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人言要不要恤?
·从人格着手,去事上磨练-----再答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胆大包天心细如发
·东海答客难(525--530)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作者 :川江号子,
   枭声依旧。 这个时代需要枭声,但我认为枭声绝不应当是这个时代的主响。 枭声有用,可以滋补人心、人性,涵养人道、人文。
   枭声又无用。枭声是补药,不能救死扶伤;枭声是远水,不解近渴。
   枭先生是个老中医,面对的却是一个垂死的病人。望闻切问是他的道。做过道场之后,开出的药方只有一味,就是儒草。儒草没有现成,就叫病人或家属去孔庙寻根,说是挖出之后,慢慢熬制,吃上一百副,包好;不仅好,还能养得白白胖胖。殊不知一碗药还没灌下去,病人就死了。

    儒草是枭医生的祖方,是包治百病的药王。枭医生是药王菩萨。 枭医生行的是中医,也练气功,他打通了任督二脉,于是对付病人,也用针灸和气功佐治。
   正如中药不能成为当今医界的主流,枭声也自然不能成为这个时代的主唱。
   病人危急,需要打针、输液、开刀。打针的哧哧声、输液的滴答声、刀子的咔嚓声,形成民主医院的合唱。在民主医院里,中医门诊偏于一隅,好不寂寥!枭医生又不甘空耗光阴,又想治病救人,也不想退居二线,去疗养院坐诊。这该如何是好呢?
    枭先生穿越时空,纵横驰骋;古今中外,上下其手,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如此这般,纵使空乏其身,也必徒叹枉然。
   见文如见人。枭先生的个性,天马行空,嫉恶如仇,正如《西游记》里的孙行者,替天行道,除魔降妖。孙行者最终去西天取得真经圆成正果。但不知枭先生何时才能舍小经念大经,舍难经念易经,舍老经念新经,舍了歪经念正经,改弦更张,弃暗投明。
    枭先生执著于道,四处传道授道,扯住人就讲:我们论道,我们论道!仿佛阿 Q
   ,扯住吴妈就说:我们困觉,我们困觉!——枭先生绝顶聪明,只是感觉走火入魔,死认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徒令众人苦闷。
   见我批评,枭先生或许会说:不在道上,不值一辨;或者说:兄弟,请道上说话。兄弟不才,不在道上,不与论道。普通人凭常识就能判断清楚的事情,何必非要遁入道中去扯呢?
   我有三篇拙文,分别叫《不要妄谈文艺复兴》、《自由文化运动,民族的希望》、《中国当代文学与文化的生路》,讲的都是常识。这是三碗冷饭,对枭先生而言,也可能是未曾煸过的剩饭。枭先生若不嫌弃,就凑合着用一用,咀嚼咀嚼,尝尝味道。文中设定了若干问题,都是些骨刺,为免先生鲠着,我将其一一剔出,展列如下:
   以儒学为母体,能孵出新文化的雏形么?以儒学为温床,能育出现代文明的新苗么?以儒学为框架,能画出平等自由的蓝图么?以儒学为窠巢,能引来赛先生德先生安家落户么?
   儒学微言大义,仁智各见,门派迭生,泥潭越搅越浑,如何以有涯之生将其廓清?
   如果不先开挖河渠,如何使传统文化的死水变为生生不息的活水?民主土壤是儒草毒性的天敌,而封地王土却是儒草毒性的温床,以现实之局限,如何驱毒?如何免疫?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究竟有多大的互容性?硬生生的将它们揉捏在一起,它们能互相融合么?在传统文化的老化血管里输入现代文明的新鲜血液,会不会产生排异反应?有毒的鸡肋,弃之有何可惜?白纸不好画画么?踏上美洲大陆上的那群拓荒者,不是在一张纯白的空纸上用最短的时间画出了一幅最动人的图景么?
    三碗饭吃罢,就请先生顺便作答,答得上来,恭喜过关;若答不上,三碗不过冈,就请先生改"道"罢。
   首发《自由圣火》
   
   一枭附言:本文结尾提出的“若干问题”,大量枭文论之已透,早有答案,不赘。我要指出的是,比喻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有时本要借用比喻说明问题,却会离“本体”越来越远,成为“一行白鹤上青天”去也。故在谈论思想学术问题时,尤其要慎用比喻。作为观点商榷、思想批判的文章,本文几乎全靠比喻说话,很不严肃,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确是“不值一辨”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