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楚一杵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楚一杵文集]->[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楚一杵文集
·中共将台湾政治制度越描越亮丽
·解开“文革”死结是重审“四人帮”
·赖昌星为何不说出真相
·蛮荒的中国互连网
·“人质外交”转型为撒钱外交了
·胡锦涛还很不成熟
·感动中国陈光城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上)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中)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被玷污的“超女”
·“李敖现象”是封锁型制度下的畸形宠儿
·五中全会不是治疗贫富差距的万能钥匙
·法国暴乱是中国一面镜子
·税收,中共壮大的黑色积累
·越来越黑社会化的中国
·中国面临“四农”问题的威胁——中国农村债务调查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新华社报导汕尾血案与六四惨案如出一辙
·当局采取暴力镇压的后果
·布什与中共监听的区别
·大陆网民痛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好一台“熊猫过海”大戏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米氏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来普金是为了到中国大捞一把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
·胡锦涛美国之行好尴尬
·胡锦涛能否取回真经?
·恐惧的北京“010来电”
·色情业越来越兴盛的“文明办网”
·选择两次坐牢的杨天水
·胡锦涛自称是最先进的党-- 解读胡锦涛在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佘祥林杀妻冤案与司法构陷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 不死的幽灵
·胡温体制的“有情”与“无情”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最丑陋的中国人——李敖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壮大黑社会组织需要的中非论坛
·出賣教育資源結出惡果——校园骚乱令“和谐社会”开门红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一)上访,留下一串串血淋淋足迹的女人李倩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二)一个告乞讨上访的老知识分子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三) —— 一个失地老翁脆弱的呐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四)—— 是谁放了杀人犯一条生路?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刘晓庆,中国最丑陋的女人
·二00七年,胡锦涛如履薄冰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五)—— 为被强奸的妻子寻找司法公正的丈夫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胡德平为何要给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黑心官吏孕育“红心”鸭蛋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现代版李鬼斗李逵精彩上演
·“十博士”拒耶教与“独尊儒术”如出一辙
·贾庆林为何要说民主不好?
·力虹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物权法》是阴阳社会主义怪胎
·解读“两会”代表与委员提案
·从刘飞跃被软禁看中共执政能力的危机
·一个“女徐霞客”在当代中国注定的悲剧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九个石油工人是中共非洲政策的牺牲品
·杨建利走出地狱之门
·胡锦涛与曾金燕代表中国两个社会?
·“十七大”将推进“党内民主”
·胡温宏观经济政策彻底失败
·物价飞涨考验胡温执政地位
·中国二00七年十大恶心事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是迎七一的贺礼
·十七大之后,胡锦涛的新动作
·解析中国二00七年五大“文字狱”
·王志平“评烈”为何引发民间强烈反弹
·远离人民的“盛会”
·从人口、文化渗透看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愚昧统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圣诞节前夕,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十所大学的十名博士联名上书:《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联名信认为:“西洋文化在中国已由‘微风细雨’演变成‘狂风骤雨’,最为直接和集中的体现,莫过于‘耶诞节’在中国的悄然兴起与日趋流行。由此:“郑重呼吁国人慎对‘耶诞节’,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十博士忧心忡忡地认为,中国将逐渐演变成一个“准耶教国家”:“每值“耶诞节”来临,商场、饭店、宾馆摆放起“耶诞树”,悬挂起“庆祝耶诞”横幅,员工们戴起“小红帽”;幼儿园孩子们围绕在“耶诞树”前载歌载舞,期盼着老师分发“耶诞礼物”;学校里大红大绿的“耶诞舞会”、“耶诞联欢”的海报占据了抢眼的位置;网络、报刊、电视、电台充斥着各种“耶诞信息”;数以万计的“耶诞贺卡”和数以亿计的“耶诞短信”满天飞舞;人们相逢互祝以“耶诞快乐”;“平安夜”里,人们聚众狂欢,流连忘返。与此相表里,“耶教”在中国悄然壮大乃至渐趋泛滥。黄河上下,大江南北,从乡村到城市,“耶教教堂”高高耸立;从普通民众到社会精英,对“耶教”趋之若鹜。凡此种种,皆表明中国正在逐渐演变成一个“准耶教国家”。
   
   十博士联名信指出:“尤可痛者”——在幼儿园、中小学校,教师为孩子们集体过“圣诞节”、树“耶诞树”、发“耶诞礼物”、做“耶诞贺卡”,更是无形中把一种外来文化与异质宗教人为种植在毫无文化鉴别与宗教选择能力的孩子们的心灵之中。我们认为,这是国人的一种文化集体无意识,即在对“耶教”没有任何价值认同与宗教归属的情况下,就随“耶教”之波,逐“耶诞”之流,无意中为“耶教”在中国的传播与泛滥推波助澜,为中国的“耶教化”营造了文化氛围,做了“传教士”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联名信认为:“国人在文化上陷入集体无意识,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亦即经过百余年来国人对自家历史文化传统系统而又激烈地批判和颠覆之后,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已经呈建制性退场和整体性崩溃,导致中国缺少主干性的价值信仰和文化形态,进而导致中国现代文化的荒漠化和混乱化,从而为“西风劲吹”和“诸神乱舞”打开了方便之门。”
   
   “十博士”声称:打破“古非今是”和“中劣西优”的文化偏见,改变“以今非古”和“崇洋媚外”的文化心态,对中国文化持以“了解之同情”与“温情和敬意”的立场,回归传统,承续斯文,创新与发展、恢弘与光大中国文化,树立中国人的自尊心和中国文化的自信心,重建中国人的信仰体系和意义世界。

   
   在这里,我不知道十博士要将中国传统文化“回归”到什么程度?“承续”到什么地步?难道说,我们党文化下的春节还不厚重吗?“承续”与“挖掘”得还不够“丰富”吗?
   
