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1.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因为,道,其实是、也只能是不可道的,所谓“道可道”,其实是、也只能是“非常道”了。道的深邃、道的思迷、道的广大无形的根源就源于这里。它始于不确定,想必也只能终于不确定?

   也许,道,可能是关于一个事物存在的中转站,因此,道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道所可能连接的事物、还有这个道的言说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这么说,中国人讲道的历史,其实是讲言道者的历史,所以就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现象,知道孔子、老子、庄子、老枭;崇拜孔子、老子、庄子、老枭,但却不知道这些先生们所执之道是什么东西!这种现象对思想的确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如果说思想的首要品质是怀疑,那么,你是怀疑“道”,还是怀疑“道”的言说者?

   所以,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要对“东海之道”的宣言作出反应,就更加危险。

   危险之一。道是一个可以通过思想运动去认识的对象?是一个认识对象吗?如果是一个认识对象,它就必须承受否定的击打,它必须破碎,从而可以被思想拿起或抛去,或者,可以象波普说的那样,它必须可以被”证伪”。那么“东海之道”是可以被“证伪”的吗?当然不能!因此,就可以说“东海之道”是一种意见?一种态度吗?一种对自我在世之姿的自画吗?

   危险之二。道是一种终极价值吗?当枭先生说,“东海之道”是“儒家人道主义的现代化、制度化”的时候,你能想象道是什么东西吗?显然,道在这里不是终极的,它是一组有待在政治实践中获得解决的问题,它是可商谈的。那么,这是大道至简吗?

   危险之三。“东海之道”是道中之道?是亿万千道的总汇吗?如果不是,那是什么?是内圣?是外王?是上上智?是圆融无碍?说真的,这些疑问是很纯粹的疑问,否定和肯定都是很难的、很危险的。

   危险总动员。枭先生为我们的思想设置了障碍,并且令我们不能避让,他要与各式问题、各种人有个了断,于是我们提出了以上疑问,我们是冒着危险、乘者枭先生“心怀大爱”的时候来疑问的,或者算是一种问道吧。

   一枭附言:所言问题,其实不成问题,枭文早已解决了的。略答几句吧。

   一、东海之道理一分殊,有形上形下之分,内圣外王之别。形上的“理一”部分,主要靠证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被认识;形下的“分殊”部分,则是可以完全被认识的。二、“儒家人道主义的现代化、制度化”属于东海之道形下的、“外王”的一个部分,当然是可商谈的。三、见(一)。

   2.海螺

   以佛论佛,以儒论儒,以枭论枭。我先放个屁,怕我顶得不好又把老枭的好帖子变成垃圾帖,呵呵。。。

   据说这个宗教也是有等级的。以佛祖最大,上通几个界,下通几个界;上帝带领诸神掌管天地万事万物,基督和上帝在佛的面前得老实点;老子见了上帝也只是个听话的下属;孔子不敢去见老子,怕老子把他丢到炉子里面去,所以天上也没有设置孔子的位置。

   所以嘛。。。老枭,本来你档次蛮高的,大家对你印象也不错,你最好不要老是去走低档化;把你的儒学发扬光大,比孙悟空都厉害,但是无论如何你记住千万不要承认你是儒教弟子,否则对你孔师祖不利。

   3.我~飞~

   佛,广度众生。道,悟然人生。

   你东海一枭又有何德何能,在此叫嚣???凭你的所谓道?

   在我眼里,你的道----然是狗屁一个。一不能为平民悟人生,二不能为社会作贡献,三不能为失道者作指明之路,有的只是凭你的个人修为来定论,来定夺。然则狗屁不通。

   

   

   4.我~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实在让我想笑,也实在可笑。东海一枭,知道为什么我说可笑吗??

    你的所谓道,非道非儒非佛非礼。你讲道,似非道。又似道。但你完全不懂得道。你所谓的道,只是你的个人认为,而非他人共同认可。

    可能你的文章,在这个论坛里,只有我这种“宁可一日无饭,但不可一日无书看”的大傻瓜才看你的文章。的确,我个人承认,没事时,会翻出你的文章来瞧瞧,或许有时我也会自问,在这个论坛里,能看懂你的文章者,能读懂你所写的意思,可能就唯只有我一人了。不管是从何角度来讲,你的文章是需要翻译来看的,平常人如何看得懂??像白话一样,有几个可懂??

    我不能否认你所谓的道是可行的,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无非是你看书看多了,把他人的意思重新组装了一下,重新翻译了一遍而已罢了。也没啥特别之处。最重要的一点,你的文章中缺少自己的观点,我所能看到的,都是以前在其它书里看过的,毫无新意,毫无新思想。

    你所讲的道,就如同十个将军打了大半辈子的仗,到头来,知名度;出名度,运不如超女的一首歌来得更快更知名更为出名。

    楼主,想出名,再努力 吧。而且想出名,不是靠这样的,而是要去学习超女的的勇气的。一首歌就能出名,那多快,多爽。或者说扭动几个屁股,也能出个名。你想凭你这个什么道非道的东东出名???怕是要等你入了黄土之后喽。

    我说的是事实,楼主三思,不可放狂言。比狂的话,相信这世上我也可以算得上一个了。而且是比较独特的一个。

    哦,差点忘了告诉你,国学是偶而看看的,但不可当成真理来对待。在这个世上,有钱的才是真理--------狂妄的人也必须接受现实中的残酷。嘿嘿。。

   

   

