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楚一杵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楚一杵文集]->[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楚一杵文集
·中共将台湾政治制度越描越亮丽
·解开“文革”死结是重审“四人帮”
·赖昌星为何不说出真相
·蛮荒的中国互连网
·“人质外交”转型为撒钱外交了
·胡锦涛还很不成熟
·感动中国陈光城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上)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中)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被玷污的“超女”
·“李敖现象”是封锁型制度下的畸形宠儿
·五中全会不是治疗贫富差距的万能钥匙
·法国暴乱是中国一面镜子
·税收,中共壮大的黑色积累
·越来越黑社会化的中国
·中国面临“四农”问题的威胁——中国农村债务调查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新华社报导汕尾血案与六四惨案如出一辙
·当局采取暴力镇压的后果
·布什与中共监听的区别
·大陆网民痛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好一台“熊猫过海”大戏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米氏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来普金是为了到中国大捞一把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
·胡锦涛美国之行好尴尬
·胡锦涛能否取回真经?
·恐惧的北京“010来电”
·色情业越来越兴盛的“文明办网”
·选择两次坐牢的杨天水
·胡锦涛自称是最先进的党-- 解读胡锦涛在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佘祥林杀妻冤案与司法构陷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 不死的幽灵
·胡温体制的“有情”与“无情”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最丑陋的中国人——李敖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壮大黑社会组织需要的中非论坛
·出賣教育資源結出惡果——校园骚乱令“和谐社会”开门红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一)上访,留下一串串血淋淋足迹的女人李倩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二)一个告乞讨上访的老知识分子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三) —— 一个失地老翁脆弱的呐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四)—— 是谁放了杀人犯一条生路?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刘晓庆,中国最丑陋的女人
·二00七年,胡锦涛如履薄冰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五)—— 为被强奸的妻子寻找司法公正的丈夫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胡德平为何要给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黑心官吏孕育“红心”鸭蛋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现代版李鬼斗李逵精彩上演
·“十博士”拒耶教与“独尊儒术”如出一辙
·贾庆林为何要说民主不好?
·力虹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物权法》是阴阳社会主义怪胎
·解读“两会”代表与委员提案
·从刘飞跃被软禁看中共执政能力的危机
·一个“女徐霞客”在当代中国注定的悲剧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九个石油工人是中共非洲政策的牺牲品
·杨建利走出地狱之门
·胡锦涛与曾金燕代表中国两个社会?
·“十七大”将推进“党内民主”
·胡温宏观经济政策彻底失败
·物价飞涨考验胡温执政地位
·中国二00七年十大恶心事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是迎七一的贺礼
·十七大之后,胡锦涛的新动作
·解析中国二00七年五大“文字狱”
·王志平“评烈”为何引发民间强烈反弹
·远离人民的“盛会”
·从人口、文化渗透看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愚昧统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自从胡锦涛提出要建立和谐社会理论以来,“和谐社会”这个词开始在神州大地响彻云霄,官员们在大会小会,台上台下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又强调“以人为本,”既然构建和谐社会是以人为本,那么,什么是以人为本呢?实际上胡锦涛心里也没有底,长期以来一直没有量化的标准,从中共官员到理论工作者都很犯难。这一次,终于有了蓝本。
   震惊中外的贵州兴仁县县长文建刚一家六口人被灭案仅用了五天时间就告破了,犯罪嫌疑人已捉拿归案。笔者并不惊异于“仇杀”与“财杀”,惊叹的是破案“神速。”让我窥视到党妈妈对于自己队伍的生命之珍惜,以官为本的价值之明显。据新华社12月5日报道:“文建刚一家被害案受到中央及贵州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为确保准确快速破案,公安部还派来7名在国内经验丰富的一流专家,省公安厅则派来了各类专家20多名。专家在勘验中,对每一滴血迹、每一丝头发都不轻易放过。”“短短两三天内,公安机关走访群众近万人,对兴义全市500多台出租车的走访做到了一台不漏;对全市400多家宾馆、旅社,全部走访到位。经过警方5天4夜的缜密侦查,破案线索逐渐指向犯罪嫌疑人曹辉,成功破案。”
