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楚一杵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楚一杵文集]->[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楚一杵文集
·中共将台湾政治制度越描越亮丽
·解开“文革”死结是重审“四人帮”
·赖昌星为何不说出真相
·蛮荒的中国互连网
·“人质外交”转型为撒钱外交了
·胡锦涛还很不成熟
·感动中国陈光城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上)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中)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被玷污的“超女”
·“李敖现象”是封锁型制度下的畸形宠儿
·五中全会不是治疗贫富差距的万能钥匙
·法国暴乱是中国一面镜子
·税收,中共壮大的黑色积累
·越来越黑社会化的中国
·中国面临“四农”问题的威胁——中国农村债务调查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新华社报导汕尾血案与六四惨案如出一辙
·当局采取暴力镇压的后果
·布什与中共监听的区别
·大陆网民痛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好一台“熊猫过海”大戏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米氏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来普金是为了到中国大捞一把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
·胡锦涛美国之行好尴尬
·胡锦涛能否取回真经?
·恐惧的北京“010来电”
·色情业越来越兴盛的“文明办网”
·选择两次坐牢的杨天水
·胡锦涛自称是最先进的党-- 解读胡锦涛在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佘祥林杀妻冤案与司法构陷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 不死的幽灵
·胡温体制的“有情”与“无情”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最丑陋的中国人——李敖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壮大黑社会组织需要的中非论坛
·出賣教育資源結出惡果——校园骚乱令“和谐社会”开门红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一)上访,留下一串串血淋淋足迹的女人李倩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二)一个告乞讨上访的老知识分子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三) —— 一个失地老翁脆弱的呐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四)—— 是谁放了杀人犯一条生路?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刘晓庆,中国最丑陋的女人
·二00七年,胡锦涛如履薄冰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五)—— 为被强奸的妻子寻找司法公正的丈夫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胡德平为何要给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黑心官吏孕育“红心”鸭蛋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现代版李鬼斗李逵精彩上演
·“十博士”拒耶教与“独尊儒术”如出一辙
·贾庆林为何要说民主不好?
·力虹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物权法》是阴阳社会主义怪胎
·解读“两会”代表与委员提案
·从刘飞跃被软禁看中共执政能力的危机
·一个“女徐霞客”在当代中国注定的悲剧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九个石油工人是中共非洲政策的牺牲品
·杨建利走出地狱之门
·胡锦涛与曾金燕代表中国两个社会?
·“十七大”将推进“党内民主”
·胡温宏观经济政策彻底失败
·物价飞涨考验胡温执政地位
·中国二00七年十大恶心事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是迎七一的贺礼
·十七大之后,胡锦涛的新动作
·解析中国二00七年五大“文字狱”
·王志平“评烈”为何引发民间强烈反弹
·远离人民的“盛会”
·从人口、文化渗透看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愚昧统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来到北京上访村的东北三省访民最多。那块黑土地,在孕育了特殊权贵阶层的同时,也孕育了太多的势力群体。无数的个人利益被侵害者在本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况下,自发地来到了北京。他们在丰台区幸福路十八号的胡同里徘徊。
   五十四岁的孙文艺来自于黑龙江省青冈县。他曾经是青冈县祯祥镇计划生育站合同制干部,他来上访的原因是自己的工作在撤乡并镇的改革中被“改掉”,他的饭碗被当地官权“卖给”他人。
   在税务、财政、烟草、电力、电信等其他部门,象孙文艺这个年龄的公务员,五十岁就退休了,按月领取国家发的俸禄,而他五十岁被迫下岗。这位被当地政府称为“有22年的工作经验,医术高超,品质好”的职员被一脚踢出了公务员队伍后。其正式编制被政府官员借改革之机“改”给了临时工。

   “他们盗、倒、卖掉了我们的公务员编制”
   孙文艺与其他访民不一样,他身材高大,仪表堂堂,衣服整洁,穿着讲究。他首先向笔者交了一大撂材料的复印件,这些复印件材料中,有当地青冈县祯祥镇政府,青冈县人事局解除他与另外四名合同制干部下岗、以及将另外五名临时工聘用的罪证。
   孙文艺:我向您反映情况的是,我的工作在当地干部打着改革的旗号改掉了,我工作了几十年,白工作了。
   笔者:改革年代是不可避免的。很多人的工作在改制中被改掉的很多,你还有其它原因吗?
   孙文艺:对,改革之年,改掉工作很正常;精减机构、精减人员都是必然的,我们没有意见。但是,我们那里不正常的情况是:从人事局局长到当地副镇长,他们相互勾结,要我们正式干部下岗无业,无退休金,将编制“改掉”后,又给了没有编制的临时工,每“改”给一个编制,从中获利五万元左右,他们盗、倒、卖我们五个指标给另外五个临时工,至少获利二十五万元。
   笔者:解除你们合同制干部,取消你们编制,应该是你们同意了的吧?
