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一
   张鹤慈老在枭文《与力虹站在一起》后跟帖,认为老枭至今逍遥法外,不是哪些有力者暗中相助也不是中共网开一面,而是“从未来中国论坛里逃的快”,还指斥“当时应该带者你的朋友力虹一起逃,就省得你现在诗呀,文呀的费力气。”云云。
   

   张老前辈公开批评,后生小子表示感谢,兹将两个问题的相关“内情”事实和我的一些想法斗胆托出,以凭张老裁决、“江湖”公断。
   
   二
   退出“未来中国论坛”一事,尽管张老表示“本人支持你的逃”,但着一“逃”字,嘲笑轻鄙之意毕现。不能不略予说明。
   
   “退坛”原因,我在相关文章里略有所及,确有“拒绝为中共提供一次很好的司法迫害的把柄和借口”的考虑。当时传言纷纷,我得到消息是高智晟是因《未来中国论坛》“落网”并很可能因此定以重罪,以此为由对我动手的可能性也极大。当时这在异议圈中已是公开的秘密,我相信这个讯息不是空穴来风。出于为自身为老高安危计(之所以特别关心老高,是因为他不仅是一般同道,而且为我林案提供过法律援助。当时我还通过别的渠道希望对他有所帮助,聊表回报之意),老枭“退坛”并公开说明论坛有关情况,是有必要的。
   
   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我对法轮功的支持是有限度的,不能为其信仰和“事业”作出太大牺牲。
   
   对法轮功一分为二: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我十分同情,他们抗争精神令人敬佩,在人权方面为之呼吁是义不容辞,但文化层面我自有“我的道”。这种态度一直是鲜明的,多篇枭文公开表达过,七八年来从无更改。而且,对法轮功的某些言行,特别是它对“异己”的那种小家子气,素为我所鄙薄,也有所批评。
   
   我是应友人之邀而“入坛”的,但不久即从某个渠道获悉讯息,该坛由法轮功操纵(我退出后,仍有两位前同仁坚称论坛是独立的,所以我也不敢绝对肯定)。遂将有关“坛事”“高高挂起”,非友人函,一般不理。退坛是迟早的事,只是退出的时机选择,确是不对。
   
   尽管极端不乐意“奉陪”,开始我还是拒绝了枭婆、律师、朋友、同道要我声明退出论坛的劝告的。我对一位关心我的“大佬”说过,有些事很无奈,不乐意也只能这样了。是一身兼论坛、法轮功两职的某君公开以“退党十万”期望于我,促我改了主意。那样被赤裸裸地视为棋子----而且是一只无足轻重的小棋子,就算孔孟释老发了话,我也不会从命,何况是法轮功一个干部?
   
   遂立即“召集”枭婆和当地朋友律师宣布决定!综合考虑各方面利弊,我认为这一动作合情合理不违仁义,更没有一点对不起法轮功、对不起朋友的地方。本来就是挂个虚名而已,已有疑虑,且起反感,抽身而退,不会给任何人造成任何麻烦或危害。要说对不起,倒是法轮功“自作多情”,有侮于我和我的道!
   
   人有亲疏远近,情有浓淡厚薄,况涉及文化信仰问题乎?只要略有了解,就知道中华文化和东海之道的纯正高贵,是古今中外任何学派宗(教)派望尘莫及的。晓波和不寐都批评过传统文人的文化傲慢和道德狂妄。说实在的,老枭向以千古大宗师自勉,志超释老,平视孔孟,这方面的傲慢和狂妄比一般传统文人严重得太多太多(当然我不赞同用狭隘的西方心理学标准来衡量文化自信和道德自尊,更不同意把这种自信自尊理解为傲慢狂妄)。
   
   “道”之所在,我是从不惮于得罪任何人任何势力的。对法轮功,我自认为已经很够意思了,尊重是要相互的。我不能象张国堂一样“命令”法轮功,法轮功也不宜期盼我以不必要的牺牲成全其信仰吧。对一些不符我三法印的“外道”,时机不到,暂时不愿说得太多,乃是老枭慈悲为怀,顾全大局。(比如对基教、法轮功、自由主义等,本来我有责任站在中华文化至正至高处进行“判教”的)。此一事件引起了我对世间各种教派的警惕,让我深刻地认识到,广泛宣传我纯正的中华文化特别是以儒家为本的东海之道,于世道人心是何等重要!
   