   5.无名虎辈

   东海公公现学现卖,这一招明显学自周国志,只不过一个赌诗一个赌文,一个输钱一个输人,如我这等俗人,倒觉得前者更有吸引力,宁要十万人民币,不要一个老徒弟,十万人民币能包一年小蜜,要一个中年男人有什么用?不过我敢保证,就象没人能取走老周的钱一样,也没人能赢了老枭的人。较文不象比武,输赢本难了然,何况人家还身兼两职,既是当事人还是仲裁者,既是擂主又是裁判,再比也不会输的,谁想试一试,实在傻又傻。记得老枭在初闻周国志赌诗一事时,斥为无聊嘈作,不想话音未落,自己便兴致勃勃参予到这场无聊嘈作中去了,如今更是东施效颦,实在是自打嘴巴之举。真心希望您多做些脚踏实地的工作,少搞些哗众取宠的炒作

   

   

   6.威尼斯

   三公网有三大主义:一大关敏(自由竞争,蓝长天等)狂妄主义,一大是汪红雨的稳健主义,一大是东海一枭的神秘主义

   7.抽刀断水:一问老枭,泡妞是您的道吗?

   [宗教论坛] 您在您的文章中多次提到泡妞,请问泡妞是您的道吗?既然连泡妞都弄不明白,皇论道者何?!

   不能不担心,受您的影响,孩子们(18至30岁)有可能养成泡妞的习惯,您是要负道义责任的!

   您知道齐达内的故事吧!仅仅是因为怕孩子受到不良影响,全世界都指责他的头,您就不怕指则吗?您就不怕影响您的道名吗?

   我希望您不要肤浅的回答,多想想再回答,要不然您就露怯了!也许您的回答就代表了您的思想的深度!多不提醒!

   这个提问只是其一,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天上有多少颗星星我的问题就有多少,因为您的道不"易"呀!您懂我说的话了吗?

   您有胆量把我的问题向大家讨教吗?

   

   8.凌楚风

    老枭,以前看过你对儒学的一些阐述,虽然并不完全,但是也算一家之言,有其存在的价值。狂则狂矣,倒也无碍。因为知道你本意也是爱好中华传统文化之人,所以我也并不难为于你。

    但是你扬儒贬佛,企图挑动中华传统文化内讧,在这件事上你就是有错了。你如果真是精通儒佛二家,在贬低佛教这方面说得出一点道理,倒也算你的本事。可是你对佛家的理解,很显然地只能用“浅薄”二字来形容。许多东西根本就是一知半解一窍不通。你的那点狂言,也就只能吓一吓那些对佛学所知甚少的人罢了。稍微多懂一点佛学的人,有几个拿正眼看你?

    连我们这小小的几个问题你都回答不了,还企图放几个烟幕弹一遁了之。老枭,这可与你一贯的“狂”的言论太不符合了。孔雀开屏,一转身就露出屁眼了。话糙理不糙,你这种人就是属于这种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东西。

    另:鉴于老枭不敢正面回答这些问题,以后我将贬称其为“阿枭”、“枭妹”。

   一枭:便老子复活释氏重来,也批不动“难”不倒我。只希望别(象凌楚风之流)问得太肤浅、“难”得太幼稚,不然我只好如孟子“不答”、学释氏“置答”啦

   9.衟乸嶳夃

   在网上所见众人中,东海一枭确实有点东西,并非单纯大言炎炎之辈,做派也十足,有熊十力遗风,如若机缘得当,应有所影响。

   

   10.凌楚风

    既然老枭也知道“如果只是具理的佛性,没有事功的修行,众生是众生,诸佛是诸佛,不能勉强凑合来讲平等。”那就应该知道,佛是要讲修的、要讲证的。请问老枭,修了几年?师承何人?小悟几次?大悟几次?何人印证你的“悟”?

    真证悟者,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即可知道该人慧根高下,老枭既称自己已悟,何以不知道本人是知道真谛、俗谛这两个名词的意义的呢?既然老枭自称已悟,请问所得境界如何?证得了一果、二果、三果还是四果?是声闻、缘觉、菩萨还是辟支佛?真证悟者,必然知道自己所得果位。

    不修而悟,世间万无是理。如果证悟如此容易,岂不是“佛陀满街走,罗汉多如狗”?俱胝和尚座下小童,也举得一指禅,他又何曾彻悟过呢?历代禅宗祖师,说法数十年,都是有真实本领,能摧服众人的,老枭你又有何德何能?除了通篇狂言,实在看不到你证到什么地方。

    老枭不明事理,居然举出佛家真谛俗谛来为自己辩解。通观你的“辩道”,都是逻辑混乱证据不足漏洞百出。既然你也知道佛家真谛、俗谛,就应该知道,真彻悟者,说俗谛依然可以妙理服众,知道什么叫“口绽莲花,辩才无碍”么?真的彻悟了,说的话能像你这样逻辑混乱漏洞百出?不过,像李轮子那样自吹自擂的本事,你倒是学得熟练精通了。我看你修佛不行,修轮子倒是有大慧根。

    此贴中,质疑老枭之“道”者大有人在,所问的问题,老枭一个也答不上来,也许是怕一答便露了马脚。于是沾沾自喜地举一个“维渊君”为自己脸上贴金的言行自我陶醉,真是“面目可憎,言语无味。”

    照老枭的逻辑来说,凡是质疑他的,都是“半吊子”、“对别人言论未深领悟”、“敢随便判断他人“未得言得”、“未悟言悟”……者。凡是吹捧他的,都是“能通过喜笑怒骂之状见到枭身殊胜庄严,可谓慧眼独具”——一顶高高的帽子,就这样轻轻地送于阿谀者,真可谓皆大欢喜、融洽和谐也。

    下面文字摘自宣化上人讲述《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大家可以对照一下跟老枭的情形有多少相似之处。大家是比较相信宣化上人所讲述的呢,还是比较相信老枭所讲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