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黑暗来临
·欲览奇峰高处行 狱中绝句
·屠宰场(诗歌)
·月光之下——赠宁先华
·未经冰雪难坚劲(外一首)
·印象——卡斯特罗的古巴
·   独驾扁舟过险滩 (外一首)
·独坐牢中向壁吟(外一首)
·狂澜险处心不惊(外一首)
·寸光过后又凄凉(外一首)
·秦城四季不吹风(二首
·咏李大钊(狱中绝句二首)
·独倚危栏小山中(狱中诗二首)
·支持朱文娜、保护记者、捍卫新闻自由权
·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就记者遭警方拘传事件发表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姜力钧

   

   

    要修平你脚下的路,

    坚定你一切的道,

    不可偏向左右,

    要使你的脚离开邪恶。

   

    --《圣经 箴言》

   

   

   

   

    自由民主是政治正当性的基本原则;

    公民同意是政治合法性的基本原则。

   

   

   

    那些贪婪无耻的恶魔们正在对我们的国家实行有计划、有步骤、成系统,甚至是颇有秩序地窃取、侵占、掠夺、瓜分。他们各司其职、上下贯通、人人有份,其组织严密、行动高效的分赃手段已经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登峰造极之程度。

   

   

   

    这是一个"连石头也会哭泣"***涅克拉索夫《在俄罗斯谁最快乐自由》***钢铁都会战栗的恐怖和黑暗的时代。法国18世纪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指出--"专制政治体制需要恐怖。"是的,我愈来愈认识到,独裁统治是最邪恶的恐怖!

   

   

   

    古巴、北韩、苏丹、缅甸……这里的人民直到今天仍生活在动物社会而非人类社会里。

   

   

   

    《真理报》是生长谎言的地方,《人道报》是罪恶丛生的地方,而《淫民日报》则是欺骗人民、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意奸污人民的地方。

    值得庆幸的是,前两种报纸早已寿终正寝,只有最后一种正慢慢地向它自己的坟墓走去……

   

   

   

    人在失去自由时,支撑他生存下去的理由只有两个--爱与希望。

    任何困厄艰难都无法动摇我不渝的爱;任何风暴雨雪都无法浇息我心中燃烧着的希望之火!

   

   

   

    上帝和魔鬼,一个属于天堂,一个属于地狱,他们不可能同时存在。

    上帝和魔鬼之争,即是天堂和地狱之战。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人类的真理在多数时候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因此,越是在群氓无知的时代,越是需要少数人坚持真理,坚持正义的方向,甚至因此牺牲生命。

    我想起了耶稣、苏格拉底、布鲁诺、林昭、遇罗克……

   

   

   

    我们要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我们要给人类历史留下什么?

    我们要给子孙后代创造什么?

    这是我们今天必须回答的问题!

   

   

   

    2004年9月锦州南山监狱特管队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