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一

   “登坛”六年,大小“战事”无数,手下败将亦无数。败将们不是鸭子之嘴强辞狡辨,就是王顾左右东拉西扯,甚至恼羞成怒视我为敌,恶言恶语下流不堪,同时也把那一张张道德灾民和学术垃圾的丑脸丢满了江湖。自由主义者如此,儒者也不例外。他们“论道”时往往言不及义,往往离题万里地论出一大堆鸡毛蒜皮是非恩怨来。

   

   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怎么就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争输了不丢脸,认错也不丢脸,知错不改一意孤行才真的丢脸-----不仅丢自己的脸,而且丢了他们所崇奉的自由主义或者儒家的脸!

   

   二

   是否绝不认输“一意孤行”,要酌情而定。

   

   陈丹青在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徐悲鸿艺术研讨会上作《如何成就大师》的发言,其中说道:“徐先生一辈子的座右铭是‘一意孤行’,今天那位艺术家胆敢‘一意孤行’?今天,我们所有艺术家的身家性命‘一意孤行’得起吗?我们不但不敢孤行,我们甚至没有自己的一意”。

   

   说得好极了,但不够全面透彻。这样说,对于艺术家则可,对于思想者及儒者则不可。当这“一意”不违公义不悖正道,当这“一意”内符良知律令、外合仁义原则,当这“一意”是正义真理,自当“虽千万人吾往矣”地坚决“孤行”;但如果这“一意”是私意、假意、恶意、馊主意、强奸民意的时候,或者发现自己的“一意”是不正确不合理不正义不道德不文明的时候,岂但不应“孤行”,还当及早回头、过而改之才是。否则,“一意孤行”就成了绝不认错,成了执迷不悟甚至执恶不悛!

   

   可见,只有分清黑白明辨是非,才能决定应否“一意孤行”。是非如何明辨呢?我的经验是“以儒家之是非为是非”。

   

   曾有自由主义者指责我“以儒家之是非为是非”不对。我告诉他,这是因为他不了解儒家。儒家倡导天下一体之仁,认为具有公、诚、仁、中等特征的“天道”才是天地间的常道,其关怀的目光不仅超越自我主义、裙带关系、狭隘思想、种族中心主义、大国沙文主义,而且超越世俗人文主义和人类中心主义。所以,“以儒家之是非为是非”就是尊重和遵循世间公道、人天正道、宇宙常道,就是以正义的标准为标准,以真理的是非为是非,以良知之是非为是非,就是以道为尊,唯道是从,“当仁不让于师”。

   

   王阳明认为一切是非包括孔子的是非都应以“心之是非”、以良知之认可与否为准!他说“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

   

   三

   “老战友”云尘子“夭夭”之前教导我说“得道之前,不可自己以得道者自居,否则是自傲;得道之后,不必以得道者自居,否则是悖道”。此言后半句大谬,是否得道不在于是否“以得道者自居”,以这类“小节”作为得不得道的评判标准,乃乡里小儒所为;前半句虽有理,但请注意,谦德是用以自律的,不能在理论争斗中拿来当武器用。作为手下败将更没有资格这样说。得道者(不论所得的是儒佛道哪家的道)虽未必文章锦绣辩才无碍,但总不至于太拙于理论,处处落人下风。

   

   得道与否不是客观世俗绝对的眼光看得出来,但相对而言,输者离“道”的距离总要远一些。在主动挑起的严肃的论争中争不过对方,虽未必证明对方真理在握,但绝对证明对方比自己高明,证明自己于道未得于理不明,有必要自我反省并向对方致谢。愿赌服输,愿斗也应服输,云尘子以为如何?倘反责我“以得道者自居”,岂非耍赖?

   

   我有一联曰:一生低首唯真理,偶尔弯腰为美人。我以此自勉,也愿以此勉励广大儒者和自由主义者。向真理低首向美人弯腰是荣非耻,在美人真理面前自高自大一意孤行才是可耻的。应不应该“一意孤行”,要一分为二,具体分析;应不应该向我弯腰低首,也要一分为二,具体分析。当我的言论合乎儒家最高义理的时候,当我的行为合乎中华美德大道的时候,服我就是服善,尊我就是尊理,重我就是重道,向我就是向仁,向我低首就是向孔孟低首,向我弯腰等于向美人弯腰(香草美人乃屈原楚辞中典型的象征性意象,后世以香草配忠贞、以美人喻君子已成修辞惯例,故老枭如以美人自况,并无不可)。

   2007-1-10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1.11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