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

   

   湖湘先生

   

   

   吾作《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一文,具陈东海居士于佛法未曾圆融处,东海居士亦作《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以答,观其中所言,足证东海居士于佛法根本误读处正在佛性与四大之关系。而东海居士既于此处佛理未彻,故为熊氏外道所惑,以为是得真如矣!

   

   殊不知熊氏之《新唯识论》,虽借佛法《唯识论》之虚形,然于根本处所见非是真如,不过离空别证之众生杂染心境而已。太虚大师将之比为“有漏异熟识”(即为善恶业薰习而异熟之阿赖耶识果),于佛理可谓确然无疑。

   

   然东海居士因于佛法之有情无情处未能透彻,为己之意识所蔽,故于太虚大师所言当中之根本佛理视而不见,却以为大师所言“不曾中的”(东海居士此语见他文,非吾杜撰),正是一误再误,于佛法谬之远矣!

   

   东海居士弘扬儒学,精研易理,以之而倡民主自由,甚可敬也。然居士虽佛理未彻,却自诩“圆融”,且强然以熊氏外道之见毁谤佛法,误导众生对我佛门而生邪见,罪过亦甚大也!

   

   故吾于此作文,既为我佛门护法弘法,利益众生,亦望东海居士能以此揭破障碍,不复堕诸恶业中,是吾愿矣。

   

   至于东海居士由大易、宋明理学而演之儒家学说,原本与我佛门无涉,自然亦无所谓是非!

   

   

   1.有情无情未彻,正是东海居士于佛法一切误读之根本处

   

   东海居士云:佛性与四大无二而亦有别,万物皆新新不已岂无进化?就“真谛”而言,可以说四大皆空万象皆幻,也可以说天地一体万物同身;就“俗谛”而言,四大皆实,物有进化。一花一木,一山一水,无不生生不息,新新不已,天地万物都在日新月异地变化,有生之物更是进化不已“变化莫测”。 东海居士由其进化论,复言:“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云云,更是混扯。别说山石树木了,也别说你和一般佛子了,哪位佛门大师能“现佛身而说法”的?释氏也不能。在娑婆世界,释氏也是逃不出生老病死规律的一具平常肉体而已,别把释氏弟子们“神化”师傅的一些经文当作实事(据佛经,释氏八十二相“神迹”多多,倘有人广引佛经以争,恕不奉陪。)。

   

   于大乘佛法之第一谛,有情无情之分亦是权教。东海居士执此权教以为真如,其后所言之“真谛”“俗谛”皆成戏论而已。至于东海居士所言:“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云云,更是混扯……”,且要求吾不得“广引佛经”,则甚可笑也。

   

   吾参佛法,从来只从理上说。至于三十二相也好,八十二相也罢,皆佛方便示现,岂可当真?但初学佛法者,便知《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可以声相见如来。”,岂需居士相告?今东海居士竟以如此境界揣度于人,且不许引用经典,真是匪夷所思!

   

   若非居士佛理未彻,心生虚怯,焉能如此!

   

   欲为东海居士破“进化论”邪见,必得先除居士于有情无情处之障碍,故当为居士引用佛门大乘无上经典无疑!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經,唐太原方山長者李通玄造論,唐福州開元寺沙門志寧釐經合論之《大方廣佛新華嚴經合論》(卷六):

   如化佛權教中說,有情有佛性,無情無佛性。一切草木,不能成道轉法輪等。如華嚴經,即是越情實教。……何以然者,無有情,無無情故。所以然者,無二見故。為一真智境界,無成佛者,無不成者故。……如此華嚴經中大義,本無凡聖情與非情。全真法體,為一佛智境界,更無餘事。莫將凡夫情量,妄作斟量。若存情計者,見有情成佛,見無情不成佛,此為自身業執。如是解者,終不成佛。

   

   于此义观之,华严境界之山石树木现佛身而说法(吾原文中便有“华严境界”之语,只是东海居士视而不见),岂是吾之杜撰?

   (注意是“华严境界”,居士勿作俗谛解,否则又落外道之见矣。)

   

   故《大方廣佛新華嚴經合論》(卷六)有云:

   華嚴經中,無有情與非情,俱為智智境界。一切山河樹木,皆能現佛菩薩身及說法,與佛體同。能同能別,自在無礙。

   

   于此,佛性与四大无二,当无疑矣。

   至于东海居士所言,“哪位佛门大师能“现佛身而说法”的?”,连佛方便示现的道理都不懂,恕不于此多言!

