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一
   张鹤慈老在枭文《与力虹站在一起》后跟帖,认为老枭至今逍遥法外,不是哪些有力者暗中相助也不是中共网开一面,而是“从未来中国论坛里逃的快”,还指斥“当时应该带者你的朋友力虹一起逃,就省得你现在诗呀,文呀的费力气。”云云。
   

   张老前辈公开批评,后生小子表示感谢,兹将两个问题的相关“内情”事实和我的一些想法斗胆托出,以凭张老裁决、“江湖”公断。
   
   二
   退出“未来中国论坛”一事,尽管张老表示“本人支持你的逃”,但着一“逃”字,嘲笑轻鄙之意毕现。不能不略予说明。
   
   “退坛”原因,我在相关文章里略有所及,确有“拒绝为中共提供一次很好的司法迫害的把柄和借口”的考虑。当时传言纷纷,我得到消息是高智晟是因《未来中国论坛》“落网”并很可能因此定以重罪,以此为由对我动手的可能性也极大。当时这在异议圈中已是公开的秘密,我相信这个讯息不是空穴来风。出于为自身为老高安危计(之所以特别关心老高,是因为他不仅是一般同道,而且为我林案提供过法律援助。当时我还通过别的渠道希望对他有所帮助,聊表回报之意),老枭“退坛”并公开说明论坛有关情况,是有必要的。
   
   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我对法轮功的支持是有限度的,不能为其信仰和“事业”作出太大牺牲。
   
   对法轮功一分为二: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我十分同情,他们抗争精神令人敬佩,在人权方面为之呼吁是义不容辞,但文化层面我自有“我的道”。这种态度一直是鲜明的,多篇枭文公开表达过,七八年来从无更改。而且,对法轮功的某些言行,特别是它对“异己”的那种小家子气,素为我所鄙薄,也有所批评。
   
   我是应友人之邀而“入坛”的,但不久即从某个渠道获悉讯息,该坛由法轮功操纵(我退出后,仍有两位前同仁坚称论坛是独立的,所以我也不敢绝对肯定)。遂将有关“坛事”“高高挂起”,非友人函,一般不理。退坛是迟早的事,只是退出的时机选择,确是不对。
   
   尽管极端不乐意“奉陪”,开始我还是拒绝了枭婆、律师、朋友、同道要我声明退出论坛的劝告的。我对一位关心我的“大佬”说过,有些事很无奈,不乐意也只能这样了。是一身兼论坛、法轮功两职的某君公开以“退党十万”期望于我,促我改了主意。那样被赤裸裸地视为棋子----而且是一只无足轻重的小棋子,就算孔孟释老发了话,我也不会从命,何况是法轮功一个干部?
   
   遂立即“召集”枭婆和当地朋友律师宣布决定!综合考虑各方面利弊,我认为这一动作合情合理不违仁义,更没有一点对不起法轮功、对不起朋友的地方。本来就是挂个虚名而已,已有疑虑,且起反感,抽身而退,不会给任何人造成任何麻烦或危害。要说对不起,倒是法轮功“自作多情”,有侮于我和我的道!
   
   人有亲疏远近,情有浓淡厚薄,况涉及文化信仰问题乎?只要略有了解,就知道中华文化和东海之道的纯正高贵,是古今中外任何学派宗(教)派望尘莫及的。晓波和不寐都批评过传统文人的文化傲慢和道德狂妄。说实在的,老枭向以千古大宗师自勉,志超释老,平视孔孟,这方面的傲慢和狂妄比一般传统文人严重得太多太多(当然我不赞同用狭隘的西方心理学标准来衡量文化自信和道德自尊,更不同意把这种自信自尊理解为傲慢狂妄)。
   
   “道”之所在,我是从不惮于得罪任何人任何势力的。对法轮功,我自认为已经很够意思了,尊重是要相互的。我不能象张国堂一样“命令”法轮功,法轮功也不宜期盼我以不必要的牺牲成全其信仰吧。对一些不符我三法印的“外道”,时机不到,暂时不愿说得太多,乃是老枭慈悲为怀,顾全大局。(比如对基教、法轮功、自由主义等,本来我有责任站在中华文化至正至高处进行“判教”的)。此一事件引起了我对世间各种教派的警惕,让我深刻地认识到,广泛宣传我纯正的中华文化特别是以儒家为本的东海之道,于世道人心是何等重要!
   
