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一
   张鹤慈老在枭文《与力虹站在一起》后跟帖,认为老枭至今逍遥法外,不是哪些有力者暗中相助也不是中共网开一面,而是“从未来中国论坛里逃的快”,还指斥“当时应该带者你的朋友力虹一起逃,就省得你现在诗呀,文呀的费力气。”云云。
   

   张老前辈公开批评,后生小子表示感谢,兹将两个问题的相关“内情”事实和我的一些想法斗胆托出,以凭张老裁决、“江湖”公断。
   
   二
   退出“未来中国论坛”一事,尽管张老表示“本人支持你的逃”,但着一“逃”字,嘲笑轻鄙之意毕现。不能不略予说明。
   
   “退坛”原因,我在相关文章里略有所及,确有“拒绝为中共提供一次很好的司法迫害的把柄和借口”的考虑。当时传言纷纷,我得到消息是高智晟是因《未来中国论坛》“落网”并很可能因此定以重罪,以此为由对我动手的可能性也极大。当时这在异议圈中已是公开的秘密,我相信这个讯息不是空穴来风。出于为自身为老高安危计(之所以特别关心老高,是因为他不仅是一般同道,而且为我林案提供过法律援助。当时我还通过别的渠道希望对他有所帮助,聊表回报之意),老枭“退坛”并公开说明论坛有关情况,是有必要的。
   
   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我对法轮功的支持是有限度的,不能为其信仰和“事业”作出太大牺牲。
   
   对法轮功一分为二: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我十分同情,他们抗争精神令人敬佩,在人权方面为之呼吁是义不容辞,但文化层面我自有“我的道”。这种态度一直是鲜明的,多篇枭文公开表达过,七八年来从无更改。而且,对法轮功的某些言行,特别是它对“异己”的那种小家子气,素为我所鄙薄,也有所批评。
   
   我是应友人之邀而“入坛”的,但不久即从某个渠道获悉讯息,该坛由法轮功操纵(我退出后,仍有两位前同仁坚称论坛是独立的,所以我也不敢绝对肯定)。遂将有关“坛事”“高高挂起”,非友人函,一般不理。退坛是迟早的事,只是退出的时机选择,确是不对。
   
   尽管极端不乐意“奉陪”,开始我还是拒绝了枭婆、律师、朋友、同道要我声明退出论坛的劝告的。我对一位关心我的“大佬”说过,有些事很无奈,不乐意也只能这样了。是一身兼论坛、法轮功两职的某君公开以“退党十万”期望于我,促我改了主意。那样被赤裸裸地视为棋子----而且是一只无足轻重的小棋子,就算孔孟释老发了话,我也不会从命,何况是法轮功一个干部?
   
   遂立即“召集”枭婆和当地朋友律师宣布决定!综合考虑各方面利弊,我认为这一动作合情合理不违仁义,更没有一点对不起法轮功、对不起朋友的地方。本来就是挂个虚名而已,已有疑虑,且起反感,抽身而退,不会给任何人造成任何麻烦或危害。要说对不起,倒是法轮功“自作多情”,有侮于我和我的道!
   
   人有亲疏远近,情有浓淡厚薄,况涉及文化信仰问题乎?只要略有了解,就知道中华文化和东海之道的纯正高贵,是古今中外任何学派宗(教)派望尘莫及的。晓波和不寐都批评过传统文人的文化傲慢和道德狂妄。说实在的,老枭向以千古大宗师自勉,志超释老,平视孔孟,这方面的傲慢和狂妄比一般传统文人严重得太多太多(当然我不赞同用狭隘的西方心理学标准来衡量文化自信和道德自尊,更不同意把这种自信自尊理解为傲慢狂妄)。
   
   “道”之所在,我是从不惮于得罪任何人任何势力的。对法轮功,我自认为已经很够意思了,尊重是要相互的。我不能象张国堂一样“命令”法轮功,法轮功也不宜期盼我以不必要的牺牲成全其信仰吧。对一些不符我三法印的“外道”,时机不到,暂时不愿说得太多,乃是老枭慈悲为怀,顾全大局。(比如对基教、法轮功、自由主义等,本来我有责任站在中华文化至正至高处进行“判教”的)。此一事件引起了我对世间各种教派的警惕,让我深刻地认识到,广泛宣传我纯正的中华文化特别是以儒家为本的东海之道,于世道人心是何等重要!
   
