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余樟法)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一枭附言:这是維淵先生于枭文后的跟帖,顶门巨眼,江湖寡见,佛门至理,深入浅出,能不三复三叹,特此广传共赏。识者读后,当知我并非因维君奖誉而“返誉”之----老枭不至于那么浅薄也。数年来江湖上毁枭者众,誉枭者亦复不少。世间苟誉苟毁,何足措意!

   待他年此间事了,老枭当翩然而去,山间林下,伴几位大真人大菩萨同参共斗(天不变道不变,老枭好斗之性不改呵),乐何如之!皆时维季二君亦在必访之列。东海之说亦自有偏,为对今时今世当下中国之“机”故也------对机而言,则亦无偏,不仅不偏,而且唯我独正,此中奥妙,非世间凡情可测。待他时文明政治、文化中华(文明、文化作动词用)之后,事过境迁之时,当揭与真人、菩萨一笑。本文标题为老枭所加。

   

   

   維淵:

   近日讀東海先生答客難系列文章,頗有感慨,無奈終日錄錄,空暇無多,不能靜心多作文字,深以為憾,究其根本,實是自身悲願不夠。且孔子作春秋,遊夏之徒不能贊一辭,東海先生作文章,以我之學力,實在亦不能贊一辭,勉強略作數語,並轉錄時賢高論,請示於東海先生及諸位網友。

   頗有人指摘東海先生文章多就駁斥他人之說立論,以為先生之言多是錚論,故不足取。必如網絡名儒雲塵子先生輩彬彬有禮,方是正途。然而邪謬不破,勝義不顯,嘉祥大師作三論玄義,非唯外道,毘曇成實及大乘判教之說一併呵斥。毘曇及成實之學,俱極精妙,判教尤為中土佛學之創制,甚為殊勝,絕不可以戲論視之,然則尤可起錚,何況東海先生所破者皆為邪說戲論。方之儒門,若無孟子好辯,孔道何能得明,今人頗有以好辯疑孟者,孟子果可疑乎。朱陸鵝湖之辯,亦卒成陸子之大,茲不詳說於此。

   復次以佛家般若實相而言,牟宗三先生言:「實相一相,所謂非相,即是如相。」實相為無限,無分別相,故不可分別說,是為無錚處。而世間一切言說全為分別相,分別說,無分別即無人類之語言。有分別即有限制,有限制即有錚處。諸法實相本不可言說,然而實相非相,包羅萬相,世諦可通於勝義諦,有限可通於無限,是故言說仍為必須,錚論亦絕不可少。惟世人不可執著分別相,當透過分別相通往實相,大德袁煥仙維摩精舍叢書有言:「獅子撲人,韓盧趁塊。」真為妙喻。世人於東海先生雄文之中不能認取實相,但見錚處,執著名相,何其可哀。

   復次讀東海先生文章者,多不能體會先生之悲心。大悲心乃大乘本色,推之儒家,則以天下為己任,橫渠四句教,最為精闢。熊十力先生得力於悲願甚多,東海先生之氣象與熊子相侔,慧命相續,實乃華夏之幸。杭州有季惟齋先生,其人可當今世大儒之名,其學私淑馬一浮,觀其詩文,可知已得湛翁三昧。季子作悲智雙流一文,闡揚佛家勝義,旁通儒道,義辭俱美,我服膺之極,茲轉錄於此:

   澄觀華嚴經略策二十一悲智雙流有曰,「佛法大海,要唯此二。智造真境,悲以兼濟。有悲無智,愛見是生,有智無悲,墮二乘地。今以忘機之智,導無緣之悲,不滯空有二邊,不住涅槃生死。」意甚純粹。蓋世人每以凡情,度測悲心,迷謬正解,轉成重障,是以澄觀破之,言悲智雙流,如輿之輪,如鳥之翼,誘人佛性。非大悲心,無以弘普濟之信願,非大悲情,無以立六度之行脩,釋氏之用悲運智,真利器也。智者大師撰法華三昧懺法、請觀音經懺法、金光明懺法、方等懺法諸種,事懺理懺,儀法周徧。竊揣其度,實以懺啓悲,徹運止觀,悲之為力,豈可量哉。???儒家之大悲者,莫若孟子之書。悲憫天下之心,貫徹七篇。悲心之為用,一若浩氣之善養,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配義與道,集義所生,孟子之所以大者,莫非以此。道家之大悲者,莫若莊周。三十三篇,皆具悲情,大宗師霖雨十日,子桑之歌哭,轉悲成智,孰能無動。庚桑楚徹志之勃,解心之謬,去德之累,達道之塞,多在太息涕泗后懸解。莊周之用悲,聲節愈壯,情蘊愈茂,有金石之聲,較之孟軻之剛直疾指,釋氏之深密邃長,自非同調,究其智明,則無以異也。近世律僧弘一,遺偈有悲欣交集云云,俗士多以為口實,以為滯留有情之證。愚意其皆非知弘一悲智之心者也。蓋弘一特遺此偈句,啓導後人入門方便。於此聖教衰弛質體濁重之世,其功德亦深大矣。

   季先生所言之悲智雙流境界,即是東海先生之境界,以悲智具足故,大機大用,我唯有讚嘆頂禮之。

   

   

   

   

   衟乸嶳夃:

   維淵先生高人,文句典雅,典故谙熟,论理圆融,言词谦卑,君子风范,以斯为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