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姜力钧狱中诗存
·姜力钧狱中诗存
·姜力钧狱中诗存
·劫后诗存说明
·复小王子的信
·关于严正学案给徐文立先生的信
·给自由圣火同仁的新春问候
·和对手叫板,你准备好了吗?
·中国——关于“和谐”的存照
·寻找李毅兵(阳春白雪)
·刘荻的检查
·刘荻真的无罪!
·关于姜力钧被逮捕的旧新闻
·不锈钢老鼠的不起诉决定书
·狱中诗词选
·关于幸福--答一个朋友的疑问
·牢中素描 三首
·狱中诗:秦城代代有奇冤
·辽宁网络活跃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辽宁异议人士姜力钧遭中共以颠覆罪判刑
·姜力钧受审 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
·BBC: "中国控异见者姜力钧颠覆"
·著名网络异议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异见人士姜力钧 被判入狱四年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姜力钧等网路言论被捕者
·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考世遵兄:GCD是什么?
·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西江月〕一夫奋进九州同
·狱中图谱 (南山诗稿)
·秦城诗存:木兰花
·房子空了 追念好友杨春光
·春光谈组党的意义与教训(遗作)
·走秦城
·忆南山 赠范曾先生
·重温刘世遵先生《《忆广场战友》》
· 坚决支持惩治大汉奸!
·三八节----向中国大陆所有入狱良心犯的妻子们致意
·履危临难志更坚(外一首)
·山坡羊;忆秦城
· 怀念一只喜鹊
· 戴着镣铐散步
·一寸阳光
·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木兰花 难忘秦城又一年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我见恶人埋葬,归入坟墓;又见行正事的离开圣地,在城中被人忘记。这也是虚空。
   
      ――《圣经 传道书》

   
     
   
     
   
     对未来预测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创造出来!
   
     
   
     
   
     制造贫困,就是制造动荡、制造杀戮。
   
     他们口口声声说是打击犯罪,其实,他们才是罪恶的根源,是罪魁祸首!
   
     我所了解的北韩、古巴……都是这样。
   
     
   
     
   
     我听说过这样的国家――他们那里有这样的议会:
   
     它的众议院是一个独裁者俱乐部,而参议院是一个维护独裁者联盟。
   
     
   
     
   
     中国煤矿工人每年死于矿难的近六千人(?)!
   
     对那些漠视民生的政府官员来说,我们不能轻易做出片面的评价。
   
     如果我们说他们是畜牲,那是对畜牲的不尊重;如果我们说他们是禽兽,又是对禽兽的侮辱。
   
     
   
     
   
     美国著名导演、《辛德勒名单》、《拯救大兵瑞恩》的执导者,具有犹太血统的史蒂文.施皮尔伯格,引用他父亲(一位二战老兵)的一句话,表达了参加诺曼底登陆的老兵的心境。
   
     "我们不怕死,我们怕被遗忘!"
   
     一代人逝去了。多少年后,逝去的,或许还有对这段历史的记忆。
   
     "感谢人们还记得!"
   
     这是老兵们念念不忘的一句话。
   
     
   
     
   
     什么样的苦难和伤痛才能浸渍这个民族业已冰凉麻木的心灵?什么样的震颤和巨荡才能使这些沉寂的心灵苏醒?这个民族何以有这样强的类似于单细胞动物一样的忍耐力?这是由于怎样的基因植根于这个民族的血液和骨髓之中?
   
     谁能告诉我答案?!
   
     
   
     
   
     在一个拒绝民主的社会里,那些被漠视、被遗弃、被侮辱、被剥夺的弱势群体,要么俯首任命,要么铤而走险。
   
     我们不愿意看到危险的情形发生。
   
     
   
     
   
     勿用少年义气,
   
     多存英雄肝胆。
   
     
   
     
   
   2004 —06于锦州南山监狱特管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