   东海自有为人处世的标准,吾道自有不能违反的原则,是不允许因外人外境而改变的。张老如果把文化信仰问题仅仅简化为勇气问题去理解,未免有点走眼了。关于退坛事件,今后不拟再论,让我节录当时给一位“有关朋友”的回函给张老一阅并作结吧。
   
   xx兄:谢回信。我确怀疑这个论坛被法轮功操纵。对于法轮功,我愿在人权方面关注和呼吁,但从文化层面,不论是佛教还是儒学的层面,都是我无法认同的。让我为他们的“事业”而“升华”、为退党多少而奉献,也是我无法接受的。
   我很早以前的自我定位就是大文化人,大有文化野心而毫无政治兴趣。宣传民主自由,完全是为社会和民众利益考虑而不得不暂时为之。
   这几年忧天骂鬼,言辞激烈,在中共有关部门眼里,已完全够得上“煽动罪”了。尽管我也知道,能听到我呐喊的人有限,为此付出太多不太值得,我愿意为自己所有文字负责!之外的责任,说实话我不太甘愿承当。一枭上
   
   三
   指责我没有“带者朋友力虹一起逃”,更是毫无道理。与力虹同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同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同为浙江人,同为自由作家和诗人,但如果说是朋友,只是广义的。我与力虹素昧平生,从无联系,其思想问题和行为选择,我岂能干涉。况要干涉也没有干涉的渠道和方便。
   
   为力虹鼓呼,是出于同道之义。至于力虹思想倾向如何,赞成什么反对什么,有些什么头衔,都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他是因言致罪就够了,不需要别的理由了。作为自由同仁和诗歌同道,我无权漠然,有责伸援-----不论有没有效果。
   
   枭婆一直骂我好管闲事。我说谁让你嫁了个千古人豪大丈夫呢。不管“闲事”算什么诗人男人?诗人就应该闲世人之所忙,忙世人之所闲。高举理想弘扬正义,当仁不让见义敢上,以文化人以诗播爱,这一切都是诗人的份内事。何况我比古今中外任何诗人男人都“大”乎?对于我来说,逐利争名,勾心斗角,那才是无聊的闲事呢。
   
   但“管”有限度。不具体干涉他人的行为选择,也是一种“义”。爱也有差等。对亲人友人,对民主同道,对一般民众,对天地万物,仁慈之心没有边界,却有厚薄之分、浓淡之异。天地万物一体之仁,是就“本体”而言的一种觉悟和境界,并非对亲人民众万物一视同仁。
   
   四
   我的自我要求是,做任何事都应该力求符合情理、仁义和良知,力争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中无愧于心。我相信,古今中外任何圣贤豪杰不可能做得比我更好,哪怕孔孟重生于当今中国,也不可能比我做得更仁义智慧和勇毅!
   
   中共反感乃至痛恨我,那是理所当然。不好理解的是,近几年来,不少同道及“各大门派”对我可谓误会重重毁斥多多。老枭放眼千秋心包广宇,并不重视一时毁誉,况许多当面背后的毁骂之词,属于苟誉苟毁一类,根本不值一顾。不过,总未免有点儿心寒齿冷呢。
   
   针对张老的公开抨击略予回复,是对民运老前辈的尊重,同时也算是为“东海之道”随机说法吧。吾道逐步开弘,欢迎批评指正。前辈似居海外,一些言论(如对国内人士的苛刻指责)甚不当理或不对机,似有苟发之嫌,敢望自重。
   2007-3-26东海一枭

此文于2007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