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一
   张鹤慈老在枭文《与力虹站在一起》后跟帖,认为老枭至今逍遥法外,不是哪些有力者暗中相助也不是中共网开一面,而是“从未来中国论坛里逃的快”,还指斥“当时应该带者你的朋友力虹一起逃,就省得你现在诗呀,文呀的费力气。”云云。
   

   张老前辈公开批评,后生小子表示感谢,兹将两个问题的相关“内情”事实和我的一些想法斗胆托出,以凭张老裁决、“江湖”公断。
   
   二
   退出“未来中国论坛”一事,尽管张老表示“本人支持你的逃”,但着一“逃”字,嘲笑轻鄙之意毕现。不能不略予说明。
   
   “退坛”原因,我在相关文章里略有所及,确有“拒绝为中共提供一次很好的司法迫害的把柄和借口”的考虑。当时传言纷纷,我得到消息是高智晟是因《未来中国论坛》“落网”并很可能因此定以重罪,以此为由对我动手的可能性也极大。当时这在异议圈中已是公开的秘密,我相信这个讯息不是空穴来风。出于为自身为老高安危计(之所以特别关心老高,是因为他不仅是一般同道,而且为我林案提供过法律援助。当时我还通过别的渠道希望对他有所帮助,聊表回报之意),老枭“退坛”并公开说明论坛有关情况,是有必要的。
   
   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我对法轮功的支持是有限度的,不能为其信仰和“事业”作出太大牺牲。
   
   对法轮功一分为二: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我十分同情,他们抗争精神令人敬佩,在人权方面为之呼吁是义不容辞,但文化层面我自有“我的道”。这种态度一直是鲜明的,多篇枭文公开表达过,七八年来从无更改。而且,对法轮功的某些言行,特别是它对“异己”的那种小家子气,素为我所鄙薄,也有所批评。
   
   我是应友人之邀而“入坛”的,但不久即从某个渠道获悉讯息,该坛由法轮功操纵(我退出后,仍有两位前同仁坚称论坛是独立的,所以我也不敢绝对肯定)。遂将有关“坛事”“高高挂起”,非友人函,一般不理。退坛是迟早的事,只是退出的时机选择,确是不对。
   
   尽管极端不乐意“奉陪”,开始我还是拒绝了枭婆、律师、朋友、同道要我声明退出论坛的劝告的。我对一位关心我的“大佬”说过,有些事很无奈,不乐意也只能这样了。是一身兼论坛、法轮功两职的某君公开以“退党十万”期望于我,促我改了主意。那样被赤裸裸地视为棋子----而且是一只无足轻重的小棋子,就算孔孟释老发了话,我也不会从命,何况是法轮功一个干部?
   
   遂立即“召集”枭婆和当地朋友律师宣布决定!综合考虑各方面利弊,我认为这一动作合情合理不违仁义,更没有一点对不起法轮功、对不起朋友的地方。本来就是挂个虚名而已,已有疑虑,且起反感,抽身而退,不会给任何人造成任何麻烦或危害。要说对不起,倒是法轮功“自作多情”,有侮于我和我的道!
   
   人有亲疏远近,情有浓淡厚薄,况涉及文化信仰问题乎?只要略有了解,就知道中华文化和东海之道的纯正高贵,是古今中外任何学派宗(教)派望尘莫及的。晓波和不寐都批评过传统文人的文化傲慢和道德狂妄。说实在的,老枭向以千古大宗师自勉,志超释老,平视孔孟,这方面的傲慢和狂妄比一般传统文人严重得太多太多(当然我不赞同用狭隘的西方心理学标准来衡量文化自信和道德自尊,更不同意把这种自信自尊理解为傲慢狂妄)。
   
   “道”之所在,我是从不惮于得罪任何人任何势力的。对法轮功,我自认为已经很够意思了,尊重是要相互的。我不能象张国堂一样“命令”法轮功,法轮功也不宜期盼我以不必要的牺牲成全其信仰吧。对一些不符我三法印的“外道”,时机不到,暂时不愿说得太多,乃是老枭慈悲为怀,顾全大局。(比如对基教、法轮功、自由主义等,本来我有责任站在中华文化至正至高处进行“判教”的)。此一事件引起了我对世间各种教派的警惕,让我深刻地认识到,广泛宣传我纯正的中华文化特别是以儒家为本的东海之道,于世道人心是何等重要!
   