   孙文艺:他们不仅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和签字,而且连我们祯祥镇的镇长、主管计生工作的李文都不知道这件事。他们第一步是劝我们下岗,解释说,单位上人多了先休息,保留编制,等哄我们下岗了,就背着我们打了祯政[2002]4号文件:“关于祯祥镇计生站郭凤云等同志下岗的请示”。与青冈县人事局两个局长暗箱操作,把我们的编制给了临时工。
   “减负”的骗局
   二000年三月,黑龙江省省委办公厅发布黑办发[2000]6号文件《黑龙江省清理、清退乡镇超编人员、编外人员》,这个文件要求,对乡镇党政机关、事业站、所和中小学校超编人员、编外人员进行全面清理、清退(以下简称“两清”)。“通过‘两清’工作,进一步改善乡镇干部队伍结构,提高干部素质”;“减少乡镇财政开支,减轻农民不合理负担,促进农村基层政权建设和各项事业的发展。”这份文件规定“两清”的范围和对象是:1996年1月1日以后的乡镇选聘合同制干部;聘用制干部、合同制干部合同期满且工作不需要的人员。
   孙文艺是1992年被青冈县人事局聘任为祯祥镇计划生育服务站的合同制干部的,是国家在编干部,享受二十二年工龄的国家干部各项待遇,中共党员,中专文凭,执业医师。按照黑办发[2000]6号文件规定,不属于“两清”人员,但是,祯祥镇领导在2001年3月撤乡并镇期间,并没有组织干部职工学习这个文件,孙文艺在被清退四年后的2005年,在上访过程中才见到这个文件,才知道自己并非“两清”的范围。
   2001年7月,祯祥镇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减负”与“两清”的宣传工作,采取动员会、办学习班等形式宣传“减负”与“两清”的意义(宣传过程中,并没有强调“两清”的标准与政策,只是虎头蛇尾地宣传文件的要求与步骤)。要求干部职工提高认识,为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改革的事业做出贡献。孙文艺所在的祯祥镇计生站共有五名正式在编人员和两名临时工。两名临时工理所当然地是清退对象。但是,镇政府要求在五名正式在编人员中下岗三名,其间,孙文艺、郭凤云与孙××(女)被领导找去谈话。镇党委隋书记、副镇长朝××和主管计生工作的李×找孙文艺谈话时,高度肯定了他的工作业绩,要求他作为党员,要服从大局,以党和人民的事业为重。当时,孙文艺考虑到自己是个党员,要“听党的话”,“服从改革的大局”出发。同意下岗了。
   在谈话中,领导们向孙文艺信誓旦旦地承诺说:保留合同制干部编制不变,以后有什么待遇,理所当然地和计生干部同等。
   2001年8月,孙文艺和郭凤云、孙××(女)三个人离开了祯祥镇计生站,保留国家公务员编制自谋。另外两名临时工孙××、安××自然在清退之列,祯祥计生站仅留下两人。
   欲盖弥彰的下岗报告
   孙文艺离开从医22年工作岗位“自谋”后,在没有别的工作技能的情况下,依靠自己双手做一些小本生意维持生计。尽量生存的压力很大,思想包袱太重,但他认为,既然撤乡拼镇,精减机构和人员,自己作为党员,要服从大局。
   不久,一个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与他一同下岗的孙××(女)被聘用上岗了,孙文艺与郭凤云冷静地思考上认为,孙××(女)比他们都年轻,重聘也很正常。孙与郭都没有发生疑义。
   但是,到了2002年7月,计生站又将两个解聘的临时工孙××(男)与安××聘用上岗了,孙文艺与郭凤云经过进一步打听得知,这两人不仅重聘了,而且弄到正式的编制成为国家公务员了。孙文艺再也坐不住了,开始打探内情,经过历时几个月的努力,终于弄清了地方当权者偷梁换柱的黑幕。
   祯祥镇副镇长朝××与青冈县人事局副局长吕×相互利用,炮制了一出解聘的游戏:首先是将孙文艺等人解聘,祯祥镇向县人事局打了《祯政[2002]4号》文件《关于祯祥镇计生站郭凤云等同志下岗的请示》。
   青冈县人事局:
   按照撤乡并镇和人事机构改革的要求,经过镇党委、镇政府研究决定和本人同意,郭凤云、孙文艺、于春贵等三名同志下岗,请予批复。
   祯祥镇人民政府。2002年4月20日
   这个报告里面,有两个疑问:第一,“本人同意”;第二,冒出一个“于春贵”。
   据孙文艺讲,他和郭凤云牙根都不知道这件事,怎么会有“本人同意”呢?当初叫他们“自谋”时,明明白白说得清楚:保留合同制干部编制不变,待遇与在职的计生干部同等,更何况,二十二年工龄怎么会放弃不要呢?而“于春贵”本来不是合同制干部,而是临时工。