   二00七年的春节又要快到了,我在采访中,接触很多维权人士及下岗工人,他们愁眉苦脸地对我说:“这春节又要到了,到哪儿弄钱过这个节哟!”我深深地理解他们。中国人的这个春节,既是吃的节日,更是送的节日——必不可少的迎来送往。不仅要对当官的“送”,亲友之间也要“送”。中国老百姓,最难熬的是春节——要准备年货、要给孩子置新衣,要送礼物给长辈“拜年”,要给晚辈压岁钱……
   
   官方的电视、报纸等媒体对春节的气氛起了妖魔化的鼓动,以春节为契机的商业广告更是到了疯狂的程度,从而刺激了民众畸形地消费观。“讲脸面”在中国春节特别重要,再穷困也要把钱攒下来春节购年货,不然,春节时期亲朋好友来了就没有面子,桌子上不摆上十盘八碗更没有面子。所以,很多农民、工人一年积累的财富都在一个春节时期挥霍殆尽了。
   
   中国的官权最盼望春节,春节前后,是官员最活跃的时期,每天忙不完的迎来送往。越是级别高,送的人越多;临近春节前夕,最穷的衙门都有人送,最小的官都能捞上一把。送礼者大多众口一词:“给领导拜个早年”、“向领导辞年”,在办公桌旁、在在会场讲台后面角落里、甚至于在厕所里,呈上一个“红包”、或购物卡,要不就找到领导的家人,物质都是放在指定的地点,红包递上更是方便,都是打著过年的晃子,理由又充分,意图又明确。行贿人是那么地“情深意切”,受贿人是那么地“感激不已”,下级“送”的合情合理,上级收的安心理得。那些衮衮诸公台上都是孔繁森(官方树的清官),台下就成了王保森(贪官)。所以,现在民间有这样一个说法:当官的望过年,百姓怕过年。
   
   从上到下都是如此,一级一级地表示,一级一级地“拜年”、“辞年”。有的“表示”的数额也不是太多,都只是千儿八百,即使少数的“翻船”了,纪委查起来也不够立案,但是,送的人多了,一个春节下来,很多当权者都成了“十万元户”或“百万元户”,所以民间有个说法:官样文章天天做,逢年过节照单收。春节,给政府官员大肆敛财创造了机会,又滋长了新的社会分配不公,以春节为契机、为藉口的福利制度是最不平等的社会制度的表现,政府机关、行政事业单位每到春节都要拿出大量的钱财分发给养尊处优的干部职工,有的单位分发的“年货”和奖金就超过一个工人或农民一年的收入。而下岗工人和农民又有哪一个给他们发福利呢?他们没有一分钱的福利!
   
   春节又是最浪费、最奢侈的节日,以春节为背景的祭灶、守岁、扫尘、接财神、送穷、送元宝、行香、拜六神、倒贴“福”字等风俗愚弄著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封建迷信到处泛滥。文人墨客在古字堆里寻觅,写的春联愈来愈精彩,绘制的年画越来越传神,工匠艺人越来越吃香,制作的剪纸、花灯令人叹为观止。全国大多数地区,春节的鞭炮从腊月底要放到正月尾,从城市到农村,从街头到巷尾,到处是“鞭炮声声一岁除、又把新桃换旧符”的景观,驱神避鬼的鞭炮永远是民众的一种宣泄。
   
   春节又是世界各民族最长的节日,从腊月就开始准备“年货”、到正月底才结束迎来送往,从腊月的“精心准备”到正月的疯狂消费,先后两个月时间,这两个月时间,大多数机关团体、工矿企业、城镇街道、乡村农户,很多工作都搁置在一边。
   
   这个“文化传统”似乎在“十博士”看来顺理成章。这个只有中国大陆才如此“浓厚”、如此“丰富”的节日是不是十博士所崇尚的“集体有意识”呢?春节与圣诞节相比,哪一个节日体现了“丰富多彩”与“寓教于乐”?网友自有评说:“如果在春节与圣诞之间进行选择,我是宁愿过圣诞节。因为圣诞节的狂欢体现了自由平等,即使是陌生人也可以‘棒’打祝福,‘雪’喷快乐;在圣诞狂欢夜,无论是城管,还是小贩;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大家一律平等地沉浸在欢乐之中。而过一个春节,真是感觉到累……春节,是多么的浪费与奢侈,而西方的圣诞节是多么的明快与简洁。”
   
   世界上有哪一个地方,比得上中国官权如此痴迷的节日?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比得上中国春节如此浪费、如此奢侈的节日?世界上有哪一个民族,比得上中华民族如此时间长的春节?世界上有哪个地方的百姓,比得上中国百姓如此“害怕”过节?
   
   2007-1-1
   《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