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吾家自有大神通!]
东海一枭(余樟法)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吾家自有大神通!

   吾家自有大神通!

   ----“心转物”漫谈

   一

   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是如来。一些人、特别是佛门道教中人喜欢谈神通,谈“心转物”,而且是从气功师“特异功能”的角度去理解神通和“心转物”的,把得道者(证悟了本体的人)描绘成玄之又玄、神乎其神的特异功能人。

   

   殊不知“功能”最特异也是有限度的,得道者的“心”自由度大些,功能强些,但仍受肉体的制约,更受“道”的制约,不可能违反、突破和超越某种自然规律和宇宙秩序的(天地万物包括人类都要受到道的制约,无人无物可以例外。)

   

   二

   尽管,作为宇宙万象最基本的原动力的本体是妙不可言神不可测的,是不可思议不可究诘的;尽管,按儒家的理解,它具备大生广生之盛德,具有生生不息的刚健新新不已的生动活泼,但本体的“功能”仍然是“有限”的。宇宙间存在着无法改变、无法超越、无法突破的绝对的定理或定数,这是本体的“规定”。作为“道”和“天理”,它本身就是一种规律和秩序。

   

   本体的“创新”和“变易”功能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则,必须遵循进化的原理,不能“乱来”,不可能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熊师将变的方式分为三种:一是顿变,刹那刹那才生即灭,变化密移,二是渐变,大变化皆由小变化积渐而至。三是突变,突变是“不循渐变之规,乃有飞跃而至者”,却是“确已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猴子或许可以进化为人,但不能突变成人。不管怎么“飞跃而至”,都必须“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

   

   即使说山石树木可现佛身,也必经过极为漫长的无量劫时间逐步进化才有可能,而且比有情众生成佛难得多。有的变化则是“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也永远无法达至的。例如,石头不可能变成水,水不可能变成女人,女人不可能变成酒,酒不可能变成山石树木,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任何时候都不可能,任何人都做不到。“道”“自己”都办不到的事,为形气所限的得道者更不可能办到。石头里蹦出个孙猴子,永远只局限于神话里。不然,人类社会天地万物都乱套了,宇宙就没有秩序可言了。

   

   三

   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多数其实并不真的“特异”,只是各种“功能”特别发挥得优秀卓越些,比如力气特大、呼吸特深、身体特棒、反应特灵、招子特亮、智慧特高、心胸特广、料事特神、寿命特长、预知终期、跏趺坐化等等,这是“心”对自己的肉体和生命的“转”,与众不同而有限度,在根本上并不违反自然规律和秩序。不论哪门哪派的得道者,道家也好佛家也好,往往都能得到一些类似的“特异功能”,甚至出现一些目前的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儒家不追求这方面的“功能”,但儒学修养高了功力深了,某些功能不知不觉自然而然会特别卓越些,但儒家的真正“特异”主要表现在精神上。熊师在《新唯识论》“明宗”章中这样描述“见体”(即明心见性)者:“真见体者,反诸内心。自他无间,征物我之同源。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指贯通动静又超越时空的特征;“物我之同源”,指超越心物二元、超越主客对立的自在。这就是儒家得道者的精神状态。

   

   在自然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自然规律基础上的“人定胜天”、“制天而用之”,“曲成万物而不遗”;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这都是“心转物”的表现,是人心对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一种“转”。所以我说过,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如来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四

   老枭自小酷好佛经道藏奇学异术及气功,然蛮气难消脾气暴躁,一言不合拔拳便上。大半辈子闯荡下来,枭身居然完好无损,亦奇迹也。现偶尔思及青少年时的鲁莽灭裂,犹感后怕。也怪自己出身低,块头小,长相如张良一样俊秀,易受人欺(劲力内敛,俗眼难窥,以为好欺负),只有拳头说话有力,只好常靠它发言了。后遇太极高手傅某,始知自已井底之蛙,师从数年,风雨无阻。后虑及人生有限,“小道恐泥”,乃决然弃去。三十以后,野性渐化,温柔敦厚,重研佛道,完全沉浸于其中,参证多年,其中甘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渐渐地,各方面“功能”虽不“特异”却特好,例如,身体特棒难得一病,胆子特大难得一惧,胸怀特广难得一怒、精神特好难得一累、心灵特静难得一躁、思维特灵难得一滞、智慧特高难得一惑、自信特强难得一弱、料事特准难得一差等等。遇见什么棘手之事,皆能从容处之,并时有气机勃勃不容已之感,特别能折腾也特别经得起折腾。如枭诗所写:微笑着面对一切/让风雨苦难成为营养/每天变大一点增高一点/每天都是新生的自己。

   

   (顺便在这里透一个秘密:学佛学道学儒者,别的不说,至少身心一定是相当健康的。如果有人自称儒士道士佛门人士,却一身病痛,要么根本没学进去,纯属口头禅,要么学歪了。心转物,先从身体开始,连自已的肉体都转不动,还敢谈什么转物、什么神通,绝对是骗子)。

   

