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枭者,夜猫子是也。这家伙长相丑陋,喜欢昼伏夜出,惯于以怪异的叫声吓人,大为中国人所憎恶。然而,西人偏于夜猫子身上发现了难能可贵的一面,说这生灵能未卜先知,预报吉凶。人类中不是也有一种人能够未卜先知吗?这就是知识分子,于是在西方,夜猫子成了知识分子的代名词。

   

   夜猫子喜欢怪叫,老枭也喜欢怪叫,这或许就是老枭之所以自名为老枭的原因吧。然而,我不知道老枭喜欢做那一种夜猫子,是做令人憎恶的恶鸟?还是做预报吉凶的先知?

   

   我猜他是想做先知,不想做恶鸟,然而事实上他却做了恶鸟。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只会重复别人说过的话,一会儿是佛陀怎么这么说,一会儿是孔子怎么这么说,满口里觉悟、道心、佛法、儒术,嘴皮子煞是滑溜,就是发不出一点自己的声音来。

   

   老枭还喜欢作诗,七言格律,平平仄仄,合辄押韵,真有点那么回事,可是,他的诗篇像是从坟墓里扒出来的。看着老枭的诗,你会想:这是哪个倒霉的酸秀才,一辈子没中过功名吧?是谁把他的诗从坟墓里扒出来了?

   

   老枭自视很高,他觉得自己诗也好,文章也好,学问也好,道行也好。老枭的诗好,但这是按照三百年前的标准说的。老枭的文章也好,但他如果能有自己的思想,那就更好了。老枭的学问,那是没的说,佛陀说过什么,孔子想过什么,他全知道;他是佛陀和孔子肚子里的双料的蛔虫,但这也形成了老枭的缺点:佛陀没吃过的,老枭不敢吃;孔子没想过的,老枭不敢想。至于老枭的道行,很简单,顺着佛陀和孔子的肠胃爬来爬去,爬上爬下,永远不敢爬出这两个人的肛门。

   

   可怜的老枭啊!

   

   枭是一种有翅膀的生灵,天生应该在天空里飞。可你为什么老喜欢在别人的肠胃里爬来爬去?

   

   佛陀的哲学,是一座精神的迷宫。以佛陀的智慧,倾他一辈子的心血,佛陀打造了这座精神迷宫,最大的用处就是盛放他自己心中的幻灭。我们不知道佛陀是因为什么精神幻灭的,可是我们知道,佛陀不爱尘世,也不相信天国。佛陀憎恨肉体,可你如果说佛陀更喜欢精神,也不符合事实。佛陀如果喜欢精神,他为什么要打造一座精神的迷宫,不但把自己、而且把那么多人的精神囚禁在里边?

   

   老枭的精神就囚禁在佛陀的精神迷宫里。说实话,看着这么出色的智慧被佛陀的精神迷宫给困住了,我深为惋惜。但是很遗憾,我也不知道领他走出这迷宫的道路。我想告诉老枭的是:要走出佛陀的精神迷宫也许很简单,只要你敢于拆掉佛陀的宫墙就行了。

   

   佛陀的精神迷宫,用几样非常简单的建筑材料构造而成。什么虚空,超脱,觉悟,无我,像这样的精神材料在两千年前的古印度遍地皆是,佛陀不过是个精神上的捡破烂王。

   

   与佛陀相类似,孔子也是一个捡破烂大王,不过是格调更低,手段更烂,胆子更小。孔子说过许多非常不错的漂亮话,但这又怎么样?漂亮话谁不会说?至于道理,孔子的道理孔子自己都说不清楚。孔子的弟子反复地问孔子:师傅啊,你的“道”究竟是什么呢?——每当这时候,孔子就三缄其口。孔子临死的时候,哭得鼻子一把泪两行,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道”。

   

   后人总结,孔子的道就是仁和礼。基本正确。仁就是爱人,可孔子乱杀无辜,他一点也不仁。礼就是一系列具有原始色彩的礼仪规范和制度规范,可这些规范按照春秋时期的文明标准已经完全落后了。可怜的老枭啊,如果你有机会到非洲走一趟,你会发现,在某些原始的野蛮部落里,至今还流行着一种类似于周礼的东西,那就是孔子的宝贝疙瘩。

   

   你如果足够幸运,你还会在那儿遇见另一个孔子。你会发现:他正在那儿教导自己的黑人同胞克己复礼呢!

   

   孔子复礼,侥幸成功。老枭再想“复孔”,就绝无成功的可能了。为啥呢?——中国人绝不可能重犯第二次错误。

   

   可老枭不但想复孔,还想礼佛。在老枭看来:儒也好,佛也好,宋明理学也好,大乘小乘都好。老枭你是一个捡破烂的吗?怎么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出现过的精神破烂,你见一个捡一个,照单全收,全无取舍?

   

   老枭对这些精神破烂表现出一种宗教般的狂热。在老枭看来:佛学不是玄学,而是哲学;不是哲学,而是信仰。在老枭看来:儒学不是一种学说,而是一种真理,并且是最高级的真理,是永恒的“圣道”。老枭相信:这些东西之所以好,因为它不言而喻,不证自明。

   

   老枭的肚子里装满了精神破烂,就想着四处去兜售。可怜老枭连加工一下精神勇气都没有,他向人捧出的是原汁原味的佛和儒。

   

   老枭还喜欢谈民主。民主不是精神破烂,可当老枭把民主和精神破烂放在一起兜售,他玷污了民主的尊严。

   

   行了老枭,您还是歇歇吧。你的精神破烂没有人喜欢。你只能耸人听闻,而不能未卜先知。你是一只令人憎恶的恶鸟,而不是一个发人深省的预言家。

   

   (枭注:诸般问题,枭文中尽有答案,懒得多说了。浊世众生刚强,不易调伏。究竟谁可怜,非常人所知也。瞧你呆在这角落怪可怜兮兮的,我帮你把骂文多转些地方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