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一

   首先说明:我虽归宗于儒,但论“天下事”时唯理是从、唯道是循,并非一定都是从儒立论的。严格地说,我的立场是超然于任何学术宗教派别之上的。不论儒家佛家以及别的什么家,只问谁家的理更真更高、含金量更足而不及其它。我以儒为本,唯一的原因是经过大半辈子比较参详之后,儒家学说在大根大本上最为契心。

   

   我已多次指出,佛家穷高极深但根本处略有所偏,一是偏于空寂,缺乏“大生广生”之德,二是偏于唯心,不如心物不二圆融(圆者圆满无缺,融者融合无间。形容一种状态或境界。毕时圆君问及,顺便略释)。但比起其它学说,佛理堪称穷高极。故我第二崇佛,为之鼓掌并援之入儒。俟东海之道全面推出,佛学作为重要的修道次第,亦将整体纳入其中。

   

   所以,如与佛门中人的论道,我会分两个层面。首先从佛教教义的角度指出对方的佛学理解有偏,然后再从“超越”(超越具体门派)的层面斥小弹偏。这种辩论术,我自称为叫“双破法”。双管齐下,一招致命!对湖湘的批评就是如此,不仅仅指出其某些观点不合佛门大法而已。

   

   二

   拙作《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发表后,湖湘复作《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一文,责我两处有误,谨逐一回破之。

   

   其一曰“有情无情未彻,正是东海居士于佛法一切误读之根本处”,根据是枭言“佛性与四大无二而亦有别,万物皆新新不已岂无进化?”殊不知老枭这两句话意义深远之至。后一句乃大易所阐之道体,对佛教而言,确属“外道之说”(然复须知,佛体空寂,对吾儒生生之德而言,也属“外道之说”。)虽有违佛理,却合乎宇宙常理。

   

   前一句“佛性与四大无二而亦有别”,证之佛理,契合无间。“佛性与四大无二”即真,“而亦有别”即俗,可谓一句而融佛学真俗二谛。

   

   湖湘执“佛性与四大无二”之说而絕对否定两者的差别,等于把修行证果实践历程也一并否定了。涅槃即世间世间即涅槃、佛即众生众生即佛、“佛性与四大无二”等等一切平等无有差别之说,是就“缘起法”无自性的角度而言的。湖湘知一不知二,执真而脱“俗”,以第一义谛(即真谛)否定进化论,有违佛法之圆融。

   

   何为真谛何为俗谛,在佛法里也是相对而言的。例如,苦集灭道四谛,《大毗婆沙论》就列举了四家的二谛说:一、认为苦、集为俗,灭、道为真;二、苦、集、灭为俗,道为真;苦、四谛皆俗,诸法空无我理为真;四谛皆有真俗义。而从《金刚经》的境界论,第一谛(真谛)本不可说,凡可用语言文字说出的皆属俗谛,“语言世界”属于“假名”的存在。

   

   佛教教义最擅长自我否定,否之又否,深到极处,连佛法本身都是被否定的。故释氏灭度前说,若有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金刚经》云“所谓佛法,即非佛法”、“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云云。但此境界极高,到了这里,任何言说都是多余的,枭言多余,湖湘多余,佛说也多余,还有什么好说的!

   

   三

   圆教认为:一切法皆具佛性,中道佛性遍于法界。不问有情无情,四大一切之相无不是佛性的显现。在这个意义上,我认同“佛性与四大无二”。湖湘此说没有问题(但要注意,这种表述方式很容易产生误会。因为佛性即是自性,而四大是没有自性的。)其误在于以此否定世法。

   

   湖湘现在强调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发生于华严境界,却忘了他是用“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来驳斥我“进化之说”的(原话是:至于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于华严境界亦属平常。天地一体,万物同身,不知何需进化、何必进化、亦不知何来进化之说?)。进化是娑婆世界的现象,就算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则是华严境界的“事实”,两者属于不同层面的问题,岂可混杂?

   

   华严境界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确为佛经所载。很多经典都说华严的境界,《华严经》最透彻权威。《华严经》讲理事无碍事事无碍,那是一真法界,是如来果地上显现的境界,不是六道,不是十法界。华严境界的“事实”是“破”不了娑婆世界的现象的。而根据禅宗观点,华严境界就在娑婆世界,就在当下。众生觉悟即佛,证得真如自性,娑婆即成华严。

   

   我认为,对于“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这种说法,视为佛的方便之言则可,视为宇宙间(不仅娑婆世界,而且包括三千大千世界)的真实存在则不可。此种现象于华严境界亦不可能真正发生,因与最高佛理亦不符。

   

   佛教归本空寂,华严境界作为如来境界,必是最彻底的大空寂之境。戏问一句:都到如来境界了,一切寂灭,谁来说法?一切圆满,说法谁听?(根据东海之道,宇宙之间“道亦有道”,道是有局限的,道本身就是一种理,一种规则、规定和秩序,绝对不容“事事无碍”地乱来,无极限的“神通游戏”皆属魔道,佛经中一些神迹描述只宜作“神话”看。以后我会详予分析。)

   

   湖湘自己不说了吗?“吾参佛法,从来只从理上说。至于三十二相也好,八十二相也罢,皆佛方便示现,岂可当真?”今以湖湘之言还斥湖湘之身: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也好,八十二相也罢,皆佛方便示现,岂可当真?湖湘所引《金刚经》不也说了吗:“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我斥破“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这一说法,并声明,倘有人广引佛经以争,恕不奉陪,是因为佛经中释氏及其诸弟子无不神通广大神迹多多,要用佛经证明“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太容易了;其次,佛经浩繁派别多多,相差互异的各种说法数不胜数,很多佛经相互矛盾自我打架,如不能直取无上菩提,引之无益。就象湖湘先生,上面所引《金刚经》之言,不就变成耳光重重打在自己脸上了吗?

