而言的。并非政治上成为领袖人物、社会上地位显赫“才能服事民众,才能济世济民,成为国家的栋梁”,并非追求这些才算“有志气”。这是常识,何须多言?至于在学问上、思想上和道德上,恕我狂言,我从来是不甘居下和做尾的。

   

   下地狱?亦非我所忧也。旧作《自勉诗二首并序》中曾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古德在临终时,对他的弟子说,"多么可恨啊!事情的结局,根本不合我的期望。"弟子问,"你原来是什么期望呢?"古德答道"我向来都是这样祝祷的:希望一切众生的痛苦,像一大片黑烟一样,都能集结到我心中。可是,现在浮现在我眼前的,却是净土的景相。这根本不是我原来所想的。"

   

   最后,谢谢张大的“恐吓”。“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这十个字我收下了。哪位大书家愿代为写成条幅?我将挂在客厅里,以之自勉并勉励家人。

   2007-3-27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