   两三天时间“走访”近万人;500多台出租车的走访“做到了一台不漏,”400多家宾馆、旅社“全部走访到位”,做这个工作,党妈妈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花费了多少追逃成本?这显然是当权者不会公布的数字,也是无法估算的数字。
   与此“神速破案”相对照的是,全国各地有近四千例悬而未决的命案没有告破,在网上悬赏通缉,“悬而未决”的案件是世界之最。仅广东省一个地区就达110名涉嫌“严重刑事犯罪”的在逃人员,今年9月24日,广东省公安厅发出今年第98号通缉令进行通缉。7月5日,深圳市公开发布第二批命案通缉令,悬赏协破20宗命案及捉拿25名身负命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悬赏通告中公布了20宗命案的简单情况及25名在逃疑犯的基本资料,并承诺对提供“有效线索”协助破案、捉获疑犯的公民“予以重奖”。
   这些悬赏在网上通缉的“命案”——案犯制造的被害人,自然不是文建刚那样的县长级官员,多数都是普遍民众,其中还有儿童。要是党妈妈指示公安机关“高度重视”、“走访到位”进行“排查”等形式,就不可能有数千起案件“悬而未决”。

   笔者并非认为县长灭门案不该破案,而是认为党妈妈所谓以人为本标准的厚此薄彼,官权集团对数千例草根阶层命案的“冷漠低调”与对县长灭门案的“高度重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此可以说,县长灭门案的神速破案,只是官权队伍才有这种重视的程度,是“官命”重于“民命”的价值观,党妈妈所说的县长灭门案神速告破,维持社会和谐稳定,只是官吏队伍贵族阶层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
   
   如果县长灭门案体现了官权集团式的和谐价值,那么,一个接一个的矿难事故则强调了草民阶层的“和谐社会”。因为,在中国,层出不穷的矿难事故所造成的死亡已经那么的稀松平常,顺理成章。瓦斯爆炸的巨大震动与矿井家属悲天恸地的哭声都远离党妈妈的耳朵,只有草根阶层互相听到,由此约定了平民阶层听天由命、逆来顺受氛围的“和谐社会。”
   前天笔者与几个做生意的朋友在一起吃饭,他们讲到一起亲眼目睹发生在山西透水的矿难事故,死亡五个矿工,尸体近半个月才打通井道打捞上来,有的尸体被挖掘机铲得分肢了,有的头部与身体分离了,几具尸体都已经腐烂,为了不给死者妻子看到这一幕惨剧,当地政府官员对警察下令——转移死者的妻儿老小。那些死了丈夫的妻子,拼命要见丈夫一面,声嘶力竭的哭喊声震裂着现场,站在一旁的官员漠然地看着这一切;那些妻子发疯似得挣脱公安,冲向陈尸的车辆,哀嚎道:“求求你们了,让我看最后一眼呵……”还没等她们挣脱,公安人员已把她们紧紧地抱住了;其中有一个妇女跪在公安人员面前,一面哭一面说:“我男人没穿过好的,没吃过好的,我给他买一套新衣好吧!”站在一旁的官员说:“大嫂,你放心,我们会安置好的。”然后对警察下令说:“还不快把她拖到车上去?”于是,警察齐心协力把死者家属抬到面包车里,面包车呼啸而去,远远还能听到死者家属嘶心裂肺的哭声。
   那些失去丈夫的妻子哭天叫地的声音远去了,那些残肢断腿的矿工尸骨运到了火葬场,那脸色漠然的官员们放松了,长长的叹口气,在矿老板的簇拥下走进了香喷喷的餐馆,矿区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与和谐气氛。接着是又一批穷困潦倒的农民走进了矿区,走进了井下,向另一灾难走去。在这里,矿工的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死去丈夫的妻子哭过一段后,还得照顾一家老小,不可能再“闹”了。一切都和谐了。
   对生命的漠视已成为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里,官员们的漠然与妻子的大哭体现了角色冲突,因为党文化所提供的角色地位是以提出新的符合个人条件的角色期望为目的,官员们以“摆平事态”而达到角色调适,他们采取哄骗也好,出钱补偿也好,只要死者的妻儿老小不再“闹”了,就完成了党妈妈所需要的和谐,也就达到了“和谐社会”的最高境界;作为草民——死者家属的妻儿老小,所体现的是一个“忍”,她们可以放声大哭,但要忍着不闹事,你想见死者一面,不想让你见的原因是怕你对他人“乱说”,影响不好,最后只有在警察的“约束”下劝开,你只有“忍”着不要见最后一面算了,这也就达到了草民阶层的“和谐”秩序。
   矿难一起接一起,死人也好,处分官员也好,逮捕矿老板也好,都没有破坏“和谐的社会秩序”,因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和谐社会,”本身就是靠官员们冒险精神、草菅人命与利益分脏组成的。君不见,11月25日,云南省曲靖市昌源煤矿发生这事故,死亡32人,据媒体披露得知,这个矿是国家煤监局在人民日报公开登报接受社会监督、也是云南省政府在当地主流媒体公告整顿关闭的矿。象这种“整顿关闭”而继续开採的并非昌源煤矿一家,全县有23家。李毅中在煤炭工业会议上声嘶力竭的叫骂道:“一方面是这些非法矿主利欲熏心,铤而走险,要钱不要命,另一方面,监管不力,工作不到位,甚至(云南)曲靖市弄虚作假,这些非法违法行为,这些挑战国家安全生产的法律、法令和政府监管的权威性,性质十分恶劣。”但是,他的叫骂并不能阻止另一个地方矿难的继续发生,甚至于,他的话音刚落,第二天又发生了新的矿难,因此可以说,李毅中的叫骂只是和谐社会理论的佐料。
   明知道这种开採留着巨大的隐患,矿工们下井开採就等于阎罗王下达了“准死亡”的判决书,为什么在曲靖市、在全国所有煤炭基地能够逃脱监控进行开採?这里也是和谐社会不可或缺的需要,即使惩戒了一批官员和一批矿老板,新上来一批还得这样做,为什么呢?因为只有权贵功利主义体现了,他们才能理直气壮地在台上“讲和谐,”才能有钱到死者的妻儿老小手里“买和谐,”才能有钱给管他们的官“送和谐。”
   2006-12-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