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考世遵兄:GCD是什么?
·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西江月〕一夫奋进九州同
·狱中图谱 (南山诗稿)
·秦城诗存:木兰花
·房子空了 追念好友杨春光
·春光谈组党的意义与教训(遗作)
·走秦城
·忆南山 赠范曾先生
·重温刘世遵先生《《忆广场战友》》
· 坚决支持惩治大汉奸!
·三八节----向中国大陆所有入狱良心犯的妻子们致意
·履危临难志更坚(外一首)
·山坡羊;忆秦城
· 怀念一只喜鹊
· 戴着镣铐散步
·一寸阳光
·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木兰花 难忘秦城又一年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1 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古语(冯建新)有一点是说对了,整个事件根本就不是什么“老鼠事件”,而是彻头彻尾的“姜立钧案件”。
   
   要分析整个过程中的疑点,不能不提及到姜立钧这个关键人物。姜立钧,东北人,中国民主党成员,具有这样的特殊身份,姜立钧成为国家安全部门的侦控对象是可想而知的,而与其有接触的人士同样受到高度注意也是顺理成章的。为了能进一步掌控姜立钧以便获得确凿的犯罪证据,除了各有关部门的配合侦查外,使用一些更便捷的方式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手段。
   
   正是基于这样的情形下,李毅兵通过姜立钧结识了刘荻,吴一然等人,至于到底是姜立钧主动向李毅兵介绍刘荻,吴一然等人还是谈吐中姜立钧谈及到他们使李毅兵产生了要去结识的兴趣以及在之前李毅兵是如何结识姜立钧的,恐怕要等到姜立钧释放后才能知道。
   
   从2002年4月开始认识到11月被抓,时间仅仅为7个月不到,这期间李毅兵和刘荻等人有着频繁的接触,每次重要的聚会也基本都是李毅兵提出,地点也是由他来定的,谈话过程中也总离不开提及姜立钧。
   
   比较令人疑惑的是,李毅兵和刘荻的一次谈话在李的办公室里被拍了照,后来被作为了证据之一。在李毅兵办公室里的见面不是有规律的经常性的,这次见面应该算是临时决定,那么是什么人通过什么手段拍下了照片,有关部门不可能24小时在李毅兵的办公室里进行实时监控,这是疑点之一。
   
   疑点之二是李毅兵在被抓之前对刘荻等人所说的他居住的房屋地址(检察院对刘荻的不予起诉书中也有这地址),李称此房是他自己的房子,后来在9月也确实带刘荻等人进去过,而实际上现在这房屋已经出租,房主姓刘,但房东刘太太却说这房一直是他们的,也不认识李毅兵,2002年9月那段时间房子也一直空着。
   
   疑点之三是在刘荻等人被释放的同时李毅兵是否也被释放有着不同的说法。刘荻刚释放时,从公安的口气中得知李毅兵也被释放了(不知道是否是为了向刘荻表示公安的宽大为怀),但在紧接着的几天后,检察院方面却表示李毅兵有另案处理没有被释放,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公安和检察院两个部门在前后有着截然不同的说法,是信息不够畅通?还是公安方面起初考虑不周,没有及时想到刘荻等人出来后会去寻找李毅兵,随口说出了李毅兵也被同时释放,而后发觉应该阻止刘荻等人去寻找李毅兵,为了让他们死心,不再去寻找,在之后的几天后由检察院方面出面纠正,说李毅兵有另案处理没有被释放。如果说李毅兵从来就没有被捕过,那后一种可能性是完全可能成立的。
   
   另外,据西风古道在2003年12月1日(此日距刘等人被释放的11月28日仅3天)给海外的胡平的信中透露:[我向李毅兵介绍了他在入狱一年多的时间里,您以及国内外的民运前辈、朋友、甚至很多不相识的人为他不停的关注和声援的事情。他表示,首先对您和朋友们对他的关心和厚爱表示由衷的感谢,表示。。。。],似乎在这3天内西风古道和李毅兵有过接触,而在2004年的5月,刘荻出来后的唯一一次李毅兵给刘荻的电话中,李毅兵说他自己是在1月份被释放的。矛盾之处孰是孰非?为什么这一次的通话后再也不能联系上李毅兵?
   
   对于西风古道在给胡平发出了那封信后从此失踪,华盛顿邮报报道中所提的“she wondered whether xifenggudao might be Li himself.”,刘荻的判断可能不准确,西风古道和李毅兵应该不是同一个人,西风古道的失踪很大程度上可能就是因为在刘荻等人释放后确实和李毅兵有过联系,为了截断通过西风古道使得刘荻能够联系上李毅兵,使用一些非常手段使西风古道从此失踪,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可能存在的。
   
   综上所分析,如果整个案件实际上是围绕姜立钧而进行的,那么李毅兵去和刘荻等人接触,并在接触过程中将刘荻等人和姜立钧联系起来,宣扬激进思想,主张暴力,筹划组党(自由民主党),馔写党章,通过这一系列的行为,获得一些(煽动)颠覆的证据,结合姜立钧的其他行为,最终可以将姜立钧逮捕定罪,从这点上看,如果说李毅兵确实有问题,从逻辑分析上来推理是站得住脚的。事实上到最后也确实就只有姜立钧一个人被判刑,刘荻等人的被释放一定程度上是得益于他们对姜立钧的其他行为活动并不知情和实际参与。至于李毅兵提出在十六大期间慌报有人投放炸弹这一情节,无非也就是为了使党章里的一些主张和实际行为能够形成相互关联,使党章不至于成为一纸空文而成为了实实在在的一项可被指控的有力证据。刘荻等人的被抓一是为了能够进一步调查姜立钧,取得一些证据、证词,还有可能就是和李毅兵的立功心切有关,诱使刘荻等人参与策划、修改党章,最终达到一网打尽而忽视了上面的实际意图是在姜立钧那里。
   
   那么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正如华盛顿邮报报道中最后所说的“Sooner or later, there will be a day when the government's files are opened.Maybe only then will we know the truth.”
   
   [ Last edited by sungry on 2007-2-23 at 13:10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