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一

   文字狱自古就是一种恶政暴政,何况现代社会。任何人因思想写作而获罪,都是社会落后、政府反动的典型症状!

   

   且不说力虹是站在民主自由文明正义的立场上仗义执言,为民请命,就算他是发表反动言论,也仍然属言论自由的范畴。力虹案的是非对错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其中的文明与野蛮、进步与反动、正义与非正义,是任何现代正常人都能够分辨的,用不着多么高的学识、思想、智慧文化和道德水平。对于作家诗人------力虹的同道们,是否站出来为之抗议、予以声援,应该是不难作出决定的。

   

   二

   然而,枭文《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发出后,虽不乏赞同和支持者,与嘲笑批评反对者几乎不成比例。即使是一些支持者,口气也是吞吞吐吐欲说还休,或对力虹和中共各打五十大板。闲转了几个诗歌阵子自由论坛,见到大量是非不明、黑白不分、东拉西扯、倒打一靶的胡言乱语从广大知识人诗人们的嘴里喷出来:

   

   “不反对你用你的方式做事,也请不在反对别人用别人方式做事。如果一些不按你意愿去的人,就可以大加指责,是不是太过?当然为了写稿挣稿费,枭先生大可制造一些文字,来养家,这个狂徒支持。”(鲁西狂徒)

   “那么些贫困的,没有书读的山区,去那儿是不是比去监狱还辛苦?”

   “世上还有比老毛更蔑视特权,更热爱穷人的人吗?”

   “世上还有比陈水扁更讲民主,更不怕坐牢的人吗?”

   “是什么人的,就给我站出来。那么不站出来的就强行被你定性,是不是?” (笑笑逍遥派)

    “所有的人都可以写诗,但这并不意味所有的人都必须站在一个阵营里!人的思想感情各有不同,人所注意的当前事务也各有不同。所以对力虹事件的始末以及力虹事件的反响也就出现各种情况。而且说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这样的话也是不对的!因为每一个诗人的思想都是不同的!而强求一致是不现实的,也根本行不通!”(游戏诗歌)

   “这只东海的大鸟实在是无聊。每次看到这位先生的标题,就让我想到另一位所谓诗人柳亚子。据说这位老先生够狂,他曾经向毛泽东请求把颐和园分配给他当住房。”(茕茕白兔)

   “没有绝对的民主,写废物的、污染民众视听的,都应该被清理。”(西门豹)

   ……

   

   我承认,我的呼吁确实有失温柔不够敦厚,但面对大是大非,面对现代文字狱,我实在无法表现出什么“冷静”、“深刻”、“机智”、“理性”和“大家风范”来。对于有能力喷出上述话语的诗人,我只有悲愤和诧异!

   

   力虹入狱,与少女光天化日之下落入持刀强盗的魔爪,性质是完全一样的。遇见了,是缩头而去、是帮闲帮忙还是站出来吼上一嗓子?作为力虹的同道们,真的那么难以选择吗?

   

   更令我诧异的,是自由大侠刘晓波对老枭的喝斥:“你以为自己正义在手,就可以命令所有诗人?”见到不平事,有些人默默站出来了,当然对极、好极、可敬之极,但我痛斥并“命令”那些冷血男人与自己一起站出来,有何不该?

   

   还有自由主义者认为这属于“道德强制”,我对他发明新词汇的能力表示敬佩,就象智者赞美一个草包将军的胡子一样!

   

   三

    我早就指出:几千年来,从党锢之禁到东林之祸到五四运动,总有大批社会精英民族脊梁,百折不挠英武不屈地傲挺着,显示着无私无畏的道义的力量,而社会各界民众也总是给他们以最大的支持、鼓动和拥护。然而,当今志士纷纷陷狱,国内却鸦雀无声,思之能不感慨生哀,感叹今不如昔人不如古风气衰颓道德陵夷?当然,这与我党的严密封锁有关。

   

   在民主自由早已成为普世价值的今天,因思想言论或不同政见而剥夺人身自由的政权,毫无疑问是流氓野蛮的政权。哪怕只有一个文字狱或政治犯存在,也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耻辱!我辈拜互联网之所赐,既然已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了真相,倘若一直装聋作哑袖手旁观,岂非冷血,岂非懦夫!

   

   对于针对我的胡猜瞎测污言秽语,不想多辨。我只想对广大诗人文人说:力虹案,与“老毛”无关,与“陈水扁”、“柳亚子”无关,与“没有书读的山区”无关,与“强求一致”无关,与老枭狂不狂、无不无聊无关,却与言论自由有关,与道德良知和人格尊严有关。是诗人,是男人,就请站出来,不论有没有效有什么效、哪怕毫无效果也请站出来,说句话,说句正常的人话、真男人真诗人的话,为力虹,为中华,也为你们自己!

   

   文字狱和政治犯,焉能与文明、和谐之类美好的字眼共存?中共一再表示要建设民主,建设文明政治和谐社会,那么,请从释放力虹们开始!让我重复《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中的呼呼:为了维护宪法尊严,为了维护基本人权,谨在此呼吁广大有识之士、侠义之士共同发出庄严之声:强烈要求中共顺应时代潮流和民意民声,释放一切在押思想犯政治犯!

   2007-3-2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3.26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