   东海自有为人处世的标准,吾道自有不能违反的原则,是不允许因外人外境而改变的。张老如果把文化信仰问题仅仅简化为勇气问题去理解,未免有点走眼了。关于退坛事件,今后不拟再论,让我节录当时给一位“有关朋友”的回函给张老一阅并作结吧。
   
   xx兄:谢回信。我确怀疑这个论坛被法轮功操纵。对于法轮功,我愿在人权方面关注和呼吁,但从文化层面,不论是佛教还是儒学的层面,都是我无法认同的。让我为他们的“事业”而“升华”、为退党多少而奉献,也是我无法接受的。
   我很早以前的自我定位就是大文化人,大有文化野心而毫无政治兴趣。宣传民主自由,完全是为社会和民众利益考虑而不得不暂时为之。
   这几年忧天骂鬼,言辞激烈,在中共有关部门眼里,已完全够得上“煽动罪”了。尽管我也知道,能听到我呐喊的人有限,为此付出太多不太值得,我愿意为自己所有文字负责!之外的责任,说实话我不太甘愿承当。一枭上
   
   三
   指责我没有“带者朋友力虹一起逃”,更是毫无道理。与力虹同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同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同为浙江人,同为自由作家和诗人,但如果说是朋友,只是广义的。我与力虹素昧平生,从无联系,其思想问题和行为选择,我岂能干涉。况要干涉也没有干涉的渠道和方便。
   
   为力虹鼓呼,是出于同道之义。至于力虹思想倾向如何,赞成什么反对什么,有些什么头衔,都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他是因言致罪就够了,不需要别的理由了。作为自由同仁和诗歌同道,我无权漠然,有责伸援-----不论有没有效果。
   
   枭婆一直骂我好管闲事。我说谁让你嫁了个千古人豪大丈夫呢。不管“闲事”算什么诗人男人?诗人就应该闲世人之所忙,忙世人之所闲。高举理想弘扬正义,当仁不让见义敢上,以文化人以诗播爱,这一切都是诗人的份内事。何况我比古今中外任何诗人男人都“大”乎?对于我来说,逐利争名,勾心斗角,那才是无聊的闲事呢。
   
   但“管”有限度。不具体干涉他人的行为选择,也是一种“义”。爱也有差等。对亲人友人,对民主同道,对一般民众,对天地万物,仁慈之心没有边界,却有厚薄之分、浓淡之异。天地万物一体之仁,是就“本体”而言的一种觉悟和境界,并非对亲人民众万物一视同仁。
   
   四
   我的自我要求是,做任何事都应该力求符合情理、仁义和良知,力争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中无愧于心。我相信,古今中外任何圣贤豪杰不可能做得比我更好,哪怕孔孟重生于当今中国,也不可能比我做得更仁义智慧和勇毅!
   
   中共反感乃至痛恨我,那是理所当然。不好理解的是,近几年来,不少同道及“各大门派”对我可谓误会重重毁斥多多。老枭放眼千秋心包广宇,并不重视一时毁誉,况许多当面背后的毁骂之词,属于苟誉苟毁一类,根本不值一顾。不过,总未免有点儿心寒齿冷呢。
   
   针对张老的公开抨击略予回复,是对民运老前辈的尊重,同时也算是为“东海之道”随机说法吧。吾道逐步开弘,欢迎批评指正。前辈似居海外,一些言论(如对国内人士的苛刻指责)甚不当理或不对机,似有苟发之嫌,敢望自重。
   2007-3-26东海一枭

此文于2007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