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湖湘先生:

   先生虽于佛理未必圆融,然境界超绝,隐隐有华严之风。然佛法修证讲究义理与禅定并重,二者层层回向而因果归一,方可不落歧途。先生于世间法慧眼独具,堪可钦佩。然观先生此文(《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心甚忧之。先生过于执著自我之“良知”,若进一步发展,恐将蹈当年尼采之途。一孔之见,姑妄言之,先生姑妄听之。

   东海一枭:

   子贡曰:“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言不可不慎也。”有时不经意间一言半语,就可让人察知自已的学识智慧品质之种种。你上面短短几句话,就让我发现了大问题。

   大半辈子出入中西,沉浸传统,其中又以儒佛两家为最,自信对佛法的参悟把握全面而深刻。但深而又深之后,发现佛学固然极为圆融高妙,但作为安身立命之学,与儒学相比,在根本处仍然不够究竟。注意:不是我对佛法认识有偏,而是我认识到佛法有偏(程朱则有狭小之嫌。已有多篇枭文斥小弹偏,今后会进一步深入斥程朱之小、弹道佛之偏)。故最后归本于儒,并进一步援佛入儒。

   援佛入儒这四个字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必须通透佛儒,才能将佛理中合乎儒学最高义理的部分汲取到儒学中来。有人请教我具体如何修东海之道?我答以“格致正诚修齐治平”八个字。其实东海之道在外王方面摄西(民主自由)入中,与传统儒家已有所不同;在内圣功夫具体“修道次第”上,与佛教相比,传统儒家包括理学心学略嫌“粗疏”(形式上),这方面佛家是大有可“援”的,老枭于此“野心勃勃”哪。

   如果真发现了我于佛理有不够圆融处,那是非常了不起的(堪称当今佛门“绝顶高手”矣),倘概予指点,我求之不得---那也是对我最友爱的表示。泛泛而言就很无谓了,也暴露出你治学及待人方面的某种态度轻浮。日前刚表扬你颇有谦德,一转眼就没了?经不起夸啊。“未必圆融”四字与“莫须有”三字异曲同工哦。记住,对他人、尤其是对老枭这样的人物进行学理批评,是不能姑妄言之的,一定要以负责任的态度,“用事实说话”!

   其次,“先生过于执著自我之良知,若进一步发展,恐将蹈当年尼采之途”这句话问题就更严重了!

   尼采以“上帝死了”的惊世宣言摧毁了西方传统精神哲学,建立起一种个体本位的现世生存实践哲学,堪称西方文化史上承前启后者,现代西方文化的主流思潮不少可以在尼采那里找到源泉。少年时初触尼采,也颇为惊艳,但后来随着学儒学佛的深入,就发现了超人之说的粗陋浅薄。

   兹不详论,仅指出一点,在本体层面,超人学说其实是缺乏超越性和形上依据的。尼采不知道“上帝死了”,天(道也,本体也)没死也不可能死。上帝留下的位置,即使“超人”也是没资格坐的。(上帝在基教中相当于本体。《圣经》云:"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在希伯来文中,道既是语言,也是上帝,又指世界的本体,可见上帝与道都居于本体的地位。只不过从中华文化的角度看,这个“本体”太不“靠谱”耳。现在一些自由知识分子也纷纷凑基督教的热闹,把尼采脚下的上帝重新捧到神台上去,实属精神倒退。)

   人性本乎天道(本体),人性以天道为本,但天人不二而亦有分。人毕竟为形气肉体所限,对天道只能证悟无法取代,人可以尽力地去知天配天,但无论怎么发展怎么“超人”,都成不了“天”更取代不了“天”。用儒家的眼光看,超人学说是一种“以人僭天”狂妄悖逆的学说。古人云,“僭天之分,必有天灾”。僭天者与逆天、亵天、渎天者皆不祥。尼采晚年的疯狂,其来有自。

   儒学及良知学是古今中外最为圆正的学说,比较而言,连极圆极正的道学佛学在根本上都未免有所偏。学道学佛都不排除落于歧途乃至走火入魔的可能。至少,学到深处高处、悟道得道之后,很可能就回不到大地上来了。我自己倘非孔孟死死拉着,也差点儿回不来呢。唯独入我儒家之门上我东海之道,只要真修实学,无论怎样穷高极深,都不会出偏,不会耽于空寂、沦于虚静而不能自拔。儒家要建立的“诗意的栖居”,是实实在在落实在大地上和生治中的。

   学儒学得越深入越不会出偏。只要执著良知,无论怎样“进一步发展”,都绝不可能“蹈尼采之途。”良知学与超人学南辕北辙天壤悬殊,毫无可比性,把它们“联想”到一起,纯属混扯,说明你对两者理解都很有限。

   阳明学是儒家内圣学发展的极至,良知学乃阳明学的核心。良知乃天道赋予人之本性,就是“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仁。明心见性的功夫,就是良知显现的过程。执著了良知,就不受“小我”、“自我”的局限了。所以“执著自我之良知”这句话本身就是不通的。对于“执著”的理解及态度,儒佛而家有异,儒家要求执善固执、守死善道,也就是要求始终坚持和执著良知。枭文《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结尾曰:一切以良知为标准,良知才是天地间一切的主宰、最高的标准。此言完全符合儒家最高义理。

   王阳明有两段话我最是喜欢,曾多次引用,这里再为你引一下。他说:“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又说:“我的灵明,便是天地鬼神的主宰。天没有我的灵明,谁去仰他高?地没有我的灵明,谁去俯他深?鬼神没有我的灵明,谁去辨他吉凶灾祥?天地鬼神万物离去我的灵明,便没有天地鬼神万物了。我的灵明离却天地鬼神万物,亦没有我的灵明。如此,便是一气流通的”(《传习录》)

   对良知学心存疑虑者,敬请三复斯言!

