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作者 :川江号子,
   枭声依旧。 这个时代需要枭声,但我认为枭声绝不应当是这个时代的主响。 枭声有用,可以滋补人心、人性,涵养人道、人文。
   枭声又无用。枭声是补药,不能救死扶伤;枭声是远水,不解近渴。
   枭先生是个老中医,面对的却是一个垂死的病人。望闻切问是他的道。做过道场之后,开出的药方只有一味,就是儒草。儒草没有现成,就叫病人或家属去孔庙寻根,说是挖出之后,慢慢熬制,吃上一百副,包好;不仅好,还能养得白白胖胖。殊不知一碗药还没灌下去,病人就死了。

    儒草是枭医生的祖方,是包治百病的药王。枭医生是药王菩萨。 枭医生行的是中医,也练气功,他打通了任督二脉,于是对付病人,也用针灸和气功佐治。
   正如中药不能成为当今医界的主流,枭声也自然不能成为这个时代的主唱。
   病人危急,需要打针、输液、开刀。打针的哧哧声、输液的滴答声、刀子的咔嚓声,形成民主医院的合唱。在民主医院里,中医门诊偏于一隅,好不寂寥!枭医生又不甘空耗光阴,又想治病救人,也不想退居二线,去疗养院坐诊。这该如何是好呢?
    枭先生穿越时空,纵横驰骋;古今中外,上下其手,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如此这般,纵使空乏其身,也必徒叹枉然。
   见文如见人。枭先生的个性,天马行空,嫉恶如仇,正如《西游记》里的孙行者,替天行道,除魔降妖。孙行者最终去西天取得真经圆成正果。但不知枭先生何时才能舍小经念大经,舍难经念易经,舍老经念新经,舍了歪经念正经,改弦更张,弃暗投明。
    枭先生执著于道,四处传道授道,扯住人就讲:我们论道,我们论道!仿佛阿 Q
   ,扯住吴妈就说:我们困觉,我们困觉!——枭先生绝顶聪明,只是感觉走火入魔,死认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徒令众人苦闷。
   见我批评,枭先生或许会说:不在道上,不值一辨;或者说:兄弟,请道上说话。兄弟不才,不在道上,不与论道。普通人凭常识就能判断清楚的事情,何必非要遁入道中去扯呢?
   我有三篇拙文,分别叫《不要妄谈文艺复兴》、《自由文化运动,民族的希望》、《中国当代文学与文化的生路》,讲的都是常识。这是三碗冷饭,对枭先生而言,也可能是未曾煸过的剩饭。枭先生若不嫌弃,就凑合着用一用,咀嚼咀嚼,尝尝味道。文中设定了若干问题,都是些骨刺,为免先生鲠着,我将其一一剔出,展列如下:
   以儒学为母体,能孵出新文化的雏形么?以儒学为温床,能育出现代文明的新苗么?以儒学为框架,能画出平等自由的蓝图么?以儒学为窠巢,能引来赛先生德先生安家落户么?
   儒学微言大义,仁智各见,门派迭生,泥潭越搅越浑,如何以有涯之生将其廓清?
   如果不先开挖河渠,如何使传统文化的死水变为生生不息的活水?民主土壤是儒草毒性的天敌,而封地王土却是儒草毒性的温床,以现实之局限,如何驱毒?如何免疫?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究竟有多大的互容性?硬生生的将它们揉捏在一起,它们能互相融合么?在传统文化的老化血管里输入现代文明的新鲜血液,会不会产生排异反应?有毒的鸡肋,弃之有何可惜?白纸不好画画么?踏上美洲大陆上的那群拓荒者,不是在一张纯白的空纸上用最短的时间画出了一幅最动人的图景么?
    三碗饭吃罢,就请先生顺便作答,答得上来,恭喜过关;若答不上,三碗不过冈,就请先生改"道"罢。
   首发《自由圣火》
   
   一枭附言:本文结尾提出的“若干问题”,大量枭文论之已透,早有答案,不赘。我要指出的是,比喻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有时本要借用比喻说明问题,却会离“本体”越来越远,成为“一行白鹤上青天”去也。故在谈论思想学术问题时,尤其要慎用比喻。作为观点商榷、思想批判的文章,本文几乎全靠比喻说话,很不严肃,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确是“不值一辨”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