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我时间贫困,精力有限,只诲值得一诲的。张总之类如要向老枭请教或质疑,我是收费的,一个问题5000元。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都是我最喜欢的;关于信仰问题,我早已谈透,如枭文《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关于下地狱,以旧作《自勉诗二首并序》免费答一下,下不为列。

   以后钱不准备够,最好少开口,不然负债太多,我饶你,“有关教门”不饶你!

   一枭上

   1、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五)

   张国堂难:

   余樟法先生:儒学与佛教是不同的信仰,在信仰上足踏两只船对自己是有害的。宋代程子说佛教是异端

   ,是告诫儒教信徒不要信佛教。我想佛教领袖也告诫他们的信徒不要信儒教。这都是正确的。儒教与佛

   教的思维方式都不一样,你同时信仰并研究儒教和佛教,会把你的思维搞乱。你这样做,佛教徒会说你

   是异端,虔诚的儒教徒也会说你是异端。只要把孔子所敬拜的天说成是基督教的上帝,那么基督教与儒

   教就没有大的抵触。基督教与儒教的思维方式也一样。因此,人能同时信仰基督教和儒教。我在受洗之

   前,我就向牧师申明了我相信孔子,但他给我施了洗。蒋介石先生也同时信奉基督教和儒教。他的思维

   没有被搞乱。你可以尊重佛教徒,也可以同他们交朋友,但你不应该用儒教去混乱他们的教义。更不应

   该用佛教来混乱儒教的教义。我还劝你把你头脑中的无神论的杂质去掉!

   一

   张国堂是一个浅薄糊涂思维混乱的混人和浮狂虚骄大言炎炎的妄人,原不足睬,但他在这封公开的短函

   中提到的问题及其肤见戏论,颇为普遍,乃略答之。

   很多人也与张国堂一样,见老枭亦儒亦佛、儒佛双修,便以为是“足踏两只船”了。殊不知老枭早已大

   本坚立,多次明示:“东海之道,以中华文化为本位,立足于儒,旁通佛道,融摄西学。”说得再清楚

   些:从全球文化的层面看,我坚持中华文化本位;从中华文化的角度言,我站的是儒家文化立场。这是

   体、是原则、是根据地大本营、是大根大本大经大法之所在。

   对于西学和佛道,东海之道存其异而求其同。旁通佛道,是坚持儒家主体基础上的四通八达;融摄西学

   ,就象融资,融来别人的钱为我所用,又象摄影,把别人的影像摄进我的镜头来。因此,东海之道集传

   统之优,摄西方之长,极广大而致精微,彻上彻下,体大用宏。

   要注意的是,融摄也好旁通也好,都要融会贯通。古今不少学者大师往往不能通处强为通,不可融处偏

   要融,佛门中人尤甚。如永明延寿及宣化上人都称,孔子老子是菩萨变化来的。又有人说孔子是水月童

   子化身,老子是佛教老迦叶的化身,颜回是佛教里头的明月儒童化身。还有佛徒称耶稣基督也是佛门弟

   子。这样胡比乱附,就成了夹生饭和拉郎配了。

   至于张国堂“把孔子所敬拜的天说成是基督教的上帝”,纯属笑熬酱糊。儒家的天,作为道(本体)是

   天人不二上下圆融的,基督教的上帝则是无所不能的神,与人完全隔离,两者之异,我早有论述。把儒

   家的天说成是基督教的上帝,就象把大鹏说成雏鸡一样荒唐!