   

   四

   湖湘所批之二是:“熊氏所见既非真如,其所演之进化论亦为外道无疑”此言本身是不错的,对佛教来说,进化论(进化论乃西哲所创,熊师汲之为己所用)和熊师之说当然都属外道。故所引太虚之言说明不了什么。太虚批“熊说”(熊十力师言论、学说简称“熊说”)不合佛理,不能证明熊说不合理也。

   

   太虚当年倡人间佛教,欲补佛教耽空滞寂之蔽,试救民众水深火热之中,有功于佛门和社会,自有可敬之处。但早已声言归本大易并援佛入儒,所证当然“非是真如”,太虚以佛教标准衡量熊说便不当理,须知佛法非世间共法,佛门法印只能印自家内部各派学说。用“阿赖耶异熟识”的佛教名相去论断熊说,更属妄测妄断。

   

   湖湘复引《楞严经》批熊师“翕辟成变”论,更是乱扯。太虚批熊不当理,本身对佛理却是相当理解的,对熊说也有所了解。而湖湘似乎对《楞严经》和熊师《本体论》都没读懂,对熊师“翕辟成变”论一无所知。熊师“翕辟成变”论固然不合佛理(青出于蓝之方式),但与“四种颠倒”毫不相干。以“四种颠倒”破“翕辟成变”,比关公战秦琼还荒唐!“翕辟成变”说直探宇宙妙理,话题太大,与本文主题无干,以后再拨冗详论。

   

   所引《楞严经》“四种颠倒”说接着就是“八亦矫乱”说,执著不顺理叫做矫,心无正见叫做乱。湖湘于熊说毫不了解、于佛理亦颇矫乱,竟敢狂言要为佛门护法而作狮子吼,我听来怎么象虱子吼呢?哈哈哈。

   

   关于进化,万行上人云:“宇宙中的四大类,飞潜动植,乃至石头皆有佛性,皆可成佛。佛性就是本来面目。石头这一类型的佛性很细微、很细微,最深沉、最深沉,它们的佛性处在冬眠之中,几乎象死亡似的,惟有处在三摩地中才能察觉到石头这一类型的佛性。石头进化为草木,进化为飞潜动植,再进化为人,最後才能成佛。”

   

   有佛门中人斥万行为魔说,我以为万行所言虽不契佛理,却不无道理,录此供参考(佛经有权有实、有俗有真、有了义非了义,次第不同,境界各异,但后世佛门中人各依不同的佛经,动辄把本门中不同观点斥为外道或魔说。即使是外道,在释氏那里也有可取之处,佛教教义是汲引了许多外道之说而成的。后人常将外道等同于邪门和魔说,释氏有知,也当摇头也)

   

   五

   中囯人鸭子死了嘴巴硬的习惯很普遍,学术界江湖中无不如此。最典型的要数芦笛,不仅擅长“栽赃嫁祸”和大量伪造虚构对方观点,而且把早已被驳得千疮百孔的“芦笛思想”甚至谣言谎言不断地重复抛出,以为谬论谎言只要不断重复,就占上风了。此种陋习,乃“修道”大碍,一染此习,便无足观。

   

   湖湘境界,当然非芦笛辈可以望尘。不过湖湘在自已文后跟帖“大乘佛法于第一谛处一成则一切成,一坏则一切坏!居士于有情无情处佛理未彻已是确凿无疑,则居士于佛法一切之见于第一谛处皆为戏论无疑”中提到的“一切圆成”,我前已借熊师之言指出其说有偏。且不说湖湘,熊师本体之说包括对“一切圆成”说的批评,从来无人能从“超越”义理层面正面驳倒过。以后,被我戓被熊师驳倒过的观点,就不必一再拿出来了-----除非能超出门派之见从更高处回驳。

   

   又,湖湘完全站在佛教立场上,以佛经为据而驳儒学、斥枭论,以佛法寂灭之性破我儒体(儒家形上本体之简称)生生之德,只能永远是方圆凿枘鸡同鸭讲,且不说湖湘于佛理是亲身实证还是经云亦云。这样驳法,只要通读过几本佛经者大多做得到,却没什么意义。

   

   有首宋诗五律曰:岳麓楼头卧,湖湘眼底空。声名无处着,容止与人同。我曾以之自我写照,今将首二句改作本文标题,表面看颇含自负之意(其实至少有三层含义,一是我目空一切,眼无湖湘,二是湖湘有眼不识东海,三是湖湘已证“空”,但湖湘寂寂,何似东海滔滔?呵呵)。且本文颇多调侃,湖湘君且论道理当否,莫问态度如何。容我再改一首咏项羽的诗句相赠:“湖湘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望湖湘以一时小挫为进道之资“成功之母”,苦练内功深参妙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十年后卷土重来!

   

   当然了,若有异见高见,欢迎随时提出,只不过老枭此间大事因缘未了,“工作”正忙,时间贫困,纯论佛理,尚不对机(历史之机、现实之机),于我而言也过于奢侈了,如不能及时回复,尚望海涵。

   2007-3-17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3-21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