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一

   “登坛”六年,大小“战事”无数,手下败将亦无数。败将们不是鸭子之嘴强辞狡辨,就是王顾左右东拉西扯,甚至恼羞成怒视我为敌,恶言恶语下流不堪,同时也把那一张张道德灾民和学术垃圾的丑脸丢满了江湖。自由主义者如此,儒者也不例外。他们“论道”时往往言不及义,往往离题万里地论出一大堆鸡毛蒜皮是非恩怨来。

   

   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怎么就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争输了不丢脸,认错也不丢脸,知错不改一意孤行才真的丢脸-----不仅丢自己的脸,而且丢了他们所崇奉的自由主义或者儒家的脸!

   

   二

   是否绝不认输“一意孤行”,要酌情而定。

   

   陈丹青在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徐悲鸿艺术研讨会上作《如何成就大师》的发言,其中说道:“徐先生一辈子的座右铭是‘一意孤行’,今天那位艺术家胆敢‘一意孤行’?今天,我们所有艺术家的身家性命‘一意孤行’得起吗?我们不但不敢孤行,我们甚至没有自己的一意”。

   

   说得好极了,但不够全面透彻。这样说,对于艺术家则可,对于思想者及儒者则不可。当这“一意”不违公义不悖正道,当这“一意”内符良知律令、外合仁义原则,当这“一意”是正义真理,自当“虽千万人吾往矣”地坚决“孤行”;但如果这“一意”是私意、假意、恶意、馊主意、强奸民意的时候,或者发现自己的“一意”是不正确不合理不正义不道德不文明的时候,岂但不应“孤行”,还当及早回头、过而改之才是。否则,“一意孤行”就成了绝不认错,成了执迷不悟甚至执恶不悛!

   

   可见,只有分清黑白明辨是非,才能决定应否“一意孤行”。是非如何明辨呢?我的经验是“以儒家之是非为是非”。

   

   曾有自由主义者指责我“以儒家之是非为是非”不对。我告诉他,这是因为他不了解儒家。儒家倡导天下一体之仁,认为具有公、诚、仁、中等特征的“天道”才是天地间的常道,其关怀的目光不仅超越自我主义、裙带关系、狭隘思想、种族中心主义、大国沙文主义,而且超越世俗人文主义和人类中心主义。所以,“以儒家之是非为是非”就是尊重和遵循世间公道、人天正道、宇宙常道,就是以正义的标准为标准,以真理的是非为是非,以良知之是非为是非,就是以道为尊,唯道是从,“当仁不让于师”。

   

   王阳明认为一切是非包括孔子的是非都应以“心之是非”、以良知之认可与否为准!他说“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

   

   三

   “老战友”云尘子“夭夭”之前教导我说“得道之前,不可自己以得道者自居,否则是自傲;得道之后,不必以得道者自居,否则是悖道”。此言后半句大谬,是否得道不在于是否“以得道者自居”,以这类“小节”作为得不得道的评判标准,乃乡里小儒所为;前半句虽有理,但请注意,谦德是用以自律的,不能在理论争斗中拿来当武器用。作为手下败将更没有资格这样说。得道者(不论所得的是儒佛道哪家的道)虽未必文章锦绣辩才无碍,但总不至于太拙于理论,处处落人下风。

   

   得道与否不是客观世俗绝对的眼光看得出来,但相对而言,输者离“道”的距离总要远一些。在主动挑起的严肃的论争中争不过对方,虽未必证明对方真理在握,但绝对证明对方比自己高明,证明自己于道未得于理不明,有必要自我反省并向对方致谢。愿赌服输,愿斗也应服输,云尘子以为如何?倘反责我“以得道者自居”,岂非耍赖?

   

   我有一联曰:一生低首唯真理,偶尔弯腰为美人。我以此自勉,也愿以此勉励广大儒者和自由主义者。向真理低首向美人弯腰是荣非耻,在美人真理面前自高自大一意孤行才是可耻的。应不应该“一意孤行”,要一分为二,具体分析;应不应该向我弯腰低首,也要一分为二,具体分析。当我的言论合乎儒家最高义理的时候,当我的行为合乎中华美德大道的时候,服我就是服善,尊我就是尊理,重我就是重道,向我就是向仁,向我低首就是向孔孟低首,向我弯腰等于向美人弯腰(香草美人乃屈原楚辞中典型的象征性意象,后世以香草配忠贞、以美人喻君子已成修辞惯例,故老枭如以美人自况,并无不可)。

   2007-1-10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1.11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