   二

   古今中外诸家之“道”到了高处,有其相通之处,又各有不可融合的独特,见其同而不见其异,或见其

   异而不见其同,皆属一偏之见。关于儒佛道及基督教诸家之“道”在本体层面的同异(上帝相当于基督

   教的本体),我在《中华文化大启蒙书》及《说儒系列》《平书系列》有关篇章中阐之已详,不赘。

   本体不同,功用自异。例如,大多数学派教派都强调爱人救世,此其相通处。古人有诗曰“普救遍众生

   ,儒佛原同意”,说的就是儒佛两家都具有救世精神(有的学说不讲爱,如道家,但其虚静逍遥的追求

   ,也可以说是爱人救世精神的特殊表现形式)。但怎样救法怎样爱法,从谁爱起,爱的程度、范围、境

   界如何,其可行性、现实性、普适性怎样,却是各家念各家的经,截然不同的。

   佛家讲慈悲,无綠大慈同体大悲;墨家讲兼爱,亲疏远近一视同仁;基教讲博爱,但作为神本宗教,这

   个爱首先要奉献给上帝。各种宗教的共同特点都是立足于彼岸世界,着眼点在于人类的内在生命和心灵

   焦虑。儒家的爱则以人为本,立足于现实社会,重视人类的肉体生命、救拯世界的现实苦难,其仁爱是

   外向型、放射性的,亲亲仁民爱物,由近及远,有差等而又极广博,追求天地万物一体之仁,并特别重

   视政治和“道援”(制度救世)…

   三

   基教和儒学一为神本宗教,一为人本学说,在根本处是相互抵触的。蒋介石“同时信奉基督教和儒教”

   ,恰说明了政客“信仰”之不可信。那些“同时信仰基督教和儒教”(儒教、儒家、儒学词意有异,很

   多人乱用一气,不独张国堂为然)的“足踏两只船”者,不妨读一下蒋庆先生《基督信仰与中国文化》

   一文中这一段话:

   “作为一个中国人,面对着基督信仰与儒家信仰,只能归宗其中之一,而不能同时对二者都表示忠诚。

   这是非此即彼的选择,必须做到绝对的真诚。一个中国人选择了基督信仰,当然可以同时对儒家信仰表

   示同情与理解,并且可以在很多问题上认同儒家的精神价值,但这毕竟是第二等意义的事了,因为他的

   整个生命已经在彼而不在此了,他的全部存在已经以第一等意义的事为转移了。”

   张国堂号称同时信仰基督和儒,说明此人对两种信仰的真诚度都有问题,即不基更不儒。对圣经文字进

   行胡乱解释和比附,妄称“肉身成道”基督重来,是对基督教的严重亵渎;站在基督教的立场上对儒典

   进行支离割裂的解读,用他的话说,是用基督教来混乱儒家文化,全都是瞎扯乱搞。此人对基督教而言

   是撒旦,对儒家来说是异端,他给别人的不少“论断”和斥责,用在他自已身上,最为合适。

   2007-3-3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3.4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自勉诗二首并序

   有一个古德在临终时,对他的弟子说,"多么可恨啊! 事情的结局,根本不合我的期望。"弟子问,"你

   原来是什么期望呢?"古德答道"我向来都是这样祝祷的:希望一切众生的痛苦,像一大片黑烟一样,都

   能集结到我心中。可是,现在浮现在我眼前的,却是净土的景相。 这根本不是我原来所想的。"

   我固然达不到这种大无畏大无私的大乘境界,但在我的人生哲学中,利他的成分即使不比自利的成分多

   ,两者至少旗鼓相当。所谓自利利他、自度度人是也。所以,我所言所行的出发点不在个人身上,许多

   事往往看是否能够利乐众生,即是否有利于同胞福祉、政治进步、社会进步而定。下辈子如何再说,这

   辈子我愿尽形寿致力于造国人之永福、造民族之大命的工作,这是我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为此我不

   怕开罪任何个人和组织,也不怕开罪任何神佛----如果真有神佛的话。

   常有亲友及网友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劝戒我警示我,让我保重。老枭潜心老庄多年,岂不知“过于尖锐

   则易折,过于锋利则易崩”的道理, 岂不懂独乐独善、明哲保身之道?但我更倾心于原儒和大乘。无

   论儒家大圣还是佛家大乘,都不会为一己利益一己安危考虑太多太细的。所以,抱歉呵,凡让我完全站

   在个人立场上纯粹为一己利弊安危考虑的劝告,只能是鸡同鸭讲或对牛弹琴。人生观与人生境界不同,

   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故也。恶意恐吓固然无效,善意警示亦不起作用。日前又收到一封来自

   [email protected]的匿名电邮,只有两个字:回头! 厚意心领,恕难遵命。谨以诗明志并自勉曰:

   其一

   浮云富贵自风流,不为身谋为道谋。

   五蕴渐空焉执我,九天深病怎消忧?