   2007-3-10

   凌楚风:

   老枭还有垢净、去来、凡圣之分别心么?

   东海一枭:

   凌楚风网友所问,是回我“大圆满法主顿超顿悟,圣者刹那心识离垢便可登圣位,日常生活定中离垢便可登圣位”之言的。似乎一有分别,便不知“道”。不分因与果、权与实、真与俗而侈言无垢净去来凡圣之分别,见理不明,真妄人也!

   佛学言有权实、谛分真俗。权是方便善巧,权宜之言,俗是俗谛,第二义谛,局部真理。例如,《法华经》就是以“开权显实”为主旨的。释尊在本经中明言,声闻綠觉两小乘都是权宜方便的教法,只有菩萨乘才是“一佛乘”的究竟,才是第一义谛和至高佛理。

   众生平等、人人皆可成佛,是就各人在因地上具理而言的。众生因业力和果报不同,在相位上众生依然有生老病死以及八苦的不等。如果只是具理的佛性,没有事功的修行,众生是众生,诸佛是诸佛,不能勉强凑合来讲平等。

   华严云: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但因妄想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无碍智自然现前。然而,众生都是妄想执著的,在因地俗谛上,垢是垢净是净、去是去来是来、凡是凡圣是圣,当然是有分别的。在俗谛上说万物皆空,是“恶取空”,在因地俗谛上说没有垢净去来凡圣之分别,岂非“恶取”平等?------也是“恶取空”的表现!

   五浊恶世,众生刚强,难以调伏。对那位不知因果权实真俗之义的凌楚风网友,我叫他闭门三天,写法华经一遍。这是明明白白地给他指明路径了。此君不悟,仍絮絮调笑自鸣高明。维渊君看不过眼,告诉他:“依我看来,东海先生论道数语,皆合乎中观正见,其人已证般若实相,妙相端严,殊胜殊胜。道本不可道,一落言荃,便为下乘。然不由此,众生无明可能拔除?东海先生权摄方便,强为道破,实是大慈大悲。”

   维渊君能通过喜笑怒骂之状见到枭身殊胜庄严,可谓慧眼独具(佛教有五眼说,其中慧眼见一切众生诸根境界,与世俗“慧眼识英雄”之类的世间智慧有所不同),实在了不起,哪知凌楚风仍然“起不了”,居然冷笑说“在下实在看不出枭君哪里悟了道”,真孺子不可教也。

   古人诗曰:上人心猛利,一闻便知妙。中流心清净,审思云甚要。下士钝暗痴,顽皮最难裂。直待血淋头,始知自摧灭。今时今世,上士中士已无多,老枭渐谈渐高,能看懂一点的人自然越来越少,多数人作“下士大笑”状。真乃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轻浮也)啊。

   古时有大禅师棒击二僧,一人怒目相向,一人欢颜下拜。怒目者忽有所悟,亦下拜。禅师回拜,哈哈大笑而去。而今老枭大棒挥舞砸遍江湖,就象砸在花岗岩上。不,就算顽石亦点头了,多数脑袋比花岗岩更刚顽呢。

   不少人粗学儒佛,喜欢高谈阔论,其实都是半吊子。“半吊子”表现各异,或眼界太浅境界太低,眉眼大细器量太小,或犯贡高我慢意必固我的通病,或观人不真见理不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毫无根据地随意论断他人,凭一双贼眉鼠眼的肉眼,对别人行为无多了解,对别人言论未深领悟,就敢随便判断他人“未得言得”、“未悟言悟”…等等等等。

   儒门庄正,至仁至义,佛门广大,大慈大悲,很多人学儒学佛却不求甚解或“似学非学”(装装样子),纷纷学成了狭人混人愚人伪人妄人顽人,而文不对题的谬言、似是而非的戏论简直是如山似海触目皆是。时代风气如此,不亦悲乎!

   2007-3-7

   金石流:

   维摩居士与大圆满法没有任何关系,大圆满法,属藏传佛教,有整个一套系统。藏密,尤重修气脉,修明点,没有明师指导,没有深入其中,看过几篇普及文章,就随口乱道,难免惹人笑。

   东海一枭:

   我在答客难(之九)中提及,维摩诘所修必是顿超顿悟的“大圆满法”,金石流回帖如上,殊不知“看过几篇普及文章就随口乱道难免惹人笑”的恰是他自己。

   维摩居士不仅与大圆满法大有关系,而且本身就是密乘大圆满祖师宗师,这是根据《维摩诘经》及《弟子品》、《菩萨品》等佛经,从维摩诘的生活、作风,从其思想见地以及持咒而神通游戏的行为等等而得出的结论。维摩诘不离贪嗔痴的作风,出入淫舍妓院赌博场所的生活方式,“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以五逆相而得解脱”等思想见解,倘非修密乘大圆满的菩萨,便都不可解。说来话长,兹不详论了,总之,不论一般专家学者及佛门中人如何看待,从维摩诘作风、从见解而断,维摩诘必修大圆满无疑。《维摩诘经》中维摩居士“弹偏斥小”,斥小乘之小,弹大乘之偏,其所发扬的,正是大而圆的大圆满见。

   金石流居然以“藏密创教祖师是莲花生大师。”驳我,文不对题。难道只有创教才称祖师?老子为道教元始天尊,能说老子创了道教么?此君复“建议枭兄用百度搜索一下”,不知网上东西很多作不得数的。尤其是儒学佛学,网上不学无术、胡言乱语的东西太多。况莲花生创教藏密,何须置疑?此君老拿一些常识问题絮絮卖弄不休而又错漏百出,却极端地自以为是,真刚强愚顽可忴可笑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