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

   -----东海草堂答客难(之十五)

   

   毕时圆:

   我敢肯定,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驳倒东海君的。举一个例子:一个人说,三七二十四并且人家亲自规定三七就是二十四,您用什么方法可以驳倒他?不可能的。

   凌楚风:

   阿枭所谓的胜负,皆以他自己承认为准。如果他不承认你胜,则你永远都没胜;如果他没承认他败,则他永远都不败。

   

   东海一枭: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东海系列的偏误,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从根本上驳倒东海之道,允许我拜以为师。毕时圆跟帖如上。

   

   语言文字是有很大的局限性,有些事物超于言诠之外,很难完全表达的。故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但它毕竟是一种人类无法离开的工具,“道”毕竟须借之以彰。老子虽认为道不可道,但还是留下了五千言,把“道”道(言说)得“头头是道”。

   

   还有更多问题和道理则是完全“讲得清楚”的,是非黑白,优劣高低,还是有相对客观的标准的。便是舌粲莲花,也难以将三七二十一规定为二十四。小毕说了不算,东海说了不算-----须知世界并非仅自由中囯论坛那么大。倘按毕时圆所说,世界还有什么正义公理可言,还有什么民主自由普适价值可言?

   

   有人说,“被驳倒了,只要老枭自己不承认,那就不算。”且不说鸭子死了嘴硬有违我为人处世的“诚”、“义”等原则,就算我死不要脸地强辞狡辩,徒然遗笑天下后世而已。就算从功利的角度考虑,被世人、至少被有能力打倒自己的人视为不诚不实、无信无赖之徒,也是有弊无利的吧?

   

   “伪劣产品”蒙得了自己蒙不了别人(其实蒙自己是最难的、至少是极难的------只有象洪秀全张国堂一样伟大的人物或许勉强做得到,老枭是不可能的。)蒙得了少数蒙不了多数,蒙得了多数蒙不了全部,蒙得了全部蒙不了对手,蒙得了一时蒙不了永久。

   

   又有人提醒我:枭兄谨慎谨慎,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与道理对错、思想优劣是两回事。就拿民主自由来说,凡有识之土,对其基本原则都会认同,越是“人外之人”,越会深刻理解它。吾何忧哉。

   

   还有人耽心我会不认帐,殊不知,倘真有人能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的义理根基,那是奇迹。有缘结识奇迹创造者,乃人生之大荣奇幸也。老枭求之不得,岂有自阻上进、自绝慧命之理!

   

   

   Shenshyh(摘要):

   中論早已說,「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諸法皆是因緣生,故無有自性,此無自性就是空義,這在智度論以及中論上說的相當清楚。且經論已說,所謂的真如、佛性、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是因眾生畏無我故,畏計我外道故,所以說此如來藏,經論已說的清楚。

   且進一步說,如要以為真如不空,那麼即違背三法印,真如非無常、真如非無我、真如非寂滅,與法印不合,一實相印更不用說﹝智度論言,三法印即是一實相印﹞,此真如與法印不合。

   

   东海一枭:

   在佛教里,这种观点是最严重“恶取空”!

   

   与儒学相比,佛教偏于从空寂的一面去理解本体,但主流教义并不否定本体的存在。佛学的真如、法性、法身、佛性、如来藏等,所指皆相当于本体或本体的功能。人无我,法无我,宇宙万物皆无自性(四大皆空)。但是,万法皆空而法性不空,本体不空。

   

   说法性空,是指法性清净至寂没有妄染,具有“空”的特征,并非真如法性不存在。所谓空的特征,指的就是三法印里的“涅槃寂静”。法性是“涅槃寂静”的。

   

   大乘有宗的唯识学,核心是三性之说——依他起性、遍计所执性和圆成实性。遍计所执性是空,依他起性是幻有(宇宙万象,非空非有),“圆成实性”是有,“圆成实性”就是真如、法性、法身、佛性、本体。

   

   佛教中龙树、提婆的空宗思想传到后来产生了一些误解,其末流一往遣相破相,否定一切,最后连真如也被遣破和否定了,走向了极端的空,万有一切连真如本体都空无所有了。大乘有宗曾针对空宗末流这些弊病而提出批评,斥之为“恶取空”。

   

   “恶取空”的“恶”,与现在“恶搞”的“恶”意思差不多。在俗谛层面说法相(相当于宇宙万象)空,是“恶取空”;破法相是为了显法性(佛性),空万象是为了证本体,如果再进一步破去法性变成无体),也是“恶取空”!

   

   认假作真,以幻为实,是学佛大忌。佛法说空,旨在破除众生误认假我、小我和一切生灭无常的现象为真常不变的执着。但如果把真如佛性也消灭空幻了,一切幻灭,更是学佛大忌。所以佛说:“宁执幻有如须弥,不取恶空如芥子”!

   

   关于儒佛之道异同,我在《本体初论》中将进一步阐之,兹不详论。Shenshyh此君也不知什么来头(哈哈哈),一直骂骂咧咧纠缠不休,要给老枭当老师。如肯进一步参证,不出意外的话,两千年之后,佛法方面估计可以达到老枭现在的境界了。至于别的方面,无望无望耳。江湖上这种一知半解而又自我感觉太好的角色太多,如蚊似蝇,难怪那些高人远遁高隐不肯现身,把一大堆垃圾世事推给老枭来收拾,唉。

   

   秦关段玖:

   阁下说:“佛家穷高极深但根本处略有所偏,一是偏于空寂,缺乏“大生广生”之德,二是偏于唯心,不如心物不二圆融(圆者圆满无缺,融者融合无间。”

   佛家中的某些派别是有这种倾向的。但我想佛家大乘一派本来就是主张心物不二圆融无碍的。所谓心不自心,因物故心;物不自物,因心故物。心物是互为因果的。之所以略略偏于唯心,在于应机。因为众生逐物迷己,过于唯物,需要在这方面多做强调。佛家所谓空,是妙明真空,不是顽空。真空不碍妙有,妙有不碍真空。所以从究竟的意义上讲,大乘派佛家并不“偏于空寂”。

   

   东海一枭:

   儒家也一样是心物不二而偏于唯心的(心能转物)。我说的是,从根本处而言,与具有有阳刚、昭明、健动之德的儒家之心相比,佛家之心偏于空寂。

   

   儒家之“心”,佛家之心与儒家之心之别,即佛性与良知之异。(见前所引蒋庆之文:佛性无生,良知生生;佛性寂而无感,良知寂而感通天下;佛性还灭入无余涅盘,良知创生而裁成天地;佛性无善无恶无是无非,良知无善无恶无是无非又时时知善知恶知是知非;佛性归寂不动如明镜止水,良知性觉如鸢飞鱼跃是活机活水;佛性是“有”为法界真心器界所依,良知是《易》为万化所出变动不居;佛性是涅盘性海无明风动情识浪滚而起惑,良知是万物一体之仁不容已入世担当而以情。)

   

   这里的差别,是两家“体”上的差别,是根本处原则性的差别,不能用“应机”来解释。大根大本,岂许“应机”?岂能“应机”?便如两大绝顶高手对决,最后关头争的就是毫厘。“体”上偏了毫厘,“用”上就会差之千里。儒佛两家入世出世由此而分,在枭眼枭心里,第一第二亦由此而分。本体问题非常深微,我会在《本体初论》中详谈。

   2007-3-30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3-30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