   三十八岁以前儒佛道(兼及西学)并皆好之,于诸家精义可谓锱蛛必较、毫厘必争,尤感儒佛两家各极其妙。然终觉佛学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心未契,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

   

   三八以后,不弃其它而偏重儒家,为进一步博学之慎思之明辨之,关闭公司,息交绝游,上求下索,如醉如痴,其中的大悲极乐,似死复生,不足为外人道也。不惑之年,豁然开朗,一切无惑,真有一种百炼钢出、九转丹成、“忽尔天门顶中破”之感。用佛学的话说,一切逆缘都成了顺缘,所有“分别念”都成了我本性的奴仆。从此归根复命,大本确立,乾坤定矣!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的世界更精彩。老董(仲舒)三年不窥园,被誉为千古佳话,老枭八年不出门,丝毫不输于他(不窥园难免夸张,不出门也有水分。但避人避世深居简出,平时难得下楼,确是实情)。

   

   古诗云:亨到离时见,贞从坎处来。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我曾说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人更勇、学更博、志更坚、气更豪、胸更广。这种话岂敢随便说说?须落实于行为、求之于行事的。若非般若智高,焉能理事无碍,若非内养功深,焉敢狮吼枭张?反特(权)斥专(制),亦是为了“于事上磨炼”(阳明语),向圣贤看齐,岂敢拿自己自己人生、家庭和国家前途开玩笑哉?

   

   日前大发狂言,实乃别有用心。我说:“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我的义理錯误或不够圆融之处,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驳倒我,让吾道成为戏论,允许我拜以为师,凡我所有的一切,任凭处置-----从此不仅江湖上、而且世界上就算没老枭此人了!”

   

   目的,一为寻找高士为友,二为对吾道作进一步完善。我这样说,当然首先是有相当自信。上下贯通内外合一,本末兼尽体用皆备,百川归儒自成一家,纵使有人辩才无碍,不可能有人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的义理根基---除非真的发生“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的奇迹。当然,若有高人能略略指出我一些思想破绽,也当谦恭受教。

   

   五

   话说远了,言归正传。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或现象,除了修炼人士的一些功能方面的超强表现,还有两种:一是超前。飞机上天,轮船下海,古人见之,必惊为神迹。佛家舍利子、肉身不坏等,目前尚难理解,但以后随着科学的长足发现必将得到合理解释。从根本上说,这类超前、特异现象必定是符合科学规律的。

   

   二就是骗术障眼法了。那些从特异功能角度阔论神通、高谈“转物”的,说的是骗子,信的是傻子。老枭当年行走江湖,广交朋友,碰到过的“神人”(神神叨叨的人)不少,但所谓的功能从来是特异在嘴巴上,所谓的神通从来是停留“技术”层面的。

   

   不仅江湖人士,甚至一些佛道中人,佛经道藏读多了又食而不化,不知不觉也会以幻为真,乱发妄言,吹吹“不要说悟了的人,就是一个得定的人,也是俱备一些神通的。”之类牛。以前曾提及,有学佛者对我高谈“心物一元心能转物”之妙理,我让他“转”点什么物给我看看,并谅他在我面前一针一线也休想“转”动,其人结舌哑然;我又反问:即然心物一元,有物即有心,宇宙诞生以来,万象纷繁,但人类出现之前,心在哪里?瓦块木石,牛屎狗粪,它们的心又在哪里?其人更加茫然。

   

   道体心物不二,天地万物亦心物不二,心物一元,心能转物等等,妙理确然,不过其意幽远之极、可惜当今学者夸夸其谈胡乱引用者众,对其含意往往不求甚解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须知这里的心,指的是指宇宙间健动不已生生不息的一种生机活力。这种生机活力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是“先天地生”(老子语)、法尔如是(法尔,自然而然的意思)不可究诘的,可强名之为“道心”。

   

   庄子说,道在屎尿,很多人把这句话当作一句形容,或理解为屎尿也有它的规律、也符合自然规律云云,都错了。这句话意思是道心无处不有,与万物同在,屎尿也不例外。佛教天台宗称“墙壁瓦石”等都有佛性,乃“无情有性”之物,表达的与庄子之言是同样的意思。

   

   有句古诗说得好:“凡物身中皆有佛,何人性里独无天。”但是,绝不意味着 “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那是食佛经而不化的愚人之妄言!

   

   六

   综上所述,我敢保证:除了诗人,如果有人宣称能够把石头变成水,把水变成女人,把女人变成酒,把酒变成山石树木,让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等等,毫无疑问,一定是骗子!

   

   话说回来,如果真有人办得到,绝对是宇宙级的妖邪撒旦,老枭遇上了,非举起打狗棒将他一棒打死不可,就象云门禅师一样----当别人对云门说,释迦牟尼诞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云门听了喝道:我要在场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图个天下太平!

   

   倘有人具有上述随心所欲变来变去的神通(或其中之一),岂止天下不太平?三千大千世界、整个宇宙都不得太平了。老枭在此,敢不斩妖除魔,岂能容他猖獗乎,哈哈,哈哈

   2007-3-28

   首发《自由圣火》3.30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