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秦城诗存:木兰花
·房子空了 追念好友杨春光
·春光谈组党的意义与教训(遗作)
·走秦城
·忆南山 赠范曾先生
·重温刘世遵先生《《忆广场战友》》
· 坚决支持惩治大汉奸!
·三八节----向中国大陆所有入狱良心犯的妻子们致意
·履危临难志更坚(外一首)
·山坡羊;忆秦城
· 怀念一只喜鹊
· 戴着镣铐散步
·一寸阳光
·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木兰花 难忘秦城又一年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 重庆――也许是整个中国,最牛"钉子户"事件在海内外媒体上已炒得沸沸扬扬,似乎成了 2007年三四月份以来中国大陆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性事件。
   >
   > 然而,炒得越热,好像凉得也越快。
   >

   > 整个事件还没有过去,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在关注事件的最终结果。其实,了解中国内情的人们已经对事件的结果了然于胸了:"钉子"最终肯定会被拔掉,那座曾经飘扬过"共和国"旗帜的碉堡最终肯定会被拆除,私有财产终将让位于"公共利益
   > "――这些都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情"决定的,也是由"中国特色"决定的。
   >
   > 这个事件不是发生在"重庆",而是发生在"中国"!它不能影响中国的"发展",更不能影响中国的"和平崛起"。
   >
   > 我个人认为,我们目前所做的前期工作――舆论工作――已经基本做完了。现在急需我们去做的是如何让事件的当事人――杨武、吴萍夫妇较为体面地离开自己的"碉堡"。
   >
   >
   > 也许有人不赞同我的观点,认为这正是考验刚刚出台的《物权法》能否真正落实的大好时机――太天真了!太幼稚了!太自以为是了!
   >
   >
   > 《物权法》不用考验,我敢断言:有些条文根本就行不通;有些条款根本就是一纸空文!要想考验,我们先考验考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好了。如果怕麻烦,我们就只考验考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
   > 35条好了――
   >
   >
   >
   > *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
   >
   > 我们已经考验它多少年了?!
   >
   > 现在不是考验法律的时候。
   >
   > 据网上报道,距离强制拆迁(执行)的时间还有一周,我们能不能从基本的道义和责任出发,切实帮助杨武、吴萍夫妇做点什么?
   >
   > 我个人的思路是这样的:
   >
   > 一、
   > 我们派人先和杨武、吴萍夫妇沟通一下,探探他们需要安置、补偿的最底线;告诉他们不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要干"傻事"――私有财产固然需要捍卫,但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权处置自己的生命。
   >
   > 二、
   > 我们组成一个"紧急事态协调小组"或"民生观察小组"――由西南地区有维权经验和法律经验并具有较高社交、谈判水平的同志组成,以三人为好,和重庆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开发商积极商讨有关处置和赔偿等问题,真正从善良的愿望出发,努力促使当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彼此的妥协就是共同的胜利。
   >
   >
   > 三、
   > "协调小组"或"观察小组"主动找到地方法院的领导或直接办案的法官、审判长,力争通过法院做双方的调解工作,不要在全世界的目光下进行强拆。我们要向法院的领导或主审法官晓以利害:强制执行只能带来这样的后果:政府和开发商表面上赢了,其实是最大的输家;被强制执行者表面上输了,其实是最大的赢家。这个案子如果处理得当,重庆法院以及主审法官的名字,都将载入中国法制史的史册上,反之亦然。
   >
   >
   >
   > 四、
   > 通过协商解决,最后双方或三方达成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协议:政府和开发商再多拿一些,杨武和吴萍少要一些,互相赚个面子,彼此让个台阶。
   >
   >
   > 以上几点是我自己的一个简单思路,希望同志和朋友们能够集思广益,找到更多更好切实可行的办法。我认为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对得起杨武、吴萍夫妇,才能获得真正的双赢或多赢。
   >
   >
   > 如果我们把这个事件解决好,可以为杨武、吴萍夫妇争得尊严,挽回或减少个人的财产损失;
   >
   > 如果我们把这个事件解决好,可以为重庆市政当局、司法当局减轻巨大的形象压力,也缓解了当局与民众因房屋拆迁问题激化已久的矛盾,避免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冲突,起到泄洪口、减压阀的作用。
   >
   >
   > 如果我们把这个事件解决好,可以在当局和民众的心目中树立我们的维权形象。在以往的案例中,当局总是把我们丑化成事件的始作俑者、幕后指挥者或不敢见人的黑手,把我们尽量妖魔化,说我们总是希望中国乱下去、烂下去,把事情搞大搞坏,然后再把事情捅到美国的媒体上,动机不存,用心险恶。我们正好利用此次事件向国人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同时,也让行政当局、司法当局里那些有良知的朋友看看我们最真实的一面,以减少对我们的成见和误会。只观其言,不观其行,是人是鬼,永不分明。
   >
   >
   > 如果我们把这个事件解决好,可以以此为契机,扩大我们的维权影响和声誉,扩大我们的维权范围;必要时,可以成立一个由律师、学者、专家、社会活动家组成的全国范围的紧急事态协调委员会(小组)或民生观察委员会(小组),直接就影响特别大的事件或案例和地方行政当局或中国最高当局进行对话谈判,只要双方都从良好的愿望出发,都能表现出真实的善意,没有问题解决不了!只要我们不从心里把共产党当敌人、当对手,而当作合作(当然是为了实现中国的宪政自由民主均富而合作)伙伴――也许是一厢情愿,共产党不至于一下子就把我们投入到监狱。
   >
   >
   > 以上的想法和意见亟盼海内外的朋友批评指正和补充。
   >
   > 希望和同志们、朋友们进行真诚坦荡的交流。
   >
   > 建议西南地区的朋友或其它地区有条件的朋友能够重视此事件,并立即着手成立"协调小组"或"观察小组",请有能力的朋友或同志主动担纲,并立即与重庆的朋友取得联系。我因为刚刚出狱不久,对国内形势了解不多,不知道谁能担此大任,但相信大家不会袖手旁观。
   >
   >
   >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是一次最好的契机!
   >
   >
   > 我们不要总是考验别人,来,考验我们自己!
   >
   >
   >
   >
   >
   > 我的联系方式:
   >
   > 13941002147
   >
   > 13941068999
   >
   > [email protected]
   >
   > [email protected]
   >
   >
   >
   > 欢迎批评
   >
   >
   >
   >
   >
   > 2007-4-2 于铁岭调兵山急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