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黑暗来临
·欲览奇峰高处行 狱中绝句
·屠宰场(诗歌)
·月光之下——赠宁先华
·未经冰雪难坚劲(外一首)
·印象——卡斯特罗的古巴
·   独驾扁舟过险滩 (外一首)
·独坐牢中向壁吟(外一首)
·狂澜险处心不惊(外一首)
·寸光过后又凄凉(外一首)
·秦城四季不吹风(二首
·咏李大钊(狱中绝句二首)
·独倚危栏小山中(狱中诗二首)
·支持朱文娜、保护记者、捍卫新闻自由权
·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就记者遭警方拘传事件发表声明
·朱文娜: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
·声援朱文娜,推动中国新闻立法
·但期新雨净尘沙(狱中绝句二首)
·一切从这里开始
·笑翻野史赋闲愁(二首)
·〔忆秦娥〕秦城感怀
·极目千里天地悠(二首)
·秦城代代有奇冤(二首)
·信箱作废紧急声明!
·感怀元宵节(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5)
·感怀元宵节(七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我见恶人埋葬,归入坟墓;又见行正事的离开圣地,在城中被人忘记。这也是虚空。
   
      ――《圣经 传道书》

   
     
   
     
   
     对未来预测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创造出来!
   
     
   
     
   
     制造贫困,就是制造动荡、制造杀戮。
   
     他们口口声声说是打击犯罪,其实,他们才是罪恶的根源,是罪魁祸首!
   
     我所了解的北韩、古巴……都是这样。
   
     
   
     
   
     我听说过这样的国家――他们那里有这样的议会:
   
     它的众议院是一个独裁者俱乐部,而参议院是一个维护独裁者联盟。
   
     
   
     
   
     中国煤矿工人每年死于矿难的近六千人(?)!
   
     对那些漠视民生的政府官员来说,我们不能轻易做出片面的评价。
   
     如果我们说他们是畜牲,那是对畜牲的不尊重;如果我们说他们是禽兽,又是对禽兽的侮辱。
   
     
   
     
   
     美国著名导演、《辛德勒名单》、《拯救大兵瑞恩》的执导者,具有犹太血统的史蒂文.施皮尔伯格,引用他父亲(一位二战老兵)的一句话,表达了参加诺曼底登陆的老兵的心境。
   
     "我们不怕死,我们怕被遗忘!"
   
     一代人逝去了。多少年后,逝去的,或许还有对这段历史的记忆。
   
     "感谢人们还记得!"
   
     这是老兵们念念不忘的一句话。
   
     
   
     
   
     什么样的苦难和伤痛才能浸渍这个民族业已冰凉麻木的心灵?什么样的震颤和巨荡才能使这些沉寂的心灵苏醒?这个民族何以有这样强的类似于单细胞动物一样的忍耐力?这是由于怎样的基因植根于这个民族的血液和骨髓之中?
   
     谁能告诉我答案?!
   
     
   
     
   
     在一个拒绝民主的社会里,那些被漠视、被遗弃、被侮辱、被剥夺的弱势群体,要么俯首任命,要么铤而走险。
   
     我们不愿意看到危险的情形发生。
   
     
   
     
   
     勿用少年义气,
   
     多存英雄肝胆。
   
     
   
     
   
   2004 —06于锦州南山监狱特管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