   不仅如此,孙文艺调查得知,镇政府的这份报告,竟然连分管计生工作的镇长孙×都不知道,县计划生育委员会也不知道。《祯政[2002]4号》越过了分管计生工作的镇长,又越过了青冈县计生委,直接“送达”到县人事局。
   依据祯祥镇的“报告”,青冈县人事于2002年4月30日以《青人字[2002]19号》文件做出批复:
   你镇《关于解除孙文艺等同志合同制干部的请示》收悉,经二00二年四月十日人事局局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同意解除孙文艺、郭凤云、孙铁铭、晃省信、武宇琨五名同志合同制干部。请你镇根据黑人联字[1988]12号文件和县政府党务会议(2002年第4次会议)纪要精神等有关政府做好解聘后的相关工作。
   青冈县人事局 二00二年四月三十日
   这里面有两个疑团是孙文艺无法解开的。第一,青冈县人事局是2002年4月10日根据祯祥镇上报的“请示”,做出的“研究决定”,而祯祥镇政府《祯政[2002]4号》文件下达时间是2002年4月20日,人事局的“研究决定”怎么会早于祯祥镇下达文件十天时间呢?第二,《青人字[2002]19号》解除合同是五人,冒出了孙铁铭、晃省信与武宇琨三人。为什么是下岗五人而不是祯祥镇所请示下岗的三人呢?这两份牛头不对马嘴的文件说明了什么?据孙文艺讲,孙铁铭、晃省信与武宇琨三人不是合同制干部,早在1996年就离岗不在计生委部门工作;第三,“报告”与“批复”只字未提到“黑办发[2000]6号文件”,而是运用了“黑人联字[1988]12号文件”及该县“政府党务会议纪要”做出的决定。其意图再明白不过了:打着“两清”的牌子,利用过去的文件而达到解聘孙文艺等人的目的。因为孙文艺和郭凤云不属于“两清”范围内的人员。不在“两清”之列。
   揭示黑幕:编制被张冠李戴
   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公务员队伍最大的动作是人员改制定编,即:强调各地区各部门的人员编制,不能超编。据孙文艺讲,撤乡并镇后,祯祥镇计生站的人员编制是五个人,二00一年,该站连同孙文艺、郭凤云正好五个人,没有编制的临时工两个人。
   但是,祯祥镇有关领导与青冈县人事局利用改制与“两清”的机会,将孙文艺、郭凤云赶出了公务员队伍后,将另外两名临时工安××、孙×ד补”上了孙文艺、郭凤云的“空缺”。孙、郭有编制变成无编制;而两位临时工无编制变成了有编制。直接的后果是:孙文艺、郭凤云的饭碗被同一个单位的临时工安××、孙×ד合法”地抢走了。
   而帮助安××、孙××抢走孙文艺、郭凤云饭碗的,是地方政府与人事局。他们采取的步骤并不巧妙,唯一的做法是不公开,不透明。孙文艺和郭凤云经过调查戮穿了他们的阴谋,结果发现,那些程序与步骤漏洞百出。
   第一、 各项“报告”及“批文”从来不公开,2002年7月,人事局局长李××
   (已故)和吕×与祯祥镇副镇长朝××把同一个单位的编制外临时工孙××、安××冒名顶替了孙文艺、郭凤云的干部编制,混入该镇重新续聘合同的公务员队伍里。而将工作了二十二年的孙文艺、郭凤云扫地出门,工作了大半辈子,既没有资金补偿,又没有解决其养老保险及医疗保险。
   第二、权钱交易。祯祥镇除了给同一个单位的孙××与安××两个临时工编制外,另外还给本镇尹××、张××与武××三个临时工正式编制。孙文艺经过调查得知,这五个过去的“两清”范围外临时工被“重用”,重新获得公务员身份,其家人都花费了大量的资金,每个人送礼在五万元左右才达到目的。
   “重聘”陷阱
   从2002年7月份开始,孙文艺和郭凤云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讨个说法”的维权之路,他们先后到省、地、县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在这种情况下,该镇采取了“缓兵之计”:返聘孙文艺、郭凤云上岗的文件。2002年11月27日,祯祥镇打了《祯政[2002]37号》文件:
   县人事局:祯祥镇人口3、5万人,102个自然屯,耕地面积24万亩,计生服务半径15公里以上,工作十分繁重,给计生站现有5名工作人员带来非常不便的工作条件。鉴于这种情况,镇党委、政府研究决定,重新聘用孙文艺、郭凤云同志在计生站工作。这两位同志都有22年的工作经验,医术高超,品质好。呈请人事局审批。 祯祥镇人民政府 年月日
   为了证实祯祥镇领导们的“诚意”,镇政府又给孙文艺写了一个介绍信:“县人事局:我镇同意孙文艺同志返聘为计生工作人员,有关手续请给予酌情办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