   人多侣犬谁能虎,世尽争春我独秋。

   虽万千人吾往矣,千磨万折不回头!

   其二

   不贪利乐不贪名,不肯荒庸度此生。

   怒起常将魔术揭,狂来偏向虎山行。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证罢菩提抬望眼,一轮圆月笑盈盈。

   2005-12-19东海一枭

   附:张国堂:人不可同时信仰儒教和佛教——告余樟法先生

   余樟法先生:

     儒学与佛教是不同的信仰,在信仰上足踏两只船对自己是有害的。宋代程子说佛教是异端,并告诫

   儒教信徒不要信佛教。我想佛教领袖也告诫他们的信徒不要信儒教。这都是正确的。儒教与佛教的思维

   方式都不一样,你同时信仰并研究儒教和佛教,会把你的思维搞乱。你这样做,佛教徒会说你是异端,

   虔诚的儒教徒也会说你是异端。

     只要把孔子所敬拜的天说成是基督教的上帝,那么基督教与儒教就没有大的抵触。基督教与儒教的

   思维方式也一样。因此,人能同时信仰基督教和儒教。我在受洗之前,我就向牧师申明了我相信孔子,

   但他给我施了洗。蒋介石先生也同时信奉基督教和儒教。他的思维没有被搞乱。

     你可以尊重佛教徒,也可以同他们交朋友,但你不应该用儒教去混乱他们的教义。更不应该用佛教

   来混乱儒教的教义。

     你说宋代大儒程子曾经从佛教中吸收了许多内容,你也想从佛教中吸收一些内容,这是不对的。因

   为在你以前,程子已经作了这样的工作。佛教中可以吸收到儒教中的内容,程子都已经吸收了。程子没

   有吸收的内容,都是儒教所不能接受的内容。程子已经宣布佛教是异端,叫儒家学者不要攻读佛经,你

   为何不听程子的教导呢?

     儒教的认识论与佛教的认识论是根本不同的,是相互矛盾、相互抵触的。儒教强调“格物致知”,

   所谓“格物致知”就是通过观察人及事物来发现道(真理)。孔子学习诗、礼、书等文化典籍都是观察

   人情、人性、人欲、家庭、国家(或社稷)及其礼法制度等,孔子以此来发现道(或真理)。当然孔子

   在学习的过程中,圣灵也在带领他,启示他。孔子说“天生德于予”,这就说明自隐的圣灵在启示他。

   而佛教有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悟道的传说。佛教认为可见的人及事物都是虚空,人不可通过观察虚空来

   发现真理。甘.雅各博士说:“科学也不会起源于印度的印度教或中国的佛教,因为印度教及佛教都教

   导肉体的世界是不真实的,只有世上的灵魂才是真实的。任何人必须学到的最大一件事就是肉体的世界

   并不真实,因此,没有理由要穷其一生探索这个不真实的世界。”(见《如果没有耶稣》)既然“物”

   是不真实的,那又怎么能“格物致知”呢?

     我听说有如下故事:一群和尚听到风吹树叶的响声,一个小和尚说:“风把树吹动了,是树动。”

   另一个小和尚说:“风把树叶吹动了,是树叶动。”一个老和尚喝斥他们说:“不是树动了,也不是树

   叶动了,而是你们的心动了。”佛教的这种认识方法,可以导致科学的发展吗?没有一个虔诚的佛教徒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