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黑暗来临
·欲览奇峰高处行 狱中绝句
·屠宰场(诗歌)
·月光之下——赠宁先华
·未经冰雪难坚劲(外一首)
·印象——卡斯特罗的古巴
·   独驾扁舟过险滩 (外一首)
·独坐牢中向壁吟(外一首)
·狂澜险处心不惊(外一首)
·寸光过后又凄凉(外一首)
·秦城四季不吹风(二首
·咏李大钊(狱中绝句二首)
·独倚危栏小山中(狱中诗二首)
·支持朱文娜、保护记者、捍卫新闻自由权
·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就记者遭警方拘传事件发表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智慧必使你行善人的道,

   守义人的路。

   正直人必在世上居住,

   完全人必在地上存留。

   惟有恶人必然剪除,

   奸诈的必然拔出。

   

   --《圣经 箴言》

   

   

   

    对自由和民主坚定不移的信仰、勇敢执著的追求,使无数仁人志士以心灵和精神的方式联系起来;他们从事的自由民主运动,是一种海涛般一浪接一浪的拍击,是自然界的一种生生不息的悲壮美丽而永恒的运动。

   

   

   

    在如此黑暗腐朽的世界里,我仿佛又听到了上世纪、甚至几世纪前以国家和民族为己任的仁人志士们痛心疾首的呐喊与呼唤。明清著名学者龚自珍在公然抨击"衰世"、"昏时"的同时,又发出了大多数中国人只是些"但闻鼾声"的死尸的哀叹。而耳闻目睹当下某国之景象,确是应了曹雪芹的"昏惨惨似灯将尽,忽喇喇似大厦倾"的形象概括。

   

   

   

    那些率兽食人的恶魔,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做人民的公仆"、"为人民服务"之类的假话。它们活着的时候把人民当马牛,死后却自称为"人民的儿子"。

   啊--呸!

   这群杂种!

   

   

   

   

    这里是我们的监狱,但却是猫狗老鼠苍蝇蚊子们的乐园。它们冷不防咬你一口、叮你一下,都能轻而易举地从狗洞或铁窗逃走或飞出;它们甚至可以大摇大摆地故意在你面前吹胡子瞪眼,指手画脚,用它们特有的语言对你破口大骂,那张狂得意、飞扬跋扈的样子,简直就能把你气个半死--你可别上当--它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生气,它们若真的把你气死了,没准还能发给牢魔奖状或淫民卫士勋章。

   

   

   

    午夜,一个人躺在冰凉的铁床上无法入睡。一遍又一遍地默诵狄马兄弟《最后的夕阳》里的那几句诗--

   

   

    啊--

    鲜血还不足以染红这污秽的阴沟,

    头颅还不足以填满这罪恶的深谷。

    看罢,

    刽子手们仍高举着寒光闪闪的砍刀,

    一千年、两千年、三千年,

    只要中国还有挺直的脊梁,

    它们就会一刻不停地挥舞劈斩……

    --这群疯狂的魔鬼啊!

   

   

   

   

    这是一个腐朽堕落的时代

    这是一个肮脏无耻的时代

    这是一个恐怖血腥的时代

    这是一个罪孽昭彰的时代

    ……

   

   

   

   

   在整个民族的一次集体性精神塌方中,只有极少数的幸存者。他们--只有他们,才是这个民族最忠贞的魂魄,是永远不屈的高贵的脊梁!

   

   

   

   

    渴望英雄的民族是悲哀不幸的民族,造就英雄的时代,是残酷罪恶的时代。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想做任何形式的英雄,只想成为有尊严的人!

   

   

   

   

    一阵风,一声呼哨,甚至一次偶然的鹰掠,都足以使万丈冰山来一次彻底的雪崩。

    让该来的都来罢!

   

   

   2004年9月于南山监狱特管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