   

   故于佛法第一谛视之,东海居士所谓之“佛性与四大无二而亦有别,万物皆新新不已岂无进化?”是外道之说无疑。若居士今后复倡此“进化论”之说,切不可再以其附会“佛性”,否则徒增戏论而已。

   

   2.熊氏所见既非真如,其所演之进化论亦为外道无疑

   

   既已为东海居士示破有情无情之正谛,当引太虚大师之言为居士复观,以明熊氏所证非是真如,实为“有漏异熟识”而已。

   

   为判明熊氏之说非是禅宗,太虚大师引述其民国12年之《曹溪禅之新击节》云:“禅宗悟本体禅、主人翁禅,所悟虽亦离言法界,在异生位仍即‘阿赖耶异熟识’,前六刹那不生,末那‘我爱执藏’暂现,此若执实,虽悟唯心,不悟无性、或人外道。了幻无性,取无性空,不透末后,或归二乘。进悟‘无性心源含融万法’,乃大彻了。解深密云: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易经说为寂然不动,中庸说为天命之性,未发之中,可知不当——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执为我即执为性,我义即性义,未悟无性故入外道……然破初关时与破末关时似而不同者,一为未脱世间生死,一为不住出世涅架而已。”“从藏识所藏之十八界种子起十八界现行,日起用,即以前六三不起现行为息用。粗似易经‘寂然不动为体,感而遂通为用’;亦似中庸‘未发为中,发而中节为和’。核于成唯识论等义,此种见解,犹有疏谬,以异熟识非真寂故。自性若邪,起十八邪——有漏异熟识缘有漏种起有漏现行..."”

   

   针对熊氏将其有漏之“阿赖耶异熟识”归本于大易,太虚大师批曰:“大易之明世间法——因缘和合生灭相续法,原颇恰当,且终于未济,示非究竟。则应不遮出世,但于出世法未论及,故亦无超世出世之佛果法界事。熊论不确知此为世间流转事,生死惑报说为或然,因之亦诽出世解脱为印度风尚,遮以上比佛果法界之事事无碍。以言哲学——即各派见趣,虽不妨自成一派,如依佛法立场评之,则不得不说是‘外道’。佛经上古传之顺世外道,是四大极微论之唯物的顺世外道;而熊论则宗在反究心体,故为唯心的顺世外道也。此犹就其实曾反究内证于心者言耳;若其所谓内证心境,仅为读书推理设想构思之共相,则更不足道也!”

   

   于佛法第一谛观之,太虚大师之言确凿无疑。东海居士未脱有情无情之障碍,不明根本佛理,反谓“太虚大师对熊氏之批判未曾中的”,亦正是戏论无疑。

   

   至于东海居士所引用熊氏之“体用不二”“翕辟成变”论,云:“变有五义:一幻有义,万物无固定相,二真实义,“万变皆是真实流行”,三圆满义,“从万物并生言,无有孤立,一味平等”,“千形万状互相含摄,一切处无亏欠”,四交偏义,万物各成变化,又相互制约和联系,五无尽义,变化永无穷尽。 ”

   

   对此,因太虚大师既已证熊氏为外道,故吾复引《楞严经》破熊氏之“翕辟成变”论,经云:“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知见中生计度者,是人坠入四种颠倒,不死矫乱,遍计虚论。……是人观变化元。见迁流处,名之为变。见相续处,名之为恒。见所见处,名之为生。不见见处,名之为灭。相续之因,性不断处,名之为增。正相续中,中所离处,名之为减。各各生处,名之为有。互互亡处,名之为无。以理都观,用心别见。

   

   至此,熊氏既已“不确知此为世间流转事,生死惑报说为或然”,且若言进化,则轮回何处?故其附会佛法之进化论,已明白证实为外道生灭断见无疑!所谓推动“进化”者,非为道心,实为妄心而已。

   

   至于其他,吾不复赘言矣。

   

   

   3.关于订约,不得不说的话

   

   吾于此处为我佛门护法弘道,故前日尝邀东海居士订约。

   

   约文如下:

   

   “若吾能证东海居士于佛法根本处未曾圆融,则东海居士自弘儒学,但十年内不得复以熊氏之说诽谤佛法,以及去诸一切于佛门不敬轻佻之词。反之,是吾护法能力不及,则吾当十年间于东海居士所行不置一词。”

   

   东海居士虽对此未作回应,然吾当于此作一解释。

   

   一则:吾作此约,非为东海居士所倡之世间学说,乃为东海居士以熊氏之说诽谤佛法;

   

   二则:所约十年而非终身者,非为胆怯,乃为不欲自弃,亦不欲弃东海居士也。因吾虽自认佛理尚可圆融,然修证之功未深,于此护法实无必然把握,万一护法能力不及,而有终身之约,则吾是自弃于佛门正法,而东海居士亦造无端恶业,一并沦堕,岂不哀哉!

   

   故吾与东海居士暂约十年,期能于此说服东海居士,则吾自信十年后东海居士必不复以熊氏之说而谤佛;若是吾护法之功不及,便可于此十年间详参深证,十年后复与东海居士论之,方于彼此均不弃也。

   

   

   

   (说明:本文所引太虚大师之言皆转引自 《佛教研究》 2005年第4期 罗同兵 《太虚对熊十力《新唯识论》的批评》一文,吾手中并无一手资料。然吾观该文中所引太虚大师之言,无不深合根本佛理,故引用之。在此亦对 罗同兵 居士深表谢意!)

   

   湖湘先生 草就于 2007.03.17 凌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