   东海自有为人处世的标准,吾道自有不能违反的原则,是不允许因外人外境而改变的。张老如果把文化信仰问题仅仅简化为勇气问题去理解,未免有点走眼了。关于退坛事件,今后不拟再论,让我节录当时给一位“有关朋友”的回函给张老一阅并作结吧。
   
   xx兄:谢回信。我确怀疑这个论坛被法轮功操纵。对于法轮功,我愿在人权方面关注和呼吁,但从文化层面,不论是佛教还是儒学的层面,都是我无法认同的。让我为他们的“事业”而“升华”、为退党多少而奉献,也是我无法接受的。
   我很早以前的自我定位就是大文化人,大有文化野心而毫无政治兴趣。宣传民主自由,完全是为社会和民众利益考虑而不得不暂时为之。
   这几年忧天骂鬼,言辞激烈,在中共有关部门眼里,已完全够得上“煽动罪”了。尽管我也知道,能听到我呐喊的人有限,为此付出太多不太值得,我愿意为自己所有文字负责!之外的责任,说实话我不太甘愿承当。一枭上
   
   三
   指责我没有“带者朋友力虹一起逃”,更是毫无道理。与力虹同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同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同为浙江人,同为自由作家和诗人,但如果说是朋友,只是广义的。我与力虹素昧平生,从无联系,其思想问题和行为选择,我岂能干涉。况要干涉也没有干涉的渠道和方便。
   
   为力虹鼓呼,是出于同道之义。至于力虹思想倾向如何,赞成什么反对什么,有些什么头衔,都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他是因言致罪就够了,不需要别的理由了。作为自由同仁和诗歌同道,我无权漠然,有责伸援-----不论有没有效果。
   
   枭婆一直骂我好管闲事。我说谁让你嫁了个千古人豪大丈夫呢。不管“闲事”算什么诗人男人?诗人就应该闲世人之所忙,忙世人之所闲。高举理想弘扬正义,当仁不让见义敢上,以文化人以诗播爱,这一切都是诗人的份内事。何况我比古今中外任何诗人男人都“大”乎?对于我来说,逐利争名,勾心斗角,那才是无聊的闲事呢。
   
   但“管”有限度。不具体干涉他人的行为选择,也是一种“义”。爱也有差等。对亲人友人,对民主同道,对一般民众,对天地万物,仁慈之心没有边界,却有厚薄之分、浓淡之异。天地万物一体之仁,是就“本体”而言的一种觉悟和境界,并非对亲人民众万物一视同仁。
   
   四
   我的自我要求是,做任何事都应该力求符合情理、仁义和良知,力争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中无愧于心。我相信,古今中外任何圣贤豪杰不可能做得比我更好,哪怕孔孟重生于当今中国,也不可能比我做得更仁义智慧和勇毅!
   
   中共反感乃至痛恨我,那是理所当然。不好理解的是,近几年来,不少同道及“各大门派”对我可谓误会重重毁斥多多。老枭放眼千秋心包广宇,并不重视一时毁誉,况许多当面背后的毁骂之词,属于苟誉苟毁一类,根本不值一顾。不过,总未免有点儿心寒齿冷呢。
   
   针对张老的公开抨击略予回复,是对民运老前辈的尊重,同时也算是为“东海之道”随机说法吧。吾道逐步开弘,欢迎批评指正。前辈似居海外,一些言论(如对国内人士的苛刻指责)甚不当理或不对机,似有苟发之嫌,敢望自重。
   2007-3-26东海一枭

此文于2007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