   东海自有为人处世的标准,吾道自有不能违反的原则,是不允许因外人外境而改变的。张老如果把文化信仰问题仅仅简化为勇气问题去理解,未免有点走眼了。关于退坛事件,今后不拟再论,让我节录当时给一位“有关朋友”的回函给张老一阅并作结吧。
   
   xx兄:谢回信。我确怀疑这个论坛被法轮功操纵。对于法轮功,我愿在人权方面关注和呼吁,但从文化层面,不论是佛教还是儒学的层面,都是我无法认同的。让我为他们的“事业”而“升华”、为退党多少而奉献,也是我无法接受的。
   我很早以前的自我定位就是大文化人,大有文化野心而毫无政治兴趣。宣传民主自由,完全是为社会和民众利益考虑而不得不暂时为之。
   这几年忧天骂鬼,言辞激烈,在中共有关部门眼里,已完全够得上“煽动罪”了。尽管我也知道,能听到我呐喊的人有限,为此付出太多不太值得,我愿意为自己所有文字负责!之外的责任,说实话我不太甘愿承当。一枭上
   
   三
   指责我没有“带者朋友力虹一起逃”,更是毫无道理。与力虹同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同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同为浙江人,同为自由作家和诗人,但如果说是朋友,只是广义的。我与力虹素昧平生,从无联系,其思想问题和行为选择,我岂能干涉。况要干涉也没有干涉的渠道和方便。
   
   为力虹鼓呼,是出于同道之义。至于力虹思想倾向如何,赞成什么反对什么,有些什么头衔,都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他是因言致罪就够了,不需要别的理由了。作为自由同仁和诗歌同道,我无权漠然,有责伸援-----不论有没有效果。
   
   枭婆一直骂我好管闲事。我说谁让你嫁了个千古人豪大丈夫呢。不管“闲事”算什么诗人男人?诗人就应该闲世人之所忙,忙世人之所闲。高举理想弘扬正义,当仁不让见义敢上,以文化人以诗播爱,这一切都是诗人的份内事。何况我比古今中外任何诗人男人都“大”乎?对于我来说,逐利争名,勾心斗角,那才是无聊的闲事呢。
   
   但“管”有限度。不具体干涉他人的行为选择,也是一种“义”。爱也有差等。对亲人友人,对民主同道,对一般民众,对天地万物,仁慈之心没有边界,却有厚薄之分、浓淡之异。天地万物一体之仁,是就“本体”而言的一种觉悟和境界,并非对亲人民众万物一视同仁。
   
   四
   我的自我要求是,做任何事都应该力求符合情理、仁义和良知,力争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中无愧于心。我相信,古今中外任何圣贤豪杰不可能做得比我更好,哪怕孔孟重生于当今中国,也不可能比我做得更仁义智慧和勇毅!
   
   中共反感乃至痛恨我,那是理所当然。不好理解的是,近几年来,不少同道及“各大门派”对我可谓误会重重毁斥多多。老枭放眼千秋心包广宇,并不重视一时毁誉,况许多当面背后的毁骂之词,属于苟誉苟毁一类,根本不值一顾。不过,总未免有点儿心寒齿冷呢。
   
   针对张老的公开抨击略予回复,是对民运老前辈的尊重,同时也算是为“东海之道”随机说法吧。吾道逐步开弘,欢迎批评指正。前辈似居海外,一些言论(如对国内人士的苛刻指责)甚不当理或不对机,似有苟发之嫌,敢望自重。
   2007-3-26东海一枭

此文于2007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