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狱中随想录(13)]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黑暗来临
·欲览奇峰高处行 狱中绝句
·屠宰场(诗歌)
·月光之下——赠宁先华
·未经冰雪难坚劲(外一首)
·印象——卡斯特罗的古巴
·   独驾扁舟过险滩 (外一首)
·独坐牢中向壁吟(外一首)
·狂澜险处心不惊(外一首)
·寸光过后又凄凉(外一首)
·秦城四季不吹风(二首
·咏李大钊(狱中绝句二首)
·独倚危栏小山中(狱中诗二首)
·支持朱文娜、保护记者、捍卫新闻自由权
·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就记者遭警方拘传事件发表声明
·朱文娜: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
·声援朱文娜,推动中国新闻立法
·但期新雨净尘沙(狱中绝句二首)
·一切从这里开始
·笑翻野史赋闲愁(二首)
·〔忆秦娥〕秦城感怀
·极目千里天地悠(二首)
·秦城代代有奇冤(二首)
·信箱作废紧急声明!
·感怀元宵节(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5)
·感怀元宵节(七律)
·关于自由的向往(狱中诗存)
·敢以头颅试刀锋(二首)
·望江南——赠青年四君子之一张宏海君(1)
·吾与群贼不共天(二首
· 正义与理性的胜利
·读史有感(二首)
·梦高堂(七律)
·南山禁闭(绝句四首
·狱中放风(二首)
·望穿秋水送夕阳(二首)
·咏彭德怀(二首)
·定是人间疾苦声(二首)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新闻稿
·雪打秦城月正寒(二首)
·新春敬贺《民主论坛》(口占一绝)
·牢中琐记(二首)
·赞吕耿松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6)
·狱中过年 ——献给我仍在狱中的同志战友以及思念他们的亲人
·重温吴一然的《第二口气》
·吴一然在狱中的优秀表现
·乌云漫卷覆秦城(二首)
·〔木兰花〕今日又逢情人节
·圣杯(诗歌一首)
·推荐:《那年夏天,那年夏天》
·一抔忠骨慰平生(二首)
·邀来浮云伴月明(二首)
·望南山——忆好友宁先华
·赠吴一然先生
·春风不肯入秦城(二首
·宁在牢中为玉碎(二首)
·〔卷珠帘〕思君词
·唐诗新裁(五首)
·赞《六四天网》并赠黄琦兄
·唐诗新裁(之2)
·赠岳天祥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随想录(13)

   
   
    你们必晓得真理,
   
    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圣经 约翰福音》

   
    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是一种运动的科学。所谓运动即相对于静止或一成不变,而运动的科学即是在工作和生活的实践中需要不断修正的科学。
   
    当马克思得知多年以后有一群率兽食人劫掠天下的东方强盗对他的主义强行解构、断章取义,并把它当作扼杀人的思想和灵魂的教条工具的时候,他只能在万里之遥的坟墓中顿足捶胸、咬牙切齿,甚至破口大骂:无耻的混蛋们,竟然卑鄙到靠糟蹋死人的名声混日子! 这位充满智慧的大胡子思想家,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播下的龙种,在异乡却生下了跳蚤!
    残阳如血,寂谷无声。
   
    在一个阴霾遍布、鬼气森森、恐怖黑暗的世界里,指点江山者遭遇放逐,横议天下者尽收牢中;愚昧者麻木,旁观者缄默,苟且者畏缩,良知者颤栗……
   
    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应该是我们政治纲领和未来政治实践中最为关键的内容。
   
    合法政府必须享有明确的人民委托,这是民主政治的常识。
   
    独裁政府不管它过去曾经做过什么,或现在正在做什么,乃至承诺它将来的所作所为,其本质上都是邪恶的,因为在它的骨子里从来就没有植入过民主的基因,也从来没有过丝毫的执政善意。它在过去、现在和将来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怎样统治它的臣民,才能使独裁更加长久,更有"可持续"性。
   
    人们普遍承认,民主依赖于一个壮大了的市民社会。但是,如果我们慢慢成长起来的市民社会,是一个被铜臭和权欲所浸润腐蚀了数千年,严重缺乏道德理想,对国家和民族没有责任感而只有兽欲纵横、私心膨胀、无耻泛滥、对社会公益和人类未来极端冷漠的庸俗的社会,而不是一个具有自由主义色彩的健康的市民社会,那么,这样的市民社会能够承担起建设民主、巩固民主、发展民主的责任来吗?
   
    宝剑的每一次淬火,都使它更加锋利。
   
    人也是一样,只有经过苦难炼狱的人生,才是美丽而完整的人生!
   
    一个没有记忆的民族,是最缺乏哲学底蕴,最没有前途的民族。
   
    忘记历史,就会重蹈历史的覆辙!
   
    著名作家聂绀弩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谈到监狱的告密制度时,深有感触地说:"告密,自古有之,也算是个职业了,它是由国家机器派生出来的。国家越是专制,告密的数量就越多,质量也越高。人们通常只是在谴责犹大,而放过了残暴的总督。其实,不管犹大是否告密,总督迟早也会对耶稣下手。"
   
    环视四周,那些整日整夜形影不离地"陪"着我们的可怜的小人们,不都是不折不扣的卑鄙无耻的"犹大"吗?不都是被精心安排在我们身边的自愿的或不自愿的披着人皮的告密者吗?而聂老所说的那个"总督",却远在一座密封如死城的腐朽的金銮殿上……
   
    "奴在身者,其人可怜;
   
    奴在心者,其人可鄙!"
   
    此时此刻,我又一次想起了《十字军远征》中的一句话。
   
    二〇〇四年九月于
   
    锦州南山监狱特管队